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妹?对方疑惑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这是一句江北骂人话,但依然大度的笑了笑,说:“刘经理,你这种对待客户的态度让我很困惑。”

    不等刘子光回话,他紧接着说:“红星保安公司,法人代表刘子光,上个月销售收入只有十八万,支出却是二十五万,我很难理解,像这样一家入不敷出的民营保安公司,居然会对上门的生意拒之门外,哦对了,我忘记了贵公司还有每月从果敢拿的四十万劳务费,这笔钱是不报税的,可是即便如此,也算不上财大气粗啊。”

    刘子光心中一凛,对方把自己的底细调查的清清楚楚,看来来者不善,他镇静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不是说过了么,我是你的客户,想和你谈笔生意。”

    “我要是不想和你谈呢?”

    “你不会的,因为你是聪明人。”

    对方的语气带着浓浓的自信,这种居高临下,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态度让刘子光很反感,他冷笑一声道:“两巴掌没打够你是吧,爷今天没空谈生意,改天再说。”说着就挂上了电话。

    刘子光来到衣橱前拿出了一套新的衣裤迅速换上,然后走到窗帘边微微掀开一角向外看了看,拿过李纨的手机拨了个号码低声讲了两句,然后走向佣工进出倒垃圾的侧门

    “你干什么去?”李纨在后面问道。

    “有事,娘们别管。”刘子光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纨气的双手叉腰撅着嘴,这个刘子光越来越显露出大男子主义的本性了,怎么早没看出他的大灰狼尾巴呢!

    ……

    锦官城小区围墙外,一辆首都牌照的通用旅行车内,金丝眼镜男放下了电话,摇摇头道:“这家伙真硬气。”

    “金处长,要不派人上门去把他提来?”一个年轻小伙子建议道。

    “不行。”金处长马上否决了这个建议。

    忽然外面强光手电闪烁,有个威严的声音喊道:“车里的人听着,慢慢打开车门举手投降,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金处长掀开紧紧遮蔽的窗帘,看到外面墙角处有两个武警正用79微冲瞄准着自己的面包车,还有两个警察举着手枪一脸警惕的躲在暗处。

    金处长哭笑一笑,说:“马科长,你地面上的事情,去解决一下吧。”

    同车一名干练的中年人立刻拉开车门下去,手里举着一个黑色封皮的证件,喊道:“自己人。”

    巡逻警察走过来检查了证件,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接到群众举报过来的,最近市里风声比较紧……”

    马科长很理解的点点头,收起安全局的证件说:“当心点。”

    警察收起家伙撤走了,难怪他们紧张兮兮,张佰强一伙歹徒仍然逍遥法外,而且很有可能跑进市内作案,各派出所的民警全都上一线执勤了,武警也拉了几个中队进来协勤,这时候有个风吹草动,他们自然要全力以赴。

    马科长望着几个警察消失在街角,这才回去,一拉车门就惊呆了,金处长笑容尴尬,身旁还坐了个陌生男子。

    马科长马上把手放到了腰间,金处长说:“马科长别紧张,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随即看了看身旁的刘子光,问道:“警察是你找来的,这一手很高明嘛?”

    刘子光不答理他,往座位上舒舒服服的一靠说:“找我做什么生意,说吧。”

    金处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说:“开车。”

    汽车轻快地在霓虹闪烁的滨江大道上行驶着,刘子光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心情大定,这些传说中的特工看起来就和一般人差不多,金处长正是傍晚跟踪自己的那个家伙,他的几个同事也都穿着普通的衬衣西裤皮鞋,貌不惊人的。

    “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在缅甸那边有业务,人头也比较熟,正好我有个朋友在当地失踪了,想请你捞出来,具体怎么操作,我们再商量,现在说说你的条件吧。”

    金处长开门见山的说出此行的目的,然后等着刘子光的回应,刘子光略微思考了一下,说:“我要五十套武器装备,运五的相关空域使用权,还有一千万现金。”

    金处长一下子愣了,饶是他涵养极好,也不免有些动怒,这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别说自己没有权限批准这些东西,就是有这个权力,也不会答应,这简直就是勒索。

    “刘经理,漫天要价不是这样搞的,我们都拿出一个坦诚的态度好不好?”金处长努力保持着镇静。

    “我已经很公道了,那地方乱你又不是不知道,五十个人才一个加强排的力量,撒进山里根本不听响,你们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肯定相当棘手,我估计要有一定的人员伤亡,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不把钱给足了,没人愿意干的,一千万已经是打折的价格了,你明白么金处长?”

