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下午,周文哪里都没去,就在家里洗衣服打扫卫生做饭,晚饭是在家吃的,一家人和和美美吃了顿团圆饭,第二天一早,周文坐上了去南泰县的第一班长途客车。

    回到县政府之后,周文敏锐的察觉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甚至连以前瞧不起自己的那些资深秘书们都很热络的和自己打招呼,进了办公室,发现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连玻璃都擦过了。

    刚坐下没多久,唐县长就来了,很随意的说道:“小周昨天回家也不说一声,你嫂子在香港买了几个打折的皮包,早想让你带给弟妹的,我这个脑子啊,总是忘事,回头跟我回家去拿,别忘了啊。”

    周文马上很热情的答道:“唐县长你太客气了,嫂子也真是的,那么远还捎东西来。”

    “什么话,咱之间啥关系,对了,下午省里来人,你准备一下,陪同领导视察水灾情况。”

    “好的,我记住了。”

    到了下午,县委县政府的头头脑脑全都出动了,到高速公路出口去迎接省里来的领导,周文作为县长助理被安排和唐县长同乘一辆车,这段不长的旅途上,唐县长又费尽心思和周文加深感情,就差拜把兄弟了,若是初入官场的小青年肯定不是极其反感就是被蒙蔽,但周文毕竟是在官场上历练了多年的干部了,自然可以从容应对,丝毫也没有记恨唐县长的意思。

    在高速公路南泰出口,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省里的车队才来到,见到县里这副阵仗,车队竟然理都不理直奔县城而去,搞得唐县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忽然他的手机响了,是市长秦松打来的,用责备的口气说:“省里三令五申不要迎来送往,你怎么就记不住,跟上,去大河乡重灾区。”

    唐县长长出了一口气,赶紧招呼众人上车,紧跟着省里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往洪灾严重的大王乡。

    郑书记视察和旁人不同,他根本不按照地方官员计划好的线路走,想到哪里就去哪里,说停车就停车,喜欢深入群众,调查第一手资料,听说上次在某煤矿视察的时候,矿长找了一些干部充当群众演员,结果却被火眼金睛的郑书记发现这些所谓第一线矿工的指甲缝里没有煤灰,结果搞得很难看,那个矿长当时就被免职了。

    好在周文前期的措施得力,受灾群众都被安排在钢筋水泥的乡政府礼堂里,乡里预备了米面油盐柴火被褥,生活还算能过得去。

    车队在大河乡政府门口停下,郑书记一行下车慰问受灾群众,省委书记驾临地方,身边簇拥着的都是省市官员,唐县长这种级别的官儿只能在外围跟着走动,此时天上又飘起了细雨,秘书们纷纷撑开雨伞,遮在倒背着双手,大腹便便的领导们头上,只有郑书记从随员手里拿过一柄折叠伞,撑开,自己打着。

    领导们就都觉得脸上发烧,悄悄接过了秘书手里的伞,继续跟着郑书记视察。

    视察很快结束,郑书记在乡政府召开现场办公会,要求救灾物资尽快到位,难民们被刮倒的房子,也要尽快盖起来,要保质保量,不能搞豆腐渣工程。

    提到豆腐渣工程,唐县长脸上就一阵发烧,纪念碑的事情可是搞得自己灰头土脸,幸亏被抓记者已经放回去了,该走的关系也走了,要不然这回搞不好自己也要被就地免职。

    郑书记又简单提到了前段时间在南泰县发生的群体事件,并且作出指示,一定要严惩当事人,深挖案件,不能让毒奶粉重现人间毒害大众,唐县长的心顿时悬了起来,那个谢玉强被释放之后就去了广东,怕是不大好抓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太过低估网络舆论的力量了,要知道这件事县里可是下了死命令捂盖子的,甚至连县里的宽带都为此停了好几天,没想到还是泄露出去了,不用说肯定是相关视频在网上流传,才传到郑书记的耳朵里去的。

    好在郑书记没有追究某个人的责任,话锋一转就过去了,他讲话不多,不喜欢说空话套话,每一句都落在实处,他讲完之后,才由市委李书记介绍南泰县的官员们,本来这种级别的会见没有科级干部什么事的,但昨天淮江日报头条市里领导也是看了的,大家自然心照不宣的做了安排。

    “这位是县长助理兼旅游局长周文同志。”李书记向郑杰夫做着介绍。

    周文赶紧伸出手来,在他的想象中,郑书记可能会拍着自己的肩膀上:“小伙子,你就是那个拼命三郎吧。”

