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边空地上,越野车队整装待发,打头的是卓力新买的悍马,然后是玄子的威利斯,马超用2020改造的山寨牧马人,以及红星公司的陆地巡洋舰,刘子光把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也开来了,让一个兄弟穿着皮大衣带着风镜和钢盔开着,离远一看颇有党卫军的风范。

    大家都是一副休闲打扮,站在草地上抽着烟聊着天,等待其他人的到来,今年冬天特别冷,众人都在家里猫了几十天没出门,憋都憋坏了,所以刘哥一声号召,都出来了。

    又等了十分钟,一辆保时捷卡宴从远处风驰电掣而来,急刹车甩尾停下,刺耳的刹车声刺激着大家的耳膜,焦糊味从轮胎下飘出,贝小帅打开车门,神气活现的跳了出来。

    “小帅,你哪偷的车?”卓力问道。

    “什么话,我借的,朋友的车。”贝小帅大言不惭的说道,谁都知道这是虎爷的座驾,现在虎爷被各方面追杀,卡宴就便宜了贝小帅了。

    人到齐了,车队浩浩荡荡向南挺进,刘子光带着毛孩坐在卓力的悍马车里,一马当先开往南泰县,毛孩就是南泰县人,而且是位于大山深处的山里人,那里不通公路,村里也没有小学,翻山越岭几个小时才能到镇上去乘坐公共汽车,自打春节后,毛孩就没回过家,这回跟着刘叔一起回家,兴奋地不得了,在车里坐都坐不住。

    车队越过跨江大桥,走了半小时出了市区界,马上感觉到道路狭窄了许多,就是这么窄的道路还被封闭了一半进行修路,来来往往的汽车堵的一塌糊涂,大卡车和大客车体型庞大,只能在路上乖乖等着,一些私家小车被夹在中间不耐烦的按着喇叭,行人和自行车、摩托车在其间穿梭来往,不亦乐乎,刘子光纳闷道:“我记得去年下县的时候就修路,怎么修到现在还没修好。”

    卓力一打方向盘,宽大的悍马直接冲下路基,越过泥泞不堪的小河沟冲向对面,嘴里说道:“不修路,这帮狗日的怎么赚钱。”

    悍马车的底盘高,马力强,寻常私家轿车望而却步的泥泞沼泽对它来说如同坦途,后面一帮伙计也不示弱,纷纷开了下来,好在这几辆都是四驱越野车,走这种路跟玩似的,越野性能最差的反而是价格最贵的卡宴,不过毕竟不是自家的车,贝小帅猛踩油门,野蛮作业,城市SUV类别的卡宴硬是和悍马、陆地巡洋舰这些车一起,在焦急等待的司机们艳羡的目光中冲下了泥塘。

    过了这段路,前面拥堵情况略有好转,不过这回是人为造成的,几个南泰交警堵在路上查车,专查货车,不论是不是超载超限,先罚了再说,看到市里来的越野车队,交警们的眼力价倒是不赖,知道这些人惹不起,所以对玄子没上车牌的威利斯吉普车视而不见。

    车队打着双闪从交警身边呼啸而过,此时已经进入南泰县境内了,南泰县背靠群山,面临淮江,可谓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但是经济就是搞不上去,一直以来也摘不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触目可及之处,村落凋敝,土墙茅屋耕牛,墙上还刷着一些过时的标语,脏兮兮的小孩站在路边,看到汽车就敬礼,搞得大家莫名其妙。

    “你看那山,都荒成啥样了。”卓力指着远处一座座小山说道,那座山光秃秃的连棵树都没有,离远一看就像个大坟头。

    “真操蛋,就这种景色还开发旅游,不是胡扯么。”刘子光骂道。

    继续往前开,景色渐渐有了变化,马路宽阔起来,街上的交警多了起来,戴着白色大檐帽穿着反光背心站在路旁,煞是严整,道路两侧建筑物恢弘气派,行道树翠绿无比,一辆洒水车正停在路旁,用水枪喷洒着绿色的水雾,浇灌着这些只能生长在南方的椰子树。

    “他们干啥呢?”卓力很纳闷,仔细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树都是塑料的,经过一个冬天的折磨已经褪色了,现在园林处正重新给它们染色呢,

    “啧啧,真节约啊,要是换了我,直接把这些假树拔了,再买一批新的,年年换新树,那多来钱。”卓力的评点让刘子光哭笑不得,但他知道,卓力这话丝毫不带戏谑的意味。

    忽然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从车队后面响起,同时警笛鸣响,一个很凶的男中音用电喇叭呵斥道:“前面的车靠边,靠边。”

