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峰当过警察,真枪假枪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那把手枪虽然辨认不出型号,但是从烤蓝和枪口可以看出,绝对不是西贝货。

    一瞬间,杨峰体内那点酒精变成冷汗冒了出来,他接触过很多案例,都是豪华车主被绑架撕票的,歹徒作案手段相当残忍,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落到自己头上了,如果后座上那人有透视眼的话,一定会看到杨峰整个后背全湿了。

    仿佛猜到他的心里所想,那人很客气的笑笑,用枪管敲敲杨峰的面颊说:“老板,别害怕,求财而已。”

    杨峰出了一口气,求财就好,他忙说:“车给你,钱包手机银行卡密码全给你,千万不要伤害我,伤了人,案子就大了,划不来的。”

    那人嘿嘿笑起来,说:“老板很明白道理嘛,也懂法,不会是政法系统的公务员吧?”

    “不是不是,我就一司机,车都是别人的。”杨峰强作笑颜道,努力使自己镇定,和歹徒套近乎,尽量配合他,不激怒他。

    “这样啊,往江滩上开,荒芜人烟的地方最好,回头我把车开走,你们这对野鸳鸯还能打个野战。”持枪歹徒心平气和,看来情绪还不错。

    杨峰战战兢兢开着车,眼睛拼命的四下搜寻着,平日里经常在街上巡逻的警车,今夜竟然全无踪影,越往前开越僻静,大路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忽然路边大树下有辆块头很大的越野车,车灯一闪跟了上来,车里隐约坐着几个黑影,杨峰心中一凛,知道这是歹徒的同伙接应来了。

    那辆越野车超过杨峰的宝马X5,在前面带着路,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终于抵达一处荒芜人烟的江滩,到处是密密麻麻的防护林和一人多高的蒿草,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藏几十个人进去完全不是问题。

    宝马车停在荒滩上,前车上的三个人也下来了,远远的站着抽烟,他们穿着普通,若不是眼中偶尔寒芒隐现,简直就是无辜路人形象,那个持枪的家伙押着杨峰跳下车来,喝令道:“把身上东西掏出来,慢慢的。”

    杨峰将钥匙、钱包、手机慢慢掏出来放在地上,举着双手放在地上,那人捡起钱包,直接翻出杨峰的身份证,趁着月光瞄了瞄,问道:“你叫杨峰?”

    杨峰点点头,不敢说话。

    “住在市委大院?”那人嘴角抽动了一下,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一股冷厉充斥全身,杨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机械式的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那人冷笑着说,这时候杨峰才发现,他的普通话带着浓厚的江北味道。

    忽然,一直被人忽略的那个女子,抛掉高跟鞋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救命啊,杀人了!”凄厉的声音被风吹的有些变调,在夜空中显得格外诡异。

    一群歹徒竟然不为所动,没有一个人去追,当那女子跑出去几十步远的时候,持枪蒙面男子才很随意的一抬手,砰砰两枪,正中女子背心,女子双手一摊扑倒在地,腿蹬了几下就不动了。

    杨峰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真杀人啊!这伙江洋大盗咋就挑上自己的呢,后悔啊,应该带保镖出来的……不对,今天压根就不该去酒吧!

    杨峰高举双手,腿肚子转筋,想跑都跑不动了,他扑通一声跪倒:“求求你们,别杀我,要什么都给你们。”

    蒙面人笑笑,竟然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罩,杨峰赶紧低头捂住脸:“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蒙面人说:“杨峰,你抬头看看我,有印象么?”

    杨峰这才微微抬头,从手指缝里看着那人,是一张陌生面孔,真的毫无印象。

    “大哥,我不认识你,真的没有印象啊。”杨峰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那人叹口气,似乎很遗憾的样子:“可惜,咱俩其实挺有缘的,那啥,就不废话了,你帮我把那个女的扔江里去。”

    杨峰老老实实走过去,将那个女子的尸首扛到肩上,在那人的枪口威逼下走到了江边,不远处就是滔滔江水,杨峰心思一动,想要跳江逃命,但是那人却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一般,喝令道:“停下。”

    杨峰停步,将尸首放下,回头惊恐的看着那人:“大哥,咱们无怨无仇,你别杀我啊,我爸爸是市委组织部长,杀了我麻烦很大的。”

    那人大大咧咧的一笑,用枪指指他:“跪下。”

    杨峰被迫跪下,江风呜呜的吹着,如同有人在耳边悲泣,那人的声音再度响起:“姓杨的,今天让你死个明白,我叫……”

