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看守所外面的空地上,月朗星稀,高墙内岗楼上的武警战士肩膀上的刺刀闪着清冷的寒光,闪亮的碘钨灯将下面几个人的身影拉得极长,如同鬼魅。

    他们的对话孟知秋根本听不懂,只觉得像是电影里的台词,但是那位肩膀上扛着一颗警监花的白衬衣警官他却是认识的,那是市局的宋局长,老宋这么高级别的警官竟然站在一边打酱油,故事的主角俨然是刘哥,而结合刘哥在仓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自己貌似也是个配角身份啊。

    孟知秋激动地嘴唇颤抖,肾上腺素迅速上升,他深深明白自己已经卷入了一场漩涡之中,究竟是福是祸不好说,但是对他这样一位吃了今天的饭就不想明天的单身汉来说,怕毛啊!不就是玩命么,爷玩的就是命。

    “刘哥,他说什么装备都能要,我看这车不赖,行动用得着。”孟黑子不知好歹的指着金处长的昂克雷对刘子光说。

    “是啊,我正需要个交通工具,那啥,金处长你就割爱吧,先说好,这可不算那一千万里面的。”刘子光就坡下驴,提出了自己第一个要求。

    出乎刘子光的意料,金处长眼睛都没眨就同意了,这次任务他办的不是很漂亮,回到部里少不得要挨训,这辆车不过六十万而已,给了也就给了,说不定因为这辆车立了功,自己还会跟着沾光呢,而且这辆昂克雷上安装了定位跟踪系统,对于掌握刘子光的行踪大有益处,他自然乐得送个顺水人情。

    钥匙径直抛了过来,金处长招呼自己的人下车,又对刘子光说:“上面会来人跟进这件事情,具体怎么办,还要看你自己安排,我的任务到此结束,祝你顺利!”

    说着伸过手来,刘子光没有迟疑,紧紧握住金处长的手摇了几下说:“谢了。”

    “不客气,再见。”金处长上了宋局的奥迪,老宋又走过来拍拍刘子光的肩膀说:“好好干,比给狼牙丢人。”

    刘子光淡然一笑,问道:“宋局,到底是谁那么想让我坐牢?这件事闹不明白,我没心思为国打仗的。”

    宋剑锋无奈的苦笑:“你小子,什么都瞒不过你……”

    ……

    实际上,宋剑锋除了江北市公安局长的职务之外,还兼任着江北市国家安全局局长的职务,所以他有责任全力配合金处长的行动,刘子光有什么要求,他也有义务完成,两人在野地里小声嘀咕了一阵,谁也没有听见说的是什么。

    宋局和金处长一行人上车绝尘而去,刘子光笑呵呵的走向正在昂克雷旁摩挲的孟黑子,照屁股踢了他一脚说:“瞎摸啥呢,上车!”

    孟黑子一转身,刘子光就把车钥匙丢过来了:“你开车。”

    “我?我就开过泥头车,没玩过这进口高级货啊,要不还是老大你开吧。”

    “废话,你也知道我是老大啊,老大开车马仔坐着,反了你了!”刘子光径直上了后座,孟知秋望一眼夜幕中的看守所,暗暗感慨了一番,千盼万盼离开这个鬼地方,幻想中有一千种离开的可能,就是没料到是这样离开的。

    “不走咋的?还想留下住一晚?”刘子光问道。

    “走!”孟知秋毅然开门上车,鼓捣了一阵终于摸清是怎么驾驶的,启动了庞大车身的昂克雷,向着市区驶去。

    刘子光在车上打着电话,先打给李纨报个平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说自己放出来了,现在有事要办就挂了电话,孟知秋在前面赞道:“老大你太酷了,和娘们说话一点都不黏糊,就该这样。”

    “开你的车,去华清池。”刘子光踢了他一脚,又给卓力打电话。

    “老二,你跑的挺快啊,马上给我赶到华清池,有事安排,把小贝也叫上。”

    “光子,你咋跑出来了?不能回华清池啊,警察盯着呢!”卓力心惊肉跳的说。

    “毛,哥现在是东厂行走,谁敢盯我,照办!”

    挂了电话,刘子光开始闭目养神,孟黑子探头探脑的问道:“刘哥,东厂行走是啥?”

    “这都不知道,你真文盲,东厂是明朝一个专门为皇帝服务的谍报组织,权力相当之大,可以先斩后奏……“刘子光深入浅出的给他做着科普。

    “哦,我知道了,东厂锦衣卫,我看过那片子,甄子丹演的,老厉害了!”孟黑子顿时兴奋起来,手舞足蹈的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

    “不是一码事,东厂番子可比锦衣卫权力大。”刘子光点燃一支烟优哉游哉的说道。

    ……

    半小时后,首都牌照的昂克雷抵达华清池洗浴中心,门口把风的服务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哥和另一个膀大腰圆的黑胖子从汽车里跳出来,光膀子罩着橘黄色的马甲,上面分明印着江看的字样!

