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国家安全部,最近几天缅甸境内暴雨成灾,交通中断,有情报显示,一架以救灾名义出现在缅甸的军用直升机在事发当地坠毁,部里分析认为这可能是某大国特工机构派去接应相关人员的飞机,看来某大国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插手此事了。

    事情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如果让老安落在敌人手里,这一局就算是全败了,幸亏天空作美,降下暴雨,致使向来依靠高科技装备的某大国特工机关功亏一篑,也给部里创造了扳回一局的机会。

    事实上,鉴于事情的严重性,部里已经开始考虑向军方求援了,毕竟出了漏子谁也扛不住,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部领导竟然接到了失踪十余日的安全部负责反恐事宜的安主任从云南边境打来的电话!

    安主任成功逃生,是被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救出来的,不过现在身负重伤,腿脚不便,身陷境外深山中,急需支援。

    电话是用大功率对讲机转过来的,声音很模糊,不能分辨是不是安主任的声音,十局主管行动的副局长接过了电话看似随意的问了几个问题,其实里面暗藏了密码,对方马上就答了出来,然后扯着嗓子说:“事态紧急,兵贵神速!让刘子光过来,此事非他不行!完毕。”

    副局长捂住话筒说:“兵贵神速是老安的口头禅,看来确实是他,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刘子光的?”

    此时分析音谱的技术人员也报告道:“经过分析,这个声音确实是安主任的,准确率98%。”

    “老安,是谁救你出来的?完毕。”副局长问道。

    “不是你们安排的人么,红星的小伙子干得不赖,不过下面的任务还要加派精兵强将不可,我相信他们,完毕。”

    “保持联系,每一小时通话一次,就这样吧。”副局长挂了电话,火速去向部领导做了汇报。

    部领导马上指示,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完成这次任务。

    “这不光关系到部里的面子,还是一次很重要的政治任务,总理已经在关注这件事了,你明白么?”部领导严肃的说。

    “明白,我马上部署。”副局长立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要通了金处长的电话,此前他已经派遣金处长前往江北联系红星公司,没想到这帮人效率这么高,金处长那边还没回话,人都救回来了,有人还说他们和总参没关系,副局长打死都不信。

    金处长接到电话,仔细汇报了江北市发生的一切,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用不了几天就能逼刘子光就范。

    “狮子大开口想讹人,我看他是找错对象了。”金处长轻松地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

    “乱弹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计较钱!你知道现在什么局面么?美国人在和我们赛跑!暴雨连天,气象条件那么差,人家连直升机都出动了,光是那架坠毁的CH53价值就几千万美金,人家说摔就摔了,你却在那里给我计较那么一点点经费问题,这是打仗你明白么,耽误了军机,你要坐牢!要接受审判!你这是渎职!严重的渎职!”

    副局长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番话,暴风骤雨般的斥责震得金处长耳膜生疼,他能想象电话那头副局长大人暴怒的脸,若是在眼前,这个铁血老特工一定会将自己撕成碎片的。

    “明白了,我马上安排,保证完成任务。”金处长低声下气的说道。

    “老安已经获救,红星的人不是吃素的,你最好尊重他们一些,我不想和总参的人搞坏了关系,他开什么条件,你都答应,明白么?”副局长和缓了情绪说道,实际上老安获救,他开心得很呢,只是借着这个机会将连日来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而已。

    “明白!”金处长放下电话,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忽然明白在看守所会客室里刘子光说的那些话,没有认清真实处境的人,可不就是自己么。

    看看手表,已经是深夜一点了,但是他还是叫醒了同事说:“走,去看守所。”

    “是!”几个小伙子当即爬起来,安排车辆,金处长一边下楼一边给宋剑锋打电话:“宋局长您好,我是安全部的小金,这么晚打扰您真不好意思,是这样一个情况,前天我和您说的那件事有了变化,对,对,对,我是这个意思,麻烦您给看守所那边打个电话,不会再变了,真不好意思,就这样吧,谢谢您。”

    金处长的汽车来到桃林看守所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半夜造访令看守所的警察们很不高兴,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宋局长的专车也跟着来了。

    “不知道有啥大事发生?”看守所的警官们赶紧将领导们迎进来。

    ……

    暴力犯仓,刘子光睡得正香,忽然铁门被人敲响,管教干部高声喊道:“刘子光,出来!”

