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还不到七点钟呢,老爸就急火火的出门去了,说是串联以前的老工友为陆厂长架势。

    刘子光和老妈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饭,谈论起老爸接受返聘的事情,刘子光不满道:“年龄这么大了还去拼命,又不是家里缺钱,妈你也不劝劝他。”

    老妈说:“你爸一辈子不得志,论技术,论人品,都没的说,就是得不到重用,以前咱厂里没人,又不会拍马屁,混不上去也就算了,现在厂长就是你爸徒弟,亲自来请他出山,他能不去?再说了,你这个当儿子的现在出息了,你爸也不想给你丢人,趁着身上还有技术,干点事情出来,总比闲在家里提笼架鸟强啊。”

    刘子光默默无语,深感自责,自己只顾发展,忽略了父母的需求,其实他们也有梦想,也有目标啊,老爸虽然已经退休,但是对厂子的感情依旧很深,没事就要到厂里去转悠两圈,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晨光厂再度复兴,一定会让他欣慰万分的。

    想到这里,刘子光下定了决心,这事儿自己帮定了,有多大力出多大力,同时他也没忘记老妈,便问道:“妈,你是不是也有理想啊,说出来听听。”

    老妈说:“我的理想就是赶快抱上孙子,你能帮我实现不?”

    刘子光说:“这个有难度,要不然先抱个干孙子吧。”

    老妈说:“李总好是好,毕竟是个寡妇,我还是觉得方霏这孩子最好,你可不能趁人家出国的时候,辜负人家的一片心啊。”

    刘子光赶紧打岔:“没有的事,对了,你们红旗钢铁厂最近怎么样了?”

    老妈退休前是红旗钢铁厂的职工,这个企业的规模和晨光机械厂一样大,当年也是红极一时的大型国企,后来在改革大潮中衰败了,钢铁行业竞争激烈,国际铁矿石价格年年高涨,这种规模不大的地方钢铁企业根本没有生存空间,钢铁厂的工人们大量下岗,厂子也破产了。

    老妈叹口气说:“老样子,比晨光厂还不如呢,好歹人家还有个真抓实干的新厂长,我们红旗厂可啥都没有。”

    刘子光也陪着叹口气,擦擦嘴站起来说:“我上班去了,回头明叔还要找我说事呢。”

    ……

    下楼上班,八点钟的时候,陆天明准时来到刘子光的办公室,依旧是夹克加军裤的打扮,进了办公室便呵呵笑道:“小光,你公司里退伍兵真不少啊。”

    “明叔,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坐,抽烟。”刘子光陪着陆天明在沙发上坐下,又让小黄倒了两杯茶进来,抽着烟静静等着陆天明发话。

    “小光,卓力是你中学同学吧?”

    陆天明忽然提起卓力,倒让刘子光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虽然卓力现在是华清池的老板,但厂里的工作还没全辞掉,办着停薪留职呢,就是说,卓力依然是晨光机械厂的保卫干事。

    “对,他是我同学,而且我俩现在还经常来往呢,怎么,您要启用他?他现在可不比当初那个一个月六百块的保卫干事了,轻易请不动人家的。”

    陆天明笑道:“我看未必,卓力这孩子也是咱们厂的子弟,我昨天已经找过他父亲了,老头向我保证,劝他回厂跟我干,并且让我来找你说说,他说卓力就听你的。”

    刘子光说:“实话实说,卓力现在混得不错,手下也有几十号兄弟,几百万的资产,你让他回厂继续干保卫,不现实。”

    陆天明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调查,不光调查厂子为什么发展不起来的原因,还在调查有什么堪用的人力资源,你和卓力都是我要请的人,你先别急,听我说完,我请你们,不是到厂里上班,你们都有自己的事业,这不现实,我请你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帮我镇着场面。”

    刘子光笑了:“明叔,你还真找对人了,卓力现在可是道上有名的卓二哥,他一跺脚,高土坡都要抖三抖的,行,回头我给他说一声,让他回厂挂个职,有人敢给你捣蛋的话,让他收拾。”

    陆天明摇摇头:“我可不是要收拾几个人那么简单,厂子腐败的问题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很多国有资产被低价出售,人参卖了萝卜价,至今还有旧设备被人偷出去当废铁卖,看到这些,我很痛心,想让晨光厂起死回生,首先要做的就是斩断这些黑手,这也是我请卓力回来的原因,这叫以毒攻毒,这些不法分子不怕我,不怕警察,但是却会给江湖朋友面子。”

