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黑色奥迪开了过来,负责监视的警察看了看说:“这是教育局长的车。”过了一会,又是一辆红色沃尔沃开了过来,警察说:“这是至诚集团老总的车。”

    “排场不小啊,这个高中生什么背景?”另一个警察随口问道。

    “没什么背景,听说是下岗工人的孩子,和刘子光一样都是晨光厂的子弟。”

    “这么说,这个刘子光挺仗义的了。”

    先前的警察轻笑一笑:“混社会的都这样,对身边人好得很,要不然别人怎么为他卖命。”

    宾客们还在陆续抵达,一帮学生模样的人叽叽喳喳走进去之后,一辆乌黑锃亮的大红旗轿车缓缓驶来,立刻引起了监视警察的注意,几架望远镜同时望过去,面包车的警察用对讲机通知指挥部:“目标出现!

    大红旗驶入和平饭店停车场,剃着平头的干练司机先跳下车来,机警的望了望四周,这才拉开后车门,先下来的正是刘子光,他今天穿的很正经,短袖衬衣和西裤皮鞋,看起来像个斯文的商人。

    长焦相机啪啪的连拍着,将刘子光的锁定在画面里,埋伏在远处高楼上的狙击手也用瞄准镜套住了刘子光的脑袋,手指轻轻搭在了扳机上。

    瞄准镜内的那个人,忽然昂头一笑,眼睛正盯着狙击手,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特警狙击手心里一惊,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但是随即又明白过来,距离那么远,自己又经过伪装,目标无论如何不可能看到自己。

    刘子光从车上搀下两位老人,正是他的父母双亲,两位老人也穿了新衣服,一脸的笑意,和平饭店的老板疤子从里面跑出来迎接,亲自将贵客迎进大厅。

    “目标已经进入饭店,重复一遍,目标已经进入饭店。”监视人员用对讲机说完这句话,驱车离开了现场。

    指挥部里,谢支队长手拿对讲机,严肃的下着命令:“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

    正要下命令,忽然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宋局打来的,赶紧接了。

    “老谢,省教育厅的领导在里面,为了确保领导安全,行动稍微推迟一下。”

    “明白。”谢华东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对讲机说:“继续监视。”

    ……

    江东省教育厅的一把手周仲达到各地视察高考录取情况,正好来到江北市,他以前是做过江北市的市长,对这个地方很有感情,在教育局召开座谈会的时候,局领导向他汇报说,今年的省高考状元就在江北市,而且是个很值得宣传的贫寒学生,周厅长一听大感兴趣,表示要见一见这位新出炉的状元,局领导马上安排,给一中校长打电话,得知该生正在举办谢师宴,校领导都到场了。

    “是这样一个情况,省厅领导想见见这个孩子,老朱你看怎么安排一下,尽快带她到局里来。”教育局长这样说。

    “不用不用,我们去,状元最大嘛。”周厅长摆摆手,很平易近人的说。

    于是,周厅长乘着教育局的专车前往和平饭店,厅局级领导的动向是透明的,他那边出来,这边公安局就收到了消息,宋剑锋考虑到周厅长的人身安全,毅然下令暂停行动。

    ……

    和平饭店内,教育厅长的大驾光临令所有人都为之吃惊,小雪这孩子真是出息了,连厅长都请得动,周厅长乐呵呵的和一中校领导、高三年级组主要代课教师亲切握手,勉励他们再接再厉,多培养几个状元出来,为一中争光,为江北争光。

    “我就是江北人,咱们江北的孩子当了状元,我心里也很高兴,不过呢,上了大学之后,不能懈怠,不能骄傲,人生的道路才刚刚开始嘛,温雪同学是学理科的吧,我希望她能在科学探索道路上开创一片新天地,为咱们江东省父老争光,为国家争光!”

