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明拒绝了医生的住院要求,自己举着输液瓶就出了医院,回到办公室之后立刻投入到生产之中,五十辆八二无后坐力炮搭载战术平台的改装任务虽然不是个大合同,但是意义非同小可,象征着晨光机械厂重新捡起了失去多年的军工企业牌子,对以后的生意也大有益处。

    刘子光让李建国从南边用普通物流托运来的东西终于到了,拿到包装箱之后,他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几个暗记都没有被动过,轻轻打开包装,里面是几个彩色小纸盒,上面印着柯达的字样。

    手头就有一架老式胶片照相机,把办公室窗帘拉上,开一盏红灯,不到十分钟就得出了结论,这些胶卷都曝光了。

    这些东西,是李建国派人秘密从云南境内走物流发来的,收件人也不是刘子光,而是一个隐蔽地址和假名字,按说这种物流方式是不会用X光进行扫描的,胶卷曝光,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自己已经处在国家有关部门的严密监视之中了,包括手机固定电话电子邮件网上实时通讯,都在监控范围之内,现在高科技手段发达,说不定自己头上有颗卫星盯着呢。

    刘子光关了灯,拉开窗帘,望着远处马路上停着的一串汽车,他甚至怀疑,那些贴着深色防爆膜的车窗后面,有一架长焦相机正在对着自己猛拍,公司里已经有个公安卧底了,再加上国安的日夜监视,真不晓得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

    他苦笑一下,果敢这件事儿做的有些过于锋芒毕露了,事后又不知道收敛,不但没主动投效,还拒绝了安主任的招安,再加上此前和金处长的那一番过招,肯定招致了高层某些人的反感,事件未解决之前他们不会动自己,事件完美解决了,大概就要卸磨杀驴了吧。

    老实说刘子光并不怕什么,哪怕是和整个国家暴力机器为敌他都无所畏惧,但是他的家在这里,他的亲人在这里,他不忍心自己最亲爱的人伤心失望,更无法像八年前那样不辞而别抛弃他们,他做不到。

    正在懊丧之际,忽然电话铃响了,是市人武部打来的电话,说是下午有个预备役干部座谈交流会,请刘子光一定参加。

    本来这种事儿刘子光不太像掺乎的,可是陆厂长病倒了,晨光预备役高炮团最大的干部就是自己了,非去不可啊。

    到了下午,刘子光从公司出来,乘着自己的奥迪前往人武部,他现在有些神经兮兮的,总觉得后面有人在盯梢。

    给刘子光开车的是马超,小伙子驾驶技术相当过硬,见刘子光不停扭头往后看,便问道:“光哥瞅啥呢?”

    “我看有没有人跟着我,这两天总觉得耳根子痒痒,好像有谁在念叨我。”

    马超看了看后视镜,忽然猛打方向盘拐进了另一条岔道,速度提高到八十码,眼睛的余光始终盯着后视镜,就这样在市区道路上拐了好几个弯之后,终于说:“起码有三辆车在轮流跟踪咱们,一辆蓝瑟,一辆英郎、一辆老款宝来,都是老手驾驶的,车开的不赖。”

    刘子光附耳对马超说了几句,马超点点头,故意减速慢行,后面跟着的那辆蓝瑟见状正常超车,忽然马超一打方向盘,两车发生了刮蹭,日系车不敌奥迪,车门被撞瘪一块,车里下来两个男子,气势汹汹指责起马超来,口音是江北当地人,穿着打扮和车牌号码也都很普通。

    马超年轻气盛,一言不合就开始推搡对方,嘴里质问着:“啥意思,你啥意思啊?”对方握紧了拳头,眼神中一丝怒气出现,刘子光敏锐的注意到他们的拳锋都是平的,这是多年苦练的结果。

    架还是没打起来,因为交巡警很快赶来,见是小事故就问双方是私了还是走程序,对方并未像刘子光想象的那样把交巡警拉到一边出示自己的证件,而是像个普通人那样不依不饶的要求马超赔钱道歉云云。

    刘子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的表演,同时注意到后面几十米处,一辆英郎正停在路边,车里同样坐了两个青年男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另一辆宝来会停在前面不远处。

    他没看到的是,英郎后座上的人正是金处长和吴子恩。

    “他发现了,我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吴子恩淡淡的说。

    金处长眉毛一挑,不屑的说:“发现了又如何,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控制下。”