    刘子光尴尬的笑笑,心说我那台大红旗和长江750不就是用这个办法弄出来的么,这也算侵吞国有资产吧,他轻笑道:“卓力算啥江湖朋友,他就一开澡堂子的,您要是真想杜绝这些现象,就不能依靠保卫科,厂子原来的一套东西全烂掉了,最好的办法是雇佣社会上的保安公司,比如我们红星就可以。”

    陆天明说:“你要是愿意免费提供安保服务,我当然愿意,但是厂子账上能动用的资金只有三千块,别说聘请保安了,就是请人吃顿海鲜都不够。”

    刘子光吓了一跳,没想到晨光厂的经济恶化到了这个地步,同时又对陆天明的魄力感到由衷的钦佩。

    “明叔,你辛苦了……”刘子光真诚的说。

    陆天明一愣,随即笑道:“你小子啊,可别小看你明叔,办法我都想好了,你只管帮我把卓力劝回来就是。”

    刘子光说:“一个卓力哪够,如果你有需要,我随时过去帮忙。”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两只手掌击在一起。

    ……

    华清池三楼,刘子光正在苦口婆心的劝着卓力,摆事实讲道理,告诉他严打暂时不会结束,搞不好会持续个一年半载的,不如回厂贡献点力量啥的,可是卓二哥却把两条罗圈腿翘在桌子上,一颗大脑袋摇的活像拨浪鼓:“让我回去受二茬罪,门都没有。”

    刘子光一瞪眼:“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

    见刘子光发飙,卓力才说:“让我回去也行,我就一个条件,保卫科长的位子是我的。”

    刘子光说:“你不当科长还不行呢。”

    卓力这才喜笑颜开,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蓝色的工作服和印着保卫字样的红袖章来,说:“我都准备好了。”

    刘子光笑骂:“闹了半天,你小子逗我玩呢。”

    卓力说:“昨天我家老头子就拿着马刀逼我回厂了,我寻思了,活了小三十年,没做过让老人脸上有光的事情,咱现在手上也有钱了,不愁吃喝了,就得整点精神层面的事儿,这个保卫科长,我权当替老头子当的,让他也为儿子骄傲一回。”

    ……

    周一,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晨光机械厂召开了中断十年之久的职工大会,想当年每逢职工大会,总是人山人海胜似过节,大礼堂内外红旗招展,锣鼓喧天,组织科宣传科工会的同志们忙前忙后,热火朝天,透着一股大型国企特有的气氛。

    但是十年后的职工大会却异常冷清,宣传科和工会的同志们哪有精神布置会场,随便写了个告示贴在大门口了事,其他科室的干部们也丝毫提不起精神来,都什么年头了,还开会,上午九点半开会,可是都九点十分了,还有很多干部根本没来上班。

    厂子附近的一家早点铺内,几个微微发福的男人坐在桌子旁吃着油条豆浆,谈论着昨晚的球赛,谈着谈着就说到了新来的厂长。

    “职工大会根本开不起来,工人的心早就散了,厂部这帮人有不服他,能凑齐人才叫怪呢。”一个干部咬着油条,口齿不清的说着。

    “老王这话有道理,陈厂长下台之后,论资历论能力,都是谭副厂长该接这一摊的,可是突然空降下来一个军转的陆厂长,你说谭能服气?幸亏这几天陆没搞什么花头,不然谭非给他难看不可。”

    “就是,谭副厂长可是有背景的,想和他斗,我看没那么容易,姓陆的要是识相点,就当个闲散厂长,别胡乱管事,要是不识相,哼哼,有他好看的。”

    一帮人冷笑起来,其中一人看看墙上的挂钟,微皱眉头说:“哎呀,都九点半了,迟到了,陆厂长会不会借机会整人啊?”

    其余人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借他一个胆。”吃油条的同志不屑的咬了一口油条。

    吃完了早餐,一行人才斜披着衣服骑上电动车去厂里上班,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原来的门卫不知道啥时候被换了,现在是四个身穿工作服臂带红袖章的青年工人站在门口,厂门紧闭,仅留下一个供人员进出的小门。

    几个干部下了电动车往里推,却被青工拦住说:“迟到的,在这写下名字。”

    干部们立刻就爆了:“你们是谁派来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进。”

    虽然嘴上叫得凶,但是干部们都清楚,这一定是新厂长陆天明搞的鬼,想给厂部一帮人来个下马威,哼,整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搞那些手眼通天的大领导去。

    大门口正闹得凶,忽听一阵急促的鸣笛声,一辆黑色帕萨特驶到门口,不耐烦的按着喇叭,一看车牌,干部们顿时窃喜起来,谭副厂长来了,这回有好戏看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