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培训课上,刘子光正磕磕巴巴跟着一位温柔美丽的日语教员学习大阪口音呢,房门突然推开,赵辉走了进来说:“不好意思,暂时中断一下。”

    教员点点头,收起教材走了,这位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助教小时候是在日本神户长大的,一口日语相当标准,人也白净乖巧,很是卡哇伊,赵辉注意到刘子光手上的教材空白处写着一串号码,顿时笑道:“进展挺快的嘛,QQ号都要来了。”

    刘子光呵呵一笑:“你别想歪,我只是想请人家吃顿饭以表感谢。”

    赵辉说:“恐怕这顿饭要迟一些再请了,有一趟业务需要你去处理。”

    刘子光问:“什么业务,要去几天?”

    赵辉说:“出国采购,你负责随行安全,具体业务另有人处理,这是你的护照和机票,VISA卡,具体安排到了香港会有人交代你。”

    刘子光接过护照一看,居然是一本香港特区护照,自己的化名叫刘锦荣,机票也是省城直飞香港的,而且起飞时间就在上午十点,而现在已经九点一刻了。”

    “时间是仓促了一些,不过以后你会习惯这种生活的。”赵辉拍拍刘子光的肩膀,领着他来到门外,直接上了一辆汽车,司机一踩油门就走了。

    车后座上放着一个公事包,赵辉拍拍皮包说:“你的一些随身物品都在里面,趁这个时间熟悉一下吧。”

    刘子光打开公事包,里面有一盒印着刘锦荣名字的名片,公司是香港欧诺玛贸易公司,职务是襄理,钱夹子里放着一些人民币、港币、澳门币和美金,一些硬币,公司门禁卡,香港身份证、还有一张全家福合影,戴着眼镜穿着绒线衫的刘子光和一个明显带有广东人特征的女人依偎在一起,中间是一个相貌依稀宛如刘子光的小男孩。

    刘子光一头汗:“你们的PS技术太好了吧,这照片要是传出去,我有八张嘴也说不清楚。”

    赵辉嘻嘻一笑:“这都是小意思了,细枝末节决定成败,姜总最喜欢说这个话。”

    公事包里还有一些公司文件,回乡证、六合彩票据,酒店发票、记事本,硬币,剃须刀,一部IPhone4手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香港商人的公事包一样。

    赵辉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浪琴手表递过来,真皮表带略有磨损,看起来就像是戴了许多年那样,“这上面有定位芯片,记得随时佩戴。”

    刘子光接过手表立刻戴上,随口问道:“出差补助怎么算?”

    赵辉哑然失笑:“进来那么多新同事,你是第一个问这种问题的,好吧我告诉你,实报实销,除此之外,每天出差补助一百美金,原则上出差多少天,就休息多少天,当然,这要在没有新业务的前提下,并且你作为外勤人员不需要坐班,只要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需要你的地点,就算你去天涯海角也没人管。”

    刘子光说:“我想我开始喜欢这份工作了。”

    赵辉一笑:“以后你会对这工作着迷的。”但是后半句他却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如果你不死的话。”

    机场很快就到了,临别之前,赵辉对刘子光说:“我想我不需要特地提醒你吧,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没人会承认你的身份。”

    刘子光点点头:“我懂。”

    ……

    乘坐东航的客机飞往香港,一路畅通无阻,刚出机场,电话就响了,接听之后对了暗语,刘子光又返身回去,在候机大厅里找到了他的接头人。

    这是一个气色不太好的青年男子,三十岁上下,中等身材,举手投足间带着文化人的气质,脸上那副高度近视镜更不像作伪,他和刘子光握手之后自我介绍道:“陈金林。”

    “刘锦荣。”

    陈金林话很少,除此之外两人基本就没什么交流了,陈金林这个名字不晓得是不是化名,至少听他纯正的普通话就不像是香港人。

    陈金林拿了一张机票给刘子光,是港龙航空公司飞往马尼拉的航班,自从2010年人质事件之后,香港旅游团就很少前往菲律宾,所以机票是全价的,登机时间就在半小时后。

    波音737的公务舱里,陈金林坐下就睡着了,整个旅途都没醒过,看他布满血丝的眼睛,就知道这个可怜的家伙起码三天没睡觉了。

    飞机降落在马尼拉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想想上午还在内地城市晃悠,下午就到了异域他乡,这种感觉真是奇妙,尤其对于刘子光来说,马尼拉这座城市还有着特殊的意义,望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他的思绪跨越了时空,眼前出现了战舰千艘和猎猎飘扬的大宋旗帜,还有那个泼辣彪悍敢爱敢恨的热带女子,一转眼就是四百年,此中滋味又有谁能体会。

    “刘生,你来过这里?”陈金林忽然睁开眼睛问道。

    “没有。”刘子光摇了摇头,记忆的闸门在这一刻轰然落下,在这个时空的马尼拉,他只是刘锦荣,一个肩负了秘密任务的香港小商人。

    车是当地情报站派出的,所以说话很安全,此时陈金林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他开始向刘子光交代此次任务的细节。

    “昨天,有人和我们接触,说是手里有样东西想转让,恰巧这个东西我们很感兴趣,而我又是研究这个的,所以公司派我来验货,货到付款,然后咱们带了东西回去。”

