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局警卫处的编制和普通公安民警有所不同,隶属于公安现役部队,穿的是武警军服,职责主要是保卫党和政府领导人以及重要外宾,平时业务训练方向也主要是这个,所以面临突发事件时,并没有过度的慌乱,而是很快做出了正确的反应。

    霍先生不是第一次到江北市来了,针对他的行程特点,市局警卫处协同治安、交警、特警等部门,制定了一整套安保方案,交通路线、餐饮、住宿、会议、娱乐等所有的活动都考虑在内,甚至连上下汽车的位置,行车速度,电梯位置,会场座次、合影顺序都有详细的安排,警卫处的头儿曾经向市领导保证过,就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到霍先生身边,哪知道在如此严防死守下,竟然还出了这个大的漏子。

    两个警卫迅速用对讲机保密频道通知指挥中心,负责现场安保的警卫处长得到警讯后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一边调遣人员按照紧急预案围追堵截,一边亲自去向领导汇报。

    处长大人亲自走进会场,看到李书记正和一帮企业家谈兴正浓,此时冒然汇报恐怕影响很不好,他稍有迟疑的表情被细心的赵秘书发现了,便立刻走上来低声询问。

    “赵秘书,出大事了,外商被不明人员绑架。”

    赵秘书捏着香烟的手明显的一颤,顾不得礼貌了,疾步走到李书记旁边附耳说了一句,李书记脸色也是一僵,站起来怒斥了一句:“怎么搞得!”然后匆匆向休息室外面走去,企业家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聂万龙自持和李书记关系匪浅,还想站起来跟过去,却被赵秘书以眼神制止。

    唯有李纨,嘴角微微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李书记来到门口,也顾不得批评警卫处长了,他当即做出重要指示,务必要把外商找到,而且不能出一丝一毫的问题,如果霍先生的头发少了一根都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市委书记大发雷霆,警卫处长满头大汗,深感责任重大,霍先生可是江北市的大财神,出了问题可是直接影响到投资的大事,影响了投资,就是影响了江北市的GDP,就是影响了李书记的前程,影响了领导的大好前程,那他这个警卫处长还有好日子过么。

    好在对讲机里很快就传来了好消息,说是霍先生找到了。

    “人在哪里!”警卫处长的声音顿时提高了两个八度。

    “在……停车场出口。”对讲机那边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处长并没有觉察到,而是又问道他最关心的问题:“人没事吧?”

    “人员安全。”那边答道。

    警卫处长吁了一口气,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先向李书记和赵秘书报了声平安,然后带人匆忙赶去停车场出口。

    李书记也松了一口气,赵秘书在一旁劝道:“李书记,您要不要亲自去接一下,给霍先生压压惊。”

    李书记如梦初醒,忙说:“应该的。”

    ……

    被发现是一个意外,俗话说得好,家贼难防,都是一个系统内的,警卫处制定的安保方案对刑警们来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纰漏出在一个负责停车场外围指挥疏导的小交警身上。

    虽然韩光胡蓉他们的动作很快,但毕竟没有无线电波快,当他们的汽车从酒店停车场里出来的时候,封锁的命令已经下达了,本来这件事也在考虑之中,韩光他们乘坐的汽车是警用牌照,按理说应该不在封锁之内,但遇上的小交警李尚亭偏偏是个死脑筋,拦下来了警车,然后偏巧他又认识丁波,两人打招呼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被绑的霍先生。

    韩光没有硬闯,发现也就发现了,没什么大不了,他把汽车停在原地,拒不下车,更不交出霍先生,闻讯赶来的警察和保安们也没辙,只好通知上面。

    停车场出口,一辆大切诺基停在那里,前面横着辆警用摩托,大批警察和保安站在一旁,一筹莫展,刑警二大队的韩光谁不认识,巾帼女探长胡蓉那更是警界知名人物,年轻男警察心目中的女神,局办的苗可可也不简单,据说家里有亲戚在省里当官,分量很是不轻,更何况,人家说了,不是绑架,是正常讯问!

    老实说,这些基层民警对霍先生的好感基本没有,自从这个幺蛾子外商来到江北市之后,天下就不再太平,短短半年时间就爆破掉四座市政大楼,现在连公安局指挥中心行政大楼和家属区都要拆,什么GDP,什么CBD,那都是当领导的追求的东西,基层民警才不管那些,所以他们只是站在旁边,根本没有人上前执行强制措施。

    警卫处长带领手下匆匆赶到,一看绑人的竟然是刑警队的哥们,他也傻眼了,简单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缘由,肯定是这帮伙计对于市局整体拆迁的事情有看法,所以才采取了过激行动。

    “韩光,你要冷静,你是公安人员,不要执法犯法,事情是市委市政府定下的,你绑架外商也没有用,反而毁了自己啊。”处长苦口婆心的劝道。

    韩光摆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说:“秦处长,你说啥呢,我没绑架他啊,我是请他回去协助调查,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外商,而是一个十足的骗子。”

    秦处长一愣,随即苦笑道:“韩光,没用的,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向上面反映,先把人放了吧。”

    韩光一口回绝:“门都没有。”

    秦处长头大了,这事儿复杂多了,绑架犯竟然是四个警察,而且不出意料的话肯定佩戴枪支了,事态严重性和复杂性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职权范围,他不可能下令强攻,更不可能让狙击手把韩光、胡蓉苗可可他们打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问题上交。

    赵秘书接到电话的时候,也是吃了一大惊,他和秦处长的看法一样,认为是公安系统内一些人心里有抵触情绪而采取的过激行动,此时他和李书记已经走到楼下了,可以看得见那辆警车了。

