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这个所谓藏在饭盒里的重要物品并不是特工们的工作方向,他们的首要目标是维持首都的和谐稳定,不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惹是生非,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所以有人提议把刘子光放了,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自己人,但是叶组长坚决不同意,在她看来,刘子光的介入过于巧合,而在特工的字典里,是没有巧合二字的,任何蛛丝马迹都能把一个人锁定,不彻底调查清楚绝不撒手。

    “可是,他是总装的人啊。”一位老特工说道。

    “根据他的军官证号码显示,这个人是上个月才加入军籍的,应该属于特招人员系列,不是我不相信兄弟单位的政审人员,但是干这一行,除了自己,所有人都不能相信,何况我们对他根本就不了解,所以,我建议继续扣留他,直到问题查清楚。”叶组长说。

    “可是……”

    “如果那东西是放射性物质怎么办?这里是首都!”没等别人的话说完,叶组长一句话就顶了回去。

    虽然在场的有不少老同志,军衔也比叶组长高,但是这案子却是叶组长负责的,加上她的特殊身份,所以没人和她唱反调。

    “那好,继续扣押他。”叶组长说完,桌上的对讲机就响了,是门卫在报告:“永昌公司的人来了。”

    “让他们进来。”叶组长拿起对讲机回了一句,然后带人下楼,一辆黑色奥迪缓缓驶入,从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摘掉墨镜冲叶组长一笑:“小清,又漂亮了。”

    叶组长也揶揄道:“赵经理,又发福了。”

    赵辉一摆手,说道:“不开玩笑了,我是来接人的,我们的业务经理在哪里?”

    叶组长说:“对不起,暂时不能放人,有些事情没查清楚。”

    赵辉脸色一变:“有没有搞错,叶清同志,你的侦破方向有问题,你应该去抓那些南北棒子,而不是扣着自己人不放,你不放是吧,我让你们副部长给你打电话。”

    说着还就真拨了个号码,低声说了几句,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叶清,叶清接过来说声是我,然后就板着脸一直在听电话里的训斥,最后说了声:“是!”又把手机还给赵辉,说:“人可以先交给你,但是我保留进一步侦查的权利。”

    “随你。”赵辉冷哼一声,抱着膀子站在车门口,看着两名特工将刘子光和夏夜带了出来,立刻换上笑容说:“老刘,上车,这位是你朋友?长的真漂亮,哪个大学的?”

    刘子光拉着满脸通红的夏夜上了车,降下车窗冲叶组长说了声再见,叶组长微微颔首致意,奥迪车就这样离开了这处秘密据点。

    铁门缓缓合拢,叶组长从小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来,叼在嘴上用金质打火机点燃,只抽了一口就掐灭在花坛里,命令道:“从现在开始,24小时监视这个人。”

    ……、

    夏夜的家是暂时不敢住了,先把她安顿在同学家,然后在回去的路上,赵辉向刘子光简单介绍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朝鲜和韩国的情报机关为了争夺一个北方变节分子而大打出手,据说这名变节分子手上掌握有南边很感兴趣的东西,北边急于夺回,甚至连总参侦察总局的工作员都出动了,但却惨遭覆灭之打击,四个精通跆拳道的工作员都被人打断了手脚,并且重度脑震荡,而且被南边国家情报院伪装的国安给生俘了,这就是上午在夏夜家出现的两拨人的真实身份。

    “他们到底在找什么?找到那个变节分子不就知道了么。”刘子光说。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个人已经喂了永定河的王八,除了阎王爷,谁也不能让他开口了。”赵辉一边开车一边轻松的说着,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上心,忽然他又说:“对了,这个人可能你见过的,这是他的照片。”

    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刘子光说:“相册文件夹里第一张。”

    刘子光调出照片一看,果然是在火车上见到的那个东北口音的乡镇企业业务员大叔,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浮尸,而且看尸体伤痕,死前一定受过酷刑折磨。

    “是他。”刘子光说,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随他去,南北棒子想怎么折腾都行,只要别玩的太过火就行。”赵辉说着,忽然猛的一打方向盘,但车子还是一震,出车祸了。

    一辆豪华越野车一直跟在赵辉的奥迪后面,始终想超车没超过去,刚才硬生生从右侧强行超车,还故意把车头往这边别了一下,赵辉下意识的想躲,依然没能避过撞击。

    两辆车都停了下来,那辆价值上百万的的奥迪Q73.6豪华SUV车前赫然挂着的是军牌,两个便装男子从车上跳下,满嘴京腔国骂,一人去检查车辆受损情况,一人骂骂咧咧过来敲赵辉的车窗,赵辉动也不动,也不让刘子光下车,反而神情自若的点起一支烟说:“你有福了,等着看戏吧。”

    外面的人见赵辉不理他,顿时动了怒,抬脚猛踢奥迪车,这回赵辉不干了,先从眼镜盒里拿出一副平光镜戴上,装作很斯文的样子从车里下来嚷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个样子,不讲道理的嘛。”听那口音,似乎是江浙一带的人。

    对方早就看见赵辉的车牌照是外地的,再加上满口外地方言,更加猖狂了,瞪起眼睛指着赵辉的鼻子破口大骂,赵辉急道:“你怎么骂人!”

