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在市委西花厅进行,这里是李书记接待贵宾的专用场所,一幅巨大的手绘油画《淮江风情》挂在墙上,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两排沙发分列两旁,每张沙发右手旁都摆着一个很气派的景泰蓝痰盂,室内花团锦簇,气氛和谐。

    霍先生名叫霍英杰,是美国泛太平洋国际投资银行董事局副主席,华尔街知名的金融家、银行家、同时又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侨领,担任着全美华商联合总会名誉主席的职务,他的到来,令江北市委都蓬荜生辉。

    泛太平洋国际投资银行是一家实力雄厚的金融机构,奉行低调处事原则,虽然不如高盛、摩根斯坦利出名,但是实力一点也不逊色,多家全球五百强企业被他们在幕后控股,近年来国际金融危机频发,泛太平洋国际投资银行也将目光投向了依然一枝独秀保持高速增长的中国,霍英杰先生经过长期考察,最终将橄榄枝抛给了江北市。

    从去年底开始,霍英杰先生就开始频频造访江北市,每次待的时间都不是很长,但是对住宿软硬件要求却是极高,必须要总统套房,当时江北市只有金碧辉煌能满足这个条件,所以霍先生每次来都必定下榻在金碧辉煌,后来阎金龙出事,市委通过协调,紧急安排霍先生住到了大开发的西山别墅,幽静的山谷,贴心的服务,让霍先生感到江北市领导层无微不至的照顾,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他下定决心,把投资放在江北市。

    身为世界顶级投资银行家,霍先生推出了极其具有魄力的规划蓝图,建造一座以中国第一高楼为核心的巨型CBD,一个可以起降所有型号客机的大型国际机场,以及一个极富历史文化遗迹的明清古城,这三者合一,势必将江北市打造成中原第一名城!

    老实说,第一次听到这个规划的时候,李书记很是吓了一跳,但是这种未知的恐惧很快就被满腔壮志豪情所取代,巨型CBD,大型国际机场,历史文化遗迹古城,这得创造多大的GDP啊,相比之下,自己刚就任市委书记之后提出的年增长40%的豪言壮语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此外,我还能确保在三年内,起码五家江北市属企业在纽约证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霍先生很随意的又提了一句。

    李书记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将头侧向一旁,看了眼自己的班子,领导同志们目光炯炯,都是一副心潮澎湃,壮怀激烈的样子,他们原本的目标只不过是盘活频临破产的老国企而已,甚至连在上交所、深交所IPO都不敢想,现在霍先生一下子就把目标提高到在纽约上市,那得多大的政绩啊。

    一位主管工业的副秘书长端起茶杯喝水,企图压制一下激动的情绪,但是微微颤抖的手和茶杯沿碰撞牙齿的声音却将他的紧张心情完全暴露,李书记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很豪爽的说:“我代表江北市五百万父老乡亲,感谢霍先生。”

    会议结束,双方签订了合作意向书,随后李书记亲自陪同霍先生前往机场,在机场停机坪上,一架湾流行政豪华喷气机正蓄势待发,这是霍先生的私人飞机,金融家的日程排的很满,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满地球的转悠,这次处理完江北市的事务后,霍先生会直飞香港,处理一些家族上的事情。

    霍先生有香港和美国的双重国籍,对于他的名字和香港某富豪只有一字之差的事情,别人也曾询问过,但霍英杰先生总是一笑置之,不予回答,但这却更增添了他身世的神秘性。

    私人喷气机腾空而起,李书记等人还在地面上挥手致意,直到飞机远去,李书记才回到丰田考斯特里,掏出软中华和火柴来,可是擦了几次都因为手抖而没有点着烟。

    一只镀金打火机递了过来,市委副书记王大庆的脸也伸了过来,帮李书记点着烟,低声问道:“李书记,您看这个项目……”

    “机遇,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抓住了,江北市肯定可以一跃成为副省级城市,如果操作得好的话,成为直辖市都不是没有可能性。”李书记说。

    “可是,市区已经没有合适的地段了。”王副书记道。

    “拆,凡是阻碍了经济发展的建筑物,我不管它是谁家的,一律拆迁!”李书记大手一挥,挥斥方遒。

    赵秘书很适时的拿过了江北市的地图,两位父母官就在车上做起了规划。

    王大庆指着地图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我市的黄金地段,现在都被市委市政府以及各部委办局的机关占据着。”

    李书记斩钉截铁的说:“政府机关身处闹市,已经不符合潮流了,可以搞个整体搬迁嘛。”

    “可是,财政局机关大楼才刚竣工。”

    “爆破掉嘛,和我们面临的机遇相比,这点损失算什么。”

    “还有。”王书记指着地图北郊说:“这里是我市重点历史文化遗迹,一座明清时代的老街,但是牌坊、宅院、石碑这些历史文物已经破旧不堪了,想让它们大放光彩,光是修复费用恐怕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拆,全部打倒重建,聘请专家进行设计,争取把这里建设成一座集旅游、餐饮、影视拍摄于一体的古街,把我们江北市建成一座历史文化名城。”