    金处长摇摇头,说:“我的条件是二十套制式装备,但使用完毕后要交还,参与人员每人十万劳务费,伤亡另计,你的那两架飞机的身份问题,我会帮忙找航空总局的人协调解决,就这样。”

    “不行,给钱太少,这活没法干。”刘子光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你再考虑一下吧。”金处长冲司机喊:“停车。”

    汽车靠边停下,刘子光下了车,金处长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只印着一个电话号码:“想通了,给我打电话,不过要快,这活儿很多人抢着干。”

    车门哗的一声关上,慢慢开走了,刘子光看了一眼那张卡片,随手扔进了垃圾堆,叫了辆出租车往回赶。

    回到锦官城家里,李纨紧张兮兮的问:“怎么了?刚才看到下面来了好多警车?是不是你惹的祸?”

    刘子光说:“没事,警察是我喊来的。”

    “那你到底去干什么了?就不能告诉我么?”

    “你爸爸给我揽了个活儿,我去谈了谈,价格没谈拢。”

    李纨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的父亲是干什么的,她再清楚不过了,他介绍的工作一定和危险有关!

    “不行,我绝对不让你去,你以后也不要和我爸爸有什么来往,他那个人的背景,你不了解的。”李纨语气急促的说道。

    “好了,听见了,睡觉了。”刘子光说。

    “还睡觉,你都臭死了,洗澡去!”

    ……

    公安局大楼,灯火通明,白天发生的枪战惊动了市领导,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胡跃进亲自坐镇督促展开侦破搜捕工作。

    指挥中心内,身穿制式白衬衣的领导们倒背着手,挺着小肚子面对着无数监控屏幕,高谈阔论,一帮蓝衬衣在后面站着,仔细聆听着领导的训示。

    电视台的摄影机在旁边拍摄着,明天将会做个专题节目,我市展开新一轮安全月活动。

    而在刑警支队长的办公室里,一场暴雨雷霆正在进行,韩光和胡蓉低着头接受着谢支队的训斥,他俩擅自行动给公墓方面造成了十几万的经济损失,人家通过民政局把官司都打到局长这里来了。

    谢华东把两个不听话的部下骂了个狗血喷头,最后宣布了组织的决定,韩光也停职检查,胡蓉扣发一个月工资。

    从支队长办公室出来,韩光神清气爽,哈哈大笑。

    胡蓉奇道:“韩大,你笑什么?”

    “案子破了还不值得高兴么,虽然没抓到案犯,但是起码确定了是谁杀的杨峰,不至于冤枉了好人,这难道不是功劳?”

    “可是,你也停职检查了唉。”

    “没有停职检查过的好警察不是好警察,你爸爸没教过你?他老人家年轻时候还是有名的检查大王,还有宋局,局党委档案室里,他的检查有那么厚一摞呢。”

    胡蓉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些典故父亲从来没给她讲过。

    “做得多,犯错才多,就像失事的总是波音一样,为啥总是波音?因为天上飞的大多是波音啊,如果是派出所的户籍警,想犯错误写检查都难呢,走吧。”

    韩光将衣服搭在肩上,气宇轩昂的下了楼梯,胡蓉也紧跟在后面,正好一群同事上楼,看到他俩下来,都不约而同的站住,分列两旁行注目礼,忽然有人鼓起掌来,然后大家一起鼓掌。

    ……

    “是,是,我明白了,赵秘书再见。”李政委放下电话,拿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看手表,拿了皮包就出门了。

    夜色中的大楼天台,伸手不见五指,李政委夹着皮包从楼洞里出来,就看到天台沿上有一点红光若隐若现,熟悉的声音说道:“你又来晚了。”

    “有些事情耽误了。”李政委慢慢走过去,打着打火机,看到王星正靠在栏杆上抽烟。

    “我问你,于小同被杀的时候,你在旁边么?”李政委单刀直入的问道。

    “我进去的时候,于小同已经死了。”王星说。

    “你看到是谁杀的?”

    “没看到。”

    “是谁最先进去的?”

    “刘子光和贝小帅。”

    “那么有没有这个可能,于小同是他俩杀的?”

    “没有!他俩根本没有那个时间!”王星斩钉截铁的说。

    “咳咳,小王,我明白你的心情,在犯罪团伙里呆的时间久了,很容易和他们产生兄弟一般的感情,但是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你是警察,他们是贼,势同水火啊,最近局里名额下来了,我帮你留了一个,机会很难得啊。“

    王星不说话,李政委亲热的拍拍他的肩膀说:“穿上警服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喝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