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程头打完之后,吹吹枪口的硝烟,把两支枪插在腰带上,刘子光注意到这两支驳壳枪的大小机头依然张着,这也是老游击队员在战争中养下的习惯,随时可以投入战斗,连保险都不用开。

    大家都表演完了,就看刘子光这位关野口中的神枪手如何发挥了,刘子光知道这次表演是自己是否能转现役的关键所在,便打起12分精神来对待。

    关野帮他挑了几支枪,一支54式毫米军用手枪,一支56C卡宾枪,一支88狙击枪,这三支枪的挑选很有讲究,54是手枪里面比较难打的,56C是短管的AK47,精度不高,并且只装备过海军和边防,一般人没有机会摸这种枪,至于88狙,军内诟病很多,还不如老79好使。

    刘子光洒脱的一笑,他明白这不是关野故意难为自己,而是给自己创造机会呢,在场的都是行家,真要给自己一支81杠,打出好成绩来也不值得吹嘘。

    那就一个个来吧,简单校过枪后,刘子光开始了表演,他的射击动作和老程头有些类似,都是看似漫不经心,但是一举一动都透着老手的风范,关山海和关野都明白,真正到了战场上,可容不得你摆姿势瞄准,很多突发情况下枪手无法用眼睛瞄准,只能用心眼瞄准,这就是人枪合一的道理。

    刘子光的成绩没什么悬念,全部十环,其实到了他这种地步,再打靶子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关野让人在五十米外摆了十只点燃的蜡烛,又递给他一支装满子弹的92式9毫米军用手枪,刘子光抬手枪响,十发子弹简直就是连发打出去的,蜡烛全灭,报靶的小战士跑过去一看,全是打中了蜡烛芯,蜡烛本身毫发无损。

    幸亏关野已经给大家打过预防针了,所以众人并不是特别惊讶,这种神枪手虽然难得一见,但是军内人才辈出,要见真功夫,还是得战场上,因为射手的心理素质也是一个关键,靶场上再牛逼,上了你死我活的战场,未必还牛逼。

    仿佛为了进一步加深爷爷对刘子光的认可,关野主动要求头顶一个苹果,站在二十米距离上让刘子光打,关涛一听这话就急了,嚷道虎头你疯了,万一有个闪失咋办,不是信不过小刘的枪法,可是枪和子弹出了问题你的脑袋可就爆了。

    关野不以为然的说在我们部队上经常这么干,要是这都来不了,还谈什么上阵杀敌。

    兄弟俩争执不下,众人便将目光投向关山海,老将军眼睛都不眨一下,大手一挥表示通过。

    此时靶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队来此训练的省武警总队直属蓝豹特警队战士都跑来围观,按说人越多心理压力应该越大,但是刘子光属于人来疯的性格,观众越多越是激发了他的潜能。

    关野半开玩笑的说:“哥们,我这颗脑袋可就交给你了,千万别给我开了瓢啊,我还没娶媳妇呢。”

    刘子光拍拍他的肩膀:“你站稳了别乱动就打不着你。”

    一场挑战人神经极限的射击表演开始了,安全线外站满了观众,除了来训练的特警,还有靶场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行家里手,他们窃窃私语着,评论着,老实说,在二十米距离上打中一枚苹果算不了什么特别优秀的枪法,但是这棵苹果是放在人脑袋上的,那就完全是另一个概念了。

    刘子光开始验枪,试射了几发子弹后表示可以进行了,远处关野也把苹果放到头顶上,稳稳地站住,伸出两只手指示意可以射击,中校递过了一支新的弹夹,刘子光啪的一声把弹夹填进去,哗啦一声推弹上膛,根本没留给观众任何思考的时间,抬枪就射。

    92式9毫米手枪的套筒迅速回膛,一枚滚烫的子弹壳从抛壳口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叮当作响,再看关野,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头上的苹果已经不见了。

    报靶员飞快的跑过去,在关野身后捡起那颗倒霉的苹果,苹果已经面目全非,上面嵌了一些弹头的碎渣,原来这是一枚9毫米训练易碎弹,即使真的击中关野的脑袋也不会出现伤亡。

    一场虚惊,观众们纷纷热烈鼓掌,这回他们是真的被刘子光的枪法折服了,现场的特警教官请求和刘子光他们搞一场实战性质的CQB对抗赛,靶场有专门用于室内近距离作战的场地,一座四楼房,附近还有平房、巷口,停着的汽车,垃圾桶、晾衣架、广告牌等,简直就是一片微型的模拟居民区。

    对抗赛的一方是武警总队的蓝豹突击队,十二名队员上场,另一方是刘子光和关野,两人上场,靶场方面给他们预备了全套护具,包括头盔、护目镜、防护衣、护肘护膝等,还有训练用的易碎弹。

    武警战士们发现对方只有两个人和他们十二个人对抗,顿时有意见了,说你们这不是歧视俺们么,刘子光本来想说我一个人对付你们都富裕,但是考虑到对方的面子问题,还是和颜悦色的解释说你们是处突的武警,打得就是不对称的战斗,恐怖分子什么的,往往就是小团伙作战,这样的兵力配置正好。

    这样一说对方才勉强接受,双方穿戴了装备查验了枪支后就投入了战斗,刘子光和关野使用手枪,特警们使用79微冲,两拨人一前一后进了场地,外面的观众看不到里面呢的具体情况,只听到时不时传来一阵阵枪声,二十分钟后战斗结果出来了十二名特警战去全军覆没,身上斑斑点点全是训练弹留下的痕迹,再看对方,关野身上有两处中弹痕迹,但都不在要害,刘子光身上干干净净啥也没有。

    观众们再次热烈鼓掌,一个武警大校和一个穿白衬衣的的警监从人群中走出来,一边鼓掌一边说:“这两个小同志是哪个部队的?”

