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走廊里站着一个男人,烟头在黑暗中一明一灭,李纨一时恍惚了,她确信自己看到的是小诚的亲生父亲,那个和自己并肩携手创建了至诚公司的男人,正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鼓励着自己。

    李纨心头一酸,抱着孩子迎了过去,却发现黑暗中的男人是刘子光,那个她生命中的福星。

    “遇到困难了?”刘子光的声音低沉而稳重,不知道为什么,让李纨的心顿时觉得很踏实。

    “嗯。”李纨点了点头。

    “哪方面的困难?”

    “资金缺口很大,急需三千万现款,或许五千万也未必够,总之这次公司遇到大麻烦了。”

    刘子光轻描淡写的哦一声,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豪迈无比,却让李纨有些恼怒,质问道:“公司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你笑什么!”

    刘子光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确实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难题,比如疾病、死亡、背叛、挫折,但是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就不算难题,不就是几千万资金么,我来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李纨一脸的不相信,红星公司的账目她是清楚的,虽然表面上红红火火,但是一直停留在入不敷出的局面,何况刘子光最近花钱比较厉害,光是那架飞机就两百多万出去了,除了这些,他哪里还有钱。

    刘子光问:“这钱什么时候用?”

    李纨说:“三天以后,几个大股东的股份要公开转让。”

    刘子光说:“好,这事交给我办了。”

    悬在心头的大石,被刘子光一句话就抛到千里之外去了,虽然在理智上不相信刘子光有本事弄来数千万资金,但是在感情上,李纨却坚定地相信,这个男人一定会再次带给自己惊喜。

    ……

    万龙大厦顶楼,大开发董事长办公室内,聂万龙正在接待来自市委的贵客赵秘书,他亲自从沙箱里拿出一支哈瓦那雪茄递给赵秘书,呵呵笑道:“一点小事还让你特地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赵秘书接过雪茄在鼻子下面嗅着,二郎腿轻轻地摇晃着,说:“江北市房地产开发业的第一次大整合,自然不是小事情,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代表李书记向聂总传达几点精神。”

    聂万龙立刻严肃起来,吩咐自己的秘书进行记录,赵秘书轻笑了一笑:“不用记录,不是官方书面文件,聂总心里有个谱就行了,首先,这次并购李书记很支持,顶着省里的压力批了五千万贷款,希望你们能用到实处,顺利完成这次并购;第二,这次并购官方不会出面,纯属你们之间的企业行为,这一点,聂总你懂的。第三,收购至诚集团之后,大开发将成为我市房地产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李书记希望你们能真抓实干,再建功勋,为我市GDP增长作出应有的贡献。”

    聂万龙说:“请替我转告李书记,我们大开发上下一定会全力以赴,打赢这次并购攻坚战,绝不辜负李书记的期望。”

    赵秘书放下雪茄,看看腕子上的江诗丹顿,站起身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聂万龙起身相送,女助理很适时的捧着一个木匣子走进来,打开盒盖,里面是三瓶洋酒。

    “这是我去法国考察的时候,顺便在波尔多买的几支红酒,咱们江北市会品酒的人很少,留着也是浪费,不如赵秘书拿去鉴赏一下。”

    赵秘书很矜持的笑道:“这样不好吧。”

    聂万龙说:“几支红酒而已,算不上犯错误的。有事我去和李书记讲。”

    赵秘书豪爽一笑,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但是却不接那酒,聂万龙使了个眼色,女助理捧着红酒先下楼去了。

    聂万龙亲自陪着赵秘书进了专用电梯,很不经意的提起:“赵秘书如果有机会的话,劝劝李书记,工作不要那么拼命,有时间的话去我们万龙高尔夫俱乐部放松一下,听说赵秘书的的球技不错,我也想领教一下。”

    “有机会的话,一定。”说话间就到了地下停车场,赵秘书和聂万龙亲切握手话别,上了自己的陆虎揽胜,慢慢驶离了万隆大厦,从后视镜中可以看到,三支昂贵的红酒已经摆在后座上了,赵秘书习惯性的一抖手腕,看看崭新的江诗丹顿,嘴角浮起一丝自负的微笑。

    聂万龙回到了办公室,往大班台后面一坐,按下通讯器说:“让他们进来吧。”

    一分钟后,侯振业和两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在秘书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微微躬身说:“聂总好。”

    聂万龙正在看文件,随口道:“坐吧。”

    侯振业等人就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坐下,还不敢坐实在,屁股挨着沙发边坐着,随时准备站起来应对聂总的提问。

    年轻的女助理扭着腰肢走过来,将几杯纯净水摆在侯振业等人面前,侯振业他们几个受宠若惊,忙不迭的站起来说谢谢,女助理很礼貌的笑笑,转身走了。

    聂万龙正在看关于至诚集团的资料,没想到一看就入神了,过了四十分钟才看完,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摘下玳瑁边眼镜拧着自己的鼻梁,那边侯振业的屁股都有些僵硬了,但还是一声不敢吭,生怕惊扰了聂总的思路。

