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柜车以雷霆万钧之势冲进了仓储区,单薄的铁丝网围墙根本挡不住巨大的货车,车头径直撞上岸边栓缆绳的水泥桩,车身歪倒冲了过来,集装箱在水泥地面上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和一连串火星。

    卡车上的人惊慌失措,纷纷跳车逃命,集装车货车撞上颂镰他们乘坐的卡车,巨大的冲力将卡车撞成了麻花,油箱里的汽油泄漏出来,被噼里啪啦的电火花点燃,又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集装箱里全是玩具,用纸盒子装的玻璃球,花花绿绿的小玻璃琉球满地乱滚,让人无法立足,荒木和颂镰两方面都以为这是对方的埋伏,二话不说就开始对射起来。

    一串弹雨打在货柜车驾驶室里,可是哪还有司机的踪影,熊熊烈火燃烧着,烘烤着众人的皮肤,双方隔着火焰射击,准头都差了许多。

    荒木带来的陆自特科机动队员们使用的是MP5冲锋枪,火力猛烈精确度好,最适合这种近距离作战,而颂镰一方的火力明显就弱一些,老旧的M16A1和五花八门的步枪,根本压制不住对方的精确射击,不过好在他们人多枪多,又有榴弹发射器压阵,重奖之下必有勇夫,他们依托着随处可见的集装箱,打得倒也有板有眼。

    一个端着加兰德步枪的家伙,也不露头,只把步枪举在头顶砰砰的扣着扳机,胡乱朝对面打着,他以前在丛林里和政府军打过游击,倒也不怵这种场面,正打得起劲,忽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还以为是同伴要子弹呢,回头一看却只见硕大的拳头打过来。

    刘子光捡起地上的加兰德半自动步枪,又从枪手腰间搜了几个漏夹,这支步枪已经有些年头了,烤蓝都掉光了,木质枪托也斑驳不堪,但好歹是一支发射全威力7.62MM子弹的步枪,射程和威力远超那些MP5。

    刘子光端枪在手,猛然露头连发数枪,动作快的令人目不暇接,威力十足的子弹撕裂单薄的货柜箱体,击中躲在后面的陆自特科队员,几乎在一瞬间就打掉了对方三个人。

    加兰德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打空了子弹的漏夹从枪膛里跳出来,刘子光赶紧趴在装子弹,那边弹雨瓢泼一般打过来,打得货柜箱的铁皮砰砰响,但是九毫米的子弹穿透力就是不行,隔着这么远根本奈何不了刘子光。

    装弹完毕,刘子光匍匐前进,换了一个射击阵位,再次举枪猛射,加兰德是一把好枪,在太平洋战场上两把加兰德交替射击就能压制一个班的日军,现在亦是宝刀不老,在刘子光的手中发挥了最大的余热,把小鬼子的后代们打得屁滚尿流。

    实际上刘子光相当于一个狙击手,哪怕是训练有素的步兵都无法有效地对抗狙击手,更何况这些没经过实战考验的机动队员了,一时间颂镰这边气势大涨,各种武器一齐开火,压的对方抬不起头来,只有颂镰趴在地上气急败坏的大叫,别打了!但是场面已经如此热火朝天,谁也听不进他的话了。

    正当颂镰雇来的枪手们乘胜追击的时候,那支大发神威的加兰德却忽然停止了射击,不知道是子弹打光了还是受伤了,憋屈了半天的机动队员们武士道精神大发,从隐蔽处跳出来一通狂扫,本地枪手们猝不及防,当场被扫倒了好几个人,剩下的人斗志全无,转身就跑。

    荒木直人松了一口气,把一摆手,四名机动队员交替掩护向前搜索前进,,他们行进的相当谨慎,既要防着那个很厉害的狙击手,还要留意地上的玻璃球,一番搜索之后他们就发现那个用加兰德的枪手已经死在货柜后面了,他是被流弹击中头部而死。

    “安全!”一个机动队员喊道。

    “安全!”另一边负责搜索的队员也喊道。

    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颂镰被人提了起来,荒木大踏步的走上去用力抽了他几个嘴巴,骂道:“混蛋,你要为我部下的死负责!”

    颂镰的脸都抽成了猪头,声音也带了哭腔,只是说请放了我儿子。

    荒木冷哼一声,冲身后打了个响指,示意抱着颂镰儿子的手下过来,连打了两个清脆的响指,依然没有动静,荒木灵敏的第六感告诉他,不妙!

