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危险的男人,想到这句话李纨就想笑,和刘子光比起来,自己的父亲才算得上是真正极度危险的男人。

    李纨的相貌随自己的母亲,清秀婉约,但是性格却随父亲,坚韧不拔,如钢似铁,父亲的身材并不很高大,相貌也不出众,但是却有一张坚毅的面孔和刀锋般的眼神。

    自打记事起,父亲就早出晚归,整天忙于事业,经常一出差就是大半年,家庭的重担扛在母亲一个人肩头,而且还要经常性的搬家,每次都是悄没声息的就一车搬走,李纨直到上大学为止,就没在任何学校持续上过一年时间。

    那段日子,家里经常吵架,母亲是多么温婉美丽的女人啊,竟然被父亲逼成歇斯底里的泼妇,摔锅砸碗,高声怒骂,有次甚至把家里省吃俭用买的进口夏普彩电给砸了,每当这个时候,父亲就低头抽烟不说话,灰蒙蒙的烟霭将他笼罩住,显得格外阴冷。

    吵归吵,闹归闹,尽管每次都提到离婚,但为了孩子,为了当初的爱情,这个家庭总算是熬过来了,母亲经常对着镜子发呆,有时候还要语重心长的教育女儿,一定不要找和父亲一样的男人当丈夫,那样会后悔一辈子。

    记得有一次,父亲因公负伤,腹部中弹,肠子溃烂,医生下了病危通知,让她们母女准备后事,同事们甚至都开始筹办追悼会,领导也在措辞追悼会上的发言,但昏迷了十七天的父亲竟然从死亡线上又爬了回来,给大家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也正是那次事件后,父亲的工作终于安顿下来,家也定居在了首都,而母亲,从此也不再提离婚二字。

    不错,刘子光的脾气是有点火爆,但那也及不上父亲十分之一,记得自己上高二的时候,有次放学回家途中被几个小混混堵在巷子里,正巧父亲开车路过,二话不说下车动手,当时的一幕让李纨终生难忘,那几个小混混被打得连人形都没有了,警察赶到之后要扣留父亲,而父亲只是拿出一个证件在他们眼前晃了一下,那些警察就变得毕恭毕敬了。

    父亲从事的职业比较特殊,按理说是应该瞒住家里人的,但依李纨的聪明,她早就猜出父亲是国家秘密机关的工作人员,而且是危险的外勤人员,后来父亲负了重伤,转为内勤,但火爆的脾气不减当年,李纨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就被他叫进内室谈了半天,出来之后,那男生的脸都白了。

    所以,父亲才是真正极度危险的男人。和他比起来,刘子光起码还会哄女人开心,会买小礼物,会关心人。

    当然了,刘子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父亲基本属于一丘之貉,脾气暴躁,眼里揉不得沙子,遇到不平事,当场就动手,当场不能动手的,背后也一定出阴招把人搞得生不如死。橙色浪漫 刘子光(骁骑校)最新章节手机访问:http://m.aikantxt.la/wapbook610/11624160/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