    “哦,小侯来了啊。”聂万龙终于发现了侯振业他们。

    侯振业赶忙站起来:“聂总您好。”

    “坐坐坐,快坐,小李,倒茶。”聂万龙很热情的招呼着,客人们赶忙表示自己不渴,不用客气了,但聂万龙还是让助理给他们倒了几杯明前龙井。

    “小侯,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聂万龙将身子微微向前倾着,做出很关注的表情来,侯振业赶忙答道:“我已经挨个找他们谈过了,告诉他们这次至诚集团大限到了,各方面都在查,账目一团糟,搞不好要破产清盘,到时候吃掉的地块要退回,偷逃的税款要补缴,欠下的工程款要结算,职工工资也要清算,最后才能轮到他们这些股东,现在手上的股票还能值几个钱,等到了清盘的时候,缩水十倍都不止呢。”

    侯振业说的口沫四溅,精神焕发,聂万龙也微笑着不断点头,最后拍着巴掌说:“小侯,说得好,他们怎么表示?”

    侯振业说:“他们全都怕了,求我帮他们找下家把股份转让出去。”说着他拿出一个32开的笔记本翻开说:“嗯,一共有十三家委托我卖出他们掌握的至诚股份,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字呢。”

    “很好,你们几个呢,有什么进展?”聂万龙又将目光转向另外两人。

    两人一个是律师,一个是注册会计师,都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对至诚集团的现状进行了分析,至诚集团属于优质资产,但是资金链断裂,又得不到资金面的支持,面对大开发来势汹汹的收购,唯有束手待毙而已。

    “很好,你们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们。”聂万龙说。

    “聂总您忙着,别起来了,再见。”三人点头哈腰的倒退着出去了,等他们走了,魏副总才进来。

    “聂总,你看这次能成么?”魏副总一屁股坐在宽大的皮沙发里,手上把玩着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面荡漾着半杯红酒。

    聂万龙冷笑着说:“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我有情报,有内线,有大笔资金,有李书记的支持,她李纨有什么?”

    魏副总说:“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头,李纨这个小娘们不简单,搞不好会咸鱼翻生的。”

    “哼,至诚集团所有的资金来源都被掐断了,连银行账户都封了,她上哪里去搞这么多的资金,就是把自己卖了都不行,我已经和老金他们说定了,用大开发的股份置换至诚的股份,这样起码能省下三四千万的资金,就可以拿下30%的股份,再加上我们已经控制的零星股份,也有接近四成了,到时候其他股东肯定会顺风倒,把股份廉价转让给我们。”

    “如果,我是说如果,李纨找到资金支持,有黑马杀出和咱们对着干,那怎么办?”魏副总倒是个细心的人,未雨绸缪想的很长远。

    聂总再次冷笑,嘴边寒芒一闪:“大开发嘴边的肉,谁敢抢?”

    万龙大厦天台之上,聂总嘴里叼着一根粗大的哈瓦那雪茄,俯瞰着万家灯火,心中慢慢涌起一股气吞山河的雄心壮志来,他微微眯着眼睛,对自己说:“再过三天,至诚集团就姓聂了,在江北市,只有一家最大的开发商,那就是大开发。”

    ……

    红星公司总部,刘子光正将脚翘在办公桌上,看着手下会计们核算账上的资金,他手底下这些会计以大婶大伯居多,都是当年国营厂里的老会计,脸上的老花镜低低的架在鼻梁末端,罐头瓶茶杯里厚厚一层茶叶,茶水浓的发苦,一双双手打起算盘来却是翻飞自如,整个办公室里没有一台电脑,只有几张算盘,一摞账本。

    算出来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刘子光旗下数家公司,都是仅仅能维持正常运作而已,根本拿不出大笔资金。

    挖沙场依靠的是至诚集团的,现在集团资金链都断了,哪还有钱付工程款,工程款没结算,沙子钱就给不了,挖沙场最近都停工了,还倒欠人家运输船几万块钱。

    同样道理,土方车也因为没有活干而趴窝了,一帮司机整天没事干光打扑克牌。

    红旗幼儿园是个福利机构,维持自身运行都勉强,更别说拿出几百万资金了,红星保安公司也是个无底洞,每月那点进账还不够刘子光糟蹋的,光是前几个星期买的那架运五,前前后后就花了三百万,而且刘子光平时又大手大脚,进进出出前呼后拥,日常花费也不是个小数字。

    唯一赚钱的是地地道道烧烤摊子,可是那毕竟是小本买卖,每月利润上万块就顶着天了,指望不上。

    华清池和酒吧也处于歇业状态,卓力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个当口刘子光也不好开口向他要钱,即便开口,估计最多也就是拿出几十万来,对于至诚集团并购项目来说,只能用杯水车薪来形容。

    老会计们噼里啪啦的算盘珠子声音终于结束,最后得出一个数字,能拿出的流动资金只有四十五万三千六百元,而且这笔钱还要用于下个月的工资支付。

    刘子光倒吸一口凉气,心说这回难看了,在人李纨面前夸下海口,到时候拿不出钱来多没面子啊。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个人能派上用场了,刘子光翻箱倒柜找出那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位于市中心的璇宫大酒店多功能厅里坐满了人,除了至诚公司的股东以外,,还有很多媒体记者,端着长枪短炮来回穿梭,酒店工作人员挂着胸牌维持着秩序,不时有贵宾走进来就坐,这次公开股份转让大会,社会各界都很关注,财政局、审计局、税务局还有公证处都派员参加了。