    “省文物局挂了号的东西,就这样拆了恐怕……”王副书记有些为难。

    李书记轻轻摇了摇头:“大庆同志,你要懂得不破不立这句话,只有将这些包袱甩掉,我们才能轻装上阵,与时俱进。”

    “不破不立,不破不立……”王副书记久久的咀嚼着这句话。

    细碎的雨点敲击着车窗,下雨了,李书记却忽然叫了声停,车队打着双闪停在路边,所处的位置正是西山之巅,可以俯瞰江北大地。

    李书记走出汽车,久久凝望着远处城市,官员们也都下了车,静静地迎风伫立着,但是没有人上前打扰李书记的思路,只有赵秘书轻轻的走过去,将风衣披在李书记肩头。

    朔风飞扬,吹起李书记的风衣下摆,他意气风发的指着彤云笼罩下的江北大地说道:“一个新的江北市即将诞生在我们手中,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事业,要靠每一个人的努力才能完成,靠我,靠你,靠大家。”

    细雨霏霏,大家望着踌躇满志的李书记,心中都充满了斗志和激情,就在这一刹那,王大庆突然明白了不破不立的道理。

    ……

    回到市里,李书记把常委们全都召集起来开了个会,根据协议精神成立了项目领导小组,由李书记亲自担任小组长,王大庆副书记担任常务副组长,秦市长和主管政法口的副市长胡跃进担任副组长,另外组织精干得力人员,分别前往首都、省城,打听相关批文的问题,毕竟国际机场、摩天大楼这些超常规的项目都是要国家立项的。

    “这个项目,涉及面极广,影响很大,阻力也会很大,我先给在座的提个醒,谁负责的一块出了问题,谁摘帽子。”李书记以坚决有力的发言结束了会议,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赵秘书说:“聂万龙打了十几个电话找您,都被我挡了。”

    李书记理也不理,自顾自的站在规划局紧急做出的新城市效果图前陶醉了半天,才缓缓问道:“他那个烂摊子处理的怎么样了。”

    “有难度……听说有人在刻意对付聂总。”赵秘书斟酌着词语说道。

    “哦?这样啊,你替我转告聂万龙,让他赶紧把屁股擦干净,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怎么放心把新城市建设的重任交给他?”

    赵秘书察言观色,立刻明白了李书记话里的意思,到底是多年的关系了,李书记并没有放弃聂万龙和他的大开发。

    “我这就打电话。”赵秘书转身欲走,李书记又说了一句:“必要的时候,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嘛。”

    ……

    聂万龙接到赵秘书打来的电话,心情非常激动,有了李书记的支持,自己做起事情来就有底气了,他马上让在省城有着极广人脉的魏副总马上过去打点关系,争取把万龙高尔夫俱乐部征地所引发的上访掐灭在萌芽状态,另外继续派人搜寻张大虎的下落,即使不弄死他,也要想办法让他彻底闭嘴。

    此时张大虎人已经在省城了,当日刘子光在服务区安排了一辆车把他送回了省城,连夜审讯之后,虎爷竹筒倒豆子,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写了亲笔口供按了手印,对着镜头录了像。

    当这些材料送到李纨面前的时候,李总却看也不看,拉开抽屉将它们丢了进去,刘子光问道:“怎么?不打算用了?”

    李纨说:“省里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有高层人士发话要压这件事,上访的人已经被江北有关方面派车接回来了,俗话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再继续下去,不但扳不到大开发,还会得罪他背后的那个人。”

    刘子光说:“那张大虎怎么处理?”

    李纨一耸肩:“用不着了。”

    ……

    深夜,省城街头,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急速驶来,在拐弯处稍微减速,车门拉开,一口麻袋被丢了出来,摔在柏油路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汽车加速离开不久,一个光着膀子满面是血的胖子从麻袋里钻了出来,正好两个巡逻警察路过,见状便将其带到了派出所。

    尽管虎爷什么都不说,警方还是从他身上找出了线索,一张大开发魏副总的名片,一个电话打过去,人在省城的魏副总得知虎爷的下落,惊喜的无以复加,连声道:“对对对,我们一直在找他,这人精神有点问题,你们要好好看管。”

    次日,魏副总派车来接虎爷,同车前来的还有江北市安定医院的四名工作人员,都穿着白色的护士服,拿着电击器,张大虎一见他们,立刻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不过无济于事,还是被绑上绳索塞住嘴,押到了车上。

    从此张大虎就变成安定医院的一名需要严格控制的精神病人,每天除了服用大量抑制神经系统的药物之外,还要接受数次电疗。

    魏副总办事极为得力,托了许多关系,砸了许多的钱,最终花了六百万摆平了此事,但这件事给大开发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和困扰,却远远不止这个数字。

    而此事的始作俑者李纨,所付出的不过是三千块路费,几个电话而已。

    ……

    安定医院暴躁型病人监护室,昔日叱咤江北黑道的虎爷穿着病号服,摇晃着坚固的铁栏杆,用嘶哑的声音嚎道:“我没疯,放我出去~~”

    凄厉的惨叫传出很远,一只停在窗外的小鸟展翅而已,越飞越高,翅膀下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树林,以及坐落在远离城市数十公里之外的安定医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