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心情高度紧张,胡蓉一口气将左轮手枪里六发子弹全打了出去,弹巢已经空了,她还在徒劳的扣动着扳机,空枪发出啪啪的声音。

    褚向东的实战经验相当丰富,发觉对方子弹打光了,立刻朝这边开枪进行压制射击,他拿的是一支GLOCK17自动手枪,装弹量高达十七发,一阵弹雨泼过来,打得胡蓉身边尘土飞扬,砖石四溅,胡蓉急忙蹲下身子,也用墓碑作为掩护,手忙脚乱的掏出快速装弹器来,摆开左轮枪的弹巢,枪口朝上晃了晃,六颗滚烫的子弹壳掉了下来,摔在大理石地面上叮当作响。

    心里越急,手中越忙,快速装弹器怎么都对不准弹巢,汗水从额头上滚下来,顺着鼻梁滴到枪身上,一绺头发也耷拉下来,遮挡住视线。韩大队中枪生死未卜,公墓位于远离市区的荒郊野外,就算公墓工作人员报警的话,警察起码要半小时才能赶到,凭着自己一个人一把枪,可怜的十二发子弹,能不能拦住穷凶极恶的持枪歹徒,她很一点把握也没有。

    镇定,一定要镇定!胡蓉想着父亲教导自己的话,尽量深呼吸,缓解紧张的情绪,终于手指不再发抖,将快速装弹器里的六发子弹按进了弹巢,快速一抖手,子弹上膛,趁着对方换弹夹的空当,从墓碑后面举起手枪猛射。

    两枪之后,对方居然被压制住了,胡蓉看到远处墓碑下有一只军靴若隐若现,便断定对方还藏在墓碑后面,她闪身出来,双手举枪慢慢走了过去,口中大喊道:“我是警察,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

    对方没有回答,那只军靴纹丝不动,胡蓉警惕万分的走过去,每一步都走得极为小心,手指紧紧搭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射击。

    忽然,背后传来冷酷的声音:“小妞,别动,不然我打爆你的头。”

    胡蓉一惊,用眼角的余光发现身后站着的人正是褚向东,他早已迅速完成了阵位转移,并且将一只军靴留在原地,成功的骗了自己。

    褚向东手中的枪瞄准自己的脑袋,手指一动就能要了自己的性命,胡蓉没有动,但也没有放下枪,而是冷冷的说:“褚向东,你走到今天这一步,考虑过家里人的感受么?”

    褚向东说:“我走到这一步,完全是被你们逼的,本来我可以成为一名警察,和你一样除暴安良打击犯罪的刑警,但是你们不要我,还把我关进了监狱,反而弄了一个油头粉面的花花公子顶替了我的名额,为这事,我爸爸气的突发脑溢血身亡,你这么做,就是为父亲报仇!我问心无愧!”

    “你杀害无辜,还能问心无愧?我问你,和杨峰一起的女子犯了什么错。你一定要下手?”

    胡蓉这个问题让褚向东有些语塞,但他很快就强硬的说:“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你也一样!”

    说罢举枪欲射,说时迟那时快,一枪先他而响,正中褚向东手中的GLOCK17,将塑料套筒打得零件横飞,第二枪紧跟着就到了,命中褚向东的前胸,将他打倒在地。

    胡蓉转头一看,远处站着一人,手中枪青烟袅袅,还保持着单手持枪的潇洒姿势,正是刘子光。

    “他果然有枪!”这是胡蓉首先想到的,但是现在却来不及追究这个问题,她先用枪瞄准趴在地上的褚向东,走过去踢开已经被打散的手枪,从腰带上拿出手铐,准备给他上背铐。

    那边刘子光也快步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趴下,趴下!”

    胡蓉有些困惑的看了看刘子光,没明白他的意思,随即便发现几张狰狞的面孔从十几米外的墓碑后露出出来,手里端的是12号的霰弹枪和折叠托的AK47!