    “骂你丫挺的怎么了,我还要打你呢!”男子挥拳欲打,此时交警及时赶来了,看到Q7的排场和白底黑字的军车牌照,心里立马有了底,只是和稀泥的劝道:“别打别打,有话慢慢说。”

    开Q7的两个男子见交警来了却更加的猖狂,不依不饶的指着赵辉痛骂,刘子光也从车上下来了,抱着膀子在一边看赵辉怎么扮猪吃老虎。

    此时车流已经堵成了长龙,后面汽车不停地鸣笛,交警急的不行,但也无计可施,赵辉依然用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辩解着,说自己正常行车,军车违章在先,还要打人,不讲道理。

    男子被他的态度激怒了,二话不说回到车里取了一根棒球棍下来,健步走过来猛力砸下,奥迪A6的窗户竟然纹丝不动,不过这一棒子把赵辉戏弄他们的兴趣也砸没了,他摘下眼镜换了一副表情狞笑着说:“敢砸我的车是吧,行,有你的。”

    “妈的,老子就砸了,怎么着!”男子双目圆睁,说不出的嚣张跋扈,交警在一边擦着汗,无奈地劝解着,后面车龙已经排出一公里远,高架桥上热气腾腾,鸣笛声此起彼伏,赵辉没心情再玩下去了,上前一拳砸在男子胃部,这一拳的力道相当的足,男子当时就佝偻着身子一脸痛苦的蹲下去,赵辉抬起穿着大皮鞋的脚蹬在他脸上,人当时就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了。

    另一人见势不妙刚想跑,却被刘子光拽住衣领子揪了回来,扫脸就是四个大嘴巴,人被打得满眼都是小星星,牙齿混着血从嘴里吐出来。

    交警在一旁吓得直咋舌,这俩外地人出手忒黑了,看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更让他惊讶的还没开演呢,赵辉走到路旁朝下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走过去开了Q7的车门,上车发动,猛轰油门,径直朝着路边冲去,轰隆一声,Q7两个前轮冲上了护栏。

    赵辉打开车门跳下来,回到自己的奥迪A6里,挂倒档轰油门向Q7撞去,千万别小看他这辆奥迪,虽然屁股上贴着A6的标,但实际上是A86.012缸发动机,论价钱能买两个Q7了。

    马力强劲的A8将自己的同门兄弟Q7撞到了高架桥下面,把绿地砸的一片狼藉,汽车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早已面目全非,赵辉这才拍拍巴掌,意犹未尽的说:“咱们走!”

    刘子光淡然一笑,开门上车,民牌奥迪绝尘而去,只留下满脸惊愕的交警和两个血头血脸的所谓军人。

    车上,赵辉点燃一支烟说:“这种豪华军车,牌子未必是假的,但开车的人八成是假军人,大部分是高干子弟或者有门路的资本家什么的,这些人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从来就不知道挫折,今天我教训他们,手段虽然过于给力,但也是为了他们好。”

    刘子光说:“你就不怕他们背后的人?”

    赵辉撇撇嘴,只说了一个字:“毛!”

    ……

    当晚刘子光还是下榻在东亚大酒店,听江北市经贸代表团的人说,因为中央领导出国访问,所以接见李书记的计划延期了,谈起这个,企业家们都是一脸的遗憾,仿佛自己买的彩票差一位数字没中大奖一般。

    刘子光故意和他们攀谈起来,企业家们虽然对刘子光不甚熟悉,但是至诚集团的威名还是如雷贯耳的,所以没用多大力气就套出他们的话来,这些企业每家都拿出了至少上千万的事情才操作IPO的事情,这还真是运作费用,并不包括那三个项目上投的钱。

    “如果算上咱们江北市各大银行的贷款,我想这个项目已经筹集到了二十亿的资金。二十亿对于江北市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但是对于国际金融大鳄霍先生来说,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笔钱,唉,没办法啊,谁叫我们底子薄呢,不过融资上市之后,资金面一定会有改观,我坚信以李书记为首的市委市政府,一定能带着我们实现跨越式发展!”说到这里,这位企业家举起了酒杯,兴奋的满面红光。

    “我也相信!”刘子光也微笑着举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