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的房间里,有许多牛皮纸包裹的方形物体,码放在一起权当桌椅板凳使用,从残破的牛皮包装纸里面露出来黑红相间的书籍封皮,这些都是没卖出去的橙红年代漫画。

    “这些都是我自己花钱买来的,当废纸卖不舍得,白送人家也不稀罕,就都堆在这里了,看着这些卖不出去的书,也能刺激我奋发向上,唉,不说了,赶紧吃了早点报到去。”夏夜摆摆手,似乎把不开心赶走一般,这个女孩子虽然已经硕士毕业了,但是看起来依然像个高中女生,和小雪走在一起倒是蛮搭调的。

    吃完早饭,把碗筷往水槽里随便一丢,夏夜就带着刘子光和小雪上学校报到去了,北清大学是国内久负盛名的学府,历史悠久,文化氛围浓厚,就连学校大门都是古色古香的,事实上学校连围墙都没有,占地颇广的大学校园就像是一个绿树掩映的古典小镇,到处是青春逼人的莘莘学子的身影,浓郁的校园风情扑面而来。

    正是每年新生入学时,学校教务处和学生会组织了很多人在校门口联合办公,为新生办理入学手续,从缴费到领书籍被褥脸盆热水瓶到安排宿舍,购买饭卡,参观校园,全部是一条龙服务。

    每年这种时候,上一届的学长们就极度的热心,千方百计的谋取一个志愿者的身份,以便从新生中挑选合意的MM,所以迎接新生的桌子后面,基本上坐着的都是一本正经的男生,当夏夜拉着小雪蹦蹦跳跳出现的时候,宅男大学生们几乎同时做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扶了扶鼻梁上的近视镜,更有几位不羁的学长,毫不顾忌的取下眼镜,掀起T恤衫下摆仔细擦了擦,生怕看的不够清楚。

    这也难怪他们,北清大学的女生宿舍向来有侏罗纪公园的美誉,能见到一两个中上之姿的女生就属难得了,这回居然一次来了两个极品,怎么不让这帮宅男心潮澎湃。

    温雪是小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子,第一次来到大学校园,未免有些怯生生的,苗条高挑的身材,白皙无暇的肌肤,再加上单纯的马尾辫和白色连衣裙,平跟凉鞋,以及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简直如同莲花出水一般惊艳。

    有一个小雪已经够这帮宅男喷鼻血的了,再加上一个夏夜,效果更加不同凡响了,夏夜虽然已经二十四岁了,但是看起来比小雪还要嫩一些,如同日漫里一般可爱的面容,晃动着的双马尾,酷似童装的打扮,哪一样不是杀伤宅男的利器啊。

    眼镜男们按耐住内心的激动,用颤抖的手接过小雪的录取通知书,一看就惊呆了,竟然是数学系!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竟然是数学系的!简直暴殄天物啊,数学系那帮“陈景润”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未来的校花分给他们那不是白瞎了么。

    学长们痛心的给小雪办着手续,另有一位热心学长问夏夜道:“这位同学,你的录取通知书呢?”

    “哦,我陪她来的,我不是北清大学的。”夏夜的声音很像个稚龄的孩子,学生就忍不住吞了口涎水,暗道可惜可叹,不知道哪个学校的男生这么有福,能和如此可爱的女生一同学习一起进步。

    刚才走了一路说了一路,夏夜有些口干舌燥了,正好学生会的桌子上摆着一箱500毫升装的矿泉水,她便伸出白嫩的小手指着矿泉水说:“大哥哥,那个可以喝么?”

    夏夜个头不高,比小雪略矮,但是身材很匀称,皮肤也好,纤细的胳膊,春葱般的手指,柔若无骨一样,那位学长当场就撑不住了,仰天长啸一声:“太萌了!”然后鼻血飚出去三尺多高,幸亏校医务处的救护车就停在旁边,立马把昏迷的学长拉走抢救去了。

    学生干部和老师们一阵忙乱,围观人群越来越多,以至于道路都被堵住了,一辆挂京A8打头牌照的奔驰S600轿车被堵在路上开不过来了,司机很有涵养,并不鸣笛,也不硬闯,只是静静地停在了路上,反倒是陪同的领导着了慌,赶紧从车上下来疏散人群。

    见飙血的学长并无生命危险,同学们也就散开了,此时温雪也办好了手续,几个热心的学长把手头的工作交给别人,帮着提起行李,执意要把小雪送到宿舍,小雪还以为大学里就这样呢,只是怯生生的说谢谢,夏夜却知道这些猫腻,得意的一笑,也不说什么。