    “别!别杀我,我赔偿你!要多少钱都行!”杨峰声嘶力竭的大叫着,声泪俱下,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让他双腿酥软,动都不能动。

    青春年华,大好前程啊,竟然要葬送在这荒芜人烟的江滩上,变成莽莽淮江里的一具浮尸,这让一直自视为天之骄子的杨峰很难接受,身为高干子弟的他其实没啥骨气和胆略,他的胆子全来自于父亲的权势,组织部长的官衔对这帮江洋大盗没用,杨峰的胆子也就散了。

    “砰砰”沉闷的枪声在江风中显得那么微弱,两颗子弹钻进了杨峰的后脑,立刻夺走了他的生命,失去灵魂的尸体扑倒在江滩的泥土上,后脑勺上两个弹孔,红的血,白的脑浆,慢慢涌出来,滋润着淮江大地。

    枪手上前将两具尸体掀入江中,呆呆的望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回去,他的同伴迎上来,递给他一支烟,问道:“阿东,搞定了?”

    “搞定!”阿东接过烟深深抽了一口,看着同伴在宝马车里鼓捣着,不大一会,宝马X5便呼啸着一头栽进淮江,和它的主人做伴去了。

    一行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上了公路上的越野车扬长而去。

    ……

    杨峰失踪了,手机没有信号,汽车上的GPS定位也失效了,整个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急的杨部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责令李志腾他们迅速查找,要知道杨峰可还是在缓刑期间,出了什么岔子很麻烦的。

    李志腾带着一帮手下到处搜寻,他以前当过警察,各方面人头都比较熟,查了几家杨子常去的宾馆酒店,都没有登记记录,杨子几个秘密的窝点里也是大门紧锁,撬门进去没有任何发现。

    调查当夜和杨子出去的那个女子背景,是个交友广泛的野模特,她也同时失踪了,这就让李志腾有些害怕了,急忙报告了杨部长。

    杨部长责成警方展开调查,警方调取了当夜酒吧门口的监控录像,沿着宝马X5的行进轨迹,调取沿途所有监控录像,发现杨峰驾车沿着滨江大道一路向东,直到消失在监控探头的拍摄范围之外。

    警方调集警力沿着江滩进行搜查,依然一无所获,由于杨部长的压力,案件转给了刑侦部门,由侦破能力最强的刑警二大队负责办理。

    虽然只是一桩失踪案,但刑警们并没有丝毫的轻视,因为杨峰的身份比较特殊,在公安部门任职的时候得罪过不少人,这很可能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凶杀案件。

    听说杨峰失踪之后,胡蓉马上询问了监视刘子光的干警,得到的回答是刘子光整夜都没有出去。

    “你确定?”胡蓉很认真的问道,她知道以刘子光的个性,这种报仇的事情一定会亲自下手。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除非他是从楼上飞下来的。”刑警回答道。

    “这就奇怪了……”胡蓉放下电话,忽然又想起一件事,那个肇事司机于小同是重要线索。

    根据监视人员报告,于小同被释放后请朋友在必胜客大吃了一顿,花了两千多块,然后就泡在网吧打游戏,已经十几个钟头没下机了。

    这个于小同肯定有问题,一个辍学少年怎么会如此大手大脚的挥霍,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付给他一大笔钱,而且这笔钱肯定和他此前造成的车祸有关。

    ……

    杨峰可是江北市有名的欢场浪子,他的失踪造成轩然大波,自然传到了刘子光的耳朵里。

    “是不是这小子怕咱们报仇,躲起来了?”贝小帅问道。

    “不像,他要躲的话,不用这么大张旗鼓,连警方都惊动了,我看另有隐情。”还是刘子光考虑的比较周密。

    “有什么隐情?”

    “不知道,这两天右眼皮老跳,怕是要有麻烦,对了,那个姓于的小子有什么动静?”

    “弟兄们盯着呢,这小子最近发财了,一次就买了上万块钱的网游装备,还他妈到处请客摆谱,网吧里叫必胜客的外卖吃。”

    “盯紧点,我总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于小同肯定是受人指使,但是这个人未必真的是杨峰。”

    贝小帅张大了嘴:“这么复杂?怎么整的好像侦探小说。”

    刘子光说:“树大招风,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咱呢。”

    正说着呢,电话铃响了,是负责送沙子的水泥船主打来的:“刘经理,晦气了,江里捞出个死人来。”

    刘子光一怔,立刻追问:“死人什么样?”

    “是个男的,后脑勺俩枪眼,头盖都掀开了。”

    刘子光放下电话,平静的说:“杨峰死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