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很有信心说服钉子户们搬家,因为此时他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人家毕竟是靠街的门面房,每月收入不菲,不妨就多给一些补偿,早日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为这一两百万斤斤计较,不是做大事的人所为。

    他确实是一个人去的,都是街坊,没必要动武,而且自己还有人大代表的身份,为居民说话办事谋福利正是他的职责所在。

    来到北街,直奔最大的那家铺面而去,上午路过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家挂着横幅,门口一帮人蹲着抽烟聊天,俨然是这帮钉子户们的主心骨。

    到了门口,聊天的人已经散去,只剩下柜台后面两个老娘们在嗑瓜子,刘子光很客气的说:“你们好,我是咱们区的人大代表刘子光,今天来……”

    话没说完,老娘们就冲着楼上喊道:“老魏,他们又来了。”

    蹬蹬一阵响,楼上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头发花白,穿着对襟唐装和练功裤子,手里转着两枚铁胆,冷冷看了刘子光一眼说:“动迁办的?”

    刘子光说:“我不是动迁办的,我是区人大代表,来听取一下你们关于赔偿问题的意见。”

    老魏冷哼一声道:“你不就是那个刘子光么,还当我不认识,你们都是一家子的,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想签协议就按我说的方案执行,少一毛钱都没门。”

    刘子光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停了一下才说:“大叔,有话慢慢说,你看这房子也几十年了,再住下去也危险呢……”

    老头一摆手:“你走,我不和你谈,拿钱说话。”说着就过来推搡刘子光。

    刘子光站的稳,老头没推动,立刻拧起眉毛说:“你想打人么!孩子们都下来!”

    楼梯又是一阵响,楼上下来三个壮小伙子,都是刺龙画虎的打扮,一看就是道上混的,不过刘子光却分辨不出这几个小子是跟谁混的。

    但他们却认识刘子光,三个小年轻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魏叔,他是高土坡刘哥啊。”听这声音都有些发抖。

    老头连眼皮都不带眨的,说:“我知道他是谁,黑社会怎么了,黑社会就能强拆人家房子么,老子混的时候他们还穿开裆裤呢,在我跟前抖狠,毛!”

    刘子光明白了,合着是位老青皮啊,怪不得眼神中颇有江湖气,他呵呵笑道:“大叔,我是人大代表,不是黑社会,您老是个明事理的人,咱就敞开窗户说亮话吧,咱高土坡北街的门面房到底值多少钱,大家心里都有数,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给你个方案,你觉得行咱就按这个执行,你看怎么样?”

    老头斜着眼看了刘子光一眼,说:“你说。”

    “按实际建筑面积补偿你同等的商铺,没有上房之前按照你现在出租收入的一点五倍给予补偿,直到你拿到钥匙为止,怎么样?”

    按说刘子光给出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但老头连想都没想,就很不耐烦的挥着手说:“走走走,你走!我已经说过了,少一毛钱都不签。”

    刘子光很有涵养的笑了笑,说:“再考虑一下吧,这是我的名片,想好了给我打电话。”

    说着拿出自己的名片放在柜台上,转身走了,走出三步远就听到身后撕纸片的声音,他并未生气,而是耸了耸肩膀,继续走远。

    ……

    华清池三楼,这里已经重新装修过,一派中式宫廷风格,古色古香特别有韵味,卓力坐在太师椅上品着小茶壶里的龙井,大大咧咧的说:“子光,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便秘了?”

