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50AE手枪子弹和使用最为广泛的九毫米巴拉贝鲁姆放在一起比较,那就像是一个又高又壮的大汉和一个八岁小男孩站在一起,如此巨大的子弹,动能和由此带来的后坐力自然也是超乎想象的,即使是初级军事爱好者也明白牛逼哄哄的沙漠之鹰只适合出现在靶场和射击俱乐部,任何想拿它当自卫武器的想法都是极其愚蠢的。

    军械员抱着膀子斜着眼看刘子光,这个新加入的菜鸟如果是个聪明人的话,就绝不会选择沙漠之鹰,而是要一把GLOCK或者SIG系列,那才是一个合格的特工应该选择的武器。

    但刘子光竟然真的拿起了这把沙漠之鹰,他身高不过一米七六,手掌也不足以完全握持住沙漠之鹰巨大的枪柄,但他真的拿了起来,并且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连看过刘子光档案的赵辉都有些惊讶,老实说沙漠之鹰确实不是一件合适的武器,无论是进攻还是自卫都不够格,这种手枪粗大笨拙,容弹量只有七发,在突如其来的近距离作战中,远不如一支装满17发子弹的G17火力来的猛烈,威力巨大,精度极好的优点在劣势面前被抵消的一干二净,尤其是这种.50口径的大家伙,在黑暗环境下膛口焰极大,射击之后还会短暂停留在射手的视网膜里,造成短时间的盲视。

    但赵辉并没有劝阻刘子光,他也抱着膀子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刘子光,永昌贸易不欢迎菜鸟,如果这个新丁没有他档案上写的那么神乎其神的话,还不如尽早将其退回原部队。

    军械员给刘子光开的是室内移动靶,就是那种模拟街巷的靶场,时不时会跳出一个或者多个人形纸靶,射手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根据靶子上的形象判断是否具有威胁性,然后选择开枪与否,这项射击练习的纪录保持者正是同来的赵辉。

    “多拿几匣子弹。”刘子光用手指轻轻敲着军械员面前的台子,军械员气鼓鼓的又从身后拿出五个弹夹,并且很恶意的没有给刘子光任何携行具。

    刘子光倒也光棍,把五个弹匣一一插在裤腰带上,右手提枪走进了靶场,军械员阴险的笑笑,悄悄把靶场内的照明调低了五万个流明。

    室内骤然一暗,宛如那种黄昏的黑暗,靶场里模仿的是标准中国式的街道,两旁是店铺和民居,还有晾晒的衣服,广告招牌等,以及公共汽车到站的声音,摩托的轰鸣声,行人走路说话的声音,街边的叫卖声等。

    刘子光站在入口处,说了声准备完毕,军械员就按动了开关,巷道一侧的二楼阳台上忽然跳出一个纸靶,还没等靶子完全弹出来,刘子光的枪就响了,啪啪两枪打在纸靶的头部位置。

    “停!”军械员暴跳如雷的从操控室里跳出来喊道:“你没看清楚就开枪,伤及无辜怎么办!”

    刘子光耸耸肩:“靶子手里那么长的枪管,想看不见都难,难道等他完全跳出来我再开枪么?”

    二楼阳台上,那个头部被打烂的纸靶子上,一杆M16步枪的枪管剪影在黑暗中格外明显,军械员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一跺脚又回去了。

    刘子光继续向前走,仿佛故意报复他似的,两边街道上,正面马路上,甚至地下窨井里都不断跳出靶子,速度之快令人应接不暇,军械员和赵辉隔得远远地就只听见靶场里一阵阵沉闷的枪声,膛口焰的光芒闪个不停。

    “这小子,把沙鹰当成自动手枪来打啊。”军械员惊叹道。

    赵辉耸耸肩,啥也没说。

    五分钟后,刘子光从靶场里出来了,手里的沙鹰还冒着硝烟,腰间的五个弹匣全打光了,军械员调出成绩一看,二十五个纸靶,其中十七个敌意靶,全部是要害位置中弹,并且是双连击,这个成绩已经打破了永昌贸易的射击练习记录。

    军队只尊敬强者,刚才还脸拉得比苦瓜还难看的军械员,已经换上了热情洋溢的笑容,伸出手说:“文小驴,叫我小驴就行。”

    刘子光也笑着和他握手:“刘子光,新来的,多关照。”

    文小驴忽然惊讶道:“哎呀,你还能听见啊。”

    刘子光从耳朵里掏出两枚.22口径的弹头说:“我有耳塞的。”

    文小驴不禁汗颜,刚才故意没给刘子光护耳套,没想到人家早就料到这一招了,还不知道啥时候从自己柜子上偷了两发子弹,自己居然都没察觉。

    “小驴是咱们的改枪高手,喜欢用什么家伙,回头让他给你挑一把好的,对吧小驴。”赵辉望着两人笑道。

    “一定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能把沙鹰打得这么好的人。”文小驴由衷的说道。

    “第一个是谁?”刘子光问。

    “老赵啊,咱们的快枪王,不过你一来,他就要让贤了。”文小驴呵呵笑道。

    “我那个不算的,用的是357的口径,再说了,这玩意也就是靶场里玩玩,实战中可不敢把性命托付给它。”赵辉接过刘子光手里的沙鹰,拉开枪膛清退了最后一发子弹,再把枪交给了文小驴,而文小驴依然拉开枪膛再次查验有没有子弹,最优秀的枪手总是这样,哪怕别人验过一百次的枪,到了自己手里还是要验一下,要不然心里总有疙瘩。

