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内一片寂静,IPO可是每个公司梦寐以求的事情,一旦成功上市,那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公司资本急速扩容,股东们一夜之间就会变成千万富翁,至诚集团如果不上市,始终只能停留在二流公司的层次,所以募股上市,也是李纨和公司高层一直以来孜孜不倦的追求。

    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是上市不可缺少的要件,这个机会,李总和董事们已经等待了好久,哪怕有一线希望,也不会轻言放弃。

    尹志坚一推椅子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左右看了看董事会成员们,又盯着刘子光问道:“以刘董的意见,应该如何处理这块摆在我们面前的蛋糕?”

    “撤销这个项目,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们不能拆穿骗局,但是可以远离骗局,那不是蛋糕,是香饵。”刘子光侃侃而谈,丝毫也不在意旁人投来惊诧的目光。

    董事们立刻交头接耳起来,他们不是没考虑到风险,但是绝没有想到骗局上去,刘子光的话让他们觉得这位新加入的董事头脑未免太过简单了些。

    尹志坚摇摇头,一脸秀才遇到兵的表情,他看看李纨,李纨平静如常,没有插言的意思。

    “好吧,我想请问,刘董从事资本运营有多久?”尹志坚问道。

    “没做过。”

    “那么刘董和政府机关打交道的经验多不多?”

    “一般般。”

    “OK,那我想知道,您是如何判断这样一个由市委市政府牵头,市委书记亲自领导,全市各大银行投资,数十家大型企业参与的项目是一个……骗局?”

    尹志坚微笑着等待刘子光的回答,但对方根本没打算和他进行什么辩论,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因为我上过小学,就这么简单,总之我会投反对票,否决任何涉及此类的提案。”

    “我保留意见,IPO是关系到我们全体股东的利益……”尹志坚还不罢休,刘子光不耐烦的敲敲桌子说:“尹总,等你名下的股份超过我的时候再说吧,就这样,散会,我和李总还有事情谈。”

    至诚集团的股份大部分集中在李纨和刘子光手中,还有相当比例在山西焦家手里,但投票权却在刘子光这里,所以他一言九鼎,说什么就是什么,其余股东就算抱成团,手里的股份也不到人家的一半,所以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个结果。

    刘子光的突然搅局让李纨有些意外,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刘子光的话糙理不糙,这件事风险太大,而且目前股市不景气,IPO上了效果也不会太大,所以李总当即宣布休会,关于IPO的提案暂时中止。

    股东们陆续离开了会议室,只有尹志坚还磨磨蹭蹭不舍得走,大概想再争取一下,但李纨并没有给他机会,直接说:“尹总,有什么事明天再谈吧。”

    尹志坚只好合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抬眼再看李总,已经是柔情蜜意的小儿女模样,尹志坚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提起电脑包说声再见就出去了,把偌大一个会议室留给刘子光和李纨两人。

    “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打一个,你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么?”李纨上前很自然的帮刘子光整理着衣服下摆,望着他的面庞说:“都晒黑了,也瘦了。”

    “没什么,给朋友帮了个忙。”刘子光脑海中闪过赵辉那句“上瞒父母、下瞒妻儿”的话,下意识的掩饰了一句。

    李纨冰雪聪明的人,自然知道刘子光有事瞒着自己,但她毕竟是李天雄的女儿,从小耳濡目染已经习惯不过问男人的事情,所以并未追问下去,只是说:“你可要当心啊,危险地事情不要做,我们娘俩可指望你呢。”

    “嗯,知道了。”刘子光随口敷衍着,那边李纨已经偎依上来,双手环着刘子光的腰,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摩挲着,低声说:“市里一直在给我们施压,大概是项目缺口太大,现在不管谁的钱他们都圈,我已经觉察到不妙了,但是集团内部的阻力也很大,董事们对IPO有着强烈的愿望,要不是你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压制他们了。”

    刘子光轻笑,李纨这是在故意诉苦呢,以她的魄力,只会比自己出言更决绝,做事更雷厉风行,哪有压不住的道理,不过女人就是女人,哪怕是女强人呢,也终于是个需要呵护需要照顾的女人。

    “吃饭了吗,回家吃吧,家里炖了乌鸡人参汤,小诚也想你了。”李纨松开双手,整了整头发,又恢复到精明干练的职业经理人形象。

    “好啊。”刘子光刚说完,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固定电话,李纨伸头瞧了一眼说:“是市政府的号段,接吧。”

    接了才知道,原来是公安局长宋剑锋打来的,老宋这个时间也在加班,一番寒暄之后,宋剑锋不经意的问道:“小刘有没有空啊,待会一起吃个夜宵。”

    “不好意思,刚出差回来,要陪陪家人。”刘子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听到这句话,李纨开心的悄悄掐了刘子光一把。

    “哈哈哈,是不是有佳人相陪啊,那我就不破坏你的小日子了,明天吧,你哦到我办公室来,有事情找你谈,是好事哦。”

    挂了电话,李纨才问:“谁找你?”

