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剑锋心情大好,忽地站起来走到桌旁按了通话器:“小苗进来一下。”

    刚才那个送茶的小女警推门进来问道:“宋局,什么事?”

    “你带刘子光去人事科办一下手续。”宋剑锋大手一挥道。

    “您好,请跟我来。”女警小苗冲刘子光微笑一笑,做了个有请的手势,不知道咋的,刘子光觉得这小女警的眼神挺暧昧的。

    等刘子光出去后,宋剑锋喜滋滋的拿起电话拨了省城的长途,亮开嗓门说道:“曹副厅长,您安排的事情办妥了。”

    ……

    小苗抱着档案夹在前面走着,蓝色短袖制服束在警裤里,小蛮腰不盈一握,肩膀上扛着一杠一花,看来是刚毕业不久的警校生,走进电梯,小苗忽然一脸兴奋地说:“我是你的粉丝,帮我签个名好么?”

    说着就把一个精致的羊皮封面小本本递到刘子光面前,还有一支签字笔也塞了过来,小本子上还带着女警的体温呢,刘子光豪爽的拿起笔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字,小苗乐不可支,又得寸进尺道:“咱们合个影好么?”

    刘子光耸耸肩膀:“没问题。”

    小苗兴奋的蹦了起来,摸出手机举在脸前,翘起脚来揽住刘子光的肩膀,身子整个依偎过来,啪的一声按动快门,看看效果,还不错。

    “太好了,这下可以在她们面前好好炫一下了。”小苗喜滋滋的收起手机,这时候电梯的门也开了,几个男警察出现在门口,小苗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彬彬有礼的按着电梯按钮,等几个同事进来之后才出去。

    人事科已经得到了上面的通知,啥话不说就帮刘子光建了档案,他现在的身份是江北市公安干校的教官,警衔是三级警督,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参加全国公安系统大比武而准备的,是省厅领导的亲自安排,所以没人会不开眼的说三道四。

    这边填着表格,那边小苗颠颠的跑到后勤处领了一堆衣服过来,蓝色春秋常服,夏季短袖制服,还有衬衣腰带领带大檐帽,以及肩章警徽等,刘子光穿上警服找了个正面免冠照,照片当场洗出,压膜封塑盖钢印,连工作证都给他造出来了,做戏做全套,出席大比武运动会的时候,这些都是必要的行头,所以马虎不得。

    拿着热乎乎的黑皮工作证,刘子光心潮澎湃,假惺惺的感慨道:“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咱也成了公安队伍一份子了。”

    小苗也跟着蹦跶:“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请客请客。”

    手续办好之后,刘子光又去宋剑锋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老宋许诺他可以在公安局靶场随便练枪,子弹敞开了供应,但是一定要保证大比武拿到优秀的名次。

    “小意思,你就等着抱奖杯吧。”刘子光满不在乎的说。

    宋剑锋也是一脸欣喜,拍着刘子光的肩膀说:“狼牙出来的战士,我当然信赖,好好干,如果想通了,刑警队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

    两人握手辞别,那边小苗气喘吁吁的提着一个大袋子过来了,里面装的是刘子光配发的全套服装鞋帽,宋剑锋看看手表说:“小苗你帮我送一下客人,我还有个电话会议。”

    小苗满口答应,笑眯眯的把刘子光送到停车场,望着他的汽车离开,才得意洋洋的掏出手机,把刚才的合影用彩信发给了通讯录同学系列的“蓉蓉”。

    ……

    刘子光回到办公室,把所有的警服都藏进柜子里,现在自己的身份杂了点,自己手下有公司,还兼着好几家实体的董事长和大股东,还有国企晨光厂的身份以及民兵预备役什么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公安干部的身份,真是令人眼晕。

    坐在旋转椅上想了一会儿,发觉有个事没办,他马上打电话给贝小帅:“小贝,魏强还没到我这里来道歉,我给他机会他不要,下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好嘞,我知道怎么做。“贝小帅干净利索的答应。

    打完电话,刘子光拿起了桌上的财务报表,下面还附带着上个月的工资单,这份报表让他陷入沉思之中,别看他现在风光无限,但是背后的苦恼没人知道,华清池被封,进项锐减,由于严打,酒吧生意也一般,勉强维持平衡,幼儿园一直是在亏本经营的,红隼航空更是个无底洞,那些飞机都是喝油的老虎,上天一次就要上万块,加上维护保养租用停机坪,费用惊人的很,保安公司业务范围狭窄,竞争激烈,果敢那边的合同就快到期了,到时候上百张嘴要吃饭,要养家,刘子光上哪里去搞钱。

    说到底他名下只有挖沙场和泥头车队在赚钱,其余的全在赔本经营,家大业大,开销也大,损益表他看过,每月都要净亏损五六十万。

    还有晨光机械厂这个老大难,刘子光明里暗里也投了不少钱进去,无奈厂子太大,要养活的人太多,政府又不支持,银行也不给贷款,想发展起来难度实在大,所以陆天明才会连十几万的割胶刀小合同都那么重视。

    说曹操曹操到,陆天明的电话打来了,开口就要向刘子光借款,而且要十万之巨,刘子光纳闷的问道:“昨天在厂里的时候明叔你怎么不提?”

