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远处体育用品商店里打理生意的老板听到喧哗后也跑了过来,一听说小雪是今年的省高考状元,这位胖乎乎的中年男子二话没说,拿出五百块钱塞在小雪手里。

    “王叔叔,我才上班三天,不能拿那么多钱啊。”小雪赶紧把钱往回退。

    “孩子,拿着,就当王叔赞助你上大学的,别给咱江北人丢脸。”老板豪爽的一摆手,又冲大家说:“今儿我请客,冰镇可乐随便喝!”

    众人又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老板很会做人,以后别家店是甭想竞争过他了。

    趁着这边乱哄哄的,陈老师拉着小雪从人丛中钻出来,小雪在店铺后面推了自己的自行车,跟着陈老师王家赶,一路上陈老师还喋喋不休的念叨着,满分七百五的卷子,竟然考了七百二,我教了一辈子书,也没见过这么天才的学生,弄的小雪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来到自家楼下,只见停了两辆桑塔纳轿车,上到六楼,家门是敞开的,学校领导都来了,校长书记还有新任的教务主任,全都坐在小板凳上,父亲的精气神特别好,脸上荣光焕发,简直不像是刚换过肾脏的慢性病人。

    “喝茶,喝茶,房子太小,也没装空调,招待不周啊。”父亲很客气的招呼着校领导们,浑身上下透着喜气,看到女儿和陈老师上来,赶紧说:“小雪,快喊人,校领导都来了。”

    “朱校长好,马书记好,牛主任好。”小雪不卑不亢的招呼着客人,领朱校长笑呵呵的说:“温雪同学你这次为我们一中争了光啊,以前咱们江北一中总是考不过江南那几所全国知名的高中,今年可算扬眉吐气了,拉了他们的第一名整整五十分啊。”

    “是啊,听说今年的高考题目特别刁钻,很多考生大失水准,分数能在六百分以上就算很杰出的了,没想到我们一中居然出了个接近满分的状元,这是我们的骄傲啊。”书记也跟着说。

    “温雪同学家境困难,要照顾生病的父亲,又要坚持学习,最终还能取的如此优异的成绩,值得我们全校同学的学习啊,我提议,下学期展开一场学习温雪的活动。”教务主任也不甘寂寞的提议道。

    “这样的好成绩在近年是绝无仅有的,我先给你们提个醒,报考志愿的时候别忙着下决定,千万别拘泥于国内的知名院校,说不定会有带全额奖学金的外国大学伸来橄榄枝呢,去年不就有个考生,被香港大学录取了,每年学费全免,还有三十万奖学金呢。我看温雪比他要强的多。”陈老师笑呵呵的说着。

    小雪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卷着衣角,看看父亲,父亲一脸洋溢的笑,看看陈老师,老师也是掩不住的笑容,三年高中苦读,终于花开蒂落,修成正果,就凭这成绩,全中国的大学随便上啊,这不仅是一中的骄傲,还是整个江北市的骄傲。

    正说着呢,忽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打着灯的电视台记者抢先进屋,然后是一群穿着白衬衣和西裤皮鞋的体面人,金丝眼镜大背头,微微腆起的肚子,都昭示了他们官员的身份。

    “秦局长您来了。”朱校长抢先出来,想和为首的大背头握手,这位正是江北市教育局的一把手老秦,他后面跟着的是招生办的一些官员,还有电视台的记者。

    “我来看看咱们的高考状元。”秦局长笑眯眯的说着,伸出去的大手直接越过朱校长,伸向了小雪。

    小雪微微迟疑,看了看陈老师,陈老师微笑着点头,她才和秦局长握了握手,记者们噼里啪啦一阵闪光灯,领导们嘘寒问暖,说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向局里反应。

    楼下又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记者探头出去一看,惊呼道:“好多人啊!”

