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点,东亚大酒店的客人们都进入了梦乡,大堂里寂静无比,偶尔有夜归的客人进门,大堂内的休息沙发上,一个不起眼的便装男子正在看报纸,他们是负责监视刘子光的特工,因为这次监视任务的等级不高,所以只派了一个人过来。

    目标已经休息了,这一点从客房服务员那里得到了确认,特工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新京报,一只脚轻轻摇晃着,一个穿着红色制服拉着行李车的服务员从他面前走过,他还善意的将抬起的二郎腿放了下来。

    服务员拉着行李车出了大门,进了副楼的洗衣房,不大工夫,一个穿着干洗中心工作服的人走了出来,和正常下班的人一样走到外面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十公里外的一处居民小区,过了十五分钟,一个拾荒汉子从小区里走了出来,肩上背着蛇皮袋子,蓬头垢面污浊不堪。

    首都的夜晚依旧繁华无比,大街上车水马龙,游人如织,酒店门口,停车场上,不乏跪地乞讨的乞丐,以及形形色-色在夜间活动的人群,那个拾荒汉子很小心的走在树荫下,看似不经意的躲避着首都大街小巷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他一边走一边从垃圾箱里捡着纸盒子和饮料瓶,随手扔在背后的蛇皮袋子里。

    走啊走啊,拾荒汉子来到马路上,他似乎在马路中间的绿化带里看到了什么东西,躲避着来来往往的汽车走了过去,在一株万年青下面扒拉了一阵子,扯出一个塑料袋里,看了两眼,丢进了蛇皮袋又走了。

    刘子光如此小心翼翼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这个东西确实太敏感,太重要了,以至于他第一次看清楚的时候,都忍不住心头狂跳。

    走到无人的角落,他还是忍不住坐在地上,掏出一堆垃圾装作整理的样子,拿过那个小小的长方形物体打开端详,这是两块不知名的金属板相扣而成,尺寸精密啮合,打开之后,两边都是复杂的图案和数字,当中圆圈里的人像怎么看怎么亲切,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位可亲的秃顶长发老大爷叫本杰明..富兰克林。

    “太给力了。”刘子光情不自禁的念叨了一句,这玩意可是货真价实的摇钱树啊,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不管,只要能印出类似真的钞票就行,不过就自己目前所掌握的技术手段来说,还无法用上这个好东西,只好先当作技术储备藏起来,等哪天万事具备了,再拿出来扰乱一下国际金融秩序也不迟。

    ……

    次日一早,刘子光换了运动服去东亚大酒店不远处的工人体育场跑步,楼下大堂溜溜熬了一夜的特工见他出来,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也跟着走出门去,和交接班的人打声招呼就回去补觉了。

    酒店员工更衣室,前来上来的门童小王,打开衣柜拿出自己的红色制服换上,他丝毫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动过了,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就上班去了。

    同时,洗衣房的大婶也毫不在意的把不知道谁脱下来丢在外面的工作服塞进了大容量滚筒洗衣机里。

    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刘子光跑步归来,直接去餐厅享用免费早餐,赵秘书端着盘子走过来,很热情的和刘子光打着招呼,然后坐下来攀谈,大体还是希望至诚集团能拿出诚意来,为江北市的跨越式发展贡献一分力量。

    刘子光打个哈哈,心说不就是要钱填骗子那个无底洞么,门都没有,当然他也不直接拒绝,而是东拉西扯敷衍着赵秘书。

    正在这时,赵辉走了过来,把墨镜往桌上一放,冲服务员打了个响指,点了一杯牛奶和两个鸡蛋,赵秘书见有陌生人来,很识趣的端起餐盘说:“你们聊”,然后去了另一个桌子。

    “你朋友?”赵辉问。

    “毛,是我们市的书记大秘,找我化缘呢。”刘子光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怪不得,这人嘴上在笑,但是眼睛里一股怨毒之气,看来恨你恨得挺深啊。”

    “恨我的人多了,不差他一个。”

    “对了,你说化缘,是不是你们市领导到首都跑官来了,手头有点紧,结果盘算到你头上了?”

    “没错,这帮孙子就是跑官来了。”

    “这样啊,我说首都地面上骗子可多,尤其是这种装中央领导忽悠外地官员的骗子最多,一砖头扔出去,砸中十个人,九个人号称认识中央领导,这种骗子技术含量极低,偏偏上当受骗的人最多,你们市委书记要是真有心思,我倒是能安排一下,别的不敢说,海里面溜达一圈不是问题,怎么样,咱哥俩合作一把,忽悠点钱改善一下生活。”

    刘子光哑然失笑:“赵经理,你这个想法我很赞同,但是有人捷足先登了。而且玩的还挺大。”

    “还有这事儿,回头你给我细说说,我最喜欢这样的段子了。”赵辉的牛奶到了,还有两枚生鸡蛋摆在跟前,只见他拿起鸡蛋单手一捏,蛋黄蛋白就落入牛奶杯子里,然后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看到他蠕动的喉头,刘子光略有不适,问道:“这种喝法有什么讲究?”

