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别赵辉之后,刘子光回到东亚大酒店,却看到江北经贸代表团的人员都在办理退房手续,一问才知道,李书记和赵秘书已经乘早班的飞机回江北去了,正主儿都走了,他们这些龙套自然也没必要继续呆在首都,都是身家千万的老总,哪有这闲空耗在首都啊。

    刘子光在走廊里迎着一个熟人,看到他拉着拉杆旅行箱正欲乘电梯下楼,便故作惊讶的问道:“张总,怎么这就走了?”

    “哦,这边没什么事了,上市的事情已经进入程序,就等证监会批准了。”张总信心满满的说,拉着箱子进了电梯,刘子光耸耸肩膀,回到房间给李纨打了个电话。

    “李总,我查清楚了,霍先生就是一如假包换的大骗子。”

    “你确定?”李纨的声音倒显得不是很惊讶。

    “当然确定,他找来的所谓高官其实是个河北的农民,已经被我发现了。”

    “那你报警没有?”

    “没有,这个泡泡已经吹的太大了,贸然戳破的话,受到损害的人太多,而且由我们来揭穿这个骗局很不合适,丢了面子的李书记会把怒气撒在咱们身上。”

    李纨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会安排的,这件事你先保密,我告诉你就是让你的心理压力少一点,至少不为IPO的事情患得患失。”

    “这个消息很及时,尹志坚他们对上市的事情很关注,给我造成一些心理压力,不过有你的情报,他们就是闹得再大我也不会妥协的,谢谢你。”

    “不客气,还有一件事,我下周有点事情处理一下,要在外面耽搁几天,你别挂念。”

    和李纨通完电话,刘子光打开电脑,把两段视频发到了胡蓉的邮箱里,便出门去找夏夜了。

    ……

    公安局大礼堂内,政委正在主持动员大会,与会的都是公安系统内的中层干部和业务骨干,会议的内容是拆迁动员,因为随着市委市政府市政建设宏伟蓝图的扩大,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行政大楼以及位于大楼北侧的公安局宿舍区都进入了拆迁范围,市局召开这次会议,就是给同志们做思想工作,让这些公安干警不要有抵触情绪,要具备大局观,具备牺牲精神。

    政委在上面念着报告,台下鸦雀无声,刑警二大队也来了好几个人开会,因为韩光去外地执行抓捕任务去了,所以大队教导员临时把胡蓉拉来顶岗了,对于政委嘴里的那些千篇一律的官话套话,胡蓉一点也听不进去,她偷偷的把自己的笔记本拿出来,准备开玩植物大战僵尸打发时间,开机后先上了一下网,处理QQ留言和邮件,这还是她在派出所实习时候养下的好习惯。

    邮箱里显示有三封新邮件,打开一看,一封是淘宝的广告,一封是老同学提前发来的中秋贺卡,还有一封是陌生人发来的,标题是案件线索,正文同上,附件很大,有两个视频文件,几十个MB大小。

    胡蓉心头一动,检查一下附件的格式,并非可执行文件,基本确定不是病毒之后才开始下载,因为是无线上网,所以下载速度很慢,每秒钟才几十个KB,反正胡蓉也不忙着看,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听政委在上面长篇大论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机里传来下载完毕的提示音,原来是前面一个比较小的文件下好了,胡蓉用暴风影音打开一看,画面里是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从电梯里走出几个西装革履的体面人来,其中有几张面孔看起来很是眼熟,胡蓉按下暂停,放大镜头一看,心中惊道,这不是市委李书记么!

    站在李书记旁边的是赵秘书,和他们话别的则是最近在江北市新闻报章中频频露面的海华侨领,国际金融家霍英杰先生,还有一张陌生的面孔,肥头大耳神情倨傲,看李书记在他面前谦卑恭敬的样子,就知道这人身份一定不低。

    一行人穿过酒店大堂,在门口握手话别,霍先生上了一辆豪华罗劳斯莱斯幻影,那个肥头大耳的官员则上了一辆奥迪官车离去。

    胡蓉心里咯噔一下,脑子迅速转动起来,她敏锐的意识到,这件事绝不简单!不管是牵扯到李书记还是霍英杰,对于江北市目前的现状来说,都会是一场地震,这一段视频无疑只是个引子,真正的猛料应该在下一段视频中。

    想到这里,她迅速拿起笔记本回办公室,由于她坐在会场中央位置,无论从哪边走都要惊动很多人,所以毫无悬念的引起了正在讲话兴头上的政委大人的注意,政委不满的看了看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女警,认出她是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老胡的女儿,平时见到自己都要喊一声叔叔的,也就毫不客气的批评道:“有些同志要注意一下了,开会的时候要有开会的样子。”

    胡蓉才不理他,抱着笔记本一溜烟的跑了,回到办公室连上网线,下载速度立刻加快了十几倍,很快就将后一段视频下载完毕,胡蓉带上耳机,打开了视频,仔细从画面中搜索着有用的信息。

    这一段视频的清晰程度要稍微差一些,画面略有抖动,看得出是用手机行进间拍摄的,根据画面中街道两侧的店铺招牌和道路指示牌可以辨认出所在地是首都。

    画面中出现了一辆黑色奥迪车,车牌号码清晰可见,赫然是第一段视频中那位领导所乘坐的汽车,然后就看到汽车停在路上,“领导”自己开门下车,向司机点头哈腰告辞,脱下西装上衣搭在肩头走了一段距离,在路边摊买了个煎饼果子蹲在马路牙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了。

    吃完饭,“领导”才树上擦了擦油手,摇摇晃晃上了长途汽车,视频在这里中断了一下,再继续的时候,场景已经变成了小酒馆,手机的拍摄角度是仰视的,正照着那人的脸,可以推断出此时跟踪者已经和“领导”坐在一起了,而手机就放在桌子上。

    这段视频有明显剪切的痕迹,因为只有“领导”一个人的说话,怎么行骗,怎么收钱,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视频到这里终结了,胡蓉背后的冷汗也冒了出来,如果说这个所谓领导是假冒的话,那么霍英杰肯定也是假冒的,江北市的这些项目,也都是骗子吹出来的弥天大谎!