    一辆GL8mpv缓缓驶到酒店门前,门童伶俐的快步上前开门,下来的是脸色苍白的至诚集团总裁李纨,她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职业套裙,庄重自然,但在别人眼里,似乎却有着别样的意义。

    “这回至诚集团易手,李总想必心里也有数了,她这一身黑,是给即将落入他人手中的公司带孝呢。”一个报社记者轻轻对旁边的同行说道。

    “唉,真没想到,三个月前还风光无限的至诚集团今天竟然落到这种地步。”那个脖子上挂着单发相机的杂志摄影记者咂舌叹息道。

    李总一下车,记者们手中的相机闪光灯就亮哥不停,十几个话筒伸到李纨身边,记者们争先恐后提着各种刁钻的问题,李纨面无表情,拒不回答,卫子芊挡在她面前,不停说着:“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忽然之间,所有的记者不约而同的抛下李纨和卫子芊,疯狂的朝门外涌去,有人高喊:“聂总来了!”

    两辆宝马750打头,一辆黑色加长宾利轿车带着君临天下般的气度慢慢驶来,先头车上跳下的墨镜黑衣保镖礼貌而又坚决的把记者们拦在五米以外,穿黑西装的助理先下车,从车头绕过来,将车门拉开,用手护着车门上沿。

    大开发的董事长兼总裁聂万龙在万众瞩目下钻出了宾利,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身上穿着考究的阿曼尼西装,肩上披着羊绒大衣,精神焕发,气度逼人,一派王者风范,他很有风度的向记者们打着招呼,巧妙而又坚决的回答着各种问题。

    “我是江北晚报记者,请问聂总,至诚集团收购案,您的大开发是不是志在必得?”

    “我认为,我们江北市的房地产市场进行整合,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我是电视台财经栏目记者,请问聂总,收购至诚集团之后您将会怎么安置原有员工?”

    “首先我想要说的是,这次收购是WIN-WIN,双赢,至诚集团有着优秀的管理层和技术层,成功并购之后,我希望能保留至诚集团的管理班子,有可能的话,我还想聘请李纨女士担任我的副手,当然,这要先征得她的同意。”

    “请问聂总……请问聂总……”

    下面依然是问题不断,聂万龙停下脚步说:“各位媒体朋友,收购完成后我将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到时候咱们再聊好不好。”

    记者们却依然不依不饶的围着聂万龙,这边李纨身边却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卫子芊冷笑道:“好像他已经收购成功一样。”

    李纨深深望了记者簇拥下的聂万龙一眼,转身走进了多功能厅。

    ……

    半小时之后,贵宾们终于入场完毕,走坐在贴着自己名字的有机玻璃牌子后面,这是一次股份转让大会,但是却搞得和拍卖会一样,有公证处和税务局的人员到场,转让交易完成后,会当场征收印花税,而且所有的程序都在媒体的鉴证之下,完全是公正公开的。

    至诚集团的大股东们都到场了,作为同舟共济多年的合作伙伴,他们的心情也不好,大股东所掌握的资讯自然远非小股东可以比拟的,他们也知道至诚集团并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坚持一下就能保住手中的股份,但是大开发却开给他们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同等数额的股份置换,或者高价收购,无论怎么算都不亏本。

    还差五分钟转让大会就开始了,实际上买家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大开发的聂万龙,主持人建议提前召开,但李纨却坚持一定要等到正点进行,因为她注意到,刘子光还没有到。

    转让大会在上午十点钟准时进行,此时已经是九点五十五分,璇宫酒店门前如同往常那样平静,零零散散的客人坐在大厅里看着报纸,前台站着几个正在办登记手续的客人,玻璃旋转门前穿红色欧式服装的门童笑容可掬的站着,时不时有几辆出租车驶到门口下客。

    三楼多功能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九点五十八分了,刘子光还没有出现,李纨站在窗前,脸上的表情相当平静,反而是卫子芊有些紧张,汗水从额上滑下:“李总,开始吧,他……可能不来了。”

    “再等等,他一定会来,一定。”李纨咬着嘴唇说,脸上漾起病态的红色,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认定自己生命中的福星这一次也不会让她失望。

    “咣、咣……”十点钟的钟声响起,刘子光依然没有来,李纨脸上的红晕慢慢退却,被一抹惨白却取代,她知道,刘子光不来了,至诚集团保不住了。

    李纨慢慢的转身,轻轻对主持人说:“开始吧。”

    “他来了!”身后突然传来卫子芊惊喜的叫声,李纨猛回头,透过落地长窗,远远地看见长街尽头,一长串黑色悍马威风凛凛地开了过来,最前面居然是两辆警用摩托闪着红蓝警灯在开道。

    一时间热泪潸然而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