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老头眼中闪过一丝惋惜,大手一挥,洪亮的嗓门喊道:“预备役也是兵,坐下喝酒!”

    老将军家里的桌椅板凳都是结实的实木制品,支起桌子,摆上板凳,公务班的小勤务兵们把四个盘子八个碗摆上,没啥精巧的菜式,都是实打实的硬菜,整鸡,整鱼,肘子、牛肉,还有花生米、皮冻、拌黄瓜、松花蛋等凉菜,其中一大盘是油炸的金黄香酥的金蝉幼虫,据说是头天夜里老将军打着手电筒带着勤务兵亲自在院子里挖的哩。

    关涛把深藏在地窖里几十年的陈酿茅台拿了出来,整整一箱子好酒啊,纸箱子上面的字体还是那种已经不再使用的超级简体字,印着军供的字样。

    老将军拿着酒瓶说:“这酒还是当年打越南小霸的时候准备的,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真是弹指一挥间啊,来,小涛,给你程爷爷满上。”

    关涛接过酒瓶,用菜刀撬开瓶盖,一股醇香飘了出来,沁人心脾,到底是陈年佳酿,倒出来都挂杯,堆在酒杯里竟然不溢出来。

    老将军又大发感慨道:“当年中央点了许世友的将,让他指挥自卫反击战,许和尚好酒,挑选部将也是拿酒量当衡量标准,那一场真是喝的昏天黑死,事后我足足醉了三天三夜啊,不过这酒醉的值!能带兵上前线干他娘的,别说醉三天三夜了,就是醉死了都值!”

    关涛跟着吹捧道:“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你们看了没有,里面的雷军长就是以我爷爷为原型的。”

    “又胡扯,我哪有雷军长那个觉悟,那是以54军张师长为原型的。”老头立刻纠正道。

    “可是我大伯不是牺牲在越南前线的么?”关涛坚持道。

    老将军望了望墙上挂着的相框,黑白照片中那个年轻英武的军人还穿着65式军服,一颗红星两面红旗,简单朴素威武,看眉眼很有关家人的神韵。

    “高远是我关山海的好儿子,他死的壮烈,死的光荣……不提那个了,来,喝酒!”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也都举杯干了,皮天堂还恰到好处的趁了一句:“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没有高大伯他们的牺牲,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关山海看了皮天堂一眼,心说孙子交的这些社会上的狐朋狗友,还挺会说话的。

    正喝着,外面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一辆军绿色的猛士越野车停在了门口,一个身手矫健的军人跳下车来,人未到,声音先到:“爷爷,我回来了!”

    大门打开,关野少校出现在门口,一身合体的陆军常服,帽子夹在腋下,腰杆笔直,手里还提着行李袋,坚持不让勤务兵帮自己拿。

    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回家,关山海非常高兴,站起来说:“回来的好,快把东西放下,吃饭!”

    关野一眼就看到了刘子光,两人四目对视,刘子光微微点头致意,细微的动作自然被目光如炬的老将军注意到。

    关野把行李放下,洗了个手就过来坐下了,笑道:“今天家里有客人啊,哥,你给我介绍下。”

    关涛刚要说话,关山海先开口了:“这位老爷爷,是你爷爷的老排长,当年打过鬼子的英雄,你喊程爷爷就行,这两个是你哥哥的朋友。”

    关野站起来很恭敬的喊了一声程爷爷好,又给程爷爷端了一杯酒,小辈姿态做的很足,随后他笑道:“爷爷,这个哥们就是我给你提过的神枪手,刘子光。”

    刘子光谦虚道:“瞎打的,不作数。”

    关山海却眉毛一扬道:“能用战防枪打出这个成绩,不简单!”

    关野解释道:“我爷爷他们那时候也有12.7的步枪,不过是反坦克用的,据说那东西只能打两枪,左肩膀一枪,右肩膀一枪,然后就进野战医院了。”

    众人就笑,涉及到军事方面的东西,他们都不大能插得上话。

    关山海说:“枪法如此出众,呆在预备役里训练民兵未免可惜了,虎头,你给罗克功推荐了么?”

    虎头是关野的小名,他答道:“我给罗副司令写过报告了,还没有回音。”

    关山海沉吟一下说:“等等看吧,不行的话,我老头子直接给他挂电话。”

    新旧老友相逢,这场酒喝的格外开心,关涛和皮天堂也跟着傻笑着一杯杯的往下灌,酒足饭饱之后,老将军提议,去靶场练枪去,众人轰然同意。

    东南军区在省城郊外有一个射击训练中心,各种轻武器都有,各种地形地貌也很齐全,平时是用来训练特种部队的,有时候也借给公安部门进行训练,老将军让秘书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马上进行准备,恭候首长驾临。

    别看关老爷子离休了,但是他的门生旧部满天下,随便一个电话起码能招呼一个班肩膀上带金星的,比如现任军区副司令罗克功,那就是关老爷子当年带过的兵,这种资历的老军头,谁不卖他面子。

