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天并没有像电视里那些杀手那样,开枪之前说一大堆废话,他二话不说,举枪就射,如此之近的距离,就算是没经过训练的宅男都能射中虎爷这么庞大的肉靶子,更何况郝天这种受过军事训练的人。

    就在郝天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出租屋的房门忽地从里面被人踹开,一扇铁门正拍在郝天面前,郝天立足不稳向后倒去,同时迅速开枪,连续扣动扳机,三颗子弹以极小的散布穿透薄薄的铁皮门,在上面钻出三个透明窟窿。

    这一切来的极其突然,虎爷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踹翻在地上,巨大的枪声就在耳边响起,震得他七荤八素,晕头晕脑,只觉得有一只手拉住自己,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跑!”

    虎爷混迹江湖多年,这点机灵劲还是有的,他一个骨碌爬起来就跑,肥壮的身子跑起来居然敏捷的不得了。

    郝天从台阶下的污水坑里爬出来,抖一抖枪上的水渍,想去继续追杀虎爷,却发现目标已经没了踪影,此时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正是冲着这边过来的,郝天犹豫了片刻,还是将枪藏进怀里,沿着早已计划好的撤退路线快速离开了。

    虎爷两条粗短腿跑的飞快,这一段距离透支了他所有的力气,跑到一堵矮墙前再也跑不动了,这时候他才感觉到头皮火辣辣的疼,一摸,满手鲜血,原来有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去,差点脑袋就变烂西瓜了。

    这时虎爷的冷汗才冒出来,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刚想离开这个危险之处,忽听一声招呼:“跑的挺快啊。”

    扭头一看,竟然是刘子光,虎爷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飞身向矮墙上窜去,可是两条腿却被刘子光及时抓住,用力往下一拽,虎爷的脸就拍在地上了,刘子光一阵乱踩,边踩边骂:“让你跑,让你跑!”

    这时卓力也带着兄弟们赶了过来,看到虎爷已经被刘子光踩在脚下,卓力奇道:“你怎么也来了?”

    刘子光把虎爷从地上揪起来推给卓力的手下们,不冷不热的说:“自己办事,自己放心。”说着用眼光扫了一下站在后面的王星,王星有些心虚的将眼睛看向了别处,不敢和刘子光对视。

    “带走!”卓力一声令下,虎爷被塞进了开过来的汽车,一些租住在这里的打工者都跑出来看热闹,三三俩俩的站在路边指指点点,卓力冲他们大喊一声:“没见过公安抓逃么,都散开,不许围观。”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们一哄而散,汽车慢慢驶离,这里是三不管地带,几个派出所都不想把棘手的案子的往身上揽,所以基本上用担心什么。

    ……

    一栋私人搭建的四层楼顶上,郝天眯缝着眼望着卓力等人押着虎爷离开,然后下楼来到一条臭水沟边,把橡胶手套和用过的手枪包在黑色垃圾袋里,毫不犹豫丢进去,这才拿出手机按了重播键:“目标被高土坡的人带走了。”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面包车在公路上飞驰,卓力甩开胳膊用左右开弓抽打着虎爷的胖脸,十几个大耳帖子下来,虎爷的牙都松了,却丝毫不求饶。

    “别打了,看不出来虎爷还是硬骨头。”刘子光挥手制止了卓力,伸手很亲切的在虎爷的脸上捏了捏,说:“咱哥俩还挺有缘分的,八年前我戳了你一刀,八年后我救了你一命,咱俩之间的恩怨就算结了。”

    虎爷吐出半截断牙,说道:“那你绑我是啥意思?”

    刘子光说:“你是聪明人,我不用多说,是谁想要你的命,你应该很清楚。”

    虎爷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凭你们,扳不到大开发的。”

    刘子光说:“再加上你呢?”

    虎爷摇摇头:“加上我也没用,聂万龙的背景比你想象的要深的多。”

    刘子光笑了:“未必。”

    前面就是服务区,一行人下来在餐厅吃了盒饭继续上路,王星他们上第一辆车,刘子光和卓力押着虎爷上第二辆车。

    “看啥看?快上。”王文君在后面推了一下王星。

    继续前行,两个小时后抵达了江北市,在高速公路收费站排队缴费的时候,忽然从值班室里出来十几个端着微型冲锋枪的警察包围了刘子光他们的汽车,说是要检查。

    卓力很配合的熄了火打开车门,警察们如临大敌,仔仔细细一通搜查,却一无所获,只好悻悻的放行了,卓力冷笑着挂档踩油门离开,对刘子光说:“他们消息挺快的,要不是咱们早有准备,这回绑架的罪名就坐实了。”

    刘子光言简意赅的说:“有内鬼。”

    “什么,内鬼?哪个?我非拔了他的皮不可。”

    “王星最可疑。”

