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时候,刘子光还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陆天明让人送来一大堆的表格让他填,这个陆天明的活动能力和人脉还不是盖的,短短几天就和军分区、武装部拉上了关系,在晨光厂重新组建了人武部和预备役系统。

    这可不是红星公司这样的民营保安机构可以比拟的正规组织,正儿八经的国防预备役,正式编制在册,统一发放07式军装和迷彩服,搞不好还会有预备役军衔呢,营长的话起码是个少校吧,刘子光正做梦呢,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母亲打来的,大概是喊自己回家吃饭吧,不过咋不是用座机打得呢?

    没有多想,刘子光接了电话,听筒里却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请问你是机主的什么人?”

    刘子光马上警惕起来,反问道:“你是谁?这个手机怎么在你手里。”

    对方解释说:“这里是市二院急诊科,手机的主人遇到了车祸,我们联系不到她的家人,就按了重拨键,如果你认识机主,请马上通知她的家人。”

    刘子光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径直奔下楼去,跨上长江750猛踹一脚,边三轮的排气筒发出一阵独特的轰鸣声绝尘而去。

    正值下班高峰时间,街上车流众多,刘子光驾驶着长江750左冲又突,如入无人之境,风呼呼的从耳畔刮过,车速之快令人咋舌,正巧前面堵车,一长串汽车不断鸣笛,但却寸步难行,刘子光一个急刹车停下,观察了一下道路情况,猛加油门冲了过去,边三轮侧面腾空而起,沿着狭窄的道路猛冲,惹起一片惊叫。

    冲到路口,正巧侧面有辆重载大卡车风驰电掣般冲过,眼瞅着就要撞上边三轮,刘子光猛地一打转向,卡车擦着边冲了过去,火星四溅,摩托车的车斗整个被撞了下来,大卡车发出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但刘子光竟然丝毫也不减速,只是晃了几下,继续驾着摩托狂奔。

    一时间警笛大作,一辆巡逻警车追了过来,刘子光脸色铁青,头都不回的掏出手机拨了父亲的号码,告诉他马上赶到市二院,话刚说完,眼泪夺眶而出,瞬间便被风吹走了。

    母亲千万不能出事,好日子才刚开始啊,儿媳妇没娶到,孙子也没抱上,如果就这样去了,刘子光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摩托车几乎是飞进市二院的,刘子光把车一丢,向着急诊室狂奔,此时一辆桑塔纳也高速驶入医院,一个漂亮的漂移摆尾停下,从副驾驶位子上跳下来的正是父亲,他一脸焦躁和不安,说话都有些哆嗦:“小光,怎么回事?”

    陆天明从驾驶室跳下,甩上车门说道:“我们刚巧办事回来,接到电话说有事,到底怎么了?”

    刘子光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状况,他脚步都不停的冲进急诊科,只见手术室的灯亮着,走廊上还丢着几件沾血的衣服,其中一件上衣就是母亲常穿的。

    手术室的灯灭了,一个中年男医生出现在门口,胸前一片血迹,他摘下口罩,望着门口焦急等待的几个男人,很遗憾的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尽力了。”

    晴天霹雳一般,刘子光怔住了,男儿泪汹涌而出,随着吱吱呀呀的声音,两个护士推着小车出来,白被单下明显是一个人形轮廓。

    “医生,你弄错了吧,我老伴中午还好好的呢,怎么就去了呢,一定是弄错了!弄错了,不会的!”老爸情绪有些失控,抓住医生语无伦次的叫着,这种场面医生见的多了,很理解的劝道:“师傅你节哀顺变,伤者肋骨折断,扎进了肺部,腿部动脉破裂引发的大出血,失血过多加呼吸衰竭,我们无能为力……”

    刘子光呆呆的走到小推车旁,手僵直着就是不敢掀开那张白床单,他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幕,中午母亲还说晚上要做自己最喜欢的扬州炒饭呢,怎么几个小时不见就阴阳两隔了,母亲的话语还在耳畔,怎么就会变成血淋淋的冰冷尸体呢。

    饶是百炼成钢的硬汉,也抗不住失去亲人的悲恸,他泪如雨下,紧紧抓住床单哽咽无声。

    “刘师傅,小光,你们节哀顺变。”陆天明低声劝着,但也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叹气道:“嫂子是个好人,一定会上天堂的。”

    一辆警车驶入医院,追踪而来的交巡警大队长老宋走进走廊,看到刘子光等人便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摘下警帽走过来拍着刘子光的肩膀:“兄弟,挺住。”

    刘子光摆摆手,眼中尽是痛苦之色,问老宋:“肇事者在哪里?”

    老宋说:“是半小时之前发生的肇事逃逸车祸,不在我们辖区内,听说肇事车辆是辆红色跑车,已经在全市通缉了。”

    刘子光咬牙切齿的说:“老宋,我求你个事。”

    老宋郑重的说:“啥事你说吧。”

    “抓到肇事者,先告诉我!”

