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团的住宿和饮食问题,唐副县长下了很大的精力进行研究,他专门上网查询过,知道日本人喜欢吃清淡的食物,寿司生鱼片啥的,便早早派人从省城采购了一批三文鱼放在冰柜里,还聘请了一位擅长做日式料理的厨子,每月支付八千块酬劳,专门给寻访团做日本菜。

    金帆大酒店是本县最好的酒店,没有之一,软硬件条件就是放在省城都不输于人,特别是位于十八层的总统套房,更是奢华中的奢华,连浴缸水龙头都是镀金的,所有服务人员都是中专以上学历,相貌好,素质高,能进金帆大酒店的人,都是县里的人中翘楚。

    午宴就在金帆大酒店宴会厅举行,大厅内播放着舒缓的日本音乐,衣冠楚楚的主人和客人们温文尔雅,谈笑风生,日本友人向县领导赠送了精美的礼物,张书记很有风度的当场用日语表达了谢意:“阿里亚多!”日本客人们纷纷露出会心的笑意。

    午宴过后,餐厅经理拿着账单来找县委李秘书签字,见多识广的李秘书看到那个吓人的数字之后也不免心惊,找到张书记低声汇报了几句,张书记拿过账单一看,微微皱了皱眉头,说:“签,回头我想办法。”

    李秘书拿着账单匆匆去了,张书记招手把县财政局的局长招了过来问道:“财政上能不能挤出一部分资金来?”

    财政局长为难道:“张书记,咱们县财政一向紧张,实在抽不出多余的钱了。”

    张书记毅然道:“那不行,外交无小事,绝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掉链子,在国际友人面前丢南泰人民的脸,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抽出一部分资金来。”

    正说着呢,唐副县长匆匆赶来说:“客人提出想在县城游览一下。”

    张书记说:“那你赶紧安排就是,咱们县新修的喷泉广场不错,可以带他们去参观一下。”

    唐副县长说:“他们说想到老城区参观,看看原汁原味的南泰老城。”

    张书记皱起了眉头:“那有什么可看的,破破烂烂的不能代表我们南泰县的精神风貌。”

    唐副县长说:“幸亏我早就做了部署,把有碍观瞻的地方做了一下修饰,即便参观也不致于丢人。听省外事办的同志说,这帮人是来寻根的,所以对老城比较有兴趣。”

    财政局长插嘴问道:“寻什么根?武大郎又不是咱们县的人。”他是张书记的小舅子,镇财政所会计出身,文化素质低一些情有可原,唐副县长不但不耻笑他,反而耐心解释道:“这些人的父辈当年在中国打仗,就驻守在南泰县一带,小野社长的父亲就战死在咱南泰县,还有那个坐轮椅的老人,亲自来过中国呢,所以对咱们县才这么有感情。”

    “我日,原来是一帮日本鬼子啊。”财政局长惊呼道。

    “注意言辞!”张书记严厉的瞪了他一眼,说:“如果当着客人的面乱说话,你这个局长就别干了!”

    张书记威严无比,财政局长顿时不敢乱说话了,悻悻的退走,张书记这才对唐副县长说:“小唐,陪他们参观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一定要陪好,不能出岔子。”

    ……

    县城老街,十余个日本老人缓步走着,他们都是六七十岁年纪,穿着休闲服装,戴着渔夫帽和眼镜,胸前挂着相机,一个接一个走的很规矩,时不时看着路边的建筑物发出夸张的惊叹之声。

    南泰老城区比较残破,棚户区低矮破旧,许多很多人家还在使用煤球炉子取暖做饭,道路崎岖不平,路边扔着菜叶子和煤球渣滓,公厕里的污水横流出来,刺鼻难耐,但这都是过去式了,经过唐副县长的安排,这些有碍观瞻的景物都被塑料彩条布挡住,上面还写着正在施工的字样。

    县政府动员了一些机关干部在街上充当路人,衣着得体,彬彬有礼的行人络绎不绝,不围观不尾随外国友人,极好的展现了南泰人民的精神风貌。

    参观团走马观花一圈,这些老人显然有些失望,聚在一起叽叽咕咕,轮椅老人也有些黯然,找来翻译说了几句话,翻译马上找到唐副县长询问,说桥本老先生想找一栋建筑物,是如此这般的结构和样式,一番介绍带比划,唐府县长恍然大悟,说:“那是我们老县委大院啊,现在是旅游局机关所在地,想参观那里啊,没问题。”

