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谢支队长意料的是,对于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赵秘书并没有表现出分毫的惊讶,反而哑然失笑:“这种事情李书记和我早有预料,肯定会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跳出来阻挠我市的跨越式发展,只是没想到他们会使用这么拙劣的伎俩。”

    赵秘书的反应让谢支队有些尴尬,本来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全都派不上用场了,只能赔着笑附和着,赵秘书义正词严的发表了一通看法,然后好像不经意的提了一句:“对了,这些风言风语是怎么说的?”

    “他们说,霍先生是私人专机是租来的,是金燕航空的飞机。”

    赵秘书哈哈大笑,说:“这些人就是造谣也不专业,金燕航空公司就是霍先生旗下泛太平洋国际投资公司控股的产业,人家坐自己公司的飞机,有什么不合适的么,要知道美国的飞机在中国航行是要受到诸多限制的,所以霍先生为了交通便利,才投资收购了金燕航空,这件事情我们都是清楚的。”

    “是这样啊,霍先生的实力真是可见一斑。”谢支队赞叹着,庆幸着,幸亏刚才自己没有发表个人看法,要不然和领导不能保持一致了,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还有什么?”赵秘书意犹未尽的问道。

    “也没什么了,就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你也知道,市局全员搬迁,办公大楼整体爆破,家属区也要挪窝,一些干警脑子转不过来弯。”谢支队答道。

    “这个李书记和我都知道,我们也充分体谅到你们的难处,所以把你们公安局放到最后才搬迁嘛,你没看财政局、审计局、规划局他们几家单位,提前几个月就爆破掉了的。”

    “是啊,,其实大部分干警和家属都是拥护搬迁的,家属区搬到风景秀丽的郊区,空气好,绿化好,比在市内吃汽车尾气强得多……”

    “呵呵,谢支队觉悟就是高,这样吧,我还有个会,回头我会把这件事向李书记汇报的,就这样啊。”

    “好,好,再见赵秘书。”谢国华放下电话,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继续投入到整理办公室的劳动中去了,而且干劲更足了。

    韩光和胡蓉留下的传真,被一阵风吹走,飘啊飘啊落到楼下停车场上,一队搬家工人抬着沙发走过来,一阵践踏之后,传真就变成了废纸。

    ……

    胡蓉在刑警大学的同寝室好友进了公安部,所以办起事情来很是方便,一个电话过去就答应帮她调查那段视频中出现的所谓官车的车牌号码。

    首都作为我国的政治中心,中央各部委,人大政协以及各种机关单位,光在位的,退休的副国级以上领导人就不是小数字,副部级以上官员和相当于副部级以上的诸如宗教、教育、文化科学界人士就更是多如牛毛了,至于厅局级官员,更是街上随便抓几个人都能抓出一个厅局级来,为了方便工作,高级领导的车牌号码相对集中在几个号段,社会上的权贵为了体现自己的身份,也都尽力花高价办一块特权阶层的车牌,但是车牌和放在风挡下的车证并不能如实的反映车主的身份。

    真正的官车,体现在档案上,别管你的车牌号码有多牛逼,闯了红灯交警一调档案,照罚,你还得颠颠的去找人摆平,而真正的官车,交警调取档案时显示就是密档,这就是差别。

    胡蓉的这位朋友,虽然年轻但是活动能力很强,属于很吃得开的那种人物,到交管局叔叔哥哥的一喊,很轻易的就调取了视频中那辆京A8打头车牌的档案。

    “蓉蓉,查到了,车主姓张,是一家开发公司的副总,没什么强大的背景,这副车牌是他去年托交管局的熟人花了二十五万搞的,而且车主三个月前就去澳洲了,这车大概是司机或者他的亲属之类的人在开,对了,你查这个有什么用?”

    接到同学打来的电话,胡蓉心中咯噔一下,霍先生的骗子身份进一步得到证实,她忧心忡忡的敷衍道:“没什么,帮朋友查的,谢谢你,下次去首都请你吃饭。”

    不大工夫,又接到出入境管理局同学打来的电话,说是上海口岸最近三个月确实有霍英杰的入境记录,但这个人只有二十三岁,是个美国长大的香蕉,所以决不可能是霍先生。

    放下电话,再瞅韩光那边,也查到了重要线索,最近半年来,江北市各大企业和银行,已经向寰宇投资注入了大量的资金,因为牵扯到商业机密,具体金额不清楚,但是保守估计,十几个亿总是有的,这还不算已经整体爆破掉的各局机关大楼,如果把那个算上,损失就更大了。

    而且为了所谓的明清古城项目,江北市考古界引以为傲,被成为清代民居样板的村落被夷为平地,康熙年间的牌坊被砸烂,用水泥重建了一座新的,镇上从光绪年间就铺就的青石板路也被掀开,统一换成了崭新的地砖。