    “怎么回事?”李书记皱着眉头问道,脚下步履不停。

    “公安局的几个人想不通,把霍先生给带走了。”赵秘书匆忙解释道。

    “马上给我联系胡跃进和宋健锋,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出了这么大事都不在现场。”李书记怒道。

    “是是是。”赵秘书赶紧开始打电话,他当秘书的本事确实不是盖得,这些常用联系人的电话号码都记在心里,根本不需要查找号码。

    对峙还在继续,李书记的到场并没有缓解半分,由于绑架者是警察,又有武器,所以工作很难进展,李书记坐在中巴车改成的临时指挥部里,急的满头大汗,现在霍先生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任何牺牲他都舍得,李书记亲自询问现场的狙击手,有几分把握打中犯罪分子。

    这名武警出身的狙击手到是爽快,嚼着口香糖大大咧咧的告诉李书记:“领导,你知道汽车里坐的是谁么?奔雷手韩光!我这边刚一开镜子,他那边就能闻到味,打他,我没谱,你还是换个人来干吧。”

    赵秘书也在一旁悄声劝谏:“李书记,那里面有胡的女儿,还有省苗部长的侄女……”

    李书记一听,头都大了两圈,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他咬牙切齿的说:“等胡跃进来了,让他去讲话。”

    ……

    大切诺基里,韩光和胡蓉面不改色,而苗可可和丁波则紧张万分,现在局势比刚才严峻多了,附近街道已经禁止通行,闲杂人等全被驱赶一空,道路上铺设了阻拦汽车的钢钉带,高处有瞄准镜的闪光若隐若现,大批穿防弹衣的特警在附近出没,黑洞洞的枪口就瞄着这边,那些刚才还客客气气打招呼的警察,也都悄悄撤离了现场,到掩体后面躲着去了,一句话,警方如临大敌。

    以往,这些阵势都是用来对付犯罪分子的,但是此时却是用来对付自己,这种心情落差可想而知,丁波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毕竟是当警察的,他明白现在的形势有多危险,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当场开枪打死自己都不意外。

    转脸看看苗可可,她的脸色更难看,细密的汗珠在额头上出现,呼吸也加快了许多。

    “小苗,放心,他们不会开枪的。”丁波言不由衷的安慰了一句,实际上他心里也是一点底都没有,但苗可可还是充满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宋局不到场,谁也没权力下命令开枪。”韩光淡然说了一句,又点上一支烟,

    正在紧张时刻,江北市政法委书记兼副市长胡跃进就赶到了现场,老刑警二话不说,把西装外衣一脱就直接上去了,站在汽车旁边和里面的人谈了很久,具体什么内容没人听见。

    这边李书记急的焦头烂额,暗骂老胡这家伙老奸巨猾,这不诚心塌自己的台么。

    “李书记,市检察院的李副检察长刚打电话来汇报,今天早些时候,宋健锋打电话给他,谈到有关霍先生的事情……他正式向检察院提请批捕霍先生。”赵秘书放下电话一脸焦灼的说。

    “还有这种事情!”李书记感到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范围,难道说以胡跃进为中心,宋健锋为强援,韩光胡蓉等人为骨干的一批政法口的人,在暗中策划针对自己?很有可能!

    李书记阴沉着脸不说话,开始盘算自己手里的政治力量,政治斗争残酷无比,你死我活,这回绝不能放过他们,牵扯进来的几个警察,别管什么后台,一律严办,胡跃进也别想有好果子吃,还有那个宋健锋,一定想办法把他撸下来!

    过了一会儿,胡跃进才一脸凝重的走了过来,赵秘书抢先问道:“胡副市长,他们有什么要求?”

    胡跃进摇摇头:“他们没有任何要求,他们只是执行公务,请犯罪嫌疑人回去调查而已,这个化名霍英杰的所谓外商,很可能是一个国际巨骗。”

    李书记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他只是冷冷的说:“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霍先生依然是我们江北市市委市政府请来的贵宾,即使他有罪,也要按照正常司法程序,由检察院批捕,公安部门执行逮捕,而不是几个人不通过领导,擅自从酒店会场抓人。”

    胡跃进也不解释什么,只是深深看了李书记一眼,眼神很复杂,但可以确定的是,其中有着浓浓的蔑视和鄙夷,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出现的。

    正在这时,宋健锋的车也到了,除了他那辆江OB0001奥迪车之外,还有一辆挂着省高检车牌的帕萨特。

    众目睽睽之下,宋健锋和四个穿藏青色西服的检察官走到韩光那辆车前,从皮包里取出由省高检签发的逮捕证递给韩光,韩光转身向霍先生进行了宣读,重新给他上了手铐,然后大切诺基四门打开,四位警察押着沮丧无比的霍先生从车里出来,韩光大声宣布道:“此人涉嫌诈骗,已经被依法逮捕!”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想象中的掌声,众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其实市井间多有传闻,说这个外商光知道征地拆迁扒路,一点正事没见他干,搞不好是个骗子,但那都是带有戏谑的说法,没想到这个霍先生还真是个骗子啊。

    慢慢的,现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李书记身上,李书记那张极具南泰农民特色的脸膛变得青一阵紫一阵,终于一言不发,拂袖而去,赵秘书也赶紧跟了过去。

    现场依旧寂静,忽然,孤寂的掌声响起,是胡跃进在鼓掌,然后是宋健锋,然后是省高检的同志,然后是众位干警和保安,掌声响成一片。

    “小苗,明天有空么,我想请你吃个饭。”掌声中,丁波终于鼓起勇气向暗恋了大半年之久的苗可可发出了邀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