    刘子光说:“拆迁的事情比较棘手,北街姓魏的一家人脾气挺冲,不好办。”

    卓力说:“我知道那家人,牛逼的很,老的叫魏良栋,也算咱们江北市混的比较早的,八十年代大逮捕的时候就进去过,劳改了好几年,出来以后在北街盘下的门面,渐渐发起来的,他儿子叫魏强,以前跟老四混的,水平也很有限,这家人没啥,你想搞的话,我帮你办了,绝对让他们没脾气。”

    刘子光说:“我想搞他们还用你出手?如果真的那样干的话,岂不是和大开发一样了,人家毕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嘛,有情可原。”

    卓力哈哈大笑:“没想到你还是个善人,算了,明天我让你帮你探探风,看你愁眉苦脸上火的样子,要不安排个小妞败败火?店里新来的四川妹子,皮肤那叫一个水灵啊。”

    刘子光说:“你自己留着用吧,我不好这一口你又不是不知道。”

    卓力啧啧赞道:“说到这一点我真是佩服你,品味太高了,还都是制服系的,不是女护士就是女白领,还有女警察女学生啥的,从萝-莉到熟-女样样俱全,我是自愧不如的。”

    刘子光起身说:“我怀疑姓魏的一家人背后还有人,不然按照他的阅历,不会那么不给我面子,这事儿就交给你办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起身走到门口,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说:“给技师们放假吧。”

    卓力眨眨眼:“又严打?消息可靠不?华清池放一天假,少收入好几万呢。”

    刘子光说:“让你放假就放假,哪有那么多P话。”

    卓力说:“好好好,我听你的,放到什么时候?”

    “放到我让你开工为止。”

    刘子光这才出门,在门口正遇到王星、王文君等几个人,他们看到刘子光出来,便都赶紧站住,毕恭毕敬喊了声:“刘总。”

    “嗯”刘子光冲他们点点头,走了,背后传来卓力的大嗓门:“你们几个过来,有活了。”

    ……

    出来之后,刘子光又去至诚集团找李纨,准备把拆迁赔偿款的事情给落实了,实在不行自己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入股集团,缓解资金压力,当他走到楼下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来到三楼C'estLaVie西餐厅,直接找到他们的值班经理,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皮夹子晃了一下,值班经理只看见上面一个银色的徽章,就听刘子光说:“刑警大队的,有事需要你协助。”

    取走了中午时分的餐厅监控录像,刘子光上了十八楼李总的办公室,此时气氛比中午缓和了许多,刘子光开门见山的问道:“资金缺口有多大,我来想想办法,拆迁户的钱绝对不能欠,不然以后的工作很难开展。”

    李纨心中一暖,但心中却又微微叹气,刘子光的实力她很清楚,红星公司的财务报表她也是看过的,能拿出几百万来不是难事,但是几百万对于这么大的工程来说,只能用杯水车薪来形容,刘子光啊刘子光,毕竟只是个草莽英雄,每个人的教育程度和社会背景决定了他的能力,刘子光能解决的事情尹志坚未必能解决,但尹志坚能解决的麻烦,刘子光也只能干瞪眼,比如这上亿的资金缺口,就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谢谢你,资金的问题已经有眉目了,中午我的心情有些差,冲你发火了,你不会生气吧。”

    “我早忘了,晚上我去家吃饭,好久没见小诚了。”

    “好的,我让阿姨准备几个菜,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跟我去医院看个人。”

    刘子光呵呵冷笑:“如果是看尹志强的话,我就不去了。”

    李纨和颜悦色的说:“尹志强也是公司的员工,下属之间发生矛盾,作为上司应该劝解,何况他哥哥还是公司的副总兼董事,如果因为小小的误会起了冲突,造成了裂痕,对公司的负面影响将会很大,我想你是不会让我为难的吧,就当帮我个忙,好不好。”

    刘子光倒也痛快:“好!我去。”

    李纨亲自驱车带着刘子光和卫子芊一起前往医院骨科病房,来到特护病房,只见床上躺着一条大汉,周围站满了尹家的人,手上拿着X光片子看呢,李纨一进来,他们立刻惊喜道:“李总来了,快坐,吃水果。”

    李纨让卫子芊把鲜花放到桌子上,说:“尹志强因公负伤,我代表集团上下前来慰问,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卫助理。”

    亲戚们连声感谢,尹志坚注意到了站在李纨身后的刘子光,迎上去说:“刘总您也来了。”