    “行,回去我就弄死他。”卓力两眼喷火,气鼓鼓的像个蛤蟆。

    “他是卧底,这事儿我早就知道,只是不清楚是谁的人,现在终于弄清楚了,你不要动他,我还有用。”刘子光脸上在冷笑,心里却在叹气,王星的底子他已经查清了,只是个没编制的警校学生而已,本来以为他是刑警二大队那边派来的,就一直没动他,反正有个卧底在身边也是有些好处的,但是根据最近的情况看,王星的上线应该不是韩光他们。

    ……

    江北市中心,一栋不起眼的十层写字楼天台,楼道门打开,一个手上拿着报纸的中年人漫不经心的走了上来,王星从角落里转出,摘下墨镜说道:“我有重要情况汇报。”

    中年人说:“你讲。”

    “有人想杀张大虎,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他就得逞了。”说着,王星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塑料袋,里面盛着三枚黄澄澄的九毫米手枪子弹壳。

    “知道是什么人么?”中年人接过塑料袋,很仔细的放进西装内袋里。

    “据说是大开发那边的人。”

    “据说,据谁说?身为侦查员,情报一定要准确无误,你看看你是怎么做的,说张大虎在那辆车里,可是人呢,人去哪里了?”中年人严厉的质问道。

    “我亲眼看到他进了那辆车的。”王星信誓旦旦的说。

    “好了,这种失误不允许再有,否则你就当一辈子的小混混吧,再也不要想转正的事了。”

    王星紧绷着脸说了声是,中年人脸色变得慈祥了一些,语重心长的拍着王星的肩膀说:“好好干,争取早日立功,重新穿上警服。”

    “是!”王星一个立正,庄严地敬了一个警礼。

    “好样的,我先走,你十五分钟之后再走,明白么?”

    “明白!”

    中年人点点头,下楼去了,路过楼下垃圾箱的时候,随手将口袋里装着重要证据---三枚子弹壳的塑料袋丢进了垃圾箱。

    ……

    半小时后,聂总接到了市委赵秘书的电话,劈头盖脸毫不留情的将他一顿痛骂,但是却丝毫不提到底因为什么事而骂,这就是赵秘书的精明之处,无论何时都保持着警惕性,官场残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录了音,留下了证据。

    虽然没提具体人和事,但是聂总却心知肚明,郝天的失手让他很恼怒,同时也有些隐隐的担忧,站在自己对立面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李纨的至诚集团论财力不比大开发逊色,论人脉在省城首都也能找到说上话的人,这是明面上的实力,此外还有隐藏在黑暗中的一伙人在和自己作对,这伙人的首领就是那个叫刘子光的家伙。

    若在一年前,就算再来三个刘子光,也奈何不了聂万龙,但是现在不同了,公安局换了新局长,李书记也搭上了新的合作伙伴,整天陪着那位美籍华人开会考察,连聂万龙的电话都不再接了,聂万龙深知,失去了李书记的支持,自己的力量起码下降了八成。

    “赵秘书,李书记知道这件事么?”聂万龙捧着电话,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书记最近都在忙招商引资的事情。”赵秘书答非所问,却又巧妙地回答了聂万龙的问题。

    “这样啊,请代我转告李书记,请他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好。”聂万龙信誓旦旦的说。

    放下电话,赵秘书轻轻地说:“李书记,聂总答应一定把事情处理好。”

    李书记皱着眉头说:“非常时期,一定不要出岔子,这样吧小赵,适当的时候你拉他一下,毕竟也是当年的老关系了。”

    “好的李书记,我明白了。”

    李书记的办公室在市委大院当中一座楼的十五楼正中央,站在窗前就能看到市委大门外浓密的林荫大道,赵秘书此时正坐在窗前的沙发上,他转头看了一眼楼下,发现一辆灰色的劳斯莱斯驶入了市委大门,门口站岗的武警潇洒利落的敬礼。

    “霍先生来了。”赵秘书说。

    “外商就是重信誉,守时间。”李书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赞了一句,起身整理一下西装上衣,对赵秘书说:“走,下楼迎一迎霍先生。”

    霍先生的劳斯莱斯停在停车场最靠里的空位上,这是专为他留的位置,紧随其后的是两辆低调的路虎,车还没停稳,就跳下八个人高马大的保镖,黑超墨镜,黑色套装,耳朵后面挂着空气耳麦,更重要的是,他们全都是外籍人士,厚实的胸膛,粗壮的手臂,内敛的气度,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级别的保镖。

    江北市的开发商也流行带保镖,也是黑西装黑超墨镜打扮,但是和人家一比,那种浓浓的山寨味道掩都掩不住。

    一个接近两米高的黑人保镖拉开了劳斯莱斯的车门,用城墙一般宽厚的身体护着霍先生钻出汽车,这是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男子,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身上穿着雪白的真丝唐装,看到李书记迎上来,霍先生展颜一笑,快步上前伸出右手和李书记热情握手。

    腕子上金光闪耀,那是一块限量版的百达翡丽,赵秘书梦寐以求的名表。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