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江北市第一秘书的赵庆楠年纪轻轻,已经爬到了地级市的权力核心位置,他是正儿八经的名校硕士毕业,上大学的时候就入了党,属于高学历的技术型官员,李书记是乡长出身,后来在省委党校找枪手混了个硕士学位,但骨子里还是个没文化的农民,所以很仰仗这位德才兼备的秘书。

    领导和秘书之间的关系并非主仆,而是类似于唇齿,一荣俱荣,一损具损,赵秘书上了李书记这条船就再也下不来了,他尽心尽力的为李书记出谋划策,参赞军机,立下不少汗马功劳,李书记也放心的把权力交给他,事实上,赵秘书说话在江北市政界相当好使,很多处级官员都和他称兄道弟,关系好得很。

    赵秘书利用手上的权力给自己谋了不少福利,他兴趣爱好比较高雅,喜欢名车、名酒、名表和名媛,所以开销也比较大,不过进账远远大于开销,光是大开发一家孝敬的好处就数不清了。

    赵秘书名下有五套房产,三辆豪车,一地窖的红酒,还有无数的名贵手表和高尔夫球具,和他有着暧昧关系的女人更是不计其数,赵秘书英俊潇洒,貌比潘安,又是政界新秀,江北市文艺界的女星、交际圈的女富豪之类都趋之如骛的很。

    不过人家赵秘书在找情人方面很挑剔,绝不是什么都上,此前他相中的是至诚集团的李总,花费了老鼻子劲进行追求,终于还是功亏一篑,最让他郁闷的是,竟然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保安手里。

    赵秘书城府很深,没有立刻进行报复,事后却使了无数的手段打击至诚集团和刘子光,比如征地问题、贷款问题,这些事情背后都有赵秘书的黑手在操控,无奈至诚集团和刘子光始终福星高照,鸿运当头,一路逢凶化吉,赵秘书也不好跳到幕后前台来亲自操刀,于是继续藏在幕后瞅机会下绊子。

    这回刘子光被捕的事情,也是多方操作的结果,大开发、杨部长、赵秘书,这些人都将刘子光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他们不谋而合所拧成的一股劲是巨大的,李政委、谢支队这些人都成了马前卒,为了栽赃陷害刘子光而忙前跑后的奔波,最后终于大功告成,刘子光锒铛入狱,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办完了这件大事,赵秘书觉得很轻松,这几天都是住在他的一个情人家里,这个小情人还是省城音乐学院的大二女生,清纯的如同一株百合花,赵秘书花了不少精力才搞上手,前天才买了一架昂贵的进口钢琴送过来呢。

    虽然在私生活上比较精彩,但是赵秘书从来都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市委八点半上班,他总是七点半就到,整理文件,打扫领导的办公室,这些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从不让公务班的人插手。

    六点十分的时候,赵秘书就悄悄起床了,音乐学院的女生还昏沉沉的睡着,一只雪白如莲藕般的胳膊伸在空调被外面,赵秘书在小女朋友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披着睡衣来到厨房,自己做了一个鸡蛋吐司,打开一盒鲜牛奶,草草吃了早饭就下楼了。

    地下停车场静悄悄的,小区居民非富即贵,都不会那么早起,赵秘书按了下遥控钥匙寻到自己的路虎,慢慢走过去正要拉开车门,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赵秘书很不满的转身欲斥责对方,可是迎来的却是暴风骤雨般的一顿嘴巴子,对方的手掌粗粝不堪,又大又厚,甩起来呼呼生风,打得赵秘书眼冒金星,耳朵嗡嗡响,钛合金的眼镜也掉了,根本看不清袭击自己的人是谁,只是朦胧的看到一个狗熊般高大的身影。

    “姓王的,叫你丫日-逼不给钱!今天老子就打死你个小丫挺的!”孟黑子这家伙别看傻大黑粗,脑袋瓜子里装了不少小聪明呢,打人的时候还不忘虚晃一枪,转移视线,嘴里说着蹩脚的首都方言,怎么听都有一股东北玉米碴子味儿。

    赵秘书被打得七荤八素,这句话还是听清楚了,他赶忙叫道:“打错人了!我不姓王,我是市委的!”一张嘴才听出自己说话漏风,原来门牙已经被打掉了。

    “还装,打得就是你!”孟黑子抽完了大耳帖子,转而把赵秘书按在车上,先是一膝盖捣在他腹部,然后抡起钵盂大小的铁拳,如同打鼓一般掏在赵秘书的肚子上,咚咚的声音在静谧的地下车库中显得格外响亮。

    赵秘书哇的一声就吐了,早上吃的那点鸡蛋吐司和牛奶还没消化就喷出来了,胃部钻心的疼,脸上更是火辣辣的,一双眼睛肿的啥也看不见,嘴里往下滴着血丝和粘液,已经说不出啥了。

