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查实,美国泛太平洋投资银行确实存在,但规模远没有外界宣传的那样夸张,只是一家在西海岸从事房屋信贷业的金融实体,而且高管中并无华人。

    而华商总会这个社团也是存在的,但真正官方意义上的华商总会名称叫做美国华商总会,会长姓黄而不是姓霍,所谓的全美华商总会只是一家在洛杉矶花了二百美元注册的山寨机构而已,注册地址是一处仓库,平时根本没有社会活动。

    身份是伪造的,飞机、豪车、保镖是租的,官员是冒牌的,骗子却是货真价实的,证据在手,韩光和胡蓉的底气更足了,他们再次给宋健锋打电话请示抓捕国际大骗子霍英杰。

    这回宋健锋没在开会,接到下属的电话之后,他立刻问道:“有没有向市委市政府汇报?”

    “汇报了,没用,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我怕骗子就要携款潜逃了。”韩光说。

    宋健锋思索了片刻,答道:“我马上赶回去,你们先立案,估计检察院那边逮捕令不会很好申请,有机会的话先把人扣下再说。”

    “是!”韩光答应一声,放下了电话,转脸对胡蓉说:“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咱们江北市的浮财被骗子刮得差不多了,稍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携款潜逃,而骗子的真实身份我们还没有掌握,这种人都是狡兔三窟,万一潜逃很难抓捕,所以我们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将他抓住,只要人在手里,怎么都好办。”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自投罗网。”胡蓉胸有成竹的说。

    苗可可眨巴着眼睛插了一句:“怎么才能让他自投罗网呢,他已经有几十亿到手了,现在肯定在想着收官呢。”

    胡蓉说:“可可说的很对,现在已经到了骗局的尾声阶段,但是普天之下的骗子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

    “贪婪!”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霍先生眼里只有钱,但是江北市的企业、银行基本上已经被榨干了,挤不出什么油水来了,所以想找出一个足够分量的诱饵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四个人坐在一起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用谁来当引骗子上钩。

    “对了,咱们市里好像还有一家大企业没遭殃?”胡蓉说。

    “哪一家?”大家一起问道。

    “至诚集团。”

    此话不假,至诚集团是和大开发平起平坐的开发商,自从山西焦家参股之后,实力更胜往昔,多了不敢说,拿几千万现金出来不是难事,但是有什么办法能让至诚集团配合警方的行动呢,这可是一道难题。

    “听说至诚集团的老总是个女的,很有魄力,想说服她可不容易。”苗可可说。

    “我认识一个人,兴许能帮上忙。”胡蓉说。

    ……

    当刘子光接到胡蓉电话的时候,不由得苦笑起来,线索本来就是他提供的,本以为江北警方能自己解决问题,没想到转来转去,事情还是落到自己头上了,引霍先生上钩,何其困难,这种老油条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狠角色,不拿出点真金白银,老骗子绝不会前往江北。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本以为会费尽口舌,哪知道对方如此爽快,胡蓉也有些惊讶,但是联想到刘子光和李纨的关系,她也就理解了。

    看到胡蓉放下电话,一脸的凝重,苗可可担心的问道:“蓉蓉,怎么了,不行么?”

    “没事,他答应了。”

    “那你怎么不开心啊?”

    “我……不说了,我要走了,去至诚集团有事。”

    韩光胡蓉驱车来到富豪广场十八楼,直接找到李纨谈事情,出乎他们想象的是,李纨也是一口就答应下来,并且承诺全力以赴,能把这场戏演的有多象就有多象。

    从李纨办公室出来,胡蓉有些狐疑的问道:“为什么她答应的这么爽快?”

    韩光思索片刻道:“我想她也承受了比较大的压力,市里和集团内部都在逼她向骗子妥协,我们向她求助,实际上也是帮她解决了难题。”

    ……

    和韩光猜测的一样,李纨真的快抵不住这股从内到外的压力了,集团股份虽然她占大多数,但是其他股东的意见也不能忽视,市委市政府的压力更不能视若无物,否则以后有的是小鞋穿,实际上自始至终李纨也没有明确表示不合作,只是采取拖延的战术,但是这回她终于不用强撑了,刘子光的一个电话和两位刑警的到访让她的心情豁然开朗。