    为了建设所谓的国际航空港,在没有拿到批文的情况下,县乡一级的政府官员自以为领会了领导的意图,命令农民停止耕作,把大片的良田用围墙圈起来等待开发,耽误了收成不说,还酿成了多起流血事件。这些损失,就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了。

    “必须制止他的诈骗行为!不能再让老百姓的钱打水漂了!”韩光斩钉截铁的说。

    “可是我们手上有的只是旁证,想扳倒这个大骗子,必须有铁一般的证据才行啊。”胡蓉叹口气说。

    这话不假,如果是一般犯罪分子,刑警大队说抓就抓了,可是霍英杰诈骗案牵扯太广,暂且不说霍英杰人不在江北市,就是在,也有市局警卫处的人保卫着,刑警想抓他必须得到领导的批准才行,冒然行动的话不光抓不到人,还会停职检查。

    “查,一定要揪出他的狐狸尾巴,他不是美国人么,他不是什么泛太平洋投资银行董事局主席么,他不是国际华商总会名誉会长么,他不是认识这个那个的社会名流么,他不是在首都上海召开了无数论坛峰会洽谈会呢,就从这些地方入手,百密一疏,我就不信他没有马脚!”韩光这回也是动了真气,堂堂刑警大队长,竟然对付不了一个骗子,警察的自尊和荣誉让他无法容忍这种侮辱。

    “好,行动!”胡蓉也站了起来,意气风发的说道。

    想调查这些东西其实不难,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一切资讯都可以从网络上查到,只是没人动这个念头罢了。

    胡蓉去局办把苗可可给抓了过来,别看她清秀可人的小姑娘模样,其实是英语专业八级,口语翻译级别的大拿,市局一些涉外文件都是她翻译的。

    然后韩光带着两位女警官来到市局计算机中心,找了一台可以“翻墙”的机器,然后把需要搜索的东西列了一个清单出来,请苗可可搜索。

    韩光通过特殊渠道拿到了一张霍英杰的名片,实际上这张名片还是他借来的,在江北官场,能拿到霍先生的名片可是身份的象征,上面有霍英杰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有繁体中文和英文两种文字,用这个进行搜索再合适不过了。

    苗可可看到霍英杰的名片吓了一跳,惊道:“这不是那个美籍华人,投资银行家么。”胡蓉说:“没错,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他的实力,你帮忙百度一下就是。”

    苗可可说:“行,我上美国谷歌帮你百度一下。”

    说着就打开电脑输入GOOGLE的网址,噼里啪啦把名片上的英文输入进去,结果这些什么泛太平洋投资银行,全美华商总会都是真实存在的机构。

    “乖乖,网页做的很炫啊。”苗可可拿小手捂着嘴赞美道。

    “可可,你查一下他们有没有一个叫霍英杰的副主席。”胡蓉说。

    “没有,都是外国人名,不是华人名字。”苗可可答道。

    “霍英杰有英文名字么?”韩光插言道。

    “名片上有的,哦,他的英文名字是Johnson。Hall”胡蓉说。

    “查到了,确实有个叫约翰逊。霍尔的经理人员,不过只有名字没有详细资料,可能他的级别不够高吧。”苗可可指着屏幕上说道。

    “把这个网址保存下来,然后再查全美华商总会。”

    又是噼里啪啦一阵打字声,进入网站后,竟然有中文显示,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名誉会长的照片,一看果然是霍先生穿着唐装面露微笑的照片。

    胡蓉和韩光面面相觑,这可是美国的网站啊,难道说……

    正巧计算机信息科的一个眼镜同事经过,看到他们在上网查找资料,就停下来打招呼:“小胡,小苗,你们两大美女都在啊。”

    胡蓉转头一看,见是局里的电脑天才小丁,就问他:“小丁,你说建这样一个网站要多少工夫?”

    小丁过来瞄了一眼说:“给我五百块钱,我一天时间给你做出来。”

    苗可可不乐意了,说:“小丁啊,你怎么还赚我们蓉蓉的钱呢?”

    小丁解释说:“这钱不是我收的,是买空间域名的费用,这个网站内容不多,流量也很小,花不了几个钱的。”

    胡蓉和韩光对视一眼,心里有了谱。

    小丁瞄着页面轻蔑的说:“什么全美啊,总会啊,这种玩意在美国满地都是,和克莱登大学差不多,花几百美元就能注册成功,也没人管你。”

    “小丁你很清楚这个嘛,去过美国?”韩光问。

    “不是,我有个哥哥在美国工作,有时候在网上聊一聊。”

    “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让你哥哥查点东西,因为网络毕竟有局限性……”胡蓉说。

    小丁自然是满口答应:“时间还早,美国那边是晚上十点,我这就上网找他。”

    ……

    两个小时后,胡蓉和韩光终于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同时也拥有了两位盟军,计算机信息技术科的丁波和局办的苗可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