岔路口中央竖着一块路牌,两个箭头下面用汉字和缅文分别标注着“密支那”,“果敢”,密支那是克钦邦的首府,由缅甸军政府控制,而果敢则是掸帮第一特区,由果敢族武装控制,果敢人其实就是明末时期汉族遗民,说汉语,用汉字,特区内覆盖云南移动的信号,使用的也是云南电信的区号。

    所以,大家一致同意走果敢返回境内,起码语言相通,武装力量也相对规矩一些,缅甸北部遍布军阀,打着独立军、民族军、联合军旗号的武装到处都是,小团伙、小山头更是多如牛毛,不计其数,四个人开着一辆满是弹孔的汽车到处乱转悠可是危险地很。

    清点一下武器,从毒贩子手里抢了两支成色不错的美制M4卡宾枪,附带全息瞄准镜和战术手电,一支MP5K冲锋枪,一把陶鲁斯9毫米手枪,还有四枚国产77-1式木柄手榴弹和一把开山刀,毒贩子到底财大气粗,武器不但精良,还讲究品牌,有这么一堆家伙傍身,四人胆气壮了不少,汽车向着果敢方向驶去。

    天渐渐地亮了起来,清晨的山路上下起了蒙蒙细雨,山路两侧的青草被雨水冲刷的绿油油的,生机盎然,莽莽丛林内,时不时隐现吊脚竹楼,异乡风情扑面而来,刘子光慢慢开着车,拿出手机想给国内联系,可是一看屏幕,信号全无,这里是大山深处,云南移动的已经信号覆盖不到了。

    “你绑在那孩子身上的是什么玩意?”李建国终于有机会提出了悬在心里很久的疑问。

    刘子光笑笑:“没什么,就是几根火腿肠连上电线而已,吓唬吓唬他。”

    李建国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想笑却又没笑出来,换了个话题说:“你在赌场门口的战术动作要是让我当兵时候的大队长看见,非吐血不可。”

    后座上的郑晨听见这句话,精神一下子上来了,说:“大哥,你太帅了,比小马哥都有型。”

    刘子光说:“别提那个了,说说你是怎么被他们抓去的?”

    郑晨说:“唉,我就是好赌两把才着了他们的道,这回全靠两位大哥帮忙了,要不然我这条命就交代在扎迈央了,还没请教两位大哥尊姓大名,回国以后我请客!”

    刘子光说:“相逢何必曾相识,以后有缘自会相见。”

    郑晨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大概猜到了什么,不再询问了。

    此时迎面过来一队马帮,清脆的铃音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众人立刻警觉起来,暗暗打开枪支的保险,汽车和马帮交会之时,几个马帮汉子只是很有礼貌的双手合十向他们施礼,并无任何危险举动,汽车有惊无险的开了过去,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关上了武器的保险,但他们却没看到,马帮汉子望着他们的背影,偷偷拿出了一台大功率的步话机。

    继续前行,山路上再无车辆,宁静的有些令人窒息,一种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刘子光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李建国也悄悄打开了步枪保险,打过仗的人都会有一种灵敏的第六感觉,能嗅到危险地味道。

    但玄子和郑晨就不一样了,两人坐在后面大吹牛逼,先是聊了一会CS,吹嘘自己如何厉害,然后又说起玄子从那名军官身上顺手牵羊来的翡翠挂件了,郑晨是做玉石买卖的,眼光很毒,判断这块翡翠是老坑货,水头很足,在国内起码能卖到五万以上,如果放在大商场里,卖到十几万也不是难事,毕竟黄金有价玉无价嘛,这下玄子开心了,赔掉的八万块钱终于能回本一部分了。

    两人在后面没心没肺的胡扯着,丝毫也没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刘子光敏锐的目光捕捉到旁边山头树林间一闪即逝的反光,马上意识到这是瞄准镜!他猛的一个急刹车停下,车前一米处的地上跳起一团泥土,分明是被子弹击中了,随后枪声在响起,回荡在山间,一群惊鸟忽闪着翅膀从林子里飞起。

    刘子光迅速挂倒档向后退,同时李建国也开始还击,用M4向山上扫射,虽然未必能打中狙击手,但起码能给他造成一些困扰。

    从枪声来判断,这是一支苏式SVD狙击枪,使用的是7.62X54R的大威力子弹,射击距离在三百米左右,这种距离即使是普通步枪都能准确命中,更何况是狙击手!

