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家人再次打上门来,威力已经不比当年,李纨本来就不是个吃素的人,当初也只是念着到底是小诚的亲爷爷奶奶,不好意思撕破脸而已,现在甄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人,再好的脾气都无法容忍。

    更何况如此李纨不是一个人,自己的爸妈来了,男人也在家,还有什么好怕的,她干脆直接进屋去了,眼不见心不烦。

    李纨的母亲心地比较善良,出言相劝道:“亲家,到底怎么回事,都是有文化的人,何必闹得这么僵?”

    甄母撇撇嘴,傲然望着这两个外地人道:“我不和你说话。”

    李纨的母亲也生气了,一扭头回屋,让两个男人对付他们。

    李天雄看看刘子光,看他如何面对,刘子光毫不含糊,当即拿起电话报警,然后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等着警察来到。

    甄家人都坐在自带的小马扎上,老两口一脸的傲气,甄丽也气鼓鼓的,只有侯振业面露惶恐之色,他知道刘子光的厉害,这人阴着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然不会动手打人,可是以后保不齐还要背后敲自己的黑砖。

    甄法官老两口倒是无所谓,闹得越大越好,正符合他们的预期,甄法官退休以前是区法院的一把手,有权有势,出入有车,逢年过节家里礼物不断,可是退休以后直接从云霄跌到凡尘,说话不顶事了,到老单位去办事,往日献媚巴结的那些人也爱答不理了,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

    从领导干部的岗位上退下来,本来就不舒服了,再加上女婿女儿的挑唆,便把矛头指向了儿媳妇,往日的仇恨涌上心头,儿子的死和这个小娘们分不开关系,她家财万贯,生意风生水起,这些本来应该是我们甄家的财产啊,老两口气不过,遂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分割李纨的财产,抢回自家的孙子。

    这事儿要搁在以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现在不同了,退休老院长的话也没人当回事了,案子拖了一两个月也没有下文,老两口屡遭羞辱,女婿也被黑社会打伤,他们反倒越战越勇,反正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豁出这把老骨头,把李纨这个小娘们搞臭也是好的。

    所以老法官一家人倾巢出动,带着小马扎和儿子的遗像前来闹事,反正丢的是李纨的人,他们才不在乎,闹得越大越好,喊警察更没关系,借他们三个胆子,也不敢把退休老法官怎么着。

    客厅里静悄悄的,甄法官老两口若无其事的坐在小马扎上,一副长期作战的架势,李天雄嘴角挂着冷笑,老特工并不打算出手,只想看看刘子光怎么应付这件事。

    五分钟后,110警察赶到现场,遇到这种家庭纠纷,而且当事人一边是社会名流,一边是退休法官,小警察哪边也得罪不起,只能苦苦相劝,无奈老法官两口子就是闹事来的,属于标准人来疯,指着警察的鼻子破口训斥,气焰相当嚣张。

    物业人员也上来了四五个,连劝带拉把人拽出了李家,老两口觉得在家里闹规模不够大,顺水推舟来到楼下,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再也不走了,高声叫骂,引来无数围观,刘子光暗自冷笑,心道老东西你和我斗心眼还差点。

    过了一会儿,一位五十余岁的中年妇女出现在门口,看气度雍容高贵,物业人员立刻陪着笑脸上去问候:“陈阿姨,把您也给惊动了,真不好意思。”

    妇人道:“又是李总的公婆来闹事么,我去劝一下吧。”

    于是上前很客气的劝说道:“老人家,消消气,有什么问题可以慢慢说嘛,无法协商的也可以走法律途径嘛,你们这样闹影响多不好啊。”

    小诚的奶奶正在气头上,哪还有好脸色给她,当场就骂回去了:“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

    妇人有些语塞,没想到自己的面子也会有人不买账,那边刘子光走了过来,很客气的说道:“陈阿姨,您也来了啊。”

    妇人道:“是啊,雪晴提到的,我就顺便过来看看,这老两口真不讲道理啊。”

    刘子光说:“没办法,公检法退下来的人就是厉害,哪能听别人劝啊,除非他们单位领导来才能降住。”

    妇人点头说:“有道理。”从提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胡书记啊,我是小陈啊,对对对,我们小区里发生一件事,你能不能来解决一下啊,什么?在开会,我也是没办法啊,除了你没人能压得住了。”

    又过了十分钟,政法委书记胡跃进赶到了,与此同时,同住在滨江锦官城的周代市长也接到妻子的通知赶回来了。

    市长和政法委书记都到了现场,市中院的领导们也闻讯赶来,还有检察院的领导,司法局的领导,一起家庭纠纷,惊动了大批高级领导干部,这排场是越来越大了。

    甄法官老两口无所畏惧,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退休政法干部牛逼哄哄,但是一物降一物,谁都有命门所在,市里领导都来了,甄法官也就泄了气,老太婆也偃旗息鼓,不再趾高气扬的破口大骂,开始哭天抹地抱委屈了。