    我的妈呀,老大也太彪悍了吧,直接越狱出来不说,连看守所的马甲都不脱啊,服务员屁滚尿流,飞奔回去报告二哥。

    卓力早就在华清池大厅内坐立不安了,听到报告扔掉手上的烟蒂,从里面窜出来,贝小帅也紧跟着跑出来,两人直冲向刘子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三双手紧紧握到了一起。

    “还有我呢。”孟知秋在旁边瓮声瓮气的说道,刘子光赶忙介绍道:“小孟,看守所一霸,早就和你们提过的。”

    卓力和贝小帅都和他握手致意,孟知秋谦虚的说:“喊我黑子就行。”

    贝小帅看到那辆气势汹汹的昂克雷,咋舌问道:“车不孬啊,3.6排量豪华型,现在4S店加钱都提不到,光哥你哪里搞的?”

    “讹的。”刘子光毫不掩饰的说,随后四人并肩走进华清池。

    “拿两套衣服来,穿这马甲别扭得很,再安排二斤烤羊肉,花生毛豆炸金蝉啥的,扎啤来两桶,这几天棒子面粥可把我喝伤了。对了,再帮我把邓云峰和王志军找来,越快越好,活儿不等人。”刘子光随手扒掉身上的橘色马甲,一边走一边说。

    “好嘞,我马上安排,毛孩要是知道你出来,非高兴死不可,哎对了,光哥你咋出来的?你说的什么厂行走是啥玩意?”贝小帅咧着大嘴问道。

    “我手上有牌,他们不得不放了我,还得给我恢复名誉,不过在这之前,咱们要先做一件事。”刘子光说。

    “什么事?”

    “玩命的买卖,敢么?”

    “切,在道上混,玩的不就是个命么。”

    ……

    王志军就住在公司,邓云峰在厂里加班,接到电话后都迅速赶来,卓力在华清池二楼安排了一大桌子酒菜,半夜里没啥吃的,都是烧烤摊子上弄来的烤羊肉和凉菜,整上两桶扎啤,这叫一个痛快。

    人来齐之后,刘子光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次我出来,是要替上面做一单生意,买卖很棘手,而且是在境外,所以人家在找上咱的,报酬很丰厚,摊下来每人起码能拿六位数,当然风险也大,搞不好就把命丢外边了,连尸体都拉不回来,情况就是这个情况,谁不愿意参加,不勉强。”

    除了邓云峰之外,剩下的人都毫不迟疑的举起了手,就连送菜的毛孩也高高举起了右手,看到邓云峰一脸为难的样子,刘子光哈哈一笑说:“老邓大哥别苦着脸,你是有家有口的人,你想上阵我都不答应呢,你的任务是帮我搞后勤,有这么个活儿交给你,你看好办不……”

    邓云峰听完之后一拍大腿:“没问题,交给我,绝对在最短的时间内办的妥妥的!”

    “行!走一个!”刘子光举起了硕大的啤酒杯。

    一番部署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众人渐渐散去,换了一身桑拿服的孟知秋坐立不安,两手搓着,似乎很有心事的样子。

    “咋的哥们?便秘了?”卓力关切的问道。

    “不是,那啥,店里有值班的技师么,哥在苦窑里蹲一年了,这童子功都快出师了,你这店里挂的画也太那啥了不是。”孟黑子指着四下里墙上挂着的仿古春-宫画恬着脸说道。

    卓力一拍脑瓜:“哎呀你瞧我这脑子,把哥哥你给忘了,好办,咱这地方就是不缺这个,黑子哥你喜欢啥样的口味,学生还是白领?”

    “我不挑食,你看着安排就是。”孟黑子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那就来两个活儿好的,双飞,咋样?”

    “成!麻利的安排,哥憋不住了。”

    卓力刚要去安排,刘子光过来了:“干啥的,别急着整这个事儿,黑子跟我出去办个事,算你的投名状。”

    “啥投名状啊?不能等我把双飞飞完了再去么?”孟知秋急赤白脸的说道。

    “不行,这活儿就得憋着一股子邪火才能办好。”刘子光不容置疑的说道。

    卓力一摊双手,表示老大发话,自己也无能为力,孟知秋只好咬牙切齿的说:“啥活儿,你说吧!”

    ……

    十五分钟后,孟知秋驾驶着的昂克雷就出现在市内某高档住宅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此时六点更过一刻,上班一族还在甜美的睡梦中,只有晨练的人和买早点的人慢慢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互相打着招呼。

    地下停车场里满满当当都是汽车,这个小区住了很多富人,业主的汽车也都比较高档,昂克雷慢慢开了一圈,终于找到一辆豪华路虎揽胜。

    “就是这车,待会儿谁下来开这个车,你就上去揍他一顿,别给我留面子,照死里打,最好是内伤,别弄什么推断骨折的皮外伤,没意思,你懂的。”刘子光交代道。

    孟知秋恶狠狠地答道:“就这事儿啊,你放心好了,别的我不会,揍人绝对有研究,待会儿我要是不把他打出绿屎来,就算他没吃过韭菜。”

    昂克雷缓缓驶到角落里停下了,不大工夫,一个穿着考究白衬衫的年轻男子行色匆匆从电梯口出来,看了看腕子上的百达翡丽,急匆匆的走过来,从皮包里掏出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路虎的车灯一闪,发出吡的一声鸣叫。

    看到赵秘书出现,刘子光狰狞的笑了,对摩拳擦掌的孟黑子说:“就是这小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