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来说,谢玉强并不是犯人,昨天召开的情况说明会上,那些专家已经信誓旦旦的替神童奶打了包票,他的产品是合格的,卫生的,他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条例,更没有现形犯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能逮捕他。

    但是这场祸事却是他惹起来的,如果不是周助理急中生智,那几个警察可能就给他陪葬了,所以这会儿如果周文说把谢玉强铐起来,估计没人会反对。

    但是周文那点酒劲已经过去了,劈雷和暴雨都让他的思路无比清晰,紧急事态已经过去,下面的一举一动必须合法合理,才能让别人抓不到自己的把柄。

    他抛掉烟蒂站起来,环顾四下道:“今晚的事情,同志们都辛苦了,还要再麻烦你们一下,谢玉强没有正式批捕,我们无权扣留他,但是为了他个人的人身安全以及后续的进一步司法调查,我建议将他保护起来。”

    “我同意。”孙继海举起了手补充道:“这事儿闹的太大了,肯定要处理一批人,周助理说的对,谢玉强是案子的关键人物,这个当口他绝对不能回家。”

    “检察院没有批捕,我们也不方便把他关在公安局,我看就把他暂时留置在县政府值班室吧。”周文说。

    这个建议立刻获得大家的一致同意,半死不活的谢玉强被抬到车上,开往县政府,此时外面的雨已经很大了,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全身上下就淋了个精透,但是大伙的心都是火热的,平息了这么一场群体事件,少不得要受到县领导的赞赏。

    来到县政府,把谢玉强关在值班室里,安排了两个小伙子看着他,周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才想起拿出手机查看,屏幕上显示着有八十多个未接电话,都是家里打来的,他无奈的摇摇头苦笑了,自己刚才的做法很欧美,很电影化,从不主动表达感情的自己和老婆说那样的话,不吓得她睡不着才叫奇怪。

    打电话回家,好言抚慰了刘晓静一番,半句未提群体事件,只是说自己喝了两杯酒想家了而已,安抚了家里,周文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忍不住心潮起伏起来……

    第二天早上,周助理的办公室门被人敲响,和衣躺在椅子上睡着的周文一个激灵跳起来,他还以为又出了群体事件呢,但是一看窗外暴雨还在继续,就知道是别的事情,打开门,只见外面站了几个身穿雨衣,浑身上下往下滴水的汉子,用焦急的语气说:“周助理,出事了!”

    周文一惊,忙道:“别急,什么事慢慢说。”

    “周助理,我是大王乡的乡长马大富,昨夜暴雨摧毁我乡上百间民房,几百个村民无家可归,电线杆子也刮断了,大王河随时可能决堤!手机讯号也不通了,我是冒死开车过来的,请县里支援我们!”

    周文下意识的往唐县长的办公室那边望了一眼,门紧闭着,人还没来,他立刻转身从衣橱里拿了一件雨衣,又拿起昨晚立了大功的电喇叭,对来人说:“走!”

    走到电梯口,发现电梯按钮是灭的,拿着手电的保安解释道:“高压电线断了,现在是用自备发电机供应的照明用电,电梯开不动了。”

    周文明白这场灾祸来的比预想的大,他带着马乡长一行来到楼下,外面狂风骤雨,白茫茫一片看不清人,大风刮的树冠东倒西歪,呜呜作响,马乡长他们开来的一辆面包车已经熄火了,司机在那里拼命地拧钥匙,满头大汗就是发动不起来。

    “县里给你们派车!”周文夹着风雨冲进了小车班的办公室,问值班人员:“家里还有高底盘的越野车么?”

    为了经常下乡扶贫,县里配备了不少越野车,但是大部分都跟着唐县长出差了,家里只剩下一辆半旧的老款长丰猎豹,周文也不管了,用不可置疑的口气要来了钥匙,交到了马乡长手里。

    他指示道:“马乡长,你先回去把受灾群众安排在乡政府里,我马上派人去支援你加固河堤,你要记住,务必严防死守,不能决堤,不然县城五十万人就全完了!”

    周助理言辞恳恳,马乡长也用力的点点头:“好,我马上回去!保证完成任务!”

    两人严肃的握握手,马乡长走了,周文赶到会议室,让人把县政府里所有值班人员全都找来,今天是周末,值班的人没有几个,还是昨晚那几个没下班的保安,以及几个来接白班的同事。

    周文拿出县政府通讯手册,让人一个个的打电话,把所有工作人员叫来抗洪抢险,同时积极联系唐县长和徐书记,正在省里办事的徐书记终于联络上了,但是他说高速公路已经因暴雨封闭,外面狂风怒号,根本回不去。

    唐县长那边也联系上了,原来昨晚山区泥石流将唯一的一座桥冲垮,正在野猪峪主持竣工仪式的唐县长和众多随员们全都被困在大山那边了,桥一天修不好,他们就一天过不来。

    “请转告唐县长,家里一切都好,让他不用挂念。”周文大声告诉天街乡的谢乡长,随即挂了电话

    昨晚成功平息群体事件的经验刺激了周文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权力欲望,这场暴雨简直就是为了他而降下的,书记在省城回不来,县长被困在大山里,县里只剩下一帮无头苍蝇般的副县长和副书记们,想让这帮勾心斗角惯了的家伙拧成一股绳比搬走喜马拉雅山还难,这正是自己脱颖而出的时候。

    但是想指挥得动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户们,还得要有尚方宝剑才行,他问几个秘书:“市里汇报过了么?”

