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的妈妈闻讯走了过来,看到老头子只是头上肿了个包,眼睛一片淤青,比起以前年轻时候动辄伤筋动骨来真是小儿科了,便撇撇嘴说:“走路都能摔着,老李你以后也别逞英雄了。”

    话虽这样说,还是仔细检查了丈夫的伤情,李母是医生出身,一眼就看出这不是摔的,而是被人打的,好在只是皮外伤而已,包扎也很仔细,她一边絮叨着一边帮丈夫准备热水和毛巾,却丝毫不问发生了什么事,多年经验告诉她,问了也是白问。

    晚饭的时候,三个大人各怀鬼胎,都不说话,只有小诚无忧无虑的玩着他的大手枪,饭后李天雄看了一会儿新闻联播就说旅途劳顿要休息了,客房早已准备好,老两口洗漱之后回房就寝。

    躺在床上,李母先是叹了口气,说道:“老李啊,咱们纨纨是个苦命的孩子,年纪轻轻就死了男人,一个人拉扯孩子,还要照看那么大一个公司,我都替她觉得累,我今天都详细问过了,那个小刘人挺好的,相貌堂堂,有本事,有才干,年龄也相当,就是学历好像差点,是个什么大专,不过不打紧,登对就行。”

    李天雄双手枕在后脑勺上,眼睛瞪着天花板不说话,思绪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纨纨也三十岁的人了,必须要为后半生考虑了,我觉得小刘这个孩子不错,小诚也喜欢他,不过咱们做父母的还是要把一把关,我想这样,明天请他到家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

    李天雄还是没说话,脑海中翻来覆去就是一双钵盂大的拳头,国安部副厅级侦查员居然在一个小城市的厕所里被人放倒捆上,又被派出所民警抓走,枪都缴了,最后出动国安部门领导才捞出来,这面子栽的,一世英名全完了。

    李母见老头子走神,便伸手狠狠掐了他一下,李天雄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请小刘来咱们家吃个饭。”

    “好啊,我没意见。”

    ……

    第二天中午,刘子光接到李纨的邀请,说自己父母从首都过来看外孙子,想请他一起吃个饭,刘子光欣然同意,下午出去买了一些滋补品,骑着自行车就过去了。

    辉腾他现在也不开了,新车还没买好,所以依然骑着那辆经郭大爷调校的二八永久自行车,车篮子里放着一些冬虫夏草之类的玩意儿,来到滨江锦官城楼下,把自行车锁好,客气的回应着物业人员彬彬有礼的问候,拿着礼物上楼去了。

    叮咚,门铃响了,阿姨过去开门,客厅沙发上的老两口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细腰乍背,剑眉星目,春寒料峭的季节,就穿着白衬衣加黑西装的打扮,款式简约,但质地考究,没打领带,更显随和。

    李母暗暗点头,感觉这橙色浪漫 刘子光(骁骑校)最新章节手机访问:http://m.aikantxt.la/wapbook610/11624178/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