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战斗和WARGAME完全不同,士兵们肾上腺素上升,心情高度紧张,稍有风吹草动就是一串子弹打过去,敌人也不会傻到冒头给你打,也是藏在密林后面不断地开枪,打得树枝折断,草叶横飞,其实双方连人影都没看见。

    开打之前都很害怕,真打起来也就那么回事了,新兵们朝对面的密林里倾斜着子弹,打得那叫一个痛快,忽然一声尖利的哨音传来,紧接着一颗炮弹炸响,虽然没伤到人,但是重武器的加入使战场形势为之一变。

    对讲机耳筒里传来李建国的声音:“按原定计划撤离!”

    刘子光答道:“收到!”,冲众人大喊一声:“扯呼!”一帮手下当即举枪猛射,打完枪里的子弹转身就跑,几个机枪手继续留在原地用充足的子弹扫射着密林,掩护着战友撤退。

    刘子光和卓力是最后撤离的,卓力怀中的机关枪一直没有停过,枪管都打红了,刘子光用手榴弹做了几个简单的拌发雷之后,拍拍卓力的肩膀示意他先撤。

    卓力打完最后一个点射,换上新弹盒爬起来猫着腰走了,刘子光继续趴在原地守候,过了一会儿,丛林里冒出一个人影,弓着腰端着M4卡宾枪,头上蒙着头巾,身穿数码迷彩服,脸上是花花绿绿的油彩,看不出肤色和国籍,但是就凭这副身板绝不会是东南亚人种。

    那人观察了一番,冲身后做了个手势,更多同样打扮的人钻了出来,还掺杂着一些穿单绿色作战服的军阀武装,这些矮小的当地人在穿数码迷彩的士兵面前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刘子光突然开枪,精确的短点射打在当先一人额头上,顿时血花飞溅,其余人躲闪不及,也被倒,但他们反应奇快,立刻开枪还击,并且从左右两边包抄过来。

    刘子光丢出两颗手榴弹,趁着爆炸的空当消失在密林里,但是身后并没传来诡雷爆炸的声音,看来这伙人很有经验,一般的小花招伤不到他们。

    此时李建国已经拿下了基地,但是击毙击伤的军阀武装远远低于估算的数字,只有区区三十余人,看来这次摆了个乌龙,没有消灭敌人的主力,但是也不虚此行,因为那十几个TIP的恐怖分子被抓到了。

    “他们就住在这座房子里,打起来的时候这房子中了一发火箭弹,死了两个人,其余的还活着,被俘虏了。”李建国指着房子里抱头蹲着的七八个异族男子说,看他们高鼻凹眼的特征就知道是西北某民族的分裂分子。

    “这可都是宝贝,绑了!”刘子光说,立刻有人上前用塑料手铐和尼龙绳将这些人结结实实捆绑起来,连嘴里都给塞上了臭袜子,在枪口的威慑下他们不敢反抗,只能以阴狠桀骜的眼神瞪着这伙天降奇兵。

    “叫你瞪!”一枪托打过去,恐怖分子头上流下了鲜血,但是依然恶狠狠地瞪着眼,一副不怕死的架势。

    “别打死了,这可是咱们的宝贝。”刘子光交代一句,和李建国出去了,身后传来沉闷的类似于击打沙袋的声音。

    “情况有些不妙,咱们好像被包围了,对方有不少外籍人员,路数还不清楚,不晓得是雇佣兵还是特种部队的。”刘子光说。

    李建国冷笑:“没区别。”

    现在红星公司占据了残破的基地,而梁坤司令的人马则潜伏在密林中,包围了基地,他们既不进攻,也不敢用迫击炮进行轰击,大有投鼠忌器的意思。

    但他们人多势众,又在暗处,红星的人被围得水泄不通,一个本地向导害怕了,想要趁乱溜出去,结果被狙击手打爆了脑袋

    基地里还没来得及清理,地上满是被火箭弹炸得七零八落的尸体,苍蝇嗡嗡的飞着,血腥味和硝烟味挥之不去,众人藏在掩体后面,警惕的望着外面的密林,紧张的给弹匣装填着子弹,刚才一轮战斗每个人起码都打掉三个弹匣的子弹,打过枪,见过血的人,精神状态就不一样了,起码没那么恐惧了。

    密林里传出一阵喊话的声音,用的是仰光官话,过了一会见没反应,又换成普通话,大意是问你们是那个山头的?为毛要来打我们,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投降,大家四四六六说清楚,该咋样就咋样。

    李建国扯了一根青草在嘴里嚼着,鄙夷的说:“以为是黑社会讲数呢,招惹了什么人都不知道,活该他们倒霉。”