    枪声响起,站在右边的两名队员被当场打死,左边警戒的两人慌忙寻找掩体,但是对方的子弹更快,荒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不知道哪里飞出的子弹打倒在地,留在后面的几名队员不用说也已经不幸了,这时他才明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荒木一咬牙,忽然拔腿向码头冲去,一串子弹从他身后打来,在地上打起一溜烟尘,就在荒木纵身跃入大海的时候,一发子弹击中了他的腰部,荒木如同秤砣般掉进了大海里。

    颂镰已经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乱动,一阵熟悉的哭声传来,一个单手持枪的男子怀抱着颂镰五岁的儿子从货仓的阴影中走出来,正是昨天那个买家带来的保镖。

    走到颂镰跟前,刘子光把小孩往他手里一塞,走到栈桥上往下看去,只见海水中一片血迹,毫无荒木的踪迹,他举枪朝水里胡乱扫了一梭子,这才回来满不在乎的对颂镰说:“生意可以继续了。”

    颂镰语无伦次的表达了感谢,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抱着孩子猛冲到仓库里四下里乱翻,保险柜已经被塑料炸药轰开,里面的金条全都不翼而飞了。

    “我的金子!”颂镰惨叫一声坐在地上,小孩也哭得更响亮了,此时若隐若现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刘子光出现在门口,点了一支烟悠闲地说:“金子我帮你保管先,等拿到货再告诉你放在哪里了。”

    ……

    爆炸声和枪声早就传到陈金林耳朵里去,他急得活像热锅上的蚂蚁,身上有伤又走不动,只能无奈的在原地等待,当枪声沉寂后不久,废货仓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是刘子光预先约好的暗号。

    陈金林不动声色,藏在一堆杂物后面,悄悄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大门打开了,万丈阳光照进阴暗的货仓,门口站着两个人,正是刘子光和失踪的颂镰。

    中断的生意继续进行,颂镰带着陈金林和刘子光来到附近的民用码头,上了一艘快艇,快艇尾部挂着八台雅马哈的马达,开起来速度快的惊人,这就是传说中走私贩常用的大飞,颂镰老板是做大买卖的,海上交通工具自然也马虎不得。

    菲律宾岛屿众多,景色怡人,颂镰用大功率对讲机和船上联络之后,驾驶着快艇行驶了一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颂镰狡兔三窟,在海上也有自己的流动仓库,这是一艘斑驳不堪的千吨货轮,就停泊在那些星罗棋布的岛屿之间,

    船上的保镖看到有持枪的陌生人跟着老板,马上瞄准了刘子光,颂镰板起脸高声喊了一句他们才悻悻的收起枪来,颂镰又换上笑脸请陈金林和刘子光上船,说到底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军火商,得罪了日本方面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再得罪这边,那日子就没法过了,所以干掉这两人然后跑路的想法仅仅只是在颂镰脑子里一闪而过而已。

    马六甲一带海盗猖獗,经常捕获船只杀光船员,把船只改头换面卖掉换钱,颂镰的这艘流动仓库就是从海盗手里弄来的,这艘船原来是巴拿马船籍的散装货轮,现在已经被改成现代化的武器库,颂镰领着两人参观了自己的货仓,一排排崭新的M4卡宾枪放在货架上,煞是整齐美观,刘子光信手拿起一支来端详,发现不是正宗美国货,而是中国建设厂出品。

    颂镰呵呵一笑,若有所指的说道:“价格便宜量又足,我们一直用它。”

    此外还有大批NATO弹药,手榴弹,60毫米轻型迫击炮,RPG7火箭筒,甚至还有两辆老式的英国制萨拉丁轮式装甲车。

    刘子光吹了声口哨,赞道:“这里的武器足够推翻一个小国家了。”

    颂镰的胖脸上显出一丝得意,假意谦虚了两句,带着客人们来到船长室,亲自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一块仪表板来,可以从焊脚和元件上面标示的字母看出这是一件做工精湛用料极其严苛的军工产品。

    就在陈金林接过这块仪表板的一瞬间,刘子光敏锐的发现他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陈金林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几遍,问道:“我想知道这东西你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颂镰说:“是个美日混血的倒霉鬼卖给我的,说是军舰上的值钱玩意儿,我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花大价钱从他手里把这个麻烦接了过来,你们赶快把它拿走吗,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东西了。”

    刘子光瞅瞅陈金林,在他眼中发现了难以掩饰的兴奋之情,于是他便插言道:“颂镰老板做这种生意是第一次吧?”

    这话提醒了陈金林,颂镰只是个搞常规武器买卖的二道贩子而已,远没有到从事高精尖武器系统情报交易的水平,这事儿有些蹊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