在停车场外的围观人群中就有李书记的专车司机小冯,看到霍先生被抓,他的心立刻凉了半截,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对深谙官场之道的政府机关小车司机们来说,再清楚不过了。

    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李书记的前途就算完了,官位保得保不住还是两说,作为李书记的专车司机,本来小冯起码能有个交警大队长的位子,现在也成了水月镜花。

    赵秘书紧跟在李书记身后,低声唤道:“李书记。”

    李书记猛然停下,回身道:“小赵,向寰宇公司注资的事情马上停下来,所有资金立刻冻结,你现在就去办这个事情。”

    赵秘书迟疑道:“这个,要不要和公安局打招呼?”

    “当然需要警方配合,但不要找宋健锋,你给谢国华打电话,让他派人协助工作,同时让市中院的老王配合一下,尽量把这件事情的损失降到最低。”

    “我明白!”赵秘书道,他深深知道,自从当上李书记秘书那天起,自己的命运就牢牢的和这位基层出身,魄力十足的官员绑在一起了,领导和秘书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李书记倒霉,自己的仕途也就终结了,在这个关键时刻,自己无论如何要豁出去帮他脱困。

    “李书记,您也别太着急了。”赵秘书小心翼翼的劝道,他注意到李书记的两只眼睛都充满了血丝,整个人也像发怒的狮子一般,生怕他做出离谱的事情。

    “我没事,回头我亲自去省城一趟,向省领导承认错误。”李书记一摆手,大有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英雄气概。

    赵秘书回头看看,李书记的司机小冯已经很有眼色的把那辆江B0001的奥迪专车开过来了,两人上了汽车,一路向市委大院驶去,这边的烂摊子就丢下不管了。

    此时,酒店三楼休息室内,企业家们全都大眼瞪小眼,傻了。

    市委市政府的人走的一干二净,记者们也扛着长枪短炮下去抢新闻了,只留下他们这帮西装革履的老板们,据说外面发生了恶性刑事案件,他们还在幸灾乐祸,居然有不开眼的犯罪分子挑着这种时机作案,那不是往枪口上撞么,可是几分钟之后,出去打探消息的助理们回来了,一条耸人听闻的的消息开始流传,说是霍先生涉嫌诈骗,被警方拘捕了!

    最先坐不住的是聂万龙,他立刻给赵秘书打电话,可是对方的手机已经转入秘书台,再给李书记打电话,早已关机,这下聂总明白了,此事绝非空穴来风。他反应还算迅速,马上给公司打电话,立即中断所有项目,停止相关支出。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等事情有了眉目之后再做打算。

    其他的企业家们也凑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一个个冷汗都下来了,他们在霍先生身上可投了不少钱,有些人倾家荡产把棺材本都押上了,就是为了在所谓的跨越式大发展中分一杯羹,现在霍先生成了骗子,那些钱岂不是打了水漂。

    忽然有人想到今天签字仪式的另一位主角,至诚集团的李总,她不是拿出五个亿准备和霍先生合作么,这小娘们还真是走运,还没签成就出了这档子事,等于捡回一条命啊。

    可是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李总的身影,他们哪里知道,这边李书记一出门,李纨就遁了,她事情多的很,没工夫陪着这帮傻瓜演戏了。

    企业家们如同熊市里证券交易大厅里的可怜小散户们一样,呆在休息室里久久不愿离去,他们想要个说法,求个保证,霍先生到底是不是骗子,那些签字盖章的合同、协议、意向书到底还有效么,那些投出去的资金谁来归还,可是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他们只能围在一起忧心忡忡的做着无谓的讨论。

    酒店停车场,封锁已经解除,李纨刚钻进自己的奔驰专车,尹志坚就追过来了,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心有余悸的说道:“幸亏签字仪式没开始,不然问题就麻烦了,霍先生被捕,项目肯定进行不下去了,咱们投进去的资金就等于打了水漂,那可是五个亿啊。”

    李纨微微一笑:“我根本没有准备一分钱。”

    尹志坚心里咯噔一下,猜测的事情果然是真的,这个局,李总也有参与,只是这么机密的事情不和自己商量,意味着什么,很让人不舒服。

    李纨才不管此时尹志坚是怎么想的,解决了集团面临的一个大麻烦,她的心情如同四月的春风一般,拿出手机想给刘子光打电话报喜呢,可是拨过去却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