    关野立正敬礼道:“报告首长,我是军区特大的狙击手关野。”

    刘子光微微点头致意:“我是地方上的。”

    那大校和警监对视一眼,又问道:“是射击队的运动员?”

    “不是,是预备役民兵干部。”刘子光说。

    武警大校又望了一眼警监,两人眼中均流露出捡到宝的意思,撇开关野直接奔向刘子光,拉着他的手再也不撒开了。

    “小同志叫什么名字?以前在哪个部队,现在搞什么工作,愿意到省城来工作么?”

    刘子光哭笑不得,心说我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他也不直接回绝,反而开始讨价还价:“我有正式工作的,再说省城房子那么贵,买不起啊。”

    武警大校拍着胸脯说:“房子不成问题,组织上会安排的,别说房子了,就是你爱人的工作和你孩子的上学问题,部队上都能解决。”

    刘子光说:“首长,我还没结婚呢。”

    武警大校说:“那就更好了,一个人多自由,只要你点头,我就特招你入伍,公安现役部队,隶属省厅,福利待遇没的说,怎么样,认真考虑一下啊。”

    他这边说的口沫横飞,却没注意到那边关山海脸上已经挂了冰霜,老头子冷哼一声走上来说:“田小五,我老头子看中的人才,你还想截胡啊?”

    大校这才装作刚看到关老爷子的样子,嬉皮笑脸道:“关伯伯您也在啊,啥时候来的?”

    关山海从鼻子里哧出一股冷气说:“你晚了,刘子光这小伙子军区已经特招了,我们走!”

    说着带领众人气哼哼的离开了靶场,等他们走远了,那个警监才问道:“老田,那老头是谁啊?”

    大校说:“原来军区副参谋长关山海,一直和我们家老头子不对付,这老家伙就是脾气暴躁,喜欢摔帽子,要不是这个臭脾气,早就进总参了。”

    警监说:“那这么说这个人才我们是捞不到了?”

    大校冷笑一声说:“未必,i这事儿就看谁动作快了,我看那小伙子心思挺活泛的,不肯在一棵树上吊死,咱们把待遇出到让他们不能比,未必抢不到人。”

    说完转身就走,警监也跟着来了一句:“对,这年头什么最珍贵?人才!我就不信了,省厅还抢不来一个人。”

    ……

    回到干休所之后,关山海立刻写了一张条子,让关野跑一趟军区政治部,争取把刘子光转现役的事情给办了,又把干休所里一帮闲得无聊的老军头找来唠嗑喝茶。

    一帮老军头一见如故,越聊越倾心,关山海把自家的影集拿出来给大家欣赏,翻着翻着,老程头看到一张照片,竟然老泪纵横起来。

    这张照片是关山海的大儿子高远在云南前线拍摄的,两个身穿伪装网的军人并肩站在一起,充满壮志豪情,身后是莽莽群山和炮兵阵地。

    “老排长,你这是咋的了?”关山海慌了。

    老程头叹口气,指着照片中的人说:“这是俺二娃啊。”

    “啊!高远他们连的连长是你儿子?”

    “是啊,俺二娃是当连长的,家里给说了媳妇,还没来得及办亲事,就牺牲了,死的时候才二十八岁。”

    关山海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重重的拍了拍老程头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当时的战斗报告他是看过的,这个连负责穿插任务,一个加强步兵连连续三天三夜在原始丛林中挺进,占领了前进谅山的咽喉要道,连续击退了敌人成团规模的十三次进攻,连长指导员全部牺牲,全连打得只剩下十来个人,最终胜利完成了任务。

    老程头的儿子是连长,关山海的儿子是指导员,两个年轻人不辱使命,为国捐躯,从此长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

    “孩子们死的英勇,死的壮烈啊,老排长,这些年又没有去南边扫过墓?”关山海问道。

    老程头摇摇头:“三十多年了,就去过一次,家里穷,出不起路费啊。”

    关山海心里一阵酸楚,问道:“老排长,家里还有什么人?”

    老程头说:“老伴六零年饿死了,大小子七四年训练新兵的时候出事故死了,二小子七九年死在越南,孙子也是当兵的,十年前阵亡的,到现在没见过尸骨。”

    屋里久久的沉默,老程头填了一锅子烟叶,自言自语道:“老天总算开眼,给俺留了个重孙儿,俺知足了。”

    “老排长……”关山海虎目含泪,庄重的向老程头敬了一个军礼。

    一帮老将军也都郑重其事的站成一排,向老程头敬礼。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