    一行人迅速杀到旅游局,此前唐副县长的秘书已经用手机联系了旅游局办公室,当国际友人们来到门口的时候,旅游局几十号工作人员都站在门口热烈欢迎他们。

    桥本老先生一进大门,情绪就有些异常,看到主楼前那棵高大耸立的大槐树时,更加激动起来,居然颤微微从轮椅上站起来,试图去抚摸大树。

    陪同工作人员赶紧去搀扶老头子,桥本老先生长叹一声,向大树深深鞠了一躬,这个行动更让大家惊讶。

    “老先生大概想到过去的事情了。”女翻译解释道。

    众人纷纷表示理解,唐副县长还悄声对翻译说道:“看得出来,老先生是个念旧的人啊。”

    殊不知此时桥本隆义的眼中,旅游局大院已经悄然改变了模样,门口堆着沙包和拒马,岗亭里站着手持刺刀枪的哨兵,掩体后面架着的是歪把子轻机枪,虎视眈眈的哨兵们恶狠狠盯着来往的支那人,如果有人敢从门口经过而不鞠躬的话,就会被他们拖进来痛打。

    大铁门一侧挂着木质牌子,上写一溜黑色毛笔字:南泰县驻屯军宪兵司令部!

    而主楼前大槐树上,则挂着一个血淋淋的支那匪类,皮鞭抽在人身上的声音清脆无比,鲜血一滴滴的落在树下,大狼狗伸着舌头眼露凶光,两条前腿腾空,要不是被铁链子拉着,早就扑上去将人撕成碎片了。

    而年轻的宪兵少佐桥本隆义就站在树下,黄呢子军装一丝不苟,胳膊上扎着白色的宪兵袖章。军刀手枪铿锵作响,英武潇洒,无法言喻。

    他用冷酷无比的眼神盯着这个奄奄一息的家伙,用并不熟练的中国话说道:“赵桑,你的快快的招供。”

    那人抬起头颅,眼睛已经被血污糊住,他低声说了句什么,桥本没听清楚,继续把耳朵往上凑了凑……

    “桥本先生,咱们进大楼参观吧。”女翻译笑颜如花,将年迈的宪兵少佐从回忆的长河中惊醒,他一点头道:“哈伊。”虽然年迈,但动作依旧干脆利落,带着深深的军人本色。

    该旅游局的干部们上场了,他们陪同着国际友人们参观着自己的办公场所,顺便向他们介绍着南泰县的旅游资源,大好山河,宾主双方在愉快友好的气氛中参观着这座解放前的建筑物。

    这栋建筑早已物是人非,以往用来关押游击队员地下党重庆特务的地下室已经改成了仓库,日据时期的木地板也改成了水磨石,即便如此,老桥本还是找到了一些过去的影子,老头子黯然神伤,那些战死在中国同袍的后代们也都唏嘘不已。

    参观顺利结束,观光团暂回酒店休息,周文作为主要陪同人员,和唐副县长一起留在酒店值班,两人坐在咖啡厅里聊天,唐副县长今年三十五六岁,硕士文凭,是上面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在见识和阅历上都要比周文高一些,他俩年纪相仿,没有利害冲突,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所以比较亲近一些。

    “唐县长,这些日本客人来咱们县的目的怕不是观光的吧。”两人谈话时,熟稔官场门道的周文很自然的将唐副县长的副字去掉了。

    “是啊,我和省外事办的领导谈过了,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父辈留下的遗骨,那个小野耕作,是个遗腹子,后来被桥本先生抚养长大的,他的亲生父亲就失踪在咱们县境内,如果这次能找到遗骨的话,捐赠和投资肯定少不了,所以张书记才如此重视啊。”

    唐副县长娓娓道来,周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果不其然,晚宴的时候,小野社长向张书记提出捐赠一千万日元用于南泰县的教育以及福利公益事业,张书记代表本县人民向小野先生表达了真挚的谢意,双方共同举杯,为两国人民的世代友好而干杯。

    随后,小野先生适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请求县政府协助他们寻找父辈的遗骨,这个问题早在张书记的预料之中,他先谈了一些实际困难,毕竟六十多年时光过去了,经历了解放战争、大跃进、文-革,改革开放等事件后,恐怕很难找到以前留下的痕迹了。

    显然这个问题也在对方的考虑之内,小野先生思忖片刻,提出要在父亲失踪的地方修建一座石碑来悼念战争中无辜的牺牲者。

    张书记询问令尊大人是在何处失踪的,小野耕作弯下身子问了问轮椅上的桥本隆义,老桥本用清晰无比的汉语说出了那三个令他刻骨铭心的字:野猪峪。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