    下意识的往地上一扑,随即枪声就如同爆豆般的响起,泵动式霰弹枪推拉下护木上膛的声音和AK系列步枪特有的点射嗒嗒声响成一片,花岗岩和大理石的墓碑被横飞的子弹打得碎屑漫天,场面比好莱坞大片都毫不逊色。

    胡蓉从未经历过这样火爆的对射,面对绝对优势的火力压制,她手中还剩四发子弹的左轮手枪根本就没有射击的机会,只能躲在墓碑后面忍受着飞溅的石屑。

    三名悍匪及时出现,抢回了褚向东,他们虽然火力凶猛,但也不敢恋战,因为对手相当难缠。

    刘子光一边飞奔一边猛射,手中的P226打光了一个弹匣,斜着一按弹匣释放钮,空弹匣凌空飞出,实弹匣在下一个瞬间就装了上去,换弹匣的动作利索的让人叹为观止,丝毫也不影响火力的持续性。

    “是他!”手持AK47的张佰强一眼就认出和自己对射的是在广东虎门旅社见过的那个内地练家子,不是冤家不聚头,早知道他和雷子是一伙的,在广东的时候就把他敲了。

    “阿东,没事吧?”张佰强一把将褚向东从地上拽了起来,一米八高,一百七十斤重的汉子在他手上如同小孩一般轻巧。

    “没事,可能肋骨断了一根。”褚向东扯开M65的衣襟,一枚打扁的九毫米子弹头正嵌在防弹衣上,虽然没有击穿防弹衣,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打伤了。

    “陆海,乌鸦,你们带着阿东先走,我掩护!”张佰强掏出一个新弹匣,单手磕掉空弹匣就势顶上,迅速拉动枪机,瞄准刘子光方向打了一个短点射。

    那个叫陆海的彪悍青年扶着褚向东向山脚下撤离,乌鸦拿着霰弹枪在一旁掩护,忽然一直中弹倒地的韩光从地上蹦起来,抬手就是两枪,子弹击中了乌鸦,但是他如同没事人一般立刻抬枪还击,霰弹枪一打就是一片,压的韩光抬不起头来。

    这边胡蓉看到韩光没死,心中大喜,也从墓碑后面露出头来,大喊一声:“这里!”同时连发三枪,她的枪法就逊了点,隔了三十来米就打不中人了。

    乌鸦掉转枪口,一枪轰过来,打得墓碑上的花盆四分五裂,趁着这个空当,韩光也换了新弹匣,抬手冲着这边就是一梭子。

    看到伙计吃紧,陆海也举起手枪加入战团,一时间墓地里子弹横飞,黄澄澄的子弹壳到处飞溅,寂静的公墓今天热闹无比,长眠于此的人们免费看了一场真实版的好莱坞枪战大戏。

    公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早就吓得四散而逃了,当然还没忘记在逃跑之间打电话报警,人都跑走了,只剩下那条大狼狗在犬舍里狂吠着。

    细雨霏霏渐渐变成了中雨,雨水打湿了交战双方的衣服和头发,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但是谁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张佰强端着AK47如同一尊雕塑,嫣红的血从他胳膊上流下,滴在雨水中形成一道淡红的小溪,他中弹了,但是却依然强横无比的伫立着。

    胡蓉已经打光了所有的子弹,不过此时刘子光已经冲到了她的附近,两人就隔着一条狭窄的过道,但是由于张佰强的自动步枪瞄着,谁也过不去。

    “怎么还不走!”张佰强冲身后吼了一句,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散乱的湿法发,不羁的胡茬子,更显悍匪本色。

    “老大,条子是个狠角色!”乌鸦头也不回的说着,此时他正藏身在一座墓碑后,一发发装填着12号的鹿弹。

    张佰强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心说这回怎么这么倒霉,遇到的尽是硬茬子,早先在香港打劫金铺的时候,他们四个兄弟对付了整整一个警区的HK警察,什么蓝帽子PTU,冲锋队、飞虎队全上了,结果还不是全身而退,怎么在内地一个坡墓地里却被区区三个警察缠住了,对方还没有重武器,就是三把手枪而已,而且还有个只能添麻烦的小娘们。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大悍匪有些沉不住气了,从风衣里掏出一个美制M26A1式手榴弹,拽掉拉环顺着光洁的大理石地面就滚了过去。