    又有两颗子弹射来,击中了车胎,佳美轿车的两个前轮爆胎了,再也开不动,与此同时,远处出现了几十个身影,手里举着步枪依托着掩蔽物慢慢走过来。

    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漏子,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绝没有善意,如果没有那支SVD,说不定还能放手一搏,但是对方人多枪多,熟悉地形,还有一支狙击枪压阵,即使刘子光也没有底气和他们对拼,他朝着路基方向猛打方向盘,一踩油门,弹开车门,一个翻滚跳出汽车,就在他跳离的同时,一枚子弹击穿了风挡玻璃,打在驾驶员座位上,穿透了椅子背,灼热的子弹正打在玄子叉开的两条腿之间,吓得他蹦了起来,头碰到了车顶,一摸胯下,居然有血!赶紧解开裤子一看,好悬啊,只是被子弹擦破了皮。

    丰田佳美滑下了路基,这里是狙击手的射击死角,其余三人仓皇爬出汽车,大家都不敢冒头了,现在可不比昨晚,再充小马哥耍帅就会被人家毫不留情的一枪爆头。

    “果敢的路走不通了,跑!”刘子光端枪断后,示意三人朝着茫茫山林里撤退,李建国开路,带着玄子和郑晨钻进了茂密的原始森林,刘子光趴在路基上也不敢露头,高举着枪朝追兵方向扫了半梭子,好歹阻挡一下他们追击的步伐,然后也收起枪,仓皇跑了。

    追兵们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围住汽车仔细搜查,他们并没有穿那种在本地颇为流行的中式草绿色军装,而是服装各异,迷彩猎装便服拖鞋军靴全有,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美械俄械中械都有。

    有个人牵了条狗过来,让狗闻了闻车里新鲜的血迹,然后拍拍狗脑袋,狗儿呲牙咧嘴的叫起来,两条前腿张牙舞爪,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追击猎物了。

    ……

    原始森林里极其难走,积年老树盘根错节,藤蔓横生,充斥着所有的空间,根本就是没有道路,必须依靠开山刀才能劈出一条小径来,毒虫猛兽还在其次,要命的是身后传来的隐约犬吠声,神秘的敌人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追了过来。

    “要命了,咱们到底惹了谁了?不依不饶的撵啊。”玄子愁眉苦脸的抱怨着,大腿上被子弹擦破的伤口不断流出血来,浸湿了裤子,洒在泥土里,草叶上。

    “毒贩子。”李建国头也不回的答道,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头发里也全是汗水,在原始丛林里开路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儿,幸亏李建国受过丛林战的训练,知道如何寻找道路,要不然他们走的更慢。

    “对啊,毒贩子,他们肯定就盘踞在这附近,看见咱们开的车就怀疑咱们杀了他们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开枪,真他妈的不讲究。”玄子骂道,却全然不去想昨夜就是自己这伙人先下手为强,杀了那四个毒贩子。

    郑晨一边拨着藤蔓,一边气喘吁吁的说着:“这下完了,被人堵在山里了,这茫茫大山,几天几夜也走不出去啊,当初国民党的十万远征军不是被日本人打垮的,而是在这缅甸深山老林里走垮的,还有个电视剧叫什么我的团长你的团啥的,我可喜欢看了。”

    “你他妈少贫两句不行么?”玄子停步,回头冲郑晨怒骂道,忽然他的嘴张成O形,两眼紧盯着斜上方