    刘子光爽朗的一笑,和尹志坚握手说:“来探视病人。”转脸对床上的尹志强说:“小强,伤的重不重?咱们这叫不打不相识,等出来哥哥请你喝酒。”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尹志强的骨折是这家伙的手笔啊,而不是先前尹志坚说的不小心摔伤,尹家人的涵养就是好,虽然心里不舒坦,但表面上没有任何显露,只是气氛稍微有些尴尬。

    “好了,你慢慢养病,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李纨和躺在床上的尹志强握了握手,那边卫子芊也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了尹家人的手里,刘子光也要过来和尹志强握手,可是后者却将铁青的脸扭到了一边,冷哼了一声。

    “志强!”尹志坚轻声责备了一句,依然毫无效果。

    刘子光呵呵一笑,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跟着李纨走出了病房,尹家的人也送了出来,直到电梯口才停下,看着李纨和刘子光并肩站在电梯里面,不锈钢门慢慢的合拢,尹志坚始终保持着和煦的微笑。

    李纨终于松了一口气,公司没有因为此事发生内讧,目前这段时间,是至诚集团至关重要的时期,能跨过这个坎,公司就会一飞冲天,跨不过去的话,就和大开发一样,跌入低谷,起码几年不能翻身,搞不好还要破产清盘。

    在这样关键的时期,如果集团内至关重要的两位大将发生矛盾的话,困难将会极大的加剧,光是处理内耗就要花费相当大的精力。

    刘子光是集团的福将,更是和自己极为亲密的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将会成为小诚的继父,这一点是尹志坚所无法取代的,但是尹志坚作为集团常务副总,重要股东,财务专家,也是集团不可或缺的人才,少了他,集团的运转马上要陷入半停顿状态。

    至于尹志坚对自己的感情,李纨那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明白,说实话尹志坚很优秀,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学识渊博,极有涵养,但自己就是对他不感冒,不然早两年就走到一起了。

    出了电梯,卫子芊推说还有事先走了,只剩他们两个在长长的走廊里漫步着,刘子光意味深长的说:“尹副总的城府很深啊。”

    李纨说:“我觉得他很有涵养,比某些人要强。”

    刘子光说:“某些人是指我么?”

    李纨毫不客气的回答:“对,就是你,你这个人,不但没有涵养,简直就是个暴君。”

    刘子光奇道:“我怎么暴君了?我哪里对你粗暴了?”

    李纨说:“你是没有动过我一个指头,但是你却经常忽视我的感觉,整日和一帮不知所谓的人混在一起,出没于危险境地,官司不断,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你太大男子主义了。”

    刘子光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李纨继续说:“你就像个皇帝一样,高高在上,而我只是你众多妃子中的一个,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滨江锦官城只是你的行宫而已,你到处留情,至今和那个小护士藕断丝连,还有江雪晴和卫子芊,看你的眼神也不一样,你就知道展现你的风度和魅力,迷的那帮小姑娘团团转,可是至今你都没给我一个承诺!”

    “还有,你的红星公司经营的相当不善,财务报表相当难看,这家公司是为集团服务的,而不是为你个人服务,可是你所做的又是什么?你大肆招募退伍兵,添置一些没必要的装备,光是训练费用就数十万计,还有大笔资金被挪用,购买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动辄斥资数百万购买飞机汽车,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啊,你难道要组建自己的私人军队么,有时候我简直感觉你上辈子是隋炀帝,或者正德皇帝什么的。”

    长久以来郁结在心中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由于激动,李纨的脸色都变得潮红,声音也高亢起来。

    刘子光百口莫辩,只能尴尬的笑着,安抚着李纨的情绪:“是啊,我就是暴君,荒淫无道穷兵黩武的暴君。”

    来到停车场,李纨上了沃尔沃,刘子光径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李纨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暴君上我的车干什么?”

    刘子光腆着脸说:“朕要去行宫临幸爱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