    刘子光也泰然自若的冷笑,两位老大从容的气度让众小弟心里不再打鼓。

    见劝降不成,对方终于开始炮击。用的是60毫米的轻型迫击炮,这种武器建构简单,火力适中,机动性强,在山地丛林作战中属于不可多得的连排级支援武器。

    迫击炮开火了,基地顿时变成一片火海,本来就是竹子树木搭建的军营掩体,没有多少能藏人的地方,迫击炮每分钟能发射30发炮弹,可以称得上是弹如雨下了,好在对方一直在忌惮什么,炮弹尽往外围打,炸得热闹其实没死几个人。

    “他们想要那几个围子。”李建国说。他头上身上一层红土,都是炮弹轰的。

    刘子光说:“再过一会儿他们恐怕就不这么想了,咱们占了梁坤的老巢,他不怒才怪,想要那些围子的是外国人吧,他们打不进来,迟早要破罐子破摔,来个鱼死网破。”

    沙袋掩体后的机关枪朝着密林了,漫无目标的射击并不能压制迫击炮的射击,反而惹来更多的回击,丛林里亮起一道道的火舌,爆豆般的枪声响彻云天,数百支枪一齐开火,密集的火力打得基地里人仰马翻,短短十几秒钟时间就有不少人见血挂彩。

    事到如今大家才知道怕,这回是让人包了饺子了,基地里存粮和弹药都有限,子弹打一发少一发,饮水喝完了都没地方补给去,前前后后都被人围上了,敌人成百上千,还都是熟悉地形的本地人,又有重武器支援,这仗真是没法打了。

    刘子光看看手表说:“差不多了吧?”

    李建国望望丛林里密集的火舌,吐掉口中的青草说:“可以了。”

    刘子光拍拍身边报务员的肩膀,示意他开始呼叫,报务员戴着耳机,拿着麦克风用急促的男中音喊道:“红隼红隼,我是红星,我是红星,报告你的方位,报告一个方位,完毕。”

    电台里一阵沙沙响,不久传来贝小帅的声音:“红星红星,我是红隼一号,我就在你们北面,已经看见山头上冒的烟了,哈哈,完毕。”

    刘子光拿过麦克风说:“红隼一号,我命令你立刻对基地周围进行火力压制,再说一遍,立刻对基地周围进行火力压制,完毕。”

    “明白!完毕。”

    不大工夫,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响起,天边飞来两架老掉牙的绿色双翼飞机,速度慢的好像在天上爬一样,地面上的人闹不清楚这是谁家的飞机,都停止了射击仰头观看。

    忽然,飞机舱门拉开,露出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来,然后是夺目的膛口焰,两道火舌倾泻在丛林里,所到之处一片焦土,树木藤蔓都化成碎屑,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参天大树都能被扫倒,更别说藏在密林中的人了。

    这不是机关枪,是机关炮!

    飞机上操控武器的红蟑螂戴着风镜,耳朵里塞着东西,激动万分的扫射着,要不然这会儿都被枪声震聋了,这是晨光厂民兵高炮营装备的14.5毫米四联装高射机枪,虽然口径是14.5,但是炮弹的个头赶得上欧美20毫米的机炮了,更不是12.7高射机枪的威力可以比拟的。

    四联装的武器被分割成双联装,一方面是减轻重量以利于携带更多的弹药,一方面也是怕飞机承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后坐力,好在运五的冗余能力很强,这么厉害的武器上飞机,倒也不怕震散了。

    两架飞机在低空盘旋着,倾斜着火舌,炮弹壳如同天女散花一般从空中飞落,火舌所到之处,不管是人畜万物都要化为飞灰,刚才还嚣张万分的迫击炮阵地这会儿已经变成了一堆血肉和废铁。

    这一通扫射,起码把梁坤将军的部队打掉一多半,剩下的也无心恋战,发一声喊,丢下武器扭头就跑,这仗没法打了,人家不是来和你打仗的,人家是来剿匪的,连空军都上了,完全是不对等作战啊。

    两架空中炮艇机扫射了一阵子,晃晃翅膀绕了个圈子,再次飞了回来,开始向下投掷炸弹,基地里一直被压着打的红星们欢呼一声,以密集的枪声响应空中同伴的行动,这下连那些神秘的外国军人也支撑不住了,他们的作战思想和东方人不同,首先确保的是任务的完成,事态已经恶化到如此地步,再坚持下去毫无异义,即便打掉对方的飞机也挽回不了败势了,何必再白白搭上几条性命。

    基地周围一片狼藉,几乎被重火力炸成了白地,梁坤部作鸟兽散,神秘的外籍军人也销声匿迹,两架满身弹孔的红隼摆一摆翅膀飞走了,地面上的红星向空中的战友挥舞着帽子和手臂,感谢他们的火力支援。

    “这回咱也露了脸了。”戴着飞行帽的贝小帅得意的说,忽然发现面前的风挡玻璃上一个窟窿,看大小应该是12.7毫米反器材步枪打得,看距离只差几个厘米就打到自己的脑袋,顿时吓得他一身冷汗,后怕不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