    “就这么简单?”刘子光问道。

    “当然,你以为是什么?”陈金林反问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就是因为任务简单才让你来的。”

    刘子光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只是一个新丁,也只配执行这种简单任务,这一点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

    到了旅馆,一个穿夏威夷衬衫的人来迎接他们,握手之后自我介绍说叫老王,事情已经谈妥,只等交割了,交易时间就在今晚,外围安全由他们负责,陈金林的贴身护卫还是由国内来的刘锦荣同志负责。

    老王给了刘子光一支手枪,是半旧的巴西造陶鲁斯PT92,这种枪实际上就是美式M9军用手枪的巴西表兄弟,口径九毫米,容弹量15+1发,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把中庸的武器,除了枪里的子弹,另有两个实弹匣,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从武器的配置上来看,也能证明这次行动真的只是小买卖,绝谈不上危险,配置安全人员也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陈金林略微休息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说:“走吧。”老王开了一辆老款的丰田佳美送他们,同车还有一个年轻人,看他样子也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新手。

    汽车在马尼拉灯红酒绿的街道上缓缓行进着,行人、出租车、三轮电动车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着,各种嘈杂混在一起,显得混乱而喧嚣。

    “这就是绑架之都马尼拉,这里有全世界最低能的警察和最猖狂的绑匪。”老王不无得意的介绍道,似乎很是引以为傲。

    “呆在这里,不危险么?”刘子光忍不住问道。

    老王看了他一眼,说道:“新来的吧?对于我们来说,一个警察形同虚设的城市要比东京、香港那样警察机构高效晚辈的城市美妙的多,或许对普通人来说是地狱,但是就我本来看来,马尼拉就是天堂。”

    刘子光耸耸肩不置可否,他没什么好说的,他确实就是个新丁,什么都不懂的新丁。

    由于闹市道路拥堵,用了四十分钟才开到目的地,幸亏他们出来的早,所以并未迟到,这是位于郊区的一栋住宅,周围环境很好,路边停泊的汽车也是豪华新款,说明这里是相对安全的富人区。

    白色的小楼门口站着两个当地人,花衬衫下面鼓鼓囊囊的,肯定是别着手枪,老王用塔加洛语和他们交涉了几句,然后对陈金林说:“你俩进去,我在外面等着。”

    陈金林点点头,率先跨出车门,刘子光正要出门,老王按住他的肩膀说:“新来的,小心点。”

    刘子光听出他话里的善意,微笑着点点头,跟着陈金林出去了。

    门口的保镖带着两人进了房子,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另外两个保镖,自动手枪很随意的放在茶几上,手里还翻着色-情杂志,一看就是临时雇来的半吊子枪手,一旦有事,刘子光可以确保在一秒钟之内就把他们全部放倒。

    客厅一侧是旋转向上的楼梯,上面站着一个穿当地服装巴哈的男子,皮肤黝黑身材矮小,颐指气使的用塔加洛语说了两句什么,然后保镖懒洋洋的站起来,要过来搜陈金林和刘子光的身。

    陈金林很顺从的让他们搜身,两个保镖简单搜了一下没有收获,又要过来搜刘子光,刘子光也很顺从的抬起了双手,但是当那保镖摸到他腰后的手枪并且想往外拽的时候,他忽然按住了那只手。

    他的劲太大,保镖抽不出来,气急败坏的嚷了一声,另外一人色厉内荏的举起了手枪,但是速度哪有刘子光来得快,膝盖顶在搜自己身的保镖肚子上,顺手拔出他皮带上别着的左轮手枪瞄准了另外一人,大拇指一动,击锤扳起。

    那保镖吓坏了,慌忙举起了手,二楼上的管家不依不饶的嚷了几句,陈金林也一脸紧张,汗都下来了。

    忽然楼上传出一串爽朗的小声,一个黑漆漆的南亚人从屋里走了出来,拔出嘴里叼着的吕宋雪茄,用流利的粤语说:“没事啦,大家自己人啦,楼上请,陈生,还有这位伸手利索的兄弟。”

    刘子光面无表情,左轮枪在手里一转,倒装枪柄递给那个捂着肚子一脸痛楚的保镖,跟着陈金林上了二楼。

    后面基本就没刘子光什么事了,都是陈金林在和对方交涉,没想到陈金林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港式粤语,和那军火掮客的交流倒也顺畅,这个菲律宾人名叫颂镰,从事军火贸易已经有些年头了,菲律宾治安恶劣,枪械泛滥,正是军火商的乐园,但是大都是一些轻武器的交易,不知道他手上有什么东西居然吸引住了永昌贸易。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颂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陈金林,陈金林仔细端详了一番,脸上终于露出笑意,和对方握了握手,拿出手机开始拨号,大概是要通知家里进行转账了。

    刘子光心里一松,这趟买卖确实简单,仅仅是陪着陈金林走个过场而已。

    就在他计划着待会去马尼拉市区领略一下异国风情的时候,忽然一阵爆豆般的枪声在外面响起,这种热带房屋的通透性很好,隔着落地玻璃和铁栅栏院墙,能看到老王他们乘坐的丰田车被突如其来的弹雨扫成了筛子,而站在门口的本地保镖也被打成了血葫芦。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