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中午,刘子光忽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是让他赶紧回来,家里来了贵客,刘子光马上驱车回家,上了楼打开房门一看,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穿着绿色的军裤和黑色夹克衫,面目依稀有些熟悉。

    老爸正坐在一旁陪客,茶几上摆着烟灰缸、烟盒、水果盘等物,厨房里传出煎炒烹炸的声音,菜肴的香气飘出来,令人食指大动,老爸看见儿子回来,站起来说道:“小光,你看这是谁来了?”

    那客人也站了起来,身材相当魁梧,说话嗓门也宛若洪钟:“这是小光吧,多少年没见,都成大人了,呵呵。”

    刘子光恍然大悟,说:“您是明叔?”

    “对,是你明叔转业回来了,先来咱们家看你爸爸的。”老妈端着一盘菜出来,笑吟吟的说。

    刘子光想起来了,这位大叔名叫陆天明,祖籍东北,军人家庭出身,其父在七十年代时期曾任晨光机械厂的厂长,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陆天明高中毕业进入晨光厂当工人,和老爸一个车间,也算有过师徒之谊,后来陆天明参军入伍,一晃就是几十年,没想到现在又见面了。

    “明叔您好,快坐。“刘子光很热情的和陆天明握手,招呼他坐下,又从包里拿出没拆封的软中华给他抽。

    “好烟啊,小光混的不错。”陆天明熟练的将烟卷磕了嗑,自己点上了。

    “哪里,瞎混而已。”刘子光谦虚道。

    “瞎混能混上人大代表?听说现在有上百号人跟着你吃饭呢,有出息啊,不愧是咱们晨光厂的子弟。”

    刘子光看看老爸,老爸一脸骄傲,显然刚才的话题都在谈论自己。

    “明叔,说说您吧,转业分配到哪个单位了?”刘子光问道。

    “我啊,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是从咱厂入伍的,转业也要回到厂里,已经定了,明天到晨光机械厂报到,担任厂长兼书记。”陆天明笑呵呵的说。

    刘子光也客气的笑着,但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江北市晨光机械厂以前是属于总后勤部的军工厂,后来军转民划给了地方,但是级别依然保持的很高,相当于副市级单位,但是这种副市级的厂长就如同前清京城里的候补道一般,根本上不了台面。

    “咳咳,明叔从哪个部队转业的啊?按说现在像您这样级别的军官可以转业到机关单位的啊,怎么就选择了企业了呢?”刘子光问道。

    陆天明抽了口烟,感慨道:“最辛苦的兵种,工兵,混了个副师级,爬也爬不上去了,还不如回到地方一展所长,我是晨光厂出生,晨光厂长大,又在晨光厂入伍当兵的,我不回这里,还能去哪?”

    “好了好了,别说了,吃饭吧。”老妈把菜上齐了,招呼三个男人吃饭,老爸还特意把过年时候人家送给他的茅台酒拿了出来,大家坐在一起把酒话当年,越说越心酸,昔日风光无限的晨光厂居然落到这步田地,大批工人下岗,厂子只能依靠卖地卖设备、出租厂房为生,虽然还未破产,但也是风雨飘摇了。

    就在不久前,晨光厂的厂长兼书记,因为贪污下岗职工安置费而被检察院批捕,这条消息一出,厂里更是人心惶惶,向刘子光的父亲这类老工人,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都是在晨光厂度过的,这里凝结着他们的回忆和青春,看到厂子这样垮下去,谁能不伤心落泪。

    陆天明作为在厂里长大的一代,对晨光厂的感情极其深厚,所以才放弃了优厚的安置条件,主动要求转业到晨光厂,如今晨光厂在市里已经是被放弃的老国企单位,谁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有人当愣头青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所以副师级的陆天明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晨光厂的新任厂长兼书记。

    谈了一会儿厂里的事情,大家情绪都有些低落,老妈岔开话题说:“小陆,孩子今年多大了,结婚了没有?”

    陆天明说:“二十好几了,不服管了,我看抱孙子那天就等不到了。”

    老爸说:“我家这个还不是一样,三十岁的人了还不结婚,再说都没有用,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不比我们那时候了。”

    陆天明说:“小光是干事业的人,晚点结婚也好,省得被家庭拖累,我家也是个小子,要不然咱们两家还能做个儿女亲家呢。”

    大家哈哈大笑,酒足饭饱之后,陆天明提议去厂里看看,老爸第一个响应,刘子光见他们兴致盎然的样子,也欣然表示愿意陪同前往。

    权当饭后散步了,刘子光父子陪着陆天明一路步行来到晨光机械厂大门口,这座大门还是九十年代初期修建的,上面的马赛克都剥落了,露出里面的灰色水泥底色,大门上还贴着四张褪色的红纸,上写四个大字“欢度元旦”。

    传达室里,几个汉子正在甩扑克,大门敞开没人管没人问,随便谁都能进,厂区里茅草丛生,高大的车间爬满枯藤,玻璃残破,大门上锁,一派衰败景象。

    也有一些车间在进行着热火朝天的生产,但那都是对外承包的车间,晨光厂沿街围墙全都建成门面房进行出租,设备比较新的车间也承包了出去,生产一些铁栅栏、防盗门之类的低级产品。