    原来是大杂院的邻居们来贺喜了,刚才老温得到喜讯后,马上打电话告诉了老邻居老同事们,虽然高土坡已经拆迁了,大家也都分别迁至不同的地方居住,但是心还是连在一起的,老温一个电话,他们是一传十,十传百,全都知道了,放下电话就三五成群的赶过来,给小雪这孩子贺喜。

    正好有人家里存着过年没用完的鞭炮,就拿来在小雪家楼下点了,五千响的大地红连着炸响,附近的邻居便都出来观看了,端着饭碗的,抱着孩子的,光着脊梁的,三三俩俩走出大门打听这是谁家办喜事。

    “六楼新搬来的那个女孩,是今年省高考状元。”有消息灵通的人说。

    “是么,看不出来这么厉害,小明,你要向姐姐学习啊。”

    中国人古来传统,对学习成绩好的人倍加推崇,考上大学都要大大庆贺一番,摆上几天谢师宴啥的,若是成绩卓著,考个全校第一,全区第一的,那更是要大张旗鼓的宣扬,庆祝了,这回小雪考了个全省第一,莫说这些邻居了,就是素不相识的路人都要跟着叫一声好。

    群众们上来了,领导就撤退了,又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客气话,教育局官员们和学校的领导们先走了,只留下电视台的记者们喋喋不休的做着访问,此时楼下一帮老邻居也上来了,老温家里狭窄,容不下那么多人,人都排到楼道里去了,热闹的不行。

    几个老邻居一合计,闺女考了个全省第一,这事儿不能马虎,必须要摆一场酒庆贺,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是星期五,也不方便,那就后天吧,在和平饭店摆一场谢师宴,同时招待这些老邻居老同事们。

    邻居们走了,更多的媒体记者和广告商却找上门来,要求采访省高考状元,找她代言营养液、复读机之类的玩意,天知道他们的嗅觉怎么这么灵敏,刚发榜就跑来找代言,后来老温才知道,这些人每年高考后都找当年的高考前几名做广告代言的,刚开始老温还热情接待,到后面越来越多,应接不暇了,他便让女儿出去玩,自己在家应付这些不速之客。

    ……

    红星公司二楼,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不紧不慢,很有礼貌的三下,刘子光以为是金处长来了,忙正襟危坐,中气十足的说道:“请进。”

    门推开一条缝,伸进来的竟然是小雪扎着马尾巴的脑袋,小脸红扑扑的带着兴奋的色彩,小声说:“刘叔叔好。”

    “进来进来。”刘子光起身相迎,他知道这女孩子一来准有事,一边去饮水机倒水,一边说:“坐吧。”

    小雪接过水杯说声谢谢,高考结束了,正是这些高三学生肆意挥洒青春的时候,小雪也换下了往日严肃的校服,穿了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上面“橙红年代”四个字,下面是一条黑色短裤,两条雪白光洁的长腿充满活力和青春少女的气息,脚上穿着一双可爱的塑料凉拖,整个打扮相当的清凉休闲,非常的暑假。

    “坐啊,你这件T恤很有特色,橙红年代是什么意思啊?”刘子光自己也倒了一杯水慢慢喝着,以此掩饰吞咽涎水时喉头所发出的惊心动魄的响声。

    “是夜姐姐寄给我的,这是她下一本漫画的名字,现在出版商正在造势呢,定做了好多的广告衫送人。”小雪解释道。

    “哦,没想到陈老师的女儿还挺有才。”刘子光没有追问漫画是什么内容的,女生喜欢的,肯定是少女系列王子公主那一套。

    “找叔叔有事么?”刘子光看到小雪欲言又止的样子,便主动问她。。

    “嗯,高考成绩出来了,成绩还行,现在就该报志愿了,我想问问刘叔叔的意见。”小雪说。

    “考了多少分啊?”刘子光随口问道,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出来点上。

    “七百二十分。”

    “咳咳”一口烟呛在喉咙里,刘子光吓了一跳,满分七百五十的高考试题,接近七百分的成绩就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这丫头居然考了七百二十分,也就说好几门课目基本就是满分,也就说语文、英语上扣了一点分数而已,真是虎父无犬女啊,这丫头,有出息。

    “好,好,太好了,你刚才说报志愿,当然是北清大学了,那天刚考完你自己说的,要上中国最好的大学,你忘了?”

    “嗯,那我知道了,就北清大学。”小雪郑重的点了点头。

    “呵呵,那天的话叔叔还记得,叔叔答应过你,发榜后要好好庆贺一番的,和平饭店,我安排,舞龙舞狮说相声,把郭德纲请来,咱要弄就弄大的,你说怎么样?”

    “嗯,都听叔叔的。”小雪说着,一只脚在地上摩挲着,似乎还有心事。

    “叔叔,你说上了大学之后,是不是就是大人了?”小雪忽然提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个……虽然上了大学,但是对社会的接触还很少,还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大人,你明白么?”刘子光斟酌着词句教育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