    “情况突变,钢材供应商撕毁了合同,提价15%,我也没办法啊,如果你有困难,我再想办法。”陆天明无奈地说。

    刘子光知道陆天明也是条硬汉,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求人,区区十万块就让他如此为难,做晚辈的心里也不舒服,他马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十万块我来想办法,但是对方撕毁合同也太不地道了吧,让卓力去找他们要个说法去。”

    陆天明说:“这也怨不得他们,上游涨价,下游有什么办法,最终还不是摊在消费者身上,国家没本事把铁矿石价格谈下来,钢材的价格始终掌握在别人手中,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子光问:“怎么不直接从红旗钢铁厂拿货,咱们两家厂子合作的历史可不止十年了。”

    陆天明叹口气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红旗厂比咱们晨光厂衰败的还厉害,上次有家外地企业来重组,搞了半年看没前途就撤资了,现在厂里工人连最低工资都只能隔月发了。”

    刘子光灵机一动:“对了明叔,咱们厂钢材用量大不大?”

    “那还用说,咱们是机械厂,就是和钢铁打交道的,不过现在生意少,都是从钢材市场上零着买,算不上大客户。”

    刘子光沉吟一下道:“我的意思是说,既然要用钢材,不如把红旗厂吃下,自己炼钢自己用。”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晌,陆天明才悠悠的说:“年轻人有魄力啊,可是资金在哪里?那可是历史悠久的国营老厂啊。”

    “您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资金我来想办法。”

    陆天明停顿了一会,终于答道:“我和你出发点不同,我愿意收购红旗厂,是想让大伙儿有饭吃,孩子有学上,日子有奔头。”

    刘子光说:“我也一样!”

    “那么,我支持!”

    ……

    下班前,刘子光把出纳找来,让她开了一张十万元人民币的转账支票,放在身上去了晨光厂,厂里依旧打扫得干干净净,但只有两个车间的灯是亮着的,订单太少,百分之八十的工人还是要在家待岗,每月领取四百块的最低生活保证金。

    找到陆天明,把支票交给他,然后谈了谈关于红旗厂的事情,这两家工厂本来就是作为配套项目上马的,一前一后分别在江北市落户,当年都曾经风光一时,两个厂子唇齿相依,很多工人也结成了连理,这在八十年代可是江北市著名的佳话,刘子光的父亲是晨光厂的工人,母亲是红旗厂的工人,他本人就是这种联姻的成果,所以说,对红旗厂的感情绝不比晨光厂差。

    红旗厂比晨光厂夸得还快,市场经济之后,由于技术落后,不能生产超薄的民用钢板,所以红旗厂一落千丈,工人纷纷下岗,刘子光的母亲就是那时候下来的,自谋职业去了环卫处扫大街,她的境遇,就是红旗厂下岗工人的真实写照。

    “红旗厂是省属企业,所以市里一直想动没动得了,此前不知道有多少开发商眼馋这块地皮了,大概是因为当初在红旗厂担任过领导的现任省某高层关照的原因,红旗厂一直勉强维持着,前段时间南方有家企业来投资重组,结果因为钢材价格暴跌,重组也就半途而废了。”

    陆天明侃侃而谈,刘子光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资金有限,一口吃下红旗厂不现实,可行的办法是进行注资,让她活起来,明叔一定认识不少红旗厂的熟人吧。”

    陆天明笑了笑:“当然,我和他们厂的副总工认识多年了。”

    “那么一定关系很好了?”刘子光问。

    “是啊,多少年过去了,不知道她还好么……”陆天明叹了口气,陷入对往事的追思之中。

    ……

    当晚,刘子光回到家问老妈:“妈,我听说明叔叔和你们厂的副总工关系不错?”

    老妈放下手里的东西说:“你怎么想起来打听这个?”

    “我就问问。”

    “那可是不错,两人处过对象的,可惜最后没成。”

    刘子光目瞪口呆:“什么,是女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