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欢会之后,卫淑敏和陆天明签署了一份合作意向书,建立起战略协作关系,红旗厂长期以低于市场价的水平向晨光厂提供各种标号的钢材,晨光厂的两个旧车间改造工程产生的大量废铁,无偿转送给红旗厂,还有就是双方工会、妇联、民兵、共青团等团体的合作与交流。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签完字之后,陆天明热情的向卫淑敏伸出了手,卫总矜持的和他轻轻一握就放开了,说:“天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们了,下回我去你们厂登门拜访。”

    回去的路上,陆天明不停的抽烟,刘子光望望他凝重的表情,打趣道:“怎么,在想怎么招待卫总?”

    “不是,我在想怎么才能拉红旗厂一把,帮他们度过难关。”陆天明很严肃的说,手上的烟卷都快烧到过滤嘴了都忘了丢掉。

    “帮他们弄几百万贷款,或者买几万吨铁矿石,我想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了。”刘子光道。

    陆天明豁然开朗,大笑道:“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了?不会真想帮他们贷款吧,困难企业想从银行贷款出来比登天还难啊。”

    “当然不是贷款。”

    “那是?”

    “天机不可泄露。”

    ……

    回家之后,刘子光还没提呢,老妈就一脸兴奋的问起:“你今天去红旗厂了?”

    “是啊。”刘子光纳闷的很,怎么消息传的这么快。

    “几个退休的老同事打电话过来,说是晨光厂派民兵把捣乱的流氓打跑了,我一猜就知道是你去了,快给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刘子光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叙述了一遍,老妈满意的说:“这回你做得对,不过架还是少打,年轻人火气旺,万一打出什么事就不好了。”

    正说着呢,忽然家门被敲响,老妈疑惑道:“你爸有钥匙啊,能是谁。”过去开门一看,原来是老温大叔衣帽整齐的站在门口,客客气气的问道:“嫂子,吃了么?”

    老妈赶紧客气道:“小温来了,赶紧屋里坐,还没吃饭呢,一块吃吧。”

    老温进了屋,看到刘子光也在家,脸上就露出欣喜的神色来:“子光在家啊,我正想托你办点事呢。”

    刘子光道:“什么事?尽管说。”

    “孩子不是考上北清大学了么,眼瞅着就要开学了,这火车票不好买,我去火车站问过了,现在去首都方向的站票都紧张,小雪这孩子没自己出过远门,上大学带的行李又多……”

    “小事,回头我让人搞软卧票,两张够么?”

    “太谢谢你了,真不好意思,每次都麻烦你。”

    “客气啥,都是自己人,对了,学费预备好了?”

    “都预备好了……”老温神色间似乎显得欲言又止,刘子光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开口劝道:“老温大哥,有啥事你尽管说,千万别见外啊。”

    “唉,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换肾之后,排斥反应很厉害,我怕是撑不住了,而且就我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不想给孩子丢脸啊,所以我想,你要是得空的话,帮我送小雪一趟,社会上的事情你都熟,比我强。”

    刘子光沉吟片刻,说:“你征求过小雪的意见么?”

    “这些都瞒着她呢,就是不想让她多心,上了大学人生就不一样了,也该离开爸爸的怀抱了。”

    “好吧,正好我也要去首都一次,就帮你把小雪送到学校。”

    “太谢谢你了。”老温紧紧拉住刘子光的手,用力的摇了摇。

    ……

    老温走后不久,刘子光接到了李纨的电话,说有要紧事商量,于是他赶紧驱车来到富豪广场,公司里大部分职员都下班走了,只有李总和卫子芊在总裁办公室里等着他。

    看到李总和卫大助理一脸严肃的样子,刘子光马上意识到出事了,他沉声问道:“市里又施加压力了?”

    “是的,市里下了文件,正式把至诚集团列为上市主要候选企业,我们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了,为了给我们吃定心丸,市里组织几家企业进京考察,由市委赵秘书带队,大开发的聂总也去,他们点名让我去,但我很不愿意看到这些人,尹志坚去的话,我也不放心,所以……”

    “所以你们就想到我了?”

