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声很熟悉,是装了消音器的MP5SD6冲锋枪发出的,精密武器连续射击的声音很有节奏感,如同死神急促的脚步声,十几个蒙着黑头套,穿着黑色防弹背心的枪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个个弓着身子,以训练有素的战术队形猛扑过来,手中的冲锋枪喷射着火舌几乎,没有停顿。

    刘子光的瞳孔猛然紧缩起来,眼前的画面变成了慢动作,MP5SD6的枪栓不断往复着,一枚枚金黄色的子弹壳下雨般抛出,一个枪手走到老王的丰田车前,举起装着消音器的SIG手枪朝车窗内开枪,动作冷酷而自然,刘子光知道那是在补枪,老王和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年轻人已经被打成了马蜂窝,还是要再挨两枪,这说明对方不想留任何活口。

    暴雨般的子弹扫进房间,到处一片狼藉,楼下的两名保镖被打得如同风中的树叶一般乱颤,枪手们从三个方向突入,刘子光迅速拔枪卧倒扣动扳机,冲在最前面的三个枪手头部中弹,血花四溅栽倒在地,手中的冲锋枪依然吐出一串火舌,穿透天花板将二楼已经吓呆了的管家打成了筛子。

    刘子光手中的PT92没有停顿,半自动手枪几乎被他打成了全自动连发,炙热的弹壳从抛壳口甩出,精准的子弹楔入枪手的脑袋,一匣子弹迅速打光,他手腕一转,同时按动弹匣释放钮,空弹匣弹出,实弹匣紧跟着就装了进去,套筒回膛继续射击,神秘枪手们损失了四个人之后,气焰大降,都趴在外面花园里不敢冒头了。

    “走!”刘子光对陈金林喊了一声,语气冷静如常,陈金林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急促的和颂镰说了些什么,后者慌忙带着他往后面走去,刚转过走廊,就是一阵爆豆般的枪声传来,听声音是M4卡宾枪在发射,枪手们行动周密,怎么可能会给他们留后路。

    几乎是同时,两枚手榴弹从前院扔了进来,刘子光暗道不好,急忙爬起来向后撤退,刚转身就看到走廊里倒映出的枪手剪影,他顺势向前一扑,身子沿着光滑的柚木地板向前冲去,右手抬起砰砰两枪,正端枪对准陈金林的脑袋准备补枪的蒙面人自己的脑袋先变成了烂西瓜,后面一个枪手慌忙后撤,刘子光朝着墙壁连开数枪,子弹穿透薄薄的木质墙板击中藏在后面的人,顿时传来沙袋倒地般的声音。

    轰隆一声,手榴弹炸了,这不是一般的手榴弹,而是能发出强光和巨大噪声的震撼弹,连刘子光都觉得耳朵里嗡嗡的,低头再看陈金林,胸前中弹已经奄奄一息,颂镰蜷缩在墙角浑身发抖,裤裆里都湿了,嗒嗒的滴水。

    来不及多想,先把死人手中的M4卡宾枪拽了过来,又从他胸前的战术背心里取出两个实弹匣,忽然刘子光眼睛一亮,看到死人腰间挂着两枚美制手榴弹,顺手摘过来,不经意间掀开了死人的T恤,露出卡在腰带上的一块盾形徽章,上面有四个熟悉的字母:SWAT.。

    刘子光苦笑两声,怪不得这帮悍匪如此嚣张,在富人区都敢明火执仗,原来是有执照的土匪啊。

    此时大厅里已经传来战斗靴踩在碎玻璃上的声音了,刘子光没有犹豫,拉开手榴弹的拉环,等了三秒钟之后才丢了出去,手榴弹凌空爆炸,气浪扑人,大厅里一阵鬼哭狼嚎,想必对方伤亡不轻。

    陈金林胸前的伤口不住的冒血,嘴唇也发白了,他颤抖着说:“小刘,我不行了,你快走。”

    刘子光一言不发,撕开衬衣绑在陈金林伤口上,把手枪插在腰间,卡宾枪挂在身上,一把扛起陈金林,踢了踢颂镰道:“你打算等他们么?”

    颂镰赶紧站了起来,腿还有点发抖,面对刘子光的枪口,他用粤语辩解道:“不关我事啊。”

    “走前面!下去开车”刘子光一摆枪口,颂镰战战兢兢在前面带路,刚走到楼梯口,下面就露出一个人头,刚要开枪射击,那人的脑袋就被刘子光一个点射打爆了,颂镰也顾不上害怕了,一鼓作气往楼下冲去,幸运的是后面包抄的枪手并不多,已经全被刘子光干掉,来到车库,刘子光把陈金林放在后座上,威逼着颂镰做上驾驶位子,自己持枪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说:“开车!”