    下面一片掌声,大伙都感叹人家大领导说话就是有水平,高瞻远瞩啊。

    小雪腼腆的低着头不说话,老温大叔却兴奋地满面红光,端起一杯酒说:“周厅长,我代表孩子敬你一杯。”

    周厅长笑眯眯的说:“我高血压糖尿病,医生嘱咐不能喝酒。”

    大家就都赔笑,大领导不喝酒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周厅长话锋一转,提高声音说道:“但是今天这杯酒,我必须喝,我虽然在行政领导岗位上,但也是教育战线上的一份子,这是谢师宴,我也有份嘛。”

    说着接过那杯红酒一饮而尽,众人轰然叫好,热烈的掌声再度响起,刘子光端着酒杯在一旁赞叹着,这老周当官的水平是越来越高了,他哪有什么高血压糖尿病啊,上次去他家送礼,喝酒喝得那叫一个凶啊,一转脸就说自己有医嘱不能喝酒,这演技绝对属于实力派的。

    您是孩子的家长吧,家庭条件这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孩子,值得我们学习啊。”周厅长夸奖了老温大叔一番,又对温雪说:“报考志愿方面,我建议还是以省内大学为主,像我们省内的东吴大学,金陵大学、淮江大学,都是历史悠久,实力强劲的大学,至于学费方面不用考虑。”

    小雪点点头说我会考虑的,周厅长也满意的点点头,眼睛望着坐在桌旁的刘子光,正要去和这位老朋友说两句,忽然秘书附耳过来,低声说了些什么,周厅长脸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笑呵呵的说:“我还有事,就不耽误大家喝酒了,我在这里站着,你们都怪别扭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都觉得周厅长人真的不错,只有刘子光心中一凛,一股不安的情绪浮上心头……

    周厅长及其随员们在众人的欢送下出了大门,上车离去,门口负责监视的便衣警探微微掀起领子,对着下面藏着的耳麦说了些什么,被刘子光锐利的目光发现了。

    和平饭店门口有几个很可疑的行人,有的站在站台附近等车,有的蹲在路边玩手机,还有一对恋人站在大太阳下互相勾着脖子说着情话,两双眼睛却不自觉的往饭店这边看。

    这点花招哪里能瞒得过刘子光的法眼,这帮便衣的伪装技术,起码还要练上三五年才能出师。

    冷眼观察四下,有几辆很可疑的汽车停在路边,那可是不能停车的地带,而交警从旁边驶过都不搭理,车身压得很低,应该是坐了四五个成年男子。

    远处的建筑物一眼扫过去到没有什么异样,不过刘子光确信,肯定部署了不止一把狙击枪。

    警方是冲着谁来的,这一点毫无疑问,究竟该怎么应对,刘子光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就做出了选择。

    ……

    “指挥部,确认教育厅领导已经离开。”路口的警察向谢华东报告道,谢支队马上拿起对讲机喊道:“行动!”

    早已按捺不住的警车鸣响了凄厉的警笛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有标准警用涂装的桑塔纳,黑色涂装的特警SUV,还有载满荷枪实弹武警的依维柯运兵车,一直趴在路边监视的那几辆民牌警车也挂上了警灯,呜呜的闪着红蓝光辉凑了上来。

    饭店门口的人都惊呆了,一时间竟然没人敢动,都呆呆站着看警察们的路秀。

    蒙着黑头套,一身黑色BDU战斗服的特警们如同暗夜里的幽灵,迅速跳出警车,有的跪,有的蹲,有的站,摆出各种姿势,枪口全部对准了刘子光,武警战士们也迅速占领了侧面的位置,八一杠和七九微冲的枪栓拉的哗哗响,刑警大队的便衣们动作迅猛的从车里跳出来,身上都套着统一制式的黑色马甲,前面四个明黄色汉字“便衣刑警”背后是拼音字母:GONGAN。手里举着6-4,77一手举枪,一手托着枪柄,两腿叉开一副狗拉屎的架势,乱糟糟的喊道:“警察,别动,举起手来!”

    饭店门口的人全吓傻了,疤子最害怕,他还以为警察是来扫自己场子的呢,不过转念一想,最近自己很消停,没干啥大买卖啊,他摸着光溜溜的大脑袋望了望身边的刘子光,忽然醒悟过来,八成是这哥们惹的祸,也只有他,才能让警察摆那么大排场。

    刘子光没有异常举动,站在人群中动也不动,站在他身后的小雪却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紧紧拉住了刘子光的衣襟。

    全副武装的警察们步步紧逼,如临大敌,刘子光却风轻云淡,若无其事,他往前走了两步说:“太隆重了吧?就为了抓我一个人,值得么?韩光呢,胡蓉呢,她不是一直想抓我来着么?”

    众人这才知道警察要抓的是刘子光,父亲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母亲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拉着刘子光的手说:“小光,这是咋回事?”