    这回文小驴真的相信刘子光说的那句“都行”了,最难打的沙鹰在他手里都跟玩似的,别的枪械也就不需要再试了,当然程序总是要走的,作为培训的一个重要环节,射击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文小驴拿出一大堆武器,从老掉牙的英国造恩菲尔德四号步枪到最新式的通用动力公司欧洲地面作战系统分公司与HK合资生产的XM8轻型自动步枪都有,各种口径的弹药成箱子的拖出来,还有各种制式的手榴弹,枪榴弹,枪发火箭弹,可以说,全世界近百年来的的武器都可以在这里体验到。

    看着目瞪口呆的刘子光,文小驴显然很是得意,他抱着膀子说:“这只是第一课,回头还要让你玩玩14.5毫米四联高射机枪这种逆天的玩意呢。”

    说到这个,赵辉就在一旁轻笑了:“小驴,刘子光以前也是高炮营的,这玩意他可比你熟。”

    文小驴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挺胸嚷道:“那76毫米舰载速射炮他总没玩过吧。”

    刘子光瀑布汗,连舰炮都要学,这里到底是什么所在。

    ……

    训练中心的伙食很好,采用自助餐形势,川菜湘菜鲁菜粤菜法国菜意大利菜日本菜一应俱全,西式糕点各色水果冰激凌,茶水饮料各种洋酒白酒,随意取用,餐厅布置的很温馨,在这里也能见到训练基地的同学们,大家都坐在各自的桌子前吃着饭,互相并不怎么打招呼,擦肩而过时只是微微点头致意而已。

    刘子光和赵辉坐在一起,一边拨弄着盘子里的烤牛肩峰肉,一边低声问他:“这些都是公司的人?”

    赵辉含糊的答道:“大概是吧。”

    刘子光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实习员工”的身份,不该知道的事情不应该问的,便不再说什么,低头吃起饭来。

    晚上的住宿条件也很不错,每人都有单间,中央空调强劲无比,有液晶电视和电脑,但是无法上网,打开衣橱,架子上居然挂满了衣服,抽屉里是还没开封的衬衣内衣袜子等,这回刘子光没有大惊小怪,而是拿出一套黑色夜礼服试了一下,居然相当合体,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此外还有深色浅色的西装各一套,陆军常服一套,体能训练服一套,迷彩作训服一套,擦得锃亮的礼服皮鞋和军版常服黑皮鞋、运动鞋、战斗靴放在衣柜底部,连腰带和领带都是现成的。

    带着一丝兴奋,一丝惶恐,刘子光进入了梦乡,他睡得并不踏实,因为担心有人会以夜袭的方式考核自己,但让他失望的是,除了窗外的萤火虫,一整夜都没人打扰他的安眠。

    第二天,一身作训服打扮的赵辉来敲门了,今天的训练安排是地面支援武器,包括火箭筒、无后坐力炮、迫击炮、大口径机关枪和定向雷、塑料炸药的培训,大型武器只是要求基本掌握而已,并不要求打出很优秀的成绩,但各种爆-炸物的训练就极为严格了。

    授课形式采取一对一,一位文绉绉的中校教官言传身教,教刘子光如何使用雷管和炸药,如何在汽车里安炸弹,如何埋设地雷,如何运用手头容易获得的民用物资制造简易炸弹,上校讲的深入浅出,刘子光听的满头冒汗,这些可都是杀人的绝技啊,中校居然平淡的宛如在教授小学生手工课。

    刘子光学的很投入,很认真,所有的课目,教官都不需要讲第二遍,这位一丝不苟的中校甚至在私下里对别人说:这个小伙子是我带过最优秀的学生!

    接下来的课目是学习驾驶各种交通工具,摩托车、小轿车、大卡车、大客车,装甲车、坦克车,以及快艇、游船、直升机、小型飞机、热气球等。

    对这些玩意,刘子光可谓驾轻就熟,实际上他的驾驶水平比派来教他的教练还要强上那么一点点,所以在这方面的课时也和射击课一样,可以大大缩减培训时间。

    最难的课程还在后面,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几门常用外语,并且要说的没有口音,刘子光终于露怯了,除了英语还能简单对话之外,日语、法语、阿拉伯语啥的,简直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怎么学都学不会。

    赵辉和他打趣说:“原来你不是样样精通的妖孽啊,不过也好,你要是真能说一口地道的布鲁克里腔英语或者大阪口音的日本话,我真要怀疑你以前受过什么特种训练了。”

    刘子光故作无奈的说:“人无完人啊。”其中心中暗道布鲁克林腔我确实不会,一嘴地道的牛津腔还是说得出来的。

    但是他知道,适当的隐藏实力是明智的表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