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分决定是大队长韩光宣布的,探长胡蓉携带枪械擅闯会场,影响相当恶劣,经局纪委研究决定,给予停职一个月,责令其做出深刻检讨的处分。

    老实说这个处分很轻,换成别人的话恐怕就不是停职检查这么简单了,而很可能直接脱警服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局里领导们都给胡副市长面子,本来不想处分她的,但是因为胡跃进的坚持,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胡蓉的配枪和工作证都交了出去,手上的于小同被杀案也转给了其他同事,她气鼓鼓的回到家里的时候,胡跃进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女儿很久了。

    “蓉蓉,你过来。”胡跃进摘下老花镜,放下报纸,很慈祥的招呼着女儿。

    胡蓉走到他面前,很冷淡的说:“胡副市长,有什么指示?”

    “蓉蓉,还在怪爸爸么,爸爸是为你好,那些案子交给别人去做,你好好休息一下,放松放松。”胡跃进说。

    “你知道现在队里的工作有多紧张么!杨峰被人枪杀在江边,于小同被人勒死在网吧厕所里,半个脑袋都掉了,这都是恶性大案啊,您是老公安,不会不明白我们刑警肩上的担子之重,这个节骨眼您让我休息,这和让我当逃兵有什么区别?”

    胡蓉激动地说出这番话,怒气冲冲瞪着父亲,等待着他的回答。

    胡跃进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老花镜,又戴在脸上,说:“爸爸当然明白案情的严重性,正是如此,才想让你远离这个漩涡,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明白,冲动之下会做错事,等发生了就难以挽回了,比如今天上午的时候,如果你真的闯入会场逮捕了聂万龙,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么?”

    “还能是什么?”胡蓉冷冷的反问。

    “聂万龙无罪释放,你起码要背一个记大过处分,你的直接上级领导,也要处分,到时候就连爸爸也保护不了你,聂万龙和大开发现在碰不得,你明白么?”

    “可是!聂万龙指使手下杀了于小同,而于小同又是车祸肇事凶手,他差点就撞死了刘子光的母亲,事发两天后,杨峰就死于非命,这三起案子,看似简单,其实是关联的!”

    满以为父亲会为此震惊,可是老刑警却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说:“蓉蓉,你说的这些爸爸都明白,但是你要知道,一起交通肇事,两起谋杀案,四条人命,哪怕这里面包含了组织部长家的公子,这一切加在一起,和咱们江北市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胡蓉一撇嘴:“什么机遇和挑战,不就是夸夸其谈,集资建楼么,什么中国第一高楼,超级CBD,国际航空港、明清仿古建筑,有那一件是为了老百姓谋福利?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当官的头上的乌纱帽!”

    “蓉蓉!”胡跃进严厉的呵斥了一声,手中的茶杯重重顿在茶几上,喷香的茶水四溢。

    “哼”胡蓉将头扭到一边,根本不看父亲,为了这个中国第一个高楼,全市公务员都要被捐款若干元,大家早就怨声载道了,说是建成了大CBD,房价只会更高,别说普通老百姓了,就是工资比较高的公务员阶层也会吃不消。

    胡跃进暗暗叹口气,女儿长大了,不服管了,他只能和颜悦色的说:“蓉蓉,有些话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在外面千万不能乱说,你要明白,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还有……”

    “还有市委常委、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胡跃进同志,对吧?”胡蓉讥讽的笑了笑,又说道:“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我只想请求您一件事,不要停职一个月那么久,放假一周意思意思也就算了,那么多工作等着我呢,于小同案可是我亲自抓的。”

    “不用了,这个案子已经交给其他同事了,你只管休息就好。”胡跃进依然是寸步不让。

    “案情已经很清楚了,是聂万龙指使于小同暗杀未遂,然后又杀人灭口,人证物证俱在,还有几年前的高尔夫球中心项目纵火致人死亡案,都牵扯到聂万龙,现在已经可以收网了啊。这时候你让我停职,到底什么意思?”胡蓉急眼了,和父亲怒目而视。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个案子不需要你插手了,如果你一定要知道,那我告诉你,你的证人证言根本不足为信,张大虎是什么人?正在治疗的精神病人!安定医院的病人说的话能当作证言么?是你太幼稚还是不懂法?我再说一遍,案子已经转交,你可以休假去了,如果有疑问,可以找局纪委申诉。”

    胡蓉咬了咬嘴唇,不再争辩,转身欲走,忽听父亲喝道:“站住!”