    吴子恩没有说话,他是奉命行事,没有发言权,他只是心里暗暗可惜,刘子光这小伙子不懂得保护自己,锋芒毕露持才放狂,无谓得罪了小人。

    金处长就是个典型的小人,不满三十岁的他已经是正处级干部,能爬的这么快不是靠隐蔽战线上的殊死搏斗,也不是靠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更不是靠过硬的侦破技术,而是靠政治上的一贯正确和关键时刻站对位置。

    这个人,在政法大学上大一的时候就入了党,后来考研考博一帆风顺,聪明才智自然不用说,辨别风头的眼光更是令人叫绝,部里一位慧眼识才的领导相中了他,将其收纳为自己的秘书,还将自己老战友的女儿介绍给他为妻,后来领导退休,金秘书就被安排做了主管内勤工作的副处长,不到一年就扶了正,成为部里最有前途的年轻人之一。

    上次前往江北市联络红星公司出境执行任务的工作,金处长毫无悬念的给办砸了,由此也能看出他的办事能力,本来部里同事都以为他要雪藏一段时间,哪知道现实远比戏剧更出人意料,立下大功的安主任被隔离审查,草包一般的金处长却得以重用,他在领导面前究竟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大家只知道那天领导很生气。

    吴子恩陪同金处长再次来到江北市,是为解决刘子光和他麾下的红星公司而来,上面认为,这样一群身怀绝技杀人不眨眼的人的存在,是严重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必须加以严格的控制,必要时候可以实施一定的强制手段。

    强制手段意味着什么,吴子恩很清楚,国安部想让一个人消失,亦或是锒铛入狱关上半辈子的办法起码有上百种,但是用在这个叫做刘子光的年轻人身上未免可惜。不管他怎样狂傲,毕竟是个为国家民族而战的真汉子,而不是像金处长这样身处大机关里整天尔虞我诈的官僚。

    金处长没有动手的唯一原因,就是忌惮刘子光的神秘背景,越是无据可查,越是显得他神秘莫测,如果他真的像传言中那样曾经是军方的人,那就不好乱来了。

    ……

    交通事故处理的很迅速,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交警开始呼叫拖车了,刘子光和三大队的大队长老宋很熟悉,和交警打交道他才不怵,拖走就拖走,老子和你玩到底。

    留下马超处理事宜,刘子光下车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两位本地国安局的侦查员,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位于军分区隔壁的人武部而去。

    人武部是一个相对边缘的机构,但绝不是什么清水衙门,看他们气派的办公大楼就知道这一点,刘子光来到人武部大门口下车付钱的时候,正好一辆挂军牌的轿车从军分区大门里驶出并且迅速靠边停下,一个英武的少校军官从车里钻出来,冲刘子光喊了一声。

    刘子光回头看去,那个少校已经快步跑了过来,隔着老远就伸出手来,和刘子光亲切握手:“刘经理你好,还认识我么?”

    刘子光想了想说:“你是罗司令身边的人吧。”

    少校呵呵笑道:“你记性真不错,我是罗副司令的警卫参谋关野,上次在他们军分区招待所和你握手之后,我手酸了三天呢。”

    刘子光也笑了:“你好你好,这次也是跟罗司令过来的?有时间咱们喝一杯。”

    关野说:“不是,我现在下部队了,到江北这边拉练的,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一下,等我忙完了一定去找你。”

    刘子光握着他的手说:“那就说好了啊。”

    关野刚要走,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又问道:“郭大爷现在怎么样了,罗副司令老惦记着他,有时间你们也到省城去看看司令员啊,老头儿一个人怪寂寞的。”

    刘子光微微侧身,使自己的面部冲着远处的监视车辆,口型很清晰的说道:“请转告罗副司令员,我保证完成任务。”

    关参谋上车走了,但是两人会见的这一幕却被执行监视任务的国安人员全都拍了下来,等刘子光进入人武部大楼之后,金处长和吴子恩也到了,把DV联到电脑上一看,金处长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和刘子光说了什么?”

    金处长是个草包,除了整人之外没什么技术特长,吴子恩却是个多面手,其中一项专长就是读唇语,他仔细看着视频中刘子光最后一个清晰地面部镜头,轻轻读出来:“请转告罗副司令员,我保证完成任务。”

    金处长微微色变:“他真的军方的人?”

    此时通过长焦镜头拍摄的少校正面人像也出来了,胸前的名牌勋略清清楚楚,关野少校,佩戴伞降徽和机降徽,以及利剑臂章。

    名字输入电脑之后很快得出结果,手下报告道:“关野,男,二十九岁,陆军少校,特种部队出身,现任东南军区副司令员罗克功的警卫参谋。”

    金处长的面色一僵,摆摆手说:“回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