    李纨拿起电话,斟酌了一下语言,拨通了市委赵大秘书的电话……

    赵秘书最近也是焦头烂额,霍先生一直对江北市的投资力度表示不满,区区二十亿根本不够兴建超级CBD的,作为项目组的实际执行人,赵秘书绞尽脑汁,软硬兼施,把市里的大企业都榨干了,各大银行的钱也贷的差不多了,可还是填不满这个窟窿,有几次李书记也隐隐的表示了担忧,但是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了,所以赵秘书才一直纠缠着至诚集团,不断施加压力,让这家江北市颇具实力的开发商参与进来。

    一直以来,李纨含糊其辞,没有正式答复,这次忽然主动打电话过来,真让赵秘书有些喜出望外,但是他的心情也隐藏的很好,只是淡淡的说:“这样啊,恐怕现在的时机不是很合适了,项目也分包的差不多了,要不等下次吧。”

    “五亿,可以参与么?”李纨的声音淡淡的。

    “什么?你说什么?”赵秘书不由得抓紧了电话。

    “我说,至诚集团准备了五个亿资金,实际上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筹钱,当然,如果你们不感兴趣就算了。”

    “等等,李总不要着急,我看应该还是有机会的,要不这样,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深入探讨一下这个事情。”

    “吃饭就不用了,这笔钱也是我从相关渠道融资来的,实际上我拿出这笔钱并不是我了我个人的发展,而是为了江北市的跨越式发展……”

    “李总,你的苦心,我懂。”赵秘书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一丝感动。

    “我还有个要求。”李纨的声音依旧冷静无比。

    “尽管提,只要是为了发展,怎么都好说。”

    “我的投资人希望看到合作伙伴,并且在媒体朋友面前签约。”李纨说。

    “可以考虑,我会协调美国方面,不过也不好打包票,你知道的,霍先生是国际投资人,飞来飞去的相当忙。”

    “哦,那就请赵秘书尽力协调吧。”

    ……

    挂了电话之后,赵秘书马上向李书记做了汇报,李书记闻此消息也是喜上眉梢,指示有关部门从速办理此事,一切法规制度都要让路,然后亲自给霍先生打电话报喜。

    电话是霍先生的秘书接的,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用略带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告诉李书记,霍先生正在非洲参加世界儿童慈善大会,如果有急事的话,可以帮忙转到霍先生的卫星电话上去。

    李书记桌上正好放着一份报纸,国际新闻版里刊登的就是非洲举办世界地雷伤残儿童慈善大会的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以及各国慈善家都参加了这场大会,想到霍先生日理万机,奔忙的都是这种伟大的事业,李书记不由得有些汗颜,他忙说:“不忙,请帮我转达对霍先生的问候,关于我们之间的合作进展事宜,我会让人发邮件过去。”

    ……

    首都郊区某别墅内,霍先生正穿着宽松的花布睡衣坐在沙发上抠脚趾头,面前的笔记本电脑里显示的是江北市委发来的最新邮件,看到500,000,000的数字时,霍先生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他立刻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以自己秘书的名义回复了一封邮件,说霍先生最近档期排的很满,但一定会尽力挤出时间来参与签字仪式。

    有了李书记的亲自批示,至诚集团向寰宇投资注资的法律文书办理的极其迅速,只用了两个工作日就办好了,只等霍先生来签字了,令人惊喜的是,霍先生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万里迢迢从非洲飞来参加签字仪式,由于江北机场跑道不够长,这回霍先生乘坐的专机又是庞大无比的波音747,所以只能在附近国际机场降落,然后乘专车前来。

    和以往一样,李书记亲自带领幕僚们在高速公路出口迎接霍先生,远远的就看到一列打着双闪的车队开过来,霍先生比以前低调了许多,这次乘坐的是卡迪拉克加长轿车,随行有三辆汽车,保镖秘书助理若干名。

    高速公路出口栏杆高高抬起,闲杂社会车辆一律被拦在外面不许进出,等霍先生的车队出了出口,李书记上前和霍先生亲切握手致意,两人握着手向记者们展示着,闪光灯噼里啪啦闪个不停,一干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官员们鼓着掌,气氛相当热烈。

    欢迎人群中,有至诚集团的李总和尹副总,想到集团终于能参与到这场跨越式大发展中去,以及可以成功上市,尹志坚就忍不住嘴角上翘,在他看来,这里面有他坚持的功劳,如果都听刘子光的意见,那集团就别想发展了。

    但是侧头看看李纨,她脸上的笑意却显得如此神秘莫测,难道还有变数?尹志坚有点怀疑,但仔细想想还是抛开了担心,应该是自己太过多心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