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深吸一口气,把报纸塞进那一捆报刊杂志之中,还是提起了行囊。

    “周助理这是上哪去啊?”邮局的小伙子问道。

    “回家。”

    “上车吧,县府门口打不到车的,我送你去。”小伙子说着拉开了邮政面包车的车门。

    “那就谢了。”周文低头上了车。

    邮局送信车开的飞快,司机是个四十岁的汉子,一边开车一边说:“周助理,那天晚上我也上街了,你那几句话真提气!姓谢的那小子真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送信小伙子说:“听说唐县长一回来就把人放了,这事真的假的?”

    “肯定真的,人家说姓谢的是唐县长外甥,我看一点也不假。”司机气哼哼的说,忽然猛踩油门按喇叭,截停了一辆开往江北市的长途车。

    “周助理上那个车,上了就走了,车票还比站内便宜。”司机热心的说道。

    周文道声谢,提着行囊下了邮局的车,又登上长途客车,这是一辆私人经营的客运车,没有空调,座位破烂不堪,已经坐满了旅客,在站外上的只能坐在马扎子上了。

    周文有些犹豫,考虑着是不是要回汽车站等下一班车,此时车里的人已经认出他来了。

    “是周助理!”

    “周助理!”

    “批斗谢玉强的周助理。”

    十几个人齐刷刷的站起来要把座位让给周文,这下周文真的不好意思下车了,被人强按在司机身后那张“最佳位置”上,周文连声道谢,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十元钞票递给售票员,却被推了回来,这位跑长途的豪爽大姐嚷道:“周助理,我要是收你的钱,还不让人骂死。”

    车里一阵哄笑,几个男旅客掏出香烟来请周文,这种乡下长途车是不禁烟的,周文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烟叼在嘴上,呼啦一下四五个打火机同时递到面前,火苗乱窜,一张张淳朴的脸上全是诚挚的尊敬。

    ……

    终于回到了江北市,因为最近工作繁忙,周文已经两个月没回家了,出了长途汽车站,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里,饭碗丢了这件事如何向刘晓静交代,他心里七上八下的没有谱,想到自己很久没回家了,便先去菜场买了一条鱼,三斤排骨,几袋儿子爱吃的薯片,这才回家。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这个时间家里应该没人的,周文从包里翻出钥匙,投进钥匙孔刚转动了两圈,门忽然从里面推开了,满脸泪痕的刘晓静站在门口。

    “晓静……”周文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敏锐的察觉到妻子已经知道了什么。

    刘晓静什么也没说,只是恶狠狠地扑了过来,又抓又咬,拼命厮打着周文,周文也不解释,只是任由她发泄着情绪。

    半晌,刘晓静才平息下来,趴在周文肩膀上痛哭失声:“周文,你个丧良心的,你死了我们娘俩咋办!”

    “好了好了,我这不活的好好的么。“周文拍打着妻子的后背,像哄孩子一般哄着她。

    “那你向我保证,下回再也不拼命了。”刘晓静抽抽搭搭的说。

    “好,我向领导保证,下回再也不……哎,你到底看到我干什么了?”周文纳闷道。

    “还装,省新闻台都播放了,那么大的洪水,你个不要命的居然第一个跳下去,哼,连省委书记都说你是拼命三郎,这回你可露脸了,下次提拔副处肯定有你。”

    周文苦笑一声,把门外的东西提了进来,拉着刘晓静走到沙发前坐下,望着她的眼睛说:“晓静,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别生气。”

    “什么,你说吧。”刘晓静抹着脸上残留的眼泪开开心心的说。

    “我辞职了。”

    “什么,你辞职了!”刘晓静立刻蹦了起来。

    “周文你疯了么,大好时机你居然辞职!你没发烧吧。”

    “我没办法,南泰县容不下我了,我已经和刘子光说好了,在他公司里上班,每月三千块,有双休,不加班,就在家门口上班,以后接送孩子上学都交给我,再也不用为勾心斗角的事情操心了。”

    望着丈夫疲惫消瘦的面容,刘晓静也平静下来,她想了想说:“我尊重你的决定,反正不当官也饿不死咱,当个开开心心的平头百姓也不错。”

    ……

    南泰县政府,唐县长正翻阅着县报社的新闻稿,这是县里几个有名的笔杆子炮制出的文章,通篇都是不露痕迹赞颂唐县长领导干部群众抗洪救灾的阿谀之词,还搭配了不少角度光线都很完美的照片,身着雨衣的唐县长站在堤坝之上指点江山,万丈霞光配上滔滔大河,很有点国家领导人的派头了。