    女刑警站在原地,头也不回。

    “蓉蓉,你强行带走精神病人的事情,安定医院不会追究了,我想说的是,到了一定层次,考虑的问题要更多,更深远……”胡跃进斟酌着词句解释着。

    “说完了?”女儿依旧不回头。

    “蓉蓉……”

    “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吧,我还要休假去呢。”胡蓉冷冷撂下这句话,进自己房间去了。

    胡跃进深深叹了口气,女儿是个好刑警,她的思路都是正确的,做事风格也颇似自己年轻的时候,但是这案子确实不能再让女儿插手了,各种关系错综复杂,不管是大开发还是杨部长,都是自己得罪不起,也没有必要得罪的。

    ,大开发承建了明清古城和国际航空港候机楼以及CBD部分楼盘的建设任务,标的起码几百个亿,这里面的道道太多了,谁都知道,大开发的老板聂万龙和李书记是什么关系,那是铁杆的利益共同体啊。

    杨部长就不用说了,那是南泰帮的大将,省里都关注的优秀干部,前途不可限量,又抓着人事组织关系的大权,绝对的实力派人士。

    最近闹出几条命案,看似简单,其实是多年积怨的总爆发,胡跃进是老刑警了,这点问题怎么能看不透,三起孤立的案件稍加分析,每个案子都牵扯到一个人,那就是刘子光!

    刘子光这个年轻人最近风头很健,到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上面有人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以前是碍着周市长的面子暂时没动他,现在周市长也高升了,没了政治后盾的一个小小区人大代表,还不就象个蚂蚁一样,想捏死就捏死。

    不管杨峰究竟是谁杀死的,杨部长都会把账算在刘子光头上,实际上这种结果是大家都能接受的,如果非要拔出萝卜带出泥,把所有的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恐怕江北市就要乱了,这是各方面都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所以,只需要牺牲一个无足轻重的刘子光,就可以做到皆大欢喜,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这一切,别人还没看明白,但是胡跃进早就看了个清清楚楚,自从当上了副市长,他的权力欲望忽然就不可遏止的飞速增长起来,可是想要再动一动的话,必须维持好和李书记以及南泰帮的关系……

    这件事只有一个人会从中作梗,那就是自己的女儿胡蓉,这丫头性子直,脾气火暴,敢爱敢恨,而且她和刘子光之间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女儿书房里摆着一块不起眼的破石头,据说就是刘子光送的。

    作为老刑警,作为父亲,胡跃进无法直接告诉女儿,这不是简单的刑事案件,而是错综复杂的政治,所以,他唯有选择给女儿停职放假,远离这个漩涡。

    不到五分钟,胡蓉就背着行囊出来了,胡跃进惊讶的问:“蓉蓉,你这是去哪里?”

    “去宿舍住。”胡蓉看也不看父亲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

    胡蓉毅然决然的从家里搬出来住进了单身宿舍,其实这已经不是父女俩第一次闹矛盾了,早在胡蓉考警校的时候,父女关系就一度频临决裂,后来女儿在警界逐渐干出名堂,父女俩的关系才缓和起来,这次再度决裂,同事们也不是很惊讶。

    料理完宿舍的一摊子事情时候,胡蓉找到了韩光,问他自己手上的案子呢。

    “转给吴松炜办理了。”韩光说。

    “小吴?他才毕业几天啊,能独立侦破凶杀案么?这是你的决定?”胡蓉质问道。

    “不是,是支队的决定。”韩光很淡定。

    “小吴人呢,我要找他。”

    “被支队长叫去谈话了。”

    ……

    支队长办公室,吴松炜有些紧张的站在谢国华面前,汗流浃背,还以为是因为上次放跑杀人凶手的事情,支队长找自己诫勉谈话呢。

    “小吴,坐,喝水么,抽烟么?别紧张嘛,对了,你父亲最近怎么样?”谢支队谈笑风生,俨然是位慈祥长辈,渐渐让吴松炜的情绪放松下来,实际上他能进公安系统,也是多亏了谢支队帮忙呢。

    “谢谢谢支队关心,我爸爸最近还在国外出差,上次打电话还让我替他向您问好呢。”吴松炜很快镇定下来,轻松的和谢国华聊起天来。

    “对了,于小同那个案子现在交给你办了,我想听听你有什么看法?”谢支队忽然把话题转到案情上来,又让小吴有些紧张了。

    “是这样的,我冲上去的时候,于小同已经死亡,我看到刘子光站在尸体旁,神情慌张,于是我就亮明身份将他们控制住,然后,胡探长他们就赶来了。”

    “哦,这些我都在报告上看过了,我想听的是你的看法,按照你的分析,凶手应该是谁?谁最有杀害他的动机,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不要屈服于所谓的权威嘛。”

    “我……我觉得刘子光的嫌疑最大。”经过谢支队的循循善诱,吴松炜终于说出“自己的”想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