    如此威严的声音,谁敢不从,车队向右靠边,后面一辆装了爆闪警灯的黑色凯美瑞呼啸而过,车牌很牛,是警用牌照四个零,后面紧跟着的是一辆锃亮的奥迪A6,速度飞快,车膜漆黑,看不见里面坐着的是何方神圣,但是0001的车牌却泄露了他的身份。

    领导专车所到之处,小交警们立正敬礼,动作标准态度端正,直到这辆奥迪消失在远方,交通才恢复正常,车队再次上路,细心的刘子光发现路边这些交警其实不过是些协管罢了。

    “这年头,有编制的才不出来站马路,都在办公室里吸烟喝茶看报纸,没钱了就出来罚点款,要我说,做什么生意都不入当公务员,不用劳心费力就能来钱,速度还快,我要是有路子,也想当公务员。”卓力一边开车一边发着牢骚。

    刘子光故作吃惊状:“老二,你这种思想要不得啊,所有人都去当公务员了,谁当老百姓啊?”

    卓力哈哈大笑,指着远处的路牌说:“是不是那里转弯。”

    刘子光说:“对,旅游局就在这条路上。”

    悍马一打方向,不远处正是旅游局的大门,这是一个绿树掩映的大院子,房舍有些陈旧了,看建筑风格还是解放前的样子,铁栅栏门两侧挂着南泰县旅游局和南泰县旅游局党委的牌子,一黑一红,相得益彰,悍马停在铁门前,按了按喇叭,一个老头从传达室出来问道:“找谁?”

    “找周文。”刘子光说着话,从窗子里递了一支烟过去,老头一看烟卷上的商标,咧嘴一笑,把烟架到耳朵上说:“周局长的朋友啊,进,进。”

    车队开进大院,在两层办公楼前停下,兄弟们跳下车活动腿脚,刘子光和卓力直接去找周文。

    “这不是周文的车么?”卓力指着远处大树下的汽车对刘子光说道,那是一辆沾满泥浆风尘仆仆的奇瑞A3,而对面的车库门却紧闭着。

    “没错,就是这里。”两人进了办公楼,空荡荡的走廊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阴寒感觉,皮鞋底踩在水磨石地面上,发出夸夸的声音,两边墙面上的绿色涂料已经剥落,一股淡淡的尿骚味从不远处的洗手间里飘出来,滴答滴答的水声清晰可闻。

    一间间办公室门口都有木质的牌子,上面写着档案室、文印室、打字室、妇联、团委、办公室、会计室……走到尽头,才发现局长室的牌子,在局长室对面,是四块副局长室的牌子。

    刘子光敲敲门,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请进。”

    推门一看,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正是周文,几天不见,老同学显得有些憔悴,他站起来责怪道:“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们。”

    刘子光说:“受刘晓静委托,来看看你办公的场所,不错嘛,很朴素。”

    周文的办公室不大,家具陈设都是上个世纪留下的,木质办公桌上还喷着旅游局XX号的字样,桌上摆着电话机和热水瓶,两张木质沙发放在一边,上面蒙着白色的沙发罩子,脚旁是高脚痰盂,门后面是洗脸架子,还搭着一条干净的毛巾。

    “啧啧,老同学你很清廉啊,绝对是艰苦朴素的模范。”卓力四处打量了一番,赞扬道。

    周文苦笑道:“没办法,到底是国家级贫困县,财政资金相当紧张,有钱要用在刀刃上,咱们旅游局又不是重点单位,自然捞不着什么油水,我连下乡考察都是开自己的车去。”

    刘子光问道:“局里没有车么?”

    “唉,有车,但是没人敢用啊,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周文又是一阵苦笑。

    “没事,你说,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卓力拿出一盒烟,丢给刘子光和周文一人一根。

    周文点着烟,慢慢道来:“本来旅游局配备了一辆桑塔纳轿子,两个月前局长和办公室主任在车库里谈工作,空调忘了关,结果一氧化碳中毒,双双死在车里,自打这件事之后,车再也没人敢用了。”

    “等等,我插一句啊,你们局前办公室主任是女的吧,和局长一起谈工作的时候没穿衣服吧?”卓力不怀好意的问道。

    周文摆摆手:“大家心知肚明何必说出来,双方家属都跑到单位里闹,弄得很难看,局长一死,下面四个副局长争得一头血,最后上面把我调下来当局长,反倒让他们几个同仇敌忾起来,唉,我都后悔死了,不该来当这个破局长。”

    刘子光有点明白了,问道:“周文,是不是有人想对付你,你喊我们过来给你帮衬帮衬。”

    周文摆摆手,眼神有些闪烁:“老同学你想哪里去了,我就是想请你来参谋一下,怎么开发旅游资源,局里这帮人整天不是勾心斗角就是打牌喝酒,指望不上的。”

    刘子光淡淡一笑,心里有底了。

    ……

    最近出差,事务繁多,更新放慢,日单更,等回家之后再恢复。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