    于是两个清纯无比的大一“新生”在前面走着,古道热肠的学长们卖力的提着行李跟在后面,引经据典的介绍着校园里的著名景观,甚至连刘子光这位长辈都跟着沾光,学生们大叔长大叔短的喊着,和他套着近乎,顺便打探一下学妹的基本情况,比如爱吃什么,爱看谁的电影,喜欢谁周杰伦还是LadyGaga,之类千奇百怪的问题。

    校园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幅欢乐地场面,两个小女生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一帮眼镜宅男,北清大学收录的都是各省的尖子生,就算是最不起眼的学生也是当地的精英人物,所以这幅场景让老师们也是目瞪口呆。

    奔驰S600匀速开了过去,当超越这群学生的时候,车窗后面的帘布拉开,露出一张英俊无比的年轻面孔,好奇的望着走在前面白衣飘飘的小雪,一时间似乎呆住了,嘴唇微翕两下,吐出一个惊叹的英语单词,车子继续往前开,虽然他很想回头看,但是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坐正了身躯,谦和的应对着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老师的客套话。

    ……

    女生宿舍是一栋古色古香的民国时期建筑,绿色琉璃瓦,灰色墙面,爬满藤蔓,楼下是一片樱园,每逢春季樱花烂漫,游人如织,更有无数情侣出没其间,是北清大学最浪漫的所在,由于扩招,宿舍紧张,所以寝室里的四个女生分别来自不同的系,都是知书达理的女孩子,很快就熟络起来,铺床整理被褥,清理桌子打扫地面,打开水什么的,井井有条的很,让走廊里的家长们欣慰不已。

    有夏夜帮手,刘子光肩上的担子就轻了很多,他存在的目的,只是让小雪心里踏实而已,现在一切顺利,他也就没有继续留下的意义了。

    “小雪,上了大学,等于半只脚踏入社会了,要好好学习,经常打电话回家,别让你爸爸担心,这里有些钱,是你刘爷爷嘱咐我给你当伙食费的,你拿着。”刘子光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小雪,小雪没推辞,眼圈有些红,努力地点着头说:“嗯,我记住了。”

    “乖,叔叔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有事打电话啊。”刘子光亲昵的拍拍小雪的脑袋,转身欲走,小雪刚想下楼去送,却被刘子光劝住:“别乱跑了,环境还不熟悉呢,有什么问题多请教夏姐姐。”

    望着刘叔叔的背影消失在樱园后面,小雪的情绪明显有些低沉,夏夜走过来揽着她的肩膀说:“怎么,叔叔走了你好像很伤心哦。”

    “哪有,夜姐姐你就喜欢乱说。”

    两人一阵打闹,忽然小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说道:“夜姐姐,我昨天在火车上用过的饭盒放在你家忘记拿了。”

    “哦,没事,下回我帮你带过来,怎么,饭盒很珍贵?难道是叔叔买的?”

    “不是,是我爸爸以前用过的……”

    ……

    刘子光在北清大学里好好地溜达了一圈,追寻着自己当年的学生时光,名牌大学的校园建设的很好,如同一座庞大无比的公园,处处是繁花绿树,池塘小径,以及古色古香的建筑,北清大学里每栋楼,每条道路,每个名字,背后都有着无数的故事,能在这样文化氛围浓厚,景色优美无比的校园里读书,真是一件令人心驰神往的事情。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刘子光真想留下来多玩几天,但是工作在等待着他,江北市赴京考察组已经抵京,下榻在五星级的东亚大酒店,就等着他这位至诚集团的代表了。

    打车来到东亚大酒店,在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服务员看到他登记的姓名后,拿出一个信封说:“刘先生,有人给您留了便条。”

    打开一看,竟然是市委赵秘书写的条子,让刘子光赶到后迅速去三楼多功能厅开会。

    “谢谢。”刘子光收起信封上了三楼,推门一看,会场布置的还挺像那么回事,易拉宝、大幅海报到处都是,会场后方架设着数台摄影机,穿着马甲戴着棒球帽的记者端着大炮筒子单反相机到处地老鼠一般乱窜,时不时的啪啪啪连拍几张照片,台上正在播放幻灯片,内容是近年来江北市的发展情况和企业概况,赵秘书身穿合体的西装,胸前佩戴着花束,金丝眼镜文质彬彬,正用温文尔雅的标准普通话向来宾们讲解着。

    台下坐着的是一帮西装革履的客人,其中大部分是江北市的知名企业家,能参加这种级别的活动,是他们的荣幸,当然,大部分人属于陪太子读书的性质,这次融资上市,只有五个名额,还不保证全都能上。

    刘子光扫视一周,终于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不是大开发的聂总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