    “宋剑锋。”

    “谁?宋剑锋,那可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啊!”李纨惊道。

    “对啊。”

    “他请你宵夜?你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李纨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问道,她是开企业的,知道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些当官的,公安局的局长级别很高,权力很大,别人想登门送礼都找不到门路呢,自家男人可好,人家局长亲自请你宵夜,都敢摆谱不去,这也太……

    “你还是去吧,早点回来就行,汤我帮你留着。”李纨很识大体的劝道。

    “不碍事,我知道他找我干什么,我这人耳根子软,酒桌上不好谈正事儿,还是明天去他办公室公事公办比较好。”

    听到这话,李纨一脸幸福的又抱住了刘子光,会议室的门推开了,两个想进来打扫会场的女文员看到李总和刘总居然没走,而且抱在一起缠绵,赶紧吐一吐舌头退出来,悄悄带上了门,心说原来传闻都是真的啊……

    ……

    第二天上午,刘子光驱车前往市公安局,在门口登记了姓名,门卫查了预约单之后才把他放进去,进了公安局的大厅,早有一个年轻女警迎上来,带着他上电梯,来到局长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开着,宋剑锋早等在里面了,宋局长上任以后,从严治警,要求机关干部上班时必须身着警服,他以身作则,每天都是一身笔挺的制服,白衬衣黑皮鞋,裤线笔直,肩章和金属扣子擦得锃亮,黑袜子,黑色系带皮鞋,警容严整,一丝不苟。

    局长办公室很大,墙上挂着宋剑锋和公安部长的大幅合影,书架上全是刑侦类和法律类的大部头典籍,偌大的红木办公桌两侧分别是党旗和国旗,宋剑锋看到刘子光来到门口,便起身疾步走到门口,和刘子光亲切握手,吩咐小女警:“去倒杯茶来。”

    刘子光被宋剑锋拉进屋里来按在沙发上,宋局长陪坐在旁边,从茶几下面拿出一包九五至尊的香烟说:“抽烟。”

    刘子光看看烟盒,调侃道:“老宋,腐败了啊。”

    宋剑锋笑道:“这烟现在是落水狗了,没人敢抽,也没人敢送,我一个身有残疾的老战友,托我给儿子找工作,拿了这么一包烟来,我怕他有想法,就收了,你喜欢就拿去抽。”

    “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女警端了两杯热情腾腾的香茗进来,然后袅袅婷婷的出去了,还把办公室的门带上了。

    两人抽着烟,沉默了一会,还是宋剑锋打破了沉默:“小胡找你谈过了?”

    “谈过了,我实在是有困难,这个忙爱莫能助啊。”刘子光说。

    宋剑锋笑笑:“小胡这孩子做事还是太直,一条路走不通,可以走其他途径么,她办案头脑挺灵活的,遇到这种事儿就不行了,实际上事情是这样的,省厅领导相中你了,想特招你加入公安队伍,但是你放心,不用坐班,不限制你的人身自由,甚至连档案都不用转,你只需要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代表我们省厅出席全国公安系统五项全能大赛就可以了。”

    “等等,我没听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公安部要举办全国公安系统五项全能比赛,你也知道,一线刑侦人员和派出所巡逻人员工作压力很大,哪有时间和人手去搞这个,再说搞了也不一定能拿到名次,别的省都是找警校的学生,或者从特警和公安现役部队调人,再或者直接特招射击、散打类的运动员,你在省城射击中心的表演,碰巧被省厅领导看到了,就起了这个念头,本来呢,是想直接把你招进来的,但你不愿意,就只好先挂个名了,等运动会过后,再根据你个人意愿或者调动,或者转正,你看怎么样?”

    看着宋剑锋眼中的殷切,刘子光知道这个忙非帮不可了,老宋刚当上局长,正处于事业上升通道中,这个当口省厅领导交办的任务要是完不成,那也太掉链子了,作为老宋的朋友,刘子光哪能袖手旁观。

    “这么说的话,我也只能少年壮志不言愁一回了。”刘子光笑着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