    ……

    与此同时,胡蓉也在拨打刘子光的手机,这次抓捕,多亏了刘子光从中协调,让至诚集团合作演了一场戏把骗子引到江北市绳之以法,挽回了国家财产的流失,这个功劳,刘子光也有一半。

    但是对方手机已经关机,胡蓉不甘心的又打了一遍,还是关机的提示音,她悻悻的把手机放下,正看到警察从楼上下来,押着几个衣冠楚楚的人,正是霍先生的随员们,包括司机、秘书、助理、营养师、保健医生、保镖等,足有十几号人。

    “活来了,今天加个夜班,争取把他们口供录出来,他们的证词对指控骗子很有用处。”韩光说。

    “没问题,我来。”胡蓉答道。

    “还有我!”苗可可在一旁举起了手,她是胡蓉的同学,虽然学的不是刑侦,但好歹也是警察,进了市局之后一直充当文秘翻译的角色,对于渴望刺激传奇生活的苗可可来说,早就腻歪了。

    韩光呵呵笑道:“你也想当刑警啊,你想当我还不敢收呢,要问问宋局同意不。”

    “我没意见。”随着豪爽的声音,宋健锋健步如飞的走过来,大手一挥道:“小苗,这几天你去刑警队帮忙吧。”

    苗可可惊喜的无以复加,差点就蹦起来了:“真的?”

    “当然是真的。”宋局微笑道,苗可可的伯父是省委高官,早就打过招呼让老宋照顾自己的侄女,本来宋健锋特意把苗可可安排在局办处理一些简单容易的工作,清闲又安逸,但现在看来,小苗这孩子到是当警察的好材料,不如放到刑警队锻炼几天,破了这个大案子,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将来提拔也方便些,苗部长那边也好交差。

    韩光知道宋局长找自己肯定有事,于是便使了个眼色让胡蓉带着苗可可先去楼上搜集证物,自己陪着宋健锋在后面慢慢走着。

    “韩光,这案子办的漂亮,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但是还要再加把劲。”

    “宋局,有什么命令您说。”

    “目前的首要任务是,追回损失,咱们江北市本来就不富裕,这笔钱如果追不回来,恐怕是要大失血的……”

    “是!坚决完成任务。”

    ……

    此时的刘子光,已经坐在飞往开罗的湾流G550喷气式公务机上了,飞机的速度很快,由于机体较小,受气流影响在空中略有晃动,但乘客们似乎都习以为常了,坐在宽大的乳黄色真皮沙发座椅上闭目养神。

    “机长以前是飞苏27的,所以,呵呵,你懂得。”赵辉放下手上的英文版《埃及新闻报》,拿起面前小茶几上晃动的咖啡杯浅酌了一口,向刘子光解释着。

    刘子光耸耸肩膀表示理解,这次任务相对简单,赵辉已经说了,只是去埃及对几个生意上的竞争伙伴进行技术处理而已,永昌公司在非洲的业务相当广泛,因为生意开展的比较顺利,抢占了一些原本属于某些老牌军火商的市场,所以招人嫉恨也在常理之中。

    搞军火买卖的人,可不是寻常黑社会可以比拟的,为了抢生意无所不用其极,据说这次永昌公司发往非洲的一批货就被人黑了,业务人员也失踪了,姜总得知后雷霆大怒,派人前往非洲找回这个场子,刘子光就是具体执行人之一。

    同机前往的还有三个彪悍的汉子,肤色黝黑,鼻梁高挺,留着络腮胡子,头发也有微微卷曲,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分辨不出他们的人种,但是刘子光却从一些细微之处发现,他们其实是整过容的东亚人。

    这三个人从上飞机就没怎么说过话,除了和赵辉简单说过两句之外,根本就没搭理刘子光,其中一个家伙的眼睛始终盯在空姐的屁股上就没离开过,另外两个家伙则是闭目养神,任凭飞机在气流中颠簸,连眼睛都不睁开。

    从他们身上,刘子光感受到一种邪恶而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只有在张佰强和褚向东身上发现过,但是既然他们是赵辉找来的,那肯定底子已经洗白了,不是江洋大盗,而是专业杀手。

    经过长途飞行,这架香港籍的湾流专机终于降落在埃及开罗机场,停在二号航站大楼附近的停机坪,办理了海关手续之后,机上乘客出了航站大楼。

    北非的天空,湛蓝无比,这是刘子光的第一印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