    刘子光懒洋洋的爬起来,揉揉眼睛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干部没好气的说:“不让人睡觉的是你吧,大半夜的把领导们都招来了。”

    刘子光嘿嘿一笑,在众犯人的伺候下披衣起来,坐在水泥台子上让人给他穿鞋,门外的干部不时的看表,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看来金处长真急了,刘子光暗道,大摇大摆的跟着干部来到会客室,果然看到金处长站在那里,一见刘子光来了,他就命令道:“手铐打开,跟我走。”

    干部疑惑的看看金处长,又看看刘子光,心说不兴这样的啊,犯人说放就放,还有规矩么,一旁的宋局长却说道:“放!我签字。”

    “不急,事情没有说法,我不走。”刘子光反而不让人开他的手铐,一脸得瑟的说道:“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你们以为我是什么啊。”

    “小刘,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的案子,我会给你一个说法,把手铐解了,跟金处长走,国家需要你。”宋剑锋走了过来,将双手按在刘子光肩膀上说道。

    “国家需要我就放,不需要就抓,哼。”刘子光冷笑,继续摆谱。

    金处长不时烦躁的看着手表,两点前他要给部里回话的,刘子光再这样卖味,他又要挨一顿臭骂了。

    宋剑锋见状将看守所的警察支了出去,毕竟这些内幕不适宜流传出去。

    会客室里只剩下三个人了,金处长深吸一口气说:“你开出的条件,我都答应你,你必须跟我走!现在,马上,立刻!”

    刘子光说:“想通了?你真是个聪明人,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不过这事儿想办成,还需要几个人,缺一个都不成!”

    “谁!我时间有限,你赶紧说。”

    “卓力,贝小帅,还有孟黑子。”

    “孟黑子是谁?我没听说过。”金处长眉头一皱道,他对刘子光的情况了解的很清楚,但确实没听过这个名字。

    “孟知秋,和我一个牢房的,也是冤案进来的,我需要他的帮手,没他不行。”刘子光说。

    “放!有事我担着!”金处长毅然一挥手,宋局长迟疑了一下说:“好吧,放人。”

    ……

    刘子光回到牢房,躺在上铺上双手抱头,瞪着天花板上说:“黑子,如果马上就要离开看守所了,你会想念这里么?”

    “想念个毛!我都快憋死在这里了,下回就算当场打死也不进来了。”孟知秋抱怨着,忽然灵光一闪:“刘哥,你有法子把我弄出去?”

    “有,不过是有条件的。”

    “啥条件?你可别忽悠我啊?”

    “跟我去做趟玩命的买卖,我说的玩命,是真的玩命,九死一生的那种。”

    孟知秋瞪着小眼睛看着刘子光发傻,忽然讪笑道:“混了半辈子了,玩的就是个命,还怕这个?”

    “行,有种!跟哥走吧!”刘子光从铺上跳起来,拉着孟知秋居然一把推开了牢房的铁门,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在走廊里。

    “哥啊,你这是越狱还是咋的啊?我瞅着也不像啊。”孟知秋胆战心惊的看着走廊里的警察,那些警察却对他直接无视。

    直到出了看守所的大铁门,孟黑子才明白自己不是做梦,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释放了,再也不用睡水泥大通铺,每天和那帮臭烘烘的囚徒一起吃棒子面窝头了,自由的感觉让他泪流满面,兴奋地不知道说啥好。

    金处长冷眼看着这两个穿着囚服臭气熏天的家伙,他刚才已经向部里汇报过了,后续的任务已经不需要他了,交给更高级别的安全官员负责。

    “你需要的资金、装备、飞行手续,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这是上面给你的资料,你好好看看,需要什么,随时提。”金处长说着,拉开了自己那辆昂克雷的车门。

    “对了,有一点我忘了说,武器装备只限于轻武器,呼叫空军支援那种事情只有在电影里才有,你们就别奢望了,还有就是,你们的任何行动都和我们无关,不管是被俘还是战死,官方都不会承认这次行动,明白么?”金处长严肃的补充道。

    “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还用你教。”刘子光凛冽的冷笑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