    “交换机故障,市里电话打不通。”

    “抓紧抢修。”周文丢下一句话,又风风火火的出去了,此时白宫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一帮匆匆赶来的年轻干部,周文虽然来南泰县工作不到一年,但是基本上县委县政府的所有人他都能叫得上名字,也知道每个人的职务,这个专长正好派上了用场。

    年轻人们在大厅里交头接耳着,周文在上面大声喊道:“静一静!”

    全部人抬头看去,只见周助理穿着雨衣,头发湿透,裤管往下滴水,脚上都是烂泥,一副抗洪干部的经典形象。

    众人肃立无语,周文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我县正面临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洪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正处在最危急的关头,是党团员的,向前一步走!”

    能进县里工作,政治上自然是很要求进步的,在场的全部都是党团员,大家都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年轻人没见过这种场面,再加上外面狂风骤雨,都觉得心潮起伏,激情涌动。

    “大王河水已经到达警戒水位,如果决堤,将危及县城五十万条生命,由于徐书记和唐县长都被暴雨困在外地,我宣布暂时由我承担抢险救灾总指挥的指责,大家听我命令行动,出了问题,我一个人背着,有问题么!”

    本来还有人想质问为什么不是其他县领导当这个总指挥,但是看看四下里没有一个更高级别的领导出现,这句话也就憋在肚子里了。

    “没有!”大家一起喊道。

    “大家按科室分成小组,王科长,你带人去县公交总公司联系几辆大客车,把受灾的群众统统接到县政府安置下来。”

    “冯科长,你去县广播电台发布紧急通告,让居民不要惊慌,积极组织自救。”

    “李科长,你去县运输公司联系卡车。”

    “赵科长,你去联系沙袋和土方,以及各种工具。”

    “孙股长,你去联系县武警中队,现在成建制的力量就只有他们了,我们需要武警部队的支援!”

    “小王,你把通讯器材室里的对讲机都拿出来,每个小组一台,如果手机通讯中断了,就用对讲机,千万不能失去联系,好了,大家分头行动,剩下的人跟我走!”

    ……

    狂风骤雨中,周助理一行人艰难的行进着,忽然对讲机里传来赵科长的声音:“周助理,卖工具的商店找到了,但是没人在,咱么办?”

    “砸开拿走,打欠条!”周文对着对讲机大声吼道,狂风中对讲机的噪音很大,有些听不清楚,这也提醒了周文,不能再耽搁了。

    “走,去粮库!”周助理带着一队人马顶风冒雨来到粮库,要求值班人员打开库房。

    “你们要干啥?”值班员提着一串钥匙狐疑道。

    “救灾需要沙包,刻不容缓!”周文说道,这就开始指挥人去搬哪一袋袋的粮食。

    “这可都是粮食啊!”值班员赶紧上去阻拦。

    “我负责!”周文斩钉截铁的说,从怀里拿出笔记本刷刷写了几个字撕给他,又拿出县政府的公章啪的一声盖上去。

    几分钟后,李科长联系的卡车到了,同来的还有武警中队的上百名战士,大家一起动手,把粮食口袋装到卡车上去,周文拿着电喇叭在一旁协调指挥,嗓子都喊哑了,他没有注意到有个苗条的身影站在自己不远处,手里的摄像机还闪着红光。

    准备工作就绪之后,老天爷开眼,大雨终于小了一些,周文带着临时组织来的车队迅速赶往大王乡,途中艰难险阻自不用说,折断的大树封路,汽车轮子陷进泥潭,每次都是周文亲自上阵,和大伙儿一起把道路重新打通。

    终于到了河堤,马乡长他们已经带领着乡里的民兵和积极分子们奋战了一个小时,但是河水还在不断地上涨,本来在这段危险区域,河堤上是常年预备砂石土方的,但是由于管理不善,很多石头被当地农民偷去盖房子了,所以加固堤坝的材料奇缺。

    幸亏周文带来了一车车的粮食,眼瞅着河水就要漫上来,他当机立断指着河堤背面茫茫田野和村长道:“后面就是父老乡亲,咱们没有退路了,共产党员跟我来!”亲自扛了一包粮食就冲了上去,马乡长一咬牙,也扛了一包粮食跟了上去。

    群众和武警战士们也都踊跃上前,先用粮食袋子加固堤坝,然后迅速调集沙包土方和工程机械,一寸寸的把大堤加高,把肆虐的洪水挡在外面。

    浑浊不堪的河水打着漩涡向下游奔流而去,河堤终于保住了,周文累得筋疲力尽,一屁股坐在沙包上,用脏兮兮的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皱皱巴巴的烟来,拿出一支点上,刚抽了一口,忽见眼前一亮,一个苗条的女记者手端着单反相机,刚给自己拍了一张特写。

    周文顿时明白过来,赶紧指着旁边东倒西歪满身泥污武警战士和干部群众说:“别拍我,拍他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