    而局里此时还在动员拆迁指挥中心大楼和干警们的宿舍!

    胡蓉合上笔记本就往外走,坐进汽车发动之后却忽然冷静下来,这个案子牵扯到几十亿的资金和无数高层官员,牵一发动全身,冒然揭开反而对破案不利,思来想去她还是熄了火走下汽车,步履沉重的向办公室走去。

    忽然身后传来汽车的声音,韩大队他们回来了,一辆风尘仆仆的越野车开进刑警队的院子,车轮上满是污泥,车身上也布满了灰尘,韩光打开车门,拉着一个戴手铐的逃犯下来,交给刑警们处理,冲胡蓉笑了一声:“小胡,从哪回来的?”

    “韩大,我正想找你有事。”胡蓉说。

    “什么事,急么?不急的话我想先去洗个澡,一星期没洗澡都发臭了。”

    “很急,你最好现在就看。”

    看到胡蓉一脸的严肃,韩光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冲刑警一摆手:“把逃犯先关起来,晾他一天再审。”然后跟着胡蓉走进了办公室。

    ……

    半小时后,韩光的眉心已经拧成了一个川字,烟灰缸里也积起一堆烟蒂,他指着笔记本电脑说:“这两段视频,是谁发来的?”

    “不知道,是一个匿名的电子邮箱。”

    “那最近市领导有没有去首都?”

    胡蓉想了一下,打开了电视机,正是整点重播新闻的时候,江北新闻和新闻联播一样,开头几段都是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动向,昨天的新闻主要是,市委书记李治安在京参加江北经济圈经贸洽谈会,会见外商并且发表重要讲话,市长秦松走访南泰县调研煤炭安全综合治理情况,并且发表重要指示,一定要抓安全促生产云云。

    “时间地点上都能吻合了,下一步就是找证据。”韩光指着屏幕上定格的霍先生的笑脸说:“查这个人的老底。”

    “可是他是外籍人士啊,咱们怎么查?”胡蓉问道。

    “外籍人士更好查,你不是有同学在省厅么,查他的入境记录,再查他在香港开设的公司,这个我来想办法,我去年在省里集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香港警方过来交流的警官,应该能帮上忙。”

    “要不要报告上面。”

    “先等等,这件事太大了,等查出眉目来再报告也不迟。”

    ……

    说干就干,刑警二大队立刻展开了秘密调查,韩光负责联系香港警方对霍英杰的身份极其名下所谓的寰宇投资公司展开调查,而胡蓉则驱车赶往江北机场取证。

    江北机场还是上届市委书记当政时期拍板建设的,属于国内支线机场,只能起降中小型飞机,由于江北市经济不发达,地位尴尬,所以这座机场的利用率不是很高,只有一些国内航线每周飞上几个班次,平时人烟稀少,不像大城市的航空港那样热闹。

    胡蓉驱车来到机场,并未找机场派出所的同事按照正常程序进行调查,而是以调查别的案子的理由,找到机场飞行管制中心的工作人员旁敲侧击的了解情况,塔台刚下班的管制员对这位活泼漂亮的女警察毫无抵抗力,几乎是有问必答。

    “你说那个美籍华人的飞机啊,那飞机确实牛逼,湾流G400喷气公务机,郭台铭的私人飞机也是这种。”

    “是吗,那么要买这样一架飞机要花不少钱吧。”胡蓉故意问道。

    “三亿两千万,不过不一定非得买啊,还有更合适的方式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飞机,比如包机,国内有些航空公司就专做这方面的生意。”

    胡蓉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立刻追问道:“那霍英杰的飞机是不是租的?”

    “当然是租的,金燕航空的包机业务很划算,飞行员空中小姐机械师全算上,每小时租赁费用好像是十万还是多少来着,算下来比自己买要便宜多了……哎,你去哪里,不是说待会儿一起喝咖啡的么?”

    胡蓉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顾不得礼貌匆匆离开,回到办公室就看到韩光两眼炯炯有神坐在那里,一见她进来就关上了门,拿出一份传真给她看。

    “我朋友是香港西九龙总区的CIB,也就是刑事情报科的督察,这是他发来的传真。”

    胡蓉心头一震,拿起传真仔细看,香港警察的素质就是高,虽然只是帮朋友忙,但也有条有理把所有资料都列全了。

    寰宇投资公司的注册人,注册资金,办公地点,经营范围都在传真上,地址是油麻地弥敦道上的一个单位,注册资金那一栏赫然写着一万港币!而注册人也不是霍英杰,而是一个叫黄启发的五十六岁老人。

    这些都是从香港公司注册署取得的官方资料,另外还有一份在香港注册公司所需要的清单,如果找当地的掮客公司办理,从申请注册到文书制作财务代理连带邮费一条龙服务的费用也不过三千九百港币,而且无需外地客户亲临。

    不知不觉,胡蓉觉得嘴唇有些发干,她看看韩光,韩光也看看她,两人几乎同时说:“皮包公司!”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