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大厦天台,王星焦躁的看着手表,脚下已经丢了一地烟头,江风吹拂着他剃得发青的头皮,一艘货轮驶过,发出悠长的汽笛声,却更增添了他的烦躁之情。

    王星抽出最后一根烟,将烟盒捏扁丢到地上,刚要点燃,忽听身后有响动,他赶忙机警的闪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楼道门。

    一个便装中年人走了出来,正是经常和王星接头之人,王星松了一口气,从暗处走出抱怨道:“李政委,下次可以准时一点么?”

    李政委,显然没料到王星会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笑道:“小伙子等急了?没点耐性怎么当侦察员啊?”

    王星说:“不是,这个卧底我真的当不下去了,他们当我是兄弟,我却出卖他们……压力太大,我干不了。”

    李政委严肃的说:“他们是一个犯罪团伙,你的任务就是潜伏在他们当中,发掘并且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为警方彻底打掉这个团伙提供有力线索,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他们是犯罪分子,你是警察!”

    王星神色黯然了一下,说:“他们不是什么犯罪团伙,就是一帮兄弟凑在一起搏命混饭而已,我也不是什么警察,只是个不包分配的警校学员而已。”

    李政委叹口气,拍了拍王星的肩膀说:“小伙子振作些,你的组织问题马上就要解决了,看报纸了没有,这个月公安局招警,我帮你留了一个名额,可以直接进刑警队,先是事业编制,等你公务员考试过了,再转行政编制。”

    王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抽烟,李政委说:“当然了,这要建立在立了大功的基础上,你这么急约我,肯定不只是为了抱怨吧?”

    沉默了一阵,王星终于说:“他们要对杨峰下手,可能会出人命。”

    “怎么?具体有什么方案?”李政委眼睛一亮。

    “我不清楚,只听他们说要爆了杨峰的头。”

    “这么说,他们有枪?”

    “我不能确定。”

    “这件事你要跟进,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李政委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看了一下号码并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断,对王星说:“好,你回去吧,等打掉这个团伙,就可以穿上警服了。”

    这话王星已经听了很多遍,不再像当初那样激动了,仅仅是嘴角抽动了一下,冷淡的目送着李政委先下楼去了。

    ……

    超市门口,一位大婶正推着满满当当的手推车走向停车场,忽然斜刺里冲出一条大汉,将手推车撞翻在地,各种油盐酱醋调料包洒满一地,大汉忙不迭的道歉,慌手忙脚的帮忙将东西捡进手推车,慈眉善目的大婶并没有责怪他,反而劝道:“我来我来,你忙你的事儿吧。”

    大汉匆忙离开,大婶无奈地摇摇头:“年轻人啊,走路都没个正形。”

    大婶推着小车来到一辆标着红星幼儿园的面包车前,将东西搬上车,回到幼儿园报账,幼儿园的采买制度很严格,要根据打印小票和实物进行对照,可是对了一圈下来,居然多出一包碘盐来,难道是超市收银算错了?不对啊,今天收银台排队的人很少,不会算错的。

    再仔细一看,其中一包碘盐的包装有些奇怪,似乎被人开过口又封住的,小朋友吃的饭食绝不能出事,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食堂工作人员当即报告了园长,园长来了也觉得蹊跷,拆开这包盐瞧瞧,白花花的细盐,没什么异样,尝一下,咸咸的,也很正常。

    “没事的,可能就是算错了。”她们没当回事,把这包拆封的碘盐倒进了盐罐子。

    中午吃油焖大虾,小青菜,西兰花,芹菜炒肉,番茄蛋汤,小朋友们围着小围嘴坐在餐桌旁,正要开动,忽然一位食堂工作人员冲进来喊道:“不要吃!”

    老师们惊呆了,询问原因,工作人员说刚才大师傅突然头疼恶心呕吐,典型的中毒迹象,大师傅烧菜的时候都要尝的,所以怀疑食物有问题。

    兹事体大,幼儿园方面马上报告了上级主管领导,也就是刘子光,刘子光闻讯后马上赶来,下令封存一切食物佐料,厨房不许任何人进出,叫外卖给小朋友们吃,并且立刻报警处理。

    警方接报后迅速出警,将食物拿去化验,很快得出结论,所有菜肴均含有亚硝酸盐!