    这枚手榴弹是冲着刘子光这边过来的,张佰强的投掷力量拿捏得很好,不远不近正好丢过来,看到嘶嘶冒烟的手榴弹,胡蓉整个人都傻了,竟然一定不动,说时迟那时快,刘子光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将胡蓉按在身下,一身巨响,手榴弹炸了,但是爆炸威力却极其有限,不过是个大号爆竹罢了。

    “妈的,那帮越南猴子卖给老子的过期货!”张佰强恨恨骂了一句,趁着这个空当迅速撤退,他们三把枪压制韩光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子弹就在头上飞,韩光根本不敢动,实际上他身上三夹子弹都打光了,从警这么多年,如此之强度的枪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哪是逮人啊,分明就是打仗来了。

    “妈的,有点意思了。”刘子光从胡蓉身上爬起来,一场大雨浇的女刑警浑身上下都湿透了,T恤衫里的形状都看的清清楚楚,但老刘此刻没有丝毫的杂念,他沉寂已久的战斗欲望终于被勾了起来。

    “你受伤了!”胡蓉惊呼一声,按住了刘子光正在流血的胳膊,这是被手榴弹片划破的,并不是很深。

    胡蓉一咬牙,把T恤下摆撕了一条下来,要帮刘子光包扎伤口,这个没良心的却丝毫也不领情,退出弹匣检查一下余弹,把枪塞给胡蓉说:“开枪掩护我!”

    胡蓉一愣,但是一看正在下山的歹徒们,便明白了,举枪朝着他们一顿猛射,张佰强等人当即卧倒还击,趁着他们分神的空当,刘子光迅速往山脚下奔去。

    双方继续交火,悍匪们且战且退,终于来到山下,依然是张佰强殿后,三个兄弟爬上了越野车,陆海把枪往副驾驶位子上一丢,启动挂档踩油门,一气呵成,三菱帕杰罗发出一阵啸叫横在张佰强身前,乌鸦的手从车窗内伸出,沉稳的扣着扳机进行掩护。

    张佰强把打空的AK47丢进车里,自己也扑进车门,汽车一个大掉头,呼啸而去。

    雨更大了,急促的敲打着车窗,越野车里四个人身上都带了伤,若不是身上都穿了防弹衣,这回恐怕要交到几条性命在这里。

    “操,江北条子真猛,以后没事不能来了。”乌鸦啐了一口说,从兜里掏出香烟盒来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却发现烟盒被雨水浸透了,香烟全变成了烟丝糊糊。

    “我顶你个肺,谁有烟?”他把烟盒丢出车窗问道。

    陆海在身上摸了摸,冷漠的摇了摇头。褚向东也在身上摸索了一番,依然是一无所获,张佰强头发上往下滴着水,表情平静自然,问道:“都还有子弹么?”

    “打光了,今天真他妈背,四夹子弹都不够用。”陆海说。

    “我也没了。枪成了烧火棍。”乌鸦说。

    褚向东没说话,他的枪都被刘子光打飞了,身上的子弹也给了乌鸦,自然是什么也没有了。

    “要赶快回去补给,不然会有大麻烦,陆海,你这是往哪里开的?”张佰强问道。

    “我也不知道,有路就走呗。”陆海这才发觉路越来越狭窄,而且泥泞不堪,周围一辆车都没有,他们走岔路了。

    “再往前走是以前的老火葬场,已经荒废二十年了……”褚向东话没说完,张佰强就拔枪在手,冲着车顶棚连连开枪,同时大喊道:“车顶有人!”

    陆海猛踩刹车,三菱帕杰罗发出一阵怪叫停下,车顶上的人却并没有飞出去,而是顺势从车顶翻下,一脚踹开了风挡玻璃进入了车内!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