    “妈,别担心,您儿子没犯罪。”刘子光拍拍母亲的手宽慰道。

    其余众邻居朋友都没有说话,李纨站在人群后面紧紧地咬着嘴唇,心里焦躁起来,怕什么来什么,警方这么大手笔抓刘子光,看来事情不小,这可不是犯罪没犯罪的问题,而是背后有谁在操作的问题,这次进去怕是很难捞出来了。

    几个极其健硕的特警队员手持95自动步枪包抄过来,抓捕行动比预计的要顺利的多,目标没有做出任何有危险性的举动,反而很配合抓捕,但是特警队员们并没有掉以轻心,他们小心翼翼的包围了刘子光,枪口瞄准他的脑袋,然后过来两个膀大腰圆的队员,抓住刘子光下垂的胳膊往后拉,想给他上手铐。

    和平饭店门口静悄悄的,马路已经被封锁了,所以没有路人围观,有的只是饭店里这些亲朋好友,在密密麻麻的枪口下,所有人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哪还敢随便乱说乱动。

    沈芳紧紧抓住丈夫的手,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疤子无奈的挠挠秃头,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小刘这回是真栽了。”

    晨光厂的新厂长陆天明也叹了一口气,刘子光这孩子秉性不错,就是走错了路,多好的苗子啊,可惜了……

    玄子、邓云峰、木三水这些朋友也都噤若寒蝉,默默注视着这一切,楼上没下来的卓力和贝小帅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警方如临大敌的排场,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扭头就跑,警察抓刘子光,肯定要捎带着他们俩,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当口要是不知死活的出去送死,那是傻子。

    两个特警都是一米八五的身高,强壮的身躯把战斗服都撑得鼓鼓涨涨,那胳膊粗的,怕是铁棒都能掰弯,两人扭住了刘子光的胳膊,右边那个大个子抖出锃亮的手铐就要行动,忽然间有一只手死死抓住了他。

    高大的警察低头看去,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她的面孔是那样的清秀,身体是那样的单薄,在高大强壮的特警面前,就如同一株弱不禁风的细细嫩嫩的白莲花一般。

    如果是别的人,特警早就一拳打过去了,但是在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面前,武装到牙齿的特警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了。

    “叔叔是好人,你们不能抓他。”小雪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执拗的抓住警察的手,不让他铐刘子光。

    仿佛被小雪的勇气激发了一般,李纨推开面前的人站了出来,说:“刘子光是人大代表,在没有解除他人大代表身份前,你们不能抓他。”

    “对,你们凭什么抓人?连逮捕证都没有!”又有人站了出来,是晨光厂的车间主任邓云峰,经过社会锤炼的老邓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畏畏缩缩的下岗工人了,举手投足之间已经颇有气势。

    于是,更多的人站了出来,有晨光子弟中学的学生,高土坡的老邻居,物业公司的职员,晨光厂的老工人,大家一起涌上来,把刘子光团团围在中间,两个特警尴尬的站在刘子光旁边,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两个站在汽车后面举着枪的便衣警察小声嘀咕着:“混社会能混成这样的,真不简单,能让老百姓这么爱戴拥护的黑社会杀人犯,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他的同事咂着嘴说:“这场景咋那么像日本鬼子进村抓干部啊……”

    保卫着刘子光的这些人都是普通市民,有老有少,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十二三岁的初中生,难道用枪打他们不成?警方精心策划的抓捕行动遇到了难以想象的阻力,现场几个科级干部全都抓瞎了,慌忙用对讲机通知指挥部里的谢华东。

    谢华东听到汇报也犯了愁,宋局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出漏子,不能有伤亡,为了确保这一点,他调用了武警机动中队八十多名战士和特警突击队四十来号人,其中光狙击手就五个,还调来了处突专用的轮式装甲车,没成想这些兵力和装备全都没派上用场,这个刘子光太狡猾了,竟然使出这样一招!

    “让韩光上,展开政治攻势!”谢支队毅然下了命令。

    韩光和胡蓉都来了,但是没有谢支队的命令,他俩只能远远的坐在车里,命令一下,韩光苦笑道:“苦活儿还是咱们上啊,小胡,你不是一直想抓他么,这回机会来了。”

    胡蓉咬着嘴唇不说话,忽然抓起手铐跳下汽车,毅然朝着刘子光走过去。

    今日有事耽搁,单更一大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