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组在李书记的亲自过问下进展迅猛,先是以组织手段解决了各位于市中心的部委办局的搬迁问题,对于顶风不搬的单位,一次通报批评,二次警告处分,第三次就要组织部出面谈话了。

    事实上各单位领导对于整体搬迁都是采取相当配合的态度的,尤其是财政局的梁局长,当场拍板将新落成的财政大厦定向爆破掉,用李书记的话说,这叫打破坛坛罐罐,轻装上阵。

    除了花费八千万建成,被誉为省内样板工程,所有装潢材料都选用进口材料的财政大厦,同样面临拆迁的还有市政府行政审批中心,这座大楼建成不过一年,也免不掉化为一堆瓦砾的命运。

    所有搬迁费用和安置费用都从市财政出,光是搬家费就数以千万计,李书记大笔一挥,全部批准,这边雷厉风行的进行着,霍先生那边同样也在进展,有他牵头在上海召开了国际金融投资峰会,多家世界顶级银行业的代表和证劵交易所驻中国的代表都出席了这次会议,李书记也亲自组团前往上海赴会。

    与此同时,王副书记乘机飞往首都,去跑国际机场立项的事情,霍先生人脉极广,在首都认识许多官场上的朋友,这个项目立项成功的可能性很高。

    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着,建设局紧急动员,召集全市范围内的建筑企业开通气会,把建设规划一说,所有人都震惊了,随即踊跃报名,希望能分一杯羹。

    根据初步构想,整个项目的工期需要三到五年,主要分为三个子项目,第一是以暂名世界贸易中心的两座高达五百八十米的摩天大厦为核心的巨型CBD,双塔工程地块占地三万平方米,建筑总面积七十万平方米,包涵商业设施,写字楼、宾馆酒店、观光层等,建成之后将成为中国第一高楼,世界第二高楼,对于这个第二,霍先生也很无奈,毕竟迪拜的那座哈里发塔太过BT,江北市的国际贸易中心只能屈居亚军了。

    这两座摩天大楼的设计方案,将在全世界范围内招标,届时全球知名设计事务所的牛人们汇聚江北,很可以趁机开一个文化艺术节,请张艺谋来当总导演,向全世界观众展现中国文化,展现江北风情。

    第二个项目是尚未确定地点的江北国际机场,根据霍先生的构想,在江北市建造一所客流和货物吞吐能力达到国际一流的大型空港,可以大幅度提高江北市的地位,有了这座机场,周边数百公里都能辐射到,江北市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一座中心城市。

    机场可不是单纯划几块地,铺上沥青柏油就完了的,光是航站楼和各种设施就要投资上百亿人民币,但是建成之后带来的效益更加可观,光是每年客流带来的收入就是个不菲的数字。

    第三个项目,是明清古城,李书记已经作出指示,聘请专家进行设计,在江北市明代古城基础上,重新建造一座原汁原味的仿古城市,从城砖到瓦片,都要专门制造生产,力争做到国内一流,国际接轨。

    这三个项目,相辅相成,世界贸易双塔会给江北市吸引来大量外资,明清古城将会吸引来自海内外的大量游客,而江北国际机场则为这些客人和货物提供运输服务,由此带动的周边产业更是不可计数,根据市统计局的大致估算,起码在三千亿人民币左右。

    对此市委班子里也有人提出过质疑,江北市只不过是个平凡无奇的老工业基地,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无法和首都、上海、以及一些省会城市相比,就算建成了摩天大楼,配套产业也很难跟上啊。

    李书记从容而自信的回答他们:“拉斯维加斯是建造在沙漠上的城市,迪拜也是建造在沙漠上的城市,有了国际资本的支持,就算是沙漠都能变成奢华的都市,更何况江北市自身条件并不差,地处中原腹地,四通八达,是水运公路铁路交通枢纽,更何况还有五百万勤劳好客的江北市民和踏实肯干的领导班子,有了这些软硬件,难道江北市就不能成为下一个迪拜?

    ……

    万龙大厦顶层办公室,聂万龙正在听取魏良信的报告,魏副总参加了建设局的会议,他详细的向聂总介绍了三个项目的情况,聂总沉吟片刻道:“这个蛋糕相当之大,凭我们大开发一家很难吃下,而且我们也不具备建设摩天大楼和国际机场的资质,我看应该采取保守一些的策略,拿一些配套工程下来,至于明清古城项目,这个我们在行,务必要拿下。”

    魏副总深以为然:“这三个都是合资项目,招投标一定相当严格,我们要未雨绸缪,赶紧动手才行。”

    聂万龙沉吟片刻道:“帮我联系市委赵秘书,我请他吃饭。”