    李纨莞尔一笑:“对,能者多劳嘛,反正你没事就到处乱跑,跟着考察团去首都走走也不错,对了,我这里还有些东西,你帮我捎给我爸妈。”

    刘子光说:“不跟团可以么,我也挺讨厌那些家伙的。”

    “应该没问题,我想他们也不愿意看见你。”

    ……

    给混火车站的肖大刚打了个电话,两张软卧车票就送上了门,刘子光作势要给他钱,肖大刚立马正色道:“兄弟,给我钱那是骂我,咱哥俩什么关系。”

    刘子光笑笑,把火车票收了,肖大刚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临走还拍着胸脯说下回再买票一定找自己。

    九月终于来临,中小学陆续开学,大学新生也开始入学,本省的高考状元温雪拒绝了海外多所大学的邀请,最终还是选择了国内头号学府,名闻遐迩的北清大学,从江北市到首都有千里遥远,以前火车没提速的时候要坐一整夜的火车才能到,现在有了动车就方便多了,四五个小时赶以前十来个小时的路程。

    但是江北铁路分局地位比较尴尬,没有自己始发去首都的列车,这就导致江北人进京特别麻烦,只能买高价黄牛票或者买站票,肖大刚等人就是靠着倒卖火车票才发起来的。

    江北火车站,月台之上满是提着行囊的旅人,这是温雪长大之后第一次乘坐火车,上次坐火车的记忆还是儿时从东北搬家来江北的时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小丫头长成了楚楚动人的大姑娘,当年风流倜傥的技术员却变成了瘦弱的小老头,老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衣,灰色西裤,显得干净文雅,如果只看背影的话,到也有些玉树临风的意思,小雪身上是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裙裾到膝盖上面一点,露出白生生的腿,青春逼人,阳光明媚。

    地上放着一口柳条箱,两个旅行袋,这是小雪的全部行李,说起那口柳条箱还是当初老温上哈工大的时候用的呢,现在父亲的家当传给了女儿,倒也有些意义。

    女儿马上就要踏上去首都的旅程了,盼了多少年,不就是盼的这一天么,老温百感交集,眼中有些湿润,拉着女儿的手不停地唠叨着,叮嘱着到学校之后需要注意的事项,小雪咬着嘴唇不说话,一直等到火车进站的时候,才忍不住泪流满面的喊了一声“爸爸”,扑进老温的怀里。

    “乖,不苦,都是大学生了还掉眼泪,让人家看了笑话的。”老温慈祥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像哄孩子一样说着。

    “爸,我舍不得你。”小雪抬起泪眼婆娑的脸说道。

    “傻孩子,爸在家里等着你呢,寒假不就能见到了。”老温笑道。

    火车慢慢的挺稳了,列车员打开车门站在月台上,江北的旅客们开始登车,远远的站着不愿意打扰父女辞行的刘子光走了过来,提起了那口沉重的柳条箱,老温要帮忙拿行李,却被女儿劝住:“爸,你身子骨不好,我来。”

    因为刘子光他们是找了关系提前进站的,所以很方便的登上了软卧车厢,车厢里满满当当都是人,靠窗户的小桌子旁坐满了旅客,一股臭袜子和康师傅混杂的味道扑面而来,刘子光扛着巨大的柳条箱走在前面开路,找到了车票所在的包厢,把箱子和旅行袋搁在行李架上,打开窗户通风,包厢里的空气才好了一些。

    包厢里没有人,卧铺上铺着洁白的床单,这趟车在江北火车站会停八分钟,所以老温还有一点时间和女儿话别,有了刘叔叔在场,小雪就不好意思哭鼻子了,反而神采飞扬起来,显然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充满了憧憬,老温的情绪也高了起来,三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

    此时窗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是大批硬座车厢的旅客冲过来了,他们提着大包袱小行李,抱着孩子,蜂拥过来,拼命地往车上挤,月台上人头攒动,远处汽笛长鸣,虽然还未踏上旅途,但是离别的气氛已经很浓了。

    “小雪,路上要听叔叔的话,外面不比家里,凡事三思而后行,记得了吗?”老温语重心长的说着,小雪努力笑道:“爸,你都说了八回了。”

    “嗯,记得就行,时候不早了,我回了。”老温站起来要走,小雪想下车去送,被他劝阻:“火车马上就开了,坐着别动。”

    小雪只好坐下,老温又紧握着刘子光的手嘱托了几句,这才下车去了。

    气氛忽然变冷,小雪怅然若失,呆呆的望着窗外,旅客们已经登上了列车,月台上只剩下孤零零的几个推着零售车的服务员以及拿着红绿旗帜的车站信号员,此起彼伏的哨响,示意火车可以启动了。

    忽然老温的面孔出现在窗外,手里拿着一袋橘子,是刚才从零售小推车上买的,他把橘子塞进窗户急促的说道:“走得急忘了买水果,这些橘子路上吃。”

    “爸。”小雪喊了一声就哽咽了,此时列车缓缓地开动,老温站在原地不停地挥手,瘦弱的身影越来越小,越老越远。

    ……

    家里有事,明天起单更,要持续一段时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