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民说:“还用几个,一个就够了。前年村上小学还有个教书的老民办,后来国家改革,老民办都清退了,村小学也合并到乡中心小学去了。”

    另一个山民插言道:“乡中心小学条件比村小学强多了,就是太远,住校又太贵,庄户人家出不起住宿费和食堂饭钱,娃们还太小,进城打工也不行,整天漫山的野也不是个事儿,俺们商量过了,还是请乡里派个老师来带带娃们,认字识数就中,过两年进城打工也不当睁眼瞎。”

    众人默然,没想到野猪峪的孩子们处在这样的生存状态下,刘子光走出院门,围拢在门口的狗们一哄而散,孩子们却围了上来,好奇的打量着刘子光,他们身上的衣服很破,手上长着冻疮,头发乱蓬蓬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但是眼神却出奇的清澈。

    “孩子们,你们想上学么?”刘子光和颜悦色的问道。

    “想!”孩子们异口同声的答道。

    “那你们告诉我,上学有什么好?”

    “上了学就能进城干活,帮家里赚钱了。”

    “上了学就能和毛孩那样,顿顿吃肉。”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上学的动机虽然不尽相同,但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过上比现在更好的生活,淳朴的话语,清澈的眼神,让刘子光意识到这不是大人教出来的,而是孩子们发自内心的愿望,山里的生活实在是太苦了。

    “好吧,回头我帮你们找几个老师,书费和文具我也包了!”刘子光夸下海口,孩子们瞪大了眼睛,喜不自禁,大人们也对视了一眼,脸上尽是惊喜。

    “桌椅板凳我包了!”卓力站起来说道。

    “校服我包了,衣服鞋子帽子全套,和城里孩子一样的!”贝小帅也不甘示弱。

    玄子急了,跳起来喊道:“校舍翻新算我的,谁也别和我争!”

    众人谈笑间就把野猪峪小学的事情办妥了,此时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山民们安排贵客住宿,把他们领到一处颇为平整的房子里,床铺已经铺好了,被褥都是干净的,众人醉醺醺的躺倒就睡,鼾声震天。

    第二天,一阵稚嫩的歌声将众人从梦中唤醒,揉揉惺忪的睡眼,趴在窗户上一看,村里的孩子们正站在院子里,对着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唱国歌,他们显然没有受过正规的培训,敬礼五花八门,义勇军进行曲在他们嘴里也是荒腔走板,唯有眼神庄严无比,仿佛在进行着最神圣的事情。

    趴在窗户边的几个汉子,都觉得鼻子有些发酸,这些不羁豪迈的江湖汉子,竟然发现自己也有脆弱的一面,平日里寻常可见的国旗,在这一刻似乎有了不同的意义。

    众人洗漱起身,山民们奉上包谷面的饼子和麦仁稀饭,大家正在大快朵颐之时,忽然一个村民气喘吁吁的跑来说:“周局长,乡里来电话找你。”

    周文赶紧跟着他跑去接电话,电话是高乡长打来的,声音很急切:“周局长,县里正到处找你呢,你赶紧回个电话吧。”

    周文慌忙打电话到局里,办公室说县政府昨天就找他有事,好像还比较重要呢。

    “为啥不早通知我?”周文责怪道。

    “你手机没信号,我们也没办法啊。”对方推卸着责任,周文心知肚明,昨天还在乡里,手机信号是通的,就是局里这帮人想害自己才故意拖延的。

    没空纠缠这件事,他再打电话到县里,直接找到主管经济的唐副县长,唐副县长说:“小周啊,机会来了,有个国际旅游团到咱们县里来,你赶紧回来,县委县政府都动员起来了,就差你一个了。”

    放下电话,周文赶紧找到刘子光和老程头,说县里有事要赶紧回去,但是大家刚到此处哪能就此转回,只好找了两个山民把周文送到乡里,然后再由乡里派车送县城。

    ……

    周文赶回县城,来到县委大院,这里正在召开经济工作会议,县里的一把手们全来了,大会议室里静悄悄的,与会成员都在认真做着笔记,县委张书记正在做重要讲话,唐副县长看到周文从侧门进来,悄悄离席将周文拉到外边走廊和他说话。

    “小周,你们旅游局的机会来了,接省外事办通知,日本小野财团主办的老年寻访旅游团下午就抵达咱们县了,小野财团在日本很有实力,现任社长对中国很有感情,把他们招待好了,咱们县招商引资的事情不在话下,搞不好明年就能一举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哩,这件事我已经跟了半年了,一定要搞好!你是市里下来的干部,见过大世面,接待任务的担子你要担起来哦,贵客们想去哪里,都要尽快妥善安排,出了问题我唯你是问哦。”