    大马力丰田越野车冲出了车库,埋伏在外面的枪手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刘子光精确地点射压制住,越野车冲破栅栏围墙闯到了路上,一个漂移甩尾摆正方向,颂镰一脚地板油,汽车咆哮着开远了,后面追出来的枪手们只能徒劳的用枪声为他们送别。

    “陈工,醒醒,坚持住!”刘子光摇晃着陈金林的身子,陈金林睁开眼睛苦笑一声:“没想到这趟差使要了老命,我撑不住了,任务交给你,务必要把……”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陈金林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去医院!”刘子光心平气和的对颂镰说,他用不着拿枪威胁颂镰,刚才连续爆了几个脑袋的场景已经给颂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没问题,没问题。”颂镰头上渗出了汗珠,娴熟的驾驶着汽车在马尼拉的夜色中疾驰着,刚才的枪战似乎并没有引起社会的混乱,大街上的人该干啥还干啥,甚至也没听见警笛声。

    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哨卡,警察挥动着荧光警示牌示意停车检查,刘子光卸掉打掉一半的弹匣,装上一个新的弹匣,哗啦一声拉上枪栓准备硬来,颂镰急忙劝阻他:“不要开枪,他们不是一伙的。”

    刘子光盯着颂镰的眼睛,颂镰也壮着胆子和他对视着。

    “好吧,我相信你。”刘子光把枪放到了腿上,必要的时候隔着车门就能射击。

    汽车慢慢靠边停下,一个警察晃着手电过来查看,用当地语言和颂镰说了几句,颂镰马上递过去自己的证件,里面夹了几张比索,警察接了证件,把比索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不经意的看了看后座上正在流血的陈金林和虎视眈眈拿着枪的刘子光,似乎并不怎么惊讶,点点头就回去了,高声喊了句什么,示意可以放行了。

    汽车重新上路,刘子光长出了一口气,问道:“你们菲律宾的警察就这德行?”

    颂镰说:“在菲律宾当警察很容易,只要不傻不残疾就可以,哪像你们香港,当警察需要考试什么的。”

    刘子光说:“看到拿枪的也不管?”

    “菲律宾可以合法持枪,警察又没看到你的枪口对着我,为什么要管呢,要知道,我们菲律宾可是一个民-主的国家。”

    刘子光耸耸肩膀,无语了。

    颂镰驾车来到一个小诊所门外,停稳汽车后说:“我去叫人来。”

    刘子光点点头,拿起卡宾枪下车警戒,颂镰直接推门进了诊所,过了一会儿,人还没出来,刘子光隐隐觉得不妙,绕到诊所后面,用枪管拨开虚掩的门,里面静悄悄的,慢慢走进去一看,诊所里空无一人,颂镰已经溜了。

    刘子光有些懊恼,但是此时却不能去追踪颂镰了,只能把诊所里的医疗器械和药品绷带打了一个包,由于不能确定陈金林的血型,就从冰箱里拿了几包O型血浆。

    回到车上,先开车驶离这个不安全的地方,来到荒郊野外停下,这才开始给陈金林施救,在车灯的照射下,刘子光撕开陈金林的上衣,发现万幸的是枪伤属于贯通伤,近距离内发射的5.56毫米SS109子弹没有发生过多的翻滚,而是直接打穿了陈金林的身子,弹孔前胸通后背,而且没有伤到内脏。

    伤口清理,消毒,止血,包扎,然后输血,输液,忙外这些,陈金林虽然还在昏迷中,但是脸上已经有了些血色,刘子光检查随身物品,行李全都丢了,连个通讯工具都没有,再翻陈金林身上,一部手机已经撞坏,钱夹子里只有一些零钱,裤兜里放着一枚芯片,大概就是从颂镰那里得到的。

    第一次出任务就遇到这种场面,负责接应的人被杀,同事重伤,呆在这举目无亲,杀机四伏的异国他乡,偏偏自己还是个新手,连紧急联络号码都没有,就算能找到电话都不知道打给谁,要知道这可是秘密行动,擅自泄露也是不允许的。

    下一步该干什么,刘子光一点谱都没有,他毕竟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特工,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先把陈金林安置在一棵大树下的平地上,把输液瓶和血浆袋子挂在树杈上,然后搜索颂镰的这辆越野车,发现一张英文版的城市地图,刘子光在上面找到了颂镰住宅所在的街道,又找到这片街区最近的医院,恰巧汽车上装着GPS导航系统,操作语言也是英文,刘子光鼓捣了一会,把目的地设为那家圣玛丽医院,发动了汽车。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但马尼拉这座不夜城的街道上依然灯火通明,游人如织,如同刘子光所想象的那样,这辆汽车并未受到通缉,因为当地警察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他畅通无阻的开到圣玛丽医院停车场,正好有个医生下班回家,就在旁边取车,刘子光下车用英语招呼了一句,那医生刚转身就挨了一记重拳,当即昏死过去。

    刘子光剥下医生的白大褂,把胸卡别在身上,把医生的眼镜片扣掉,眼镜架戴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M4卡宾枪的伸缩枪托缩到最短,藏在白大褂里,手枪插在腰后,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医院大门。

    天底下的医院总有相同之处,圣玛丽医院的急诊室也在一楼,走廊的地面上血迹斑斑,远处一帮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官站在一起议论着什么,急诊手术室的灯亮着,应该是受伤的SWAT们正在接受治疗。

    刘子光大踏步的走了进去,那帮警察看见他明显的华人嘴脸,稍微有些惊愕,一个高阶警官刚想质问什么,就看到这个陌生面孔的医生从白大褂下面抽出了自动步枪开始扫射。

    走廊里血光冲天,七八个警官被当场打成筛子,走廊边长椅上坐着的吊绷带的轻伤员也被打的浑身冒血,只留下那个最高阶级的警官瑟瑟发抖,刘子光走到跟前,用枪托朝他脑袋来了一下,把他砸昏之后,收起卡宾枪抽出手枪一脚踹开了手术室的门。

    “你干什么!出去”手术医生用英语严厉的呵斥道,丝毫不畏惧刘子光手中的枪,刘子光也用英语答道:“抱歉,我一会就好。”

    说罢举起手枪朝手术台上半死不活的刺客脑袋瓜和心脏位置各开了一枪,刘子光记得这家伙的眼睛,就是他在老王头上补枪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