    当晚,淮江上的游龙画舫私房菜馆被聂总全包了下来,用来宴请赵秘书,赵秘书欣然赴宴,在码头上和聂万龙握手的时候,雪白的衬衣袖子下面露出了崭新的百达翡丽腕表,聂万龙看在眼中,但却不动声色,他心里明白,赵秘书手上的权力大大增加了,胃口同样也增大了。

    酒桌之上,聂万龙很直接的提出了想为江北市建设做点贡献,为李书记分担一些重担的想法,赵秘书习惯性的拿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矜持的说:“这三个项目的标的很大,要求很高,还是通过公平公正公开的招投标来进行比较好,当然了,聂总的意见,我是会向李书记反应的。”

    “那就谢谢赵秘书了。”聂万龙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两人对饮之后,他又说道:“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

    李书记远在伦敦上学的女儿打来电话,说是聂叔叔给她汇了十万英镑的学费,以及一辆最新款的法拉利跑车,听到女儿兴奋的声音,李书记脸上荡漾起父亲的慈爱,电话里的背景音很嘈杂,似乎有大群人在狂欢,李书记眉头微皱,嘱咐女儿好好学习之后便挂了电话,摇摇头咕哝了一句:“这个老聂,真拿他没办法。”

    随即拿起内线电话对赵秘书说:“把明清古城项目给大开发。”

    “是。”赵秘书朗声答应,却又迟疑着说:“李书记,至诚集团那边……”

    “有什么意见你讲。”今天李书记的心情很好,说话声音很爽朗了许多。

    “上次的事情,就是至诚集团一帮人搞的鬼,弄得人家聂总很被动,我觉得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方式很不可取,如果他们也加入了新项目的建设,万一再弄出什么事情来,让外商知道了影响会很不好。”

    李书记眉头一展:“新的项目,不需要至诚集团的参与,投标邀请函不要发给他们。”

    ……

    外商办事绝不拖泥带水,为了合作便利,霍英杰先生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一家寰宇投资公司,专门用于和江北市的合作,这家公司注册资金高达十亿美元,并且马上就会在香港联交所借壳上市,从而进一步达到海外融资的功效。

    招标也在进行之中,不光江北市的建筑企业接到了投标邀请函,就连省内、国内的许多知名建筑企业都接到了邀请函,一时间全国各大建筑企业齐聚江北市,光是投标保证金就缴纳了不下十个亿。

    大开发集团作为江北市建筑业的代表企业,承担了明清古城暨影视拍摄基地的建设任务,因为标的很大,所以保证金也比一般人要多,幸亏大开发最近没有什么大工程,手上还有银行贷出来的五千万,再七拼八凑拿出了家底子,终于拿出了一亿五千万的资金,缴到了寰宇投资公司的账户上。

    钱交上去,心就安了,这几天聂总的心情很好,竟然破天荒的拿着渔具,开着宝马X5去江边钓鱼了,拿下这个超级大项目,大开发起码五年内不用愁了,而且还有后续的物业管理、维护、扩建等业务,每年收入不会低于七位数的。

    至于江北市另一家实力雄厚的开发商至诚集团,在竞标过程中名落孙山,连外围项目都没捞到一个,对于至诚集团上上下下都颇有微词,但李总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前往首都争取国际机场立项的王副书记也马到成功,据说经霍先生引荐,和发改委的某位实力领导进行了亲切的会晤,并且得到了保证,项目虽然有难度,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为了开阔思路,学习先进经验,李书记组织了一个考察班子,准备前往迪拜进行实地考察,在启程前夕,他亲自前往大CBD现场指挥爆破。

    爆破现场,彩旗飘飘,红旗招展,公安人员已经将附近区域全部封锁,刚刚竣工的财政大厦已经安装好了高爆炸药,大群市民在封锁线外围观,场面非常热烈。

    “四、三、二、一,起爆!”李书记亲自按响了电钮,财政大厦顿时在巨响中化为一堆瓦砾,领导们纷纷鼓掌,李书记对着记者们的话筒做出重要发言:“这一爆,打响了新时期江北建设的发令枪。”

    又是一阵潮水般的掌声,以至于李书记不得不伸出双手往下压,才能得以继续发言。

    而在封锁线外的一帮泥腿子农民工,却瞪着困惑的眼睛问道:“为啥刚建好的大楼就炸了?”

    旁边有个戴眼镜穿白衬衫的知识分子鄙薄的扫了他们一眼,说道:“这叫不破不立,这座大楼已经妨碍了我市的经济大发展,只有拆掉,才能建设全国第一高楼,才能为GDP增长做出贡献,GDP你们懂不?”

    “什么鸡的屁,一帮败家玩意。”民工们啐了一口,趿拉着拖鞋走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