    “这帮小年轻。”唐县长无可奈何的笑着,拿起万宝龙钢笔,在文稿下面龙飞凤舞签了个同意。

    按铃让秘书进来把文稿拿去,这份稿件将通过有关途径直接电传到省里,在报刊上为南泰县做一做活广告,挽回一下负面影响,如果有可能的话,再托人往领导那里送一送,好歹在省领导面前混个脸熟嘛。

    秘书拿起文稿,顺手将一张纸放到桌子上,轻声说:“办公室转过来的,周文的辞职信。”

    唐县长根本拿都不去拿,鄙夷的扫了两眼就说:“让人事局给他办手续。”

    秘书一声不吭出去了,公务员拎着水瓶拿着报纸走进来,唐县长不喜欢喝饮水机的热水,他觉得那水烧不到一百度,要泡茶的话还是大锅炉里的水够温度,在品茶的同时,他还喜欢看报纸,看人民日报,看淮江日报,看江北日报等党报,在上面读取有用的政治信息。

    按照顺序先看人民日报,尽是些老生常谈没啥值得特别关注的,再翻开淮江日报,先看头版头条,一张占据很大版面的彩色照片映入眼帘,差点把唐县长吓了一跳,以往头版都是刊登省领导重要讲话,在某地视察的新闻,这次竟然做起别的新闻,这是很值得重视的风向啊。

    再仔细一看,唐县长更是大惊失色,这不是周文么!

    正好茶杯举到嘴边,不下心呛了一口滚烫的茶水,还把衬衣打湿了,唐县长狼狈不堪的把茶杯放下,再看报纸上的标题:奋战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记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

    唐县长的手有些颤抖,他没看清楚文章里到底写的什么,只是看见一堆赞誉之词,以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周文的肯定。

    他忽然醒悟过来,为什么徐书记不同意处理周文,这个老奸巨猾的官油子,肯定在省城得到什么风声,他不但不提醒自己,反而由着自己乱来,这回可丢了大人了。

    唐县长马上按铃把秘书叫回来,问他新闻稿发出去没有,秘书迟疑了一下说还没发,唐县长说拿回来不要发了,秘书什么也没问就去办了,但这更让唐县长心里狐疑,他怀疑自己是最后一个看到淮江日报的人,县政府里从传达员到秘书,再到各个科室,全都看见了周文在头版头条上刊登的照片,他们肯定也能猜测到周文的前途,但没有一个人来提醒自己,他们就是乐得看到自己出丑,自己狼狈不堪!

    思前想后,唐县长还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周文的手机,大概是对方看到了自己的号码,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唐县长不禁懊恼起来,但想到省委书记郑杰夫对周文的那句评语“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他就忍不住惶然起来,这是一个明确的不能再明确的信号,周文将获得提拔、重用!

    要知道一个基层干部得到省级领导的青睐,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别说周文这样的科级干部了,就是他唐大县长,在省城也是籍籍无名之辈,周文能获得这么高的评价,以后肯定要青云直上了,搞不好在不久的将来还要压在自己头上哩。

    再打!这回周文终于接了,唐县长调整情绪,先是肯定了周文的成绩,然后用责备的语气说:“周文同志,组织上对你要求严格,那是对你的爱护和关心,你不要闹情绪嘛,赶紧回来,县里还有重任交给你。”

    本以为周文这个意气用事的家伙会借机挖苦自己两句,但对方却不卑不亢的答应了,没说半句废话,搞得唐县长还有很多台词都没来得及说。

    ……

    放下电话,刘晓静立刻问道:“他们那么对你,你怎么还回去?”

    周文指着电视画面说:“我不是给他们面子,我是给郑书记面子,他把我褒奖的那么高,我再耍小性子就不好了。”

    刘晓静说:“人家省委书记就是顺便提一下而已,你还当真了。”

    周文摇头道:“郑书记就任以来,一直在抓党建和后备干部培养,这次暴雨洪涝灾害,我省各处受灾严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明后天就会抵达江北市,到时候我不在场,唐县长自然没脸,但我的机会也就没了。”

    “你什么机会,你还想当官啊?”刘晓静扑过来恶狠狠地猛掐周文的大腿,疼得他到处乱滚。

    终于平静下来,刘晓静问:“那人家刘子光那边咋说?”

    “没事,就是他建议我不要放弃的。”周文两手枕在头后,眼睛眯缝着,开始憧憬自己的未来。

    ……

    谁有富余的PK票,胡乱投一张过来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