    大家都喝了酒,车就不能开了,让公务班的战士出车,一行人坐着军队牌照的大面包车来到郊外靶场,最近几年省城房价地价飞也似地上涨,连这么偏远的地方都建起了居民小区,靶场已经被开发商圈占得土地所包围,听说有些开发商还要高价买靶场的地呢,结果被军区首长骂回去了。

    “据说靶场这块地将来也要卖呢,周围都建上居民区了,再练习射击不安全啊。”关涛说。

    “你懂什么!整个国家都在拼命地盖楼,从老百姓手里抢钱,这样下去,不堪设想!”关老将军虽然喝得满脸通红,但是思维还是清晰地。

    到了靶场门口,一个中校早就带着部属前来迎接了,敬礼,握手,介绍手下人员,众军官纷纷和老将军握手,然后中校亲自领着他们来到枪械室,说:“咱们这里是军内比较上档次的靶场,设施完备,枪械也比较齐全,基本上国际上比较有名的枪械,我们这里都有。”

    果然,透过枪械室的玻璃,能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枪支,国内制式的56枪族,81枪族,95枪族,79,82,85以及新型的滚筒冲锋枪,54,64,77,59,81,92式手枪,美制斯通纳系列,俄式AK系列,德国G-3,G-36,比利时的FN系列,以色列的UZI,加利尔,TAR21,奥地利的AUG系列,法国的法玛斯,英国的L85。简直就是一个枪械博览会。

    关野显然是这靶场的常客了,他不无骄傲地说:“这些样品枪都是原厂货,但是待会我们使用的就都是咱们自己生产的了,咱们国家生产的CQ系列,质量已经接近美国柯尔特公司原厂的产品了,远销东南亚诸国,甚至返销北美市场,在国际武器市场上很有竞争力。

    众人都点头称是,这些事情大家只是在网上囫囵半片的了解一些,自然没有关野知道的多。

    靶场领导很贴心的挑了一个室外靶场,在远处摆上靶子,请首长挑枪先打,关山海哈哈一笑,当仁不让,挑了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说:“我就抛砖引玉了,然后以立姿无依托射击,十发子弹打了个九十环,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众人纷纷叫好,关山海把枪抛给孙子,自嘲道:“不行喽,老了,要在当年起码是一百环。”又对老程头说:“老排长,你也露两手让孙子辈们开开眼。”

    老程头说:“没有趁手的家伙啊。”

    关山海哈哈笑道:“我知道你想用什么,小鬼,给我拿两支驳壳枪来,要二把盒子。”

    中校跑去仓库找枪了,这边关野关涛两兄弟,以及皮天堂都要了步枪和手枪打起来,关野是常年玩枪的,自然成绩不俗,枪响靶落,关涛早年当过兵,倒也没辱没将门子弟的称号,总的来说打得还行,皮天堂的成绩就差点,用步枪打得不是很好,用一把54却打出不俗的成绩来。

    其实54手枪比较难打,射击的时候必须压着手腕,普通连队军官都打不好吗,但是皮天堂却打的不赖,关涛就纳闷了,问他:“哥们,54玩的不赖啊?”

    皮天堂含糊其辞的说:“瞎猫碰个死耗子而已。”其实他家里藏了一把54,没事就练瞄准,枪感好得很。

    都打完了,众人把目光投向了刘子光,关野说他是神枪手,大家都想见识一下。

    那边中校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手里捧着两把盒子枪,都是原厂毛瑟货,带木质外盒的,枪柄下面还有已经褪色的红绸子,枪支保养的相当好,烤蓝发着幽光,散发着枪油的味道,老程头拿在手里,如获至宝,小心翼翼的把玩着,似乎回到了当年的戎马岁月。

    一排排黄澄澄的51式7.62毫米手枪子弹送了上来,本来盒子枪使用的是7.63的子弹,但是原厂货已经很难找了,只有用54手枪的子弹代替,好在公差很小,基本不影响使用。

    老程头拿到两把枪,先里里外外熟悉了一遍,来回拉动枪机试着弹簧力度,德国货就是好,整个枪身没有一颗螺丝钉,全部用零件啮合而成,虽经数十年风雨,依然锃亮如新,机构动作流畅无比,老程头满意的赞了一声,动作娴熟无比的装上子弹,一手一把盒子炮,两手往腰间一擦就上了膛,关山海眼睛一亮,好久没见过这么英姿飒飒的动作了,好一个老武工队员!

    老程头兴头也上来了,直接走出射击廊,两手在腰间据枪,枪身平放,左右开弓,根本不用瞄准,枪响靶落,中间根本不带间隔的,两把盒子炮枪声响成一串,暴风骤雨般的枪声就如同冲锋枪点射一般无二。

    二十块钢靶,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落地,每块靶子中弹两发,四十发子弹是弹无虚发,全都是漂亮到没谱的双发速射,用英文说是DoubleTap,那是只有很牛逼的射击运动员才能打出的漂亮成绩。

    沉默,久久的沉默,忽然关山海带头鼓起掌来,然后大家一起鼓掌,那些靶场的小战士都看傻了,这会也跟着拼命地拍巴掌,手都拍红了。

    老程头却不以为然,这一手简直太小儿科了,当年战争岁月里,要没有过硬的枪法,哪能干的过小鬼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