    或者上下打量自己一番,说:“后生可畏啊,我们党就需要这样的青年干部。”然后大家一起鼓掌。

    当然这仅仅是周文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实际上郑书记的目光并没有在周文脸上停留哪怕多一秒钟,他只是礼貌性的和周文握了一下手,就转到下一个人去了。

    心里一阵失落,周文很快把这种沮丧的心情掩饰起来,又跟在了唐县长身后。

    ……

    郑书记没有在南泰县停留,直接去了邻县视察,这回县里一班人马没敢再送,直接打道回府,刚回到办公室,市委的文件就到了,徐书记马上召开了县委常委扩大会议,用最快的时间讨论通过,任命周文为大河乡党委书记。

    接到通知的时候,周文当场傻眼,大河乡是南泰县最穷的一个乡,又刚遭了灾,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当党委书记,是不是有谁在给自己上眼药啊。

    这是县委的正式任命,想推脱是不可能的,郁闷的周文只好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县城,正望着宿舍里那一堆破烂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是省城的座机号码。

    周文的心脏没来由的一阵狂跳,按下接听键,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好,我是周文。”

    “小周,我是老周。”电话那边的声音爽朗无比,正是周文的老上级,前任江北市代市长,现任省教育厅长周仲达。

    “周厅长您好。”周文不由之主的站了起来。

    “好,好,小周啊,我打电话是给你提个醒,你要有个思想准备,组织上可能会重用你,我听说省政法委书记本来是点了你的名要调来给自己当秘书的,后来被郑书记给否了,郑书记行事风格比较独特,你可能会有一个适应过程,总之你心里有数就行,这话对外别说啊,好了,就这些,下回来省城,记得到家来哦,我那口子老念叨你呢。”

    放下手机,周文再次壮怀激烈起来,看来这个乡党委书记的任命是省里钦点的啊,想到这里,周文心里就有底了,乡党委书记就乡党委书记,好歹也是一方土皇帝,既然郑书记想让自己从基层干起,那就正儿八经做出成绩给他看。

    ……

    暴雨过后,至诚公司也组织了慰问队伍下乡给受灾群众送粮送衣,天街乡受到泥石流冲击,损失也很严重,不过受损的多是桥梁道路,只有部分民房因暴雨垮塌。

    刘子光跟着慰问队来到天街乡,自己去了野猪峪,找到老程头告诉他一件事情,县里的确伪造了授权书去和小野财团接触,要求接收桥本隆义的遗产,但是由于法律程序极其繁琐复杂严谨,县里这帮土条又没找对律师,所以耽搁下来至今没有办好,现在只要老程头带着自己的身份证件去省城直接找小野财团办事处,这事儿就有挽回的把握。

    本来老头挺怕折腾的,但是想到给别人的承诺,还是跟着刘子光再次踏上了去省城的路。

    去省城,自然是住在关山海家里,这回老程头给关山海带了不少礼物,半扇野猪、山鸡蘑菇草药什么的,装了整整一车。关山海自然是乐得合不拢嘴,看到刘子光也来了,就触动了老头不高兴的事儿,他骂道:“罗克功这个家伙,真是官越大越糊涂了,居然拒绝了你转现役的申请,这年头唱歌的跳舞的演小品的都能进文工团抗肩章,枪法好的预备役干部转现役偏偏就那么难!我去军区骂他,他个狗日的居然躲起来不见我!”

    刘子光心想金处长已经不找自己的麻烦了,这事儿算了也就算了,便宽慰关山海道:“老爷子,这事儿您真是太费心了,我不转现役还不是一样为人民服务啊。”

    正说着呢,关野从外面进来了,看到刘子光在家里坐着,他明显的一愣,随即笑道:“刘总来了啊,正好我找你有点事,到我屋子里来。”

    关野带着刘子光上楼去了,还特意把门关上,楼下的关山海看见笑骂了一声:“小东西,还搞什么军事机密。”

    楼上,关野打开随身携带的棕色公文箱,看他提箱子的架势,刘子光就知道这箱子里面衬了钢板,分量绝对不轻,上面的密码锁也很复杂,怕是不动用气割机是搞不开的。

    关野打开公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封装很严密的牛皮纸档案袋递给刘子光说:“这是罗司令命令我交给你的,阅后即焚,内容不要告诉任何人。”

    看关野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刘子光也就接过档案袋认真的点了点头。

    关野扭头出去了,把房间留给刘子光,还顺手把房门带上了。

    刘子光打开封着火漆的档案袋,里面只有一张A4白纸,上面写着一行字:下午三点,泛亚金融中心十七层永昌国际贸易公司找姜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