    甚至还有个废品收购部也设在厂里,垃圾遍地,臭气熏天,啤酒瓶子硬纸盒子塑料皮旧铁皮扔了一地,还有一堆窨井盖也丢在那里,几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正在和收购部老板讨价还价。

    陆天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直接往厂部方向走去。

    厂部就在一栋灰色的综合楼里,楼下停车场上横七竖八的停着几辆捷达、皮卡,陆天明倒背着手,冲厂部楼一努嘴:“走,里面去看看。”

    厂部大楼走廊里非常阴暗,墙皮发霉剥落,充斥着一种陈旧的味道,走廊是水磨石地面,办公室的门都是老式木门,上面钉着木牌子,什么清欠办、安置办、妇联、团委、计划生育办公室、保卫科、生产科、质检科,应有尽有,五脏俱全,但是大部分办公室的门都是关着的。

    陆天明走到其中一间开着门的办公室前,只见里面坐着几个男人,正聚精会神的在电脑前操作着,心中稍感欣慰,忽听其中一人猛拍大腿喊道:“妈的,上个厕所的功夫,菜就被人偷完了!”

    陆天明摇摇头,上了二楼,财务室门口站着几个退休老工人,似乎是来报销医药费什么的,但是铁门紧闭,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三点上班”

    哪有三点上班的道理,陆天明径直过去砰砰敲响了财务室的铁门,过了老大会,才有一个半老徐娘揉着惺忪的睡眼过来打开门,没好气的骂道:“敲敲敲,敲你妈的头啊,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

    陆天明正色道:“谁规定的三点上班?你不知道外面有这么多的退休工人在等着报销么?”

    半老徐娘斜着眼瞄了他一眼,不屑的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陆天明说:“你没有单位,你回答我的问题。”

    半老徐娘冷笑一声:“我当是新来的厂长呢,原来是个闲的蛋疼的老头,哪里凉快哪里蹲着去,这里是财务重地,你再捣乱我就叫保卫科了。”

    陆天明没再说什么,转身下楼,正遇到一帮科室干部们上楼,个个脸喝的通红,衣服敞开着,手里拎着象棋盒子和茶杯,大概是上去下棋休息的。

    来到楼下,陆天明长叹一声,脸色很难看,对刘老爸说:“师傅,没想到厂子变成这样了,这还是我们那时候的晨光机械厂么?”

    老爸说:“小陆啊,厂子这样已经好多年了,不死不活的,也怨不得他们啊,厂长换了一个又一个,光知道往自己口袋里捞钱,谁管工人的死活啊,可惜咱们厂那些身怀绝技的老工人了,听说高级焊工在南方厂子里一月能拿八千多块钱呢,搁在咱厂就只能吃低保,吃救济了,你说这是啥事啊。”

    陆天明听了这番话,眼睛却忽然一亮,说:“咱厂死不了!现在什么都重要,人才!”

    ……

    第二天,新任厂长兼书记陆天明在国资委领导的陪同下前往晨光机械厂,在宣读了组织上的任命书之后,陆天明便将自己关进了厂长办公室里,每天就是看看文件,上上网,并未有任何三板斧的行动。

    这样一来,科室干部们放了心,又开始往日那种生活,每天迟到早退,人浮于事,反正厂子就这样了,除了收收房租,报销个医疗劳保,还真没有其他活干。

    陆天明甚至没有处理那个敢于顶撞他的财务室老娘们,他就像个和气无比的老好人一般,毫不触动任何人的利益,只管当个不管事的闲散厂长。

    一周之后,陆天明再次来到了刘子光家,和他的师傅进行了一番促膝长谈,直到深夜十点钟刘子光回家的时候,陆天明还在客厅里坐着,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烟蒂已经堆积如山了。

    屋里烟雾缭绕,但是两位父辈脸上的表情却是很专注的,刘子光开玩笑道:“明叔,您这不是要三顾茅庐请我爸出山吧?”

    陆天明笑道:“小子,算你猜对了,你爸已经答应我了,返聘担任第一车间的车间主任。”

    刘子光看看老爸,老爸极其严肃的点了点头。

    “咱厂哪还有什么第一车间啊,都租出去了,我还租了一个呢,让邓云峰生产些简单的机械设备啥的,生意还不错,对了,明叔你不会是要把这些租出去的车间都收回吧?”刘子光问道。

    “不会一刀切,那些合同我都看过了,有些是正常出租的,有些简直就是白送,上千平米的大车间,一年五千块钱就租出去了,这简直就是渎职!总之一句话,从现在开始,晨光厂要进入正轨,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仅仅靠我一个人是不够的,要靠咱们厂的老少爷们们齐心协力才行。”

    陆天明眼中透射出坚定的光辉,捏着烟的手指纹丝不动,仿佛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中。

    旋即他又展颜一笑,站起来说:“不早了,我先走,明天我到红星公司找你谈点事,你们别送了。”

    老爸还是坚持将陆天明送出了小区,回来之后,刘子光问他:“老爸,你上了一辈子班还不够啊,还真想帮陆天明收拾这个烂摊子?”

    老爸感慨道:“这年头,能坚持自己信念的人没几个了,就冲这个,我帮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