    唐副县长很亲昵的拍了拍周文的肩膀,转身回去了,周文却一头雾水,什么日本寻访旅游团,自己根本没做过功课啊,不过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会议很快结束了,县委张书记带着县里四套班子的头头们驾车前往县界迎接寻访团,由于南泰县是国家贫困县,很多山村道路恶劣,为了便于领导下乡考察,特地配备了一些性能比较适宜的越野车,张书记的座驾除了一辆1.8排量的低配奥迪之外,还有一辆进口昂科雷,不过户口是挂在县扶贫办名下的。

    县界处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县委县政府一帮领导都穿着藏青色的西装,打着颜色各异的领带,头发和皮鞋锃亮,站成一排迎接贵宾,随着县交警大队长对讲机里的报告声,远处烟尘迭起,车队逶迤而来。

    小野财团的实力在国际上也很有名气,省外事办和旅游局的同志很重视这次活动,特地派员参与,寻访团成员从东京成田国际机场起飞,在省城机场降落之后,省外事办联系了铁路分局,动用了一节车厢来运送这些国际友人,因为飞机稍微晚点,所以列车时刻也做出了相应的延长,这些琐碎的细节显示了省外事办同志办事的细致和一丝不苟的态度。

    寻访团在江北市换车,由江北市外事办和市委小车班派出几辆经过改装的丰田考斯特,市公安局派出警车开道,一路开往南泰县。

    客人们终于来了,三辆丰田考斯特稳稳当当的停下,液压玻璃车门缓缓打开,先是省外事办的工作人员下来,然后无微不至的将几个年迈的国际友人搀了下来。

    县委领导们开始鼓掌欢迎,在张书记的带领下,头头们脸上露出热情而不做作的笑容,不紧不慢的用右手敲击着左手的掌心,动作矜持而自然,官威不经意中表露出来,至于其他低级干部则是满脸堆笑,拼命地鼓掌,生怕声音不够响亮。

    张书记亲自上前和寻访团的名誉团长握手,这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迟暮老人,头发胡子全白了,但是腰杆笔直,身上穿着一丝不苟的三件套西装,虽然年纪不饶人,气势依旧不减当年,张书记和他亲切握手并且询问了老人的建康状况,女翻译躬下身子低声转达着张书记的问候,老头朝他低头小角度鞠躬以示感谢。

    还有一位重要客人就是小野财团的社长,六十八岁的小野耕作,他也是一身严谨的黑色三件套西装,个子不高但是精神矍铄,透着生意人的精明和日本人的古板。

    张书记也向小野社长表达了问候,亲自将他送上汽车,然后本县交警大队的警车接替了开道的任务,鸣响警笛朝县城驶去,两排白色的摩托车燕翅排开,从旁护卫,煞是威武严整。

    日本友人们坐在丰田面包车里欣赏着道路两旁的景色,唯有轮椅老人敏锐的注意到那些护卫摩托车手面带桀骜凶悍之色,通常只有在身经百战的士兵脸上才能看到这种神情。

    老人轻轻将女翻译唤到跟前,向她询问道:“这个的,什么的干活?”

    女翻译说:“这是县政府派来保护我们的车队啊。”

    老人又问:“他们的,哪部分的干活?”

    女翻译瞅了瞅这些摩托车手,身上是豆绿色的衣服,系着白色的武装带,戴着白色的钢盔,象交警而又不是交警,象军队却又更不是军队,她也有些糊涂了,再一仔细观察,才看到钢盔侧面四个小字:行政执法。

    “桥本先生,他们是县城管队的。”女翻译欢乐地说道。

    “不对!”桥本老固执的摇摇头说:“就算自卫队中野学校毕业的那帮家伙都没有如此凶悍的眼神啊,这些人一定是当局派来监视我们的特种部队,他们的服装可以骗人,但是气质欺骗不了我。”

    美丽的女翻译无可奈何,只好有气无力的说一声:“哈伊。”

    为了展现南泰的新风貌,车队特意绕了个弯,从张书记引以为傲的腾飞大道驶入县城,宽阔的马路两侧是气派的县机关办公大楼,树木草坪碧绿,喷泉叮咚,特地听课等待在这里的数百名中小学生身穿节日盛装,手拿花束站在道路两侧,小脸蛋已经冻得红彤彤的了,看到车队到来,便在教育局领导和本校老师的督促下跳动起来,一边跳一边挥舞着花束,有节奏的喊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面包车里的日本老头老太太们也彬彬有礼的挥手致意,三辆丰田考斯特在彩带和鲜花的海洋中缓缓前行,来到县城最豪华的金帆大酒店门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