    老宋不说话,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望着刘子光身后不停地眨着眼。

    “小光你来了,可吓死妈了。”熟悉的声音都背后传来,刘子光身子一震,缓慢转身,只见老妈正站在不远处,胳膊上吊着绷带,头上还缠着纱布,但却是活生生站在那里的。

    蹲在墙角的老爸也站了起来,陆天明的眼睛也瞪大了,老妈看到他们奇怪的表情和脸上的泪痕,顿时明白了,指着那小推车上的尸体说:“那是马大姐,苦命的人啊。”

    话音刚落,刘子光就冲了过去,将老妈紧紧抱住,老妈慌忙叫道:“小光你轻点,妈的胳膊上有伤。”

    刘子光赶紧松开,目光炯炯,恢复了往日的神态,他问道:“妈,到底怎么回事?”

    老妈说:“刚才出去买菜,正好碰到以前的同事马大姐,我俩走在一起说话呢,忽然后面来了辆车,然后我就啥也不知道了,醒来就在医院里,才知道出了车祸,脑震荡加骨折,亏了马大姐帮我挡了一下啊。”

    “那你的手机怎么在她身上?”

    “她借我手机打电话呢,号码还没拨通,车就撞过来了。”

    “是这样啊……”刘子光点点头,走到小推车旁掀开了床单,下面躺着的中年妇女和母亲身形相仿,年龄接近,就连发型都差不多。

    刘子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这回老爸也紧张坏了,见老伴安然无恙,高兴的眼泪都下来了,向陆天明请假道:“厂长,我得请三天假,好好陪陪老伴。”

    陆天明说:“三天哪够,准你一星期的假!”

    尸体推走了,一行人正要离开,忽然一辆大切诺基疾驰入医院,胡蓉从车上跳下,看到刘子光一家人安然无恙,她长长出了口气,上前问候到:“伯母,伤的重么,要不要留院观察?”

    老妈记得胡蓉,知道她是警察,便客气的说:“还好,伤得不重,民警同志啊,你一定要抓到那个开车的,他不是开车,是杀人!”

    胡蓉一愣:“怎么这么说?”

    “我和马大姐是在菜市旁边的人行道上走的,正常开车的话哪能开到人行道上去!”

    此时胡蓉就听到咔咔的声音,扭头一看,刘子光双拳紧握,睚眦欲裂,江湖上的规矩是祸不及家人,现在居然有人暗算他的家人,哪怕修养再好的人都会发飙的。

    “你要冷静,千万不要冲动!”胡蓉一个箭步拦住了刚要往外走的刘子光。

    “别拦我。”刘子光冷冰冰的说。

    “在没有证据之前,你不要去找杨峰。”

    刘子光笑了:“我有说过要去找杨峰么,你让让,我洗个脸。”

    胡蓉回头一看,后面就是洗手间,她默默让开道路,刘子光刚要迈步,老宋身上的对讲机响了,是交警内部通讯的声音,有人报告说是在某地发现了被遗弃的肇事车辆,并且已经控制了嫌疑人。

    几乎是同一秒,三人拔腿向外奔去,胡蓉跳上了大切诺基,刘子光的摩托车不能开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老宋的巡逻警车。

    ……

    距离菜市场不远处的一条胡同里,人行道上横着一辆造型过时的红色跑车,车头中网上贴着现代的车标,但是轮毂上却是美人豹的标识,车头撞击的很厉害,右前灯破损,保险杠脱落,一股烧糊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不远处有一群人围成一圈议论纷纷。

    老宋的车技更胜一筹,鸣着警笛抢先来到现场,刘子光跳下车来分开众人一看,只见地上蹲着个瘦高的少年,瘦削的双肩不停抖动着,似乎很害怕的样子,但是一抬头,两只眼睛里却满是不在乎,嘴角上也挂着讥讽的微笑。

    “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刘子光将围观群众驱散,问站在少年身后的两个保安:“怎么抓到他的?”

    “我们是社区保安,负责这一代的巡逻任务,这小子开车像个没头苍蝇,直接冲进这个单行道,一连撞伤了三个人,要不是他车坏了,连我们都要撞。把他按住之后,指挥中心说有辆红色跑车肇事逃逸,我们一看就是这辆车,于是便报警了。”保安见刘子光是从警车里出来的,还以为他是警官呢,详细介绍着情况。

    刘子光点点头,用手指勾起那少年的下巴问道:“菜市场外面两个大妈是你撞的吧?”

    少年一脸玩世不恭的笑,问道:“大叔,有烟么?”

    “啪”的一声脆响,少年直接被刘子光一耳光甩晕了,仰面朝天四仰八叉的躺下,嘴角渗出了鲜血,刘子光还要踹他,却被老宋从后面拦腰抱住:“刘老师,冷静!”

    随着一阵警笛响,大队警察陆续来到现场,此时天已经全黑了,胡同里红蓝警灯闪烁,对讲机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交巡警、刑警、分局领导全来了,电视台的记者也来了,警戒线外站满了围观群众,附近楼上的窗户也全都打开,无数人站在窗口看热闹。

    众目睽睽之下,刘子光不好再打人,悻悻的站在一旁抽烟,救护人员将已经昏迷的肇事者抬上了救护车,交巡警勘察现场,招呼拖车来拖走肇事车辆,而胡蓉则带着两个刑警,及时介入了案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