    “壮阳。”赵辉拿起餐巾擦擦嘴,站起来说:“咱们走,还有正经事。”

    ……

    今天当天东亚大酒店举办了一个什么会议,所以停车场都满了,赵辉的汽车就停在外面马路人行道上,刘子光惊讶的看到他居然没换车,还是昨天那辆奥迪,而且车尾部和前翼子板的撞击部位根本就没修理,便奇道:“这车怎么还开啊?”

    “反正修了还是免不了磕磕碰碰,索性等再碰坏点一块儿修理,省事儿。”赵辉解释说。

    “可是,为什么车牌子也不换?你后备箱里不是一大堆车牌么。”

    “自然有目的。”

    话音刚落,一辆交警摩托车就停在旁边了,警察看了看车牌,下车敲敲车窗:“麻烦您师傅,车本儿出示一下。”

    赵辉呲牙一笑,对刘子光说:“看,作用来了吧。”然后极其配合的将驾驶证行驶证递了过去,刘子光一头雾水,心说合着你是故意挂这个车牌引警察的啊。

    交警拿着行驶证查看着,用对讲机通知了指挥中心,然后冲赵辉说:“师傅,您这车昨天出过事儿吧?”

    赵辉大大咧咧的说:“对,是我,您也甭麻烦了,直接说是去派出所还是等人来处理吧。”

    交警倒也爽快,说:“把Q7撞到高架下面的就是你啊,有种!啥也别说了,在这等着吧。”

    赵辉下车,掏出香烟来和交警攀谈,他随口就说出几个交警熟人的名字,不大工夫就和这个交警热络起来,交警说:“伙计,你这个事儿整的有点大,惹了不该惹的主儿了,人家的手眼能通天啊,刑警总队那边走打过招呼了,交警这边也招呼了,说是见到这车直接扣下,等人家过来处理。”

    赵辉笑笑:“多大事儿,不就是辆破车呢,天塌不了,再说了,天塌下来有郭德纲顶着呢。”

    首都的交警也都不是凡人,早就看出这辆奥迪A6其实是进口的12缸A8,能开起接近三百万豪车的人,自然有资格和开Q7的人碰一碰,他一小交警犯不上得罪任何一方,跟着看热闹就行了。

    “报案那小子,什么来历?”赵辉不经意的问那警察,警察一龇牙,心说哥们你太牛了,戳了这么大篓子居然没打听人家的来头,趁着还有时间,他也乐的做个解说:“那人倒没什么,就是一二世祖,他哥哥有些来历,号称京城四少之一,前段时间刚被扫的场子知道么,号称京城最奢华的娱乐场所什么的,就是他哥开的,这种人手眼通天,认识的权贵多了去了,说句不该说的,他们捏死一个人跟玩似的。”

    “这么厉害啊,那我还得当心点呢。”赵辉把手中烟头弹出一个潇洒的流线弧形,掏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不大工夫,刑警总队的车来了,下来两个刑警,倒也客气,没有给赵辉上手铐,只是要求查看他的证件,这回赵辉不再扮猪吃老虎了,拿出了军官证给对方看,刑警的眼力价更厉害,搭眼就看出赵辉绝对不是一般人,虽然证件上只是普通的总装备部军官,但谁知道人家背后是谁啊,在首都地面上混,眼力是很重要的,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那是一门深奥的学问。

    赵辉很随意的提到了几个人名字,都是部队转业干刑警的朋友,京城警界圈子就这么大,提到名字大家都认识,自然也就熟络起来。

    “这样吧,回头我帮你们说和说和,都是自己人,差不多过去就算了。”一个刑警这样说。

    “那敢情好,谢谢您了。”赵辉笑笑,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又掏出一包小熊猫来请警察们抽。

    又过了五分钟,一列车队浩浩荡荡开了过来,打头的是一辆极其扎眼的迈巴赫,车牌更牛逼,京A86打头的民用蓝牌,连两个刑警都吓了一跳,要知道京A8号段的车牌可不是一般人能挂的,最初京A80、81、82的号段专门给中办、国管、中警、市委使用,后来部级官员也用起这个号段的车牌,结果够级别的都去找国管局要京A8的车牌,渐渐的就被炒了起来,成为身份的象征,就连一些国家领导人手里也备了几块京A8的车牌给家属使用。

    再后来,连带着85、86、87等原来的普通民牌号段都跟着鸡犬升天,很多手眼通天的商界人士通过关系搞来这些号段的车牌,再弄来一些警备、京安之类的牛逼车证,在交通拥堵的首都城里那是相当的好使,交警也明白这些人不能惹,只要不冲过来压自己,什么闯灯逆行,都只当没看见。

    现如今这辆迈巴赫就是不好惹的主儿,后面那几辆牛逼哄哄的保时捷、法拉利也不是省油的灯,看那跋扈的浸透就知道家里非富即贵,这种小年轻最可怕,做事根本不顾后果,顺着他的性子什么都好,稍有忤逆当场就敢下手黑你,倒不是他们厉害,反正不管出了多大的事儿都有人帮他们擦屁股。

    事到如今,警察已经隐隐感觉到开奥迪的主儿要倒霉,人家可不管你什么军官不军官的,先揍了再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