    刘子光坐在车里仔细欣赏着孟黑子的拳击表演,小孟这孩子就是实诚,全力以赴的殴打赵秘书,一点不带藏私的,打了这一阵子,大胖脑袋上都往下滴臭汗了。

    砰砰砰十几拳打下去,赵秘书的身子佝偻的像个大虾一样弯下去,人已经昏迷了,轰然倒在刚才的呕吐物当中。

    孟黑子转脸回来朝刘子光灿烂的一笑,刘子光赞许的点了点头,孟黑子受到鼓励,又把赵秘书从地上提起来,按在路虎的引擎盖子上开始扒他的裤子。

    “这个孟黑子不会在看守所憋久了,连男人都上吧?”刘子光开始为赵秘书的菊花担心起来,不过单纯的孟黑子显然思想没有这么龌龊,他只是将赵秘书的臀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然后抽出赵秘书裤子上的泰国鳄鱼皮带,高高抡圆了开始抽鞭子。

    “啪”的一声脆响,昏迷的赵秘书愣是给抽醒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刺破云霄,很多汽车的警报器都响了。

    孟黑子嘿嘿一笑:“这个给力!”再次抡圆了抽下去,赵秘书儒雅洁白高贵的臀部顿时又多了一道红色的隆起,皮鞭子抽人实在是太狠了,这几鞭子下去,怕是赵秘书的尊臀三个月不能坐椅子了。

    来来回回抽了八鞭子,刘子光觉得动静闹得太大,便打了声唿哨,孟黑子这才意犹未尽的扔下皮带,朝赵秘书啐了一口,回到了昂克雷车里,他故意没擦额头上的汗水,说刘子光:“真他妈爽!哥,我打得还行吧?”

    “嗯,还行,不过还有提升空间。”刘子光赞了一句,孟黑子高兴地眉开眼笑,踩油门离开了地下车库,过大门的时候才有两个睡得迷迷瞪瞪的保安出来,傻乎乎的看着昂克雷绝尘而去。

    “哥们,刚才车库里有人叫,你听见么?”一个保安问道。

    “没听见,我就听见汽车警报了。”另一个保安答道。

    两人小心翼翼的下去查看,打着手电找了半天,终于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赵秘书,他俩不敢动现场,马上打110报警。

    “对了,电视台不是有个爆料节目吗,有新闻线索就打那个什么号码,采用了就给20块钱呢。”一个保安嘀咕道。

    “那还不赶紧打。”另一个保安急道。

    臀部血淋淋一片的赵秘书才地上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吐出来的只有一串血沫。

    俩保安先打了新闻热线,再打110,告诉接警人员说金路易小区地下车库有人打架受伤,警察问有没有出人命,保安看了看还在动的赵秘书,回答说没死人,就是打的屁股上都是血。

    110把警讯转给了当地派出所,大清早的派出所民警也烦着呢,若是杀人抢劫案件也就罢了,打架斗殴什么的最讨厌了,折腾的人不安生。

    结果还是电视台的记者先到的,最近江北电视台为了收视率搞了一些有特色的节目,雇佣了一帮狗仔队性质的半吊子记者专门搜集民间千奇百怪的事情,前来采访的就是这种人,他们也不管赵秘书的死活,先打开摄像机前前后后详细拍了一番再说。

    记者们把该拍的都拍完了,派出所巡警才姗姗来迟,一个警察带着两个协勤开着桑塔纳闪着警灯驶入地下车库,看到躺在地上的赵秘书,又看到旁边的路虎,就知道这事儿有些麻烦,百十万的陆虎揽胜可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的,这种人的仇家自然也不会是等闲之辈,反正最多就是个故意伤害罪,没啥大不了的。

    警察先叫了救护车,然后来到跟前查看伤者的伤势,赵秘书已经苏醒了,但是伤的实在厉害,眼睛肿的看不清人,一嘴好牙都被打掉了,话也说不利索,嘟嘟囔囔说了一阵子,警察也没听懂他什么意思。

    “我……市委的……”赵秘书艰难的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口齿不清的说道。

    “你什么伟?”警察问道。

    赵秘书指了指汽车的挡风玻璃,警察一看,玻璃下赫然放着市委的通行证,原来这个被打的公务员啊。

    严重了!

    警察马上电话催促救护车赶紧来,驱散记者,向领导汇报,领导让警察报一下车号,警察就把路虎的号码报了过去,这下可不得了,所领导震惊的发现,这是市委赵秘书的座驾车号!

    不大工夫,增援力量赶到,连分局领导都惊动了,李政委亲自带队前来,前几天逮捕刘子光时候打出风头的特警队也来了,煞有介事的在地下车库拉了封锁线,蒙着黑头套端着喷子作虎视眈眈状。

    救护车呜哇呜哇的开了进来,急救员小心翼翼的将赵秘书翻着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罩上氧气面罩,直奔医院而去。

    李政委主持工作,亲自给目击者做笔录,有个清洁工看见了事情的经过,但是由于他老眼昏花,没看见行凶者长什么样,就看见他们乘着一辆很庞大的越野车。

    结合保安的证言和车库门口的监控录像,立刻锁定了目标,这是一辆挂着首都牌照的进口昂克雷!

    李政委马上部署全市围追堵截这辆昂克雷,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凶手,因为他知道,赵秘书受伤,李书记一定会关注,在这个案子上露一把脸,自己的前程就不用担忧了。

    还没有五分钟呢,李政委就接到了市局指挥中心的电话,说是他的前一个命令已经被取消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