    有人故意投毒!企图制造一起恶性案件,刑警马上接手案件,调查所有人员,根据采购人员回忆,在超市门口曾经被人撞了一下,或许是那时候碘盐被人掉包。

    负责此案的正是二大队的胡蓉警官,她马上驱车赶往超市,调取了停车场附近三个监控探头的录像,查看到了当时的情形。

    一个戴棒球帽和墨镜的高大男子撞翻了购物车,同时极快的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丢在地上,然后装作帮忙的样子往车里捡,但是他却没有掉包的机会,所以碘盐最终多了一袋。

    胡蓉继续调取录像,发现这个男子已经鬼鬼祟祟跟着红星幼儿园的采购人员很久了,事发之时,根本没有人追他,之所以跑的那么快,完全就是想施展调包计。

    这是一桩典型的投毒案,性质相当恶劣,但是线索却很少,嫌疑人体貌特征都不是很明显,眉目也被刻意遮挡住,想找到此人,真如大海捞针一般,所以只能从另一个角度下手调查,那就是,什么人会害这些孩子?

    胡蓉开始给红星幼儿园的所有工作人员做调查笔录,刘子光是第一个。

    “是杨峰干的。”刘子光毫不犹豫的说。

    “你有什么证据?”胡蓉拿着笔的手一停,严肃的问道。

    “我没有证据,也不需要有证据,我只是给你提供破案线索,证据是要靠你侦查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说,杨峰因为和你的私人恩怨,就下毒害这些孩子?”

    “对,这只是他报复计划中的一个环节,此前他已经把我朋友开的酒吧和网吧搞停业了,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什么么?”

    “这可是无辜的孩子啊,杨峰是懂法律的,我不相信他会因为和你的私人恩怨在这上面下功夫,要知道,这种事情查出来,后果相当严重,谁都保不住的。”胡蓉还是不太相信。

    刘子光冷笑一声:“杨峰干过的坏事还少?哪个不是后果相当严重,可是人家现在还不是在监狱外面呆着,吃香的喝辣的,前呼后拥比当副所长的时候还威风?”

    胡蓉无语,当了这么久刑警,她不再那么单纯幼稚了,事实上她很相信刘子光的话,杨峰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

    “如果真是他的话,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刘子光再次冷笑:“难,杨峰那么多年公安可不是白干的,他心里有数的很,绝不会留下任何证据,而且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恶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包亚硝酸盐的毒性肯定是经过严格计算的,不会闹出人命,因为他知道,不牵扯命案就不会下大力气查,最多定性为群体食物中毒,追究幼儿园的责任罢了,到时候幼儿园停业整顿,家长再也不敢把孩子往这送,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果然,同事拿着检验报告来了,说是那包碘盐是由亚硝酸盐和普通食盐混合而成,根据幼儿园每日菜肴汤水的用量,即便是小孩子也不会中毒死亡,但是头疼呕吐腹泻却是在所难免的。”

    “好个狡猾的家伙!”胡蓉怒气冲冲,一拳砸在桌子上,刘子光倒是表情平淡的很,但熟悉他性格的胡蓉却知道,刘子光肯定要以牙还牙了。

    “你千万不要冲动,这件事交给警方,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刘子光点点头:“我不冲动,我冷静的很,这小子敢做,就做好了我打上门的准备,我才不上他的当。”

    “你确定?”胡蓉久久望着刘子光的眼睛,这家伙眼中分明闪烁着愤怒的火焰,还说自己冷静,骗谁呢。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刘子光被胡蓉瞪得有些发毛,只好举手投降:“我给你面子,暂时不会动他,如果你不能将他法办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

    胡警官立刻展开了调查,既然有了目标,调查就变得简单多了,先从杨峰周围的人入手,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高大健壮的体貌特征,初步锁定为经常一起玩的狐朋狗友,杨峰的社交圈子很广,但是能信得过的人也就是李志腾他们,这种敏感事情肯定是交给自己人来做的。

    首先排除了李志腾,因为他的目标太明显,然后可以进一步排除治安大队和防暴大队那些伙计,他们绝不会为这种事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然后目标就缩小到李志腾在金盾押运公司的那些同事们身上了。

    调取金盾公司押运队员的档案进行比对和现场认证,却依然一无所获,胡蓉有些急躁了,看来杨峰还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他有着极其丰富的反侦察经验,想打开突破口,很难。

    正在办公室里头疼,忽然同事打来电话:“胡探长,不好了!”

    “怎么回事?”

    “刘子光的家人出车祸,已经送医院急救了。”

    胡蓉心中一紧,知道一场大乱即将来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