    政法委胡书记当场作出指示,市中院领导负责把人劝回家,有问题就要解决,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要尽早医治,并且对甄丽作了严肃批评,身为法院工作人员,不但不劝解自己的父母,还穿着制服来闹事,回头一定要严肃处理,至于侯振业,世人都知道他是个刁健讼棍,早看他不顺眼了,这回更要借机给他上点眼药,律师执照怕是危险了。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甄法官一家人灰溜溜的走了,他们终于认识到了自家儿媳妇的真正实力,连市长夫人都帮他们说话,一个电话市里领导全到场,凭着自己退休区法院院长的身份,在人家眼里还是不够看啊。

    好好地一场家宴被打断,谁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刘子光推说有事,先行告辞,反正他本来也有些心虚,不知道和李纨的父母说什么好,经此一事,李天雄倒是觉得这个小伙子办事很有一套,对付这种退休刁蛮老人,确实没有什么有效地办法,能迅速招来市里领导,说明刘子光的社会关系甚至比李纨都要强大。

    ……

    刘子光离开之后,李纨哄着孩子吃了点东西睡下了,父母一边吃饭一边商量,一直谈到夜里十点钟,才来敲李纨的门,李纨正好也是辗转难眠,出门一看是妈妈来了,便出来陪她说话。

    “纨纨,你到底怎么想的,如果决定了的话,妈支持你再婚,毕竟一个人太难了。”

    李纨摇摇头:“我想再考虑一下,最近公司事情很多,忙的脚不沾地,哪有时间办个人的事情。”

    知女莫若母,李纨闪烁的眼神被母亲发现了,她苦口婆心的劝道:“纨纨,你要明白,优秀的男人是一种稀缺资源,你虽然有优势,但看小刘的发展势头,你的优势也在慢慢下降,所以一定要抓住机会,为了自己的幸福,下定决心吧。”

    李纨忽然道:“爸的意思呢?”

    “你爸爸也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不过他还有保留意见,你放心,你爸爸那边我会说服的。”

    ……

    第二天,再约刘子光的时候却得知他已经连夜出差南下了,李纨有些怅然若失,心中隐隐不安,随着羽翼的逐渐丰满,刘子光越来越独立了,很多事情不再告诉自己,经常一声不响就消失一段时间,这一点,和当年的父亲越来越像。

    刘子光连夜驱车赶往省城,乘坐夜间的班机飞往昆明,在机场候机大厅等飞机的时候,他在书报摊上买了份淮江晚报打发时间,当看到新闻栏里国内某著名二人转演员购置一架价值数千万的湾流私人飞机时,老刘不禁心里痒痒的,这年头连演二人转的都有私人飞机了,自己凭啥不能有。

    南边电话过来,说是那架运五已经修好了,但维修师傅们毕竟不是飞行员,还是要等刘子光过去才能把它飞出来,所以他才连夜赶去,运五虽然很破旧,但好歹是一架飞机,就算残值也有二三百万元之多,耗费这些人力物力把它搞出来,总是有赚头的。

    国内航空管制严格,这架黑户飞机能不能上天还是一个问题,不过事在人为,只要功夫到了,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以刘子光目前的实力和身份,配备湾流、庞巴迪之类的高端私人飞机还有难度,但是配个运五还是有能力的。

    航程结束,飞机抵达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玄子开车来接,驱车前往果敢,入境之后直接进山。

    缅北深山,瘴气毒雾密布,参天大树遮天蔽日,有几位专家组的老师傅已经水土不服得了病被送回国内救治,现场只留下郭大爷、贝大叔等几个人,当然还有徐玉凯率领的护卫队。

    十几桶航空汽油被注入飞机油箱,发动机试车运转良好,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刘子光决定直接飞出去,贝小帅在一边跃跃欲试,刘子光便说:“小帅,你也想玩玩?”

    “好,上来,你当副驾驶。”

    两人爬上飞机,刘子光粗略的将飞机上的各种开关仪表给他讲了一遍,然后问道:“记住了么?”

    “记住了。”贝小帅说,然后复述了一遍,竟然毫无差错,这下轮到刘子光惊讶了,贝小帅从小学习就差,背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看几百遍都记不住,这回居然一次就记住了!

    “其实我挺聪明的,就是不爱学习。”贝小帅解释道,“我感兴趣的事儿,一般学的都挺快。”

    刘子光深以为然:“你要是喜欢这个,回头去考个本子,先拿这架练手,等咱有了钱,哥给你买个新的,让你当机长。”

    贝小帅兴奋起来:“好啊,咱要买就买苏二七,那玩意厉害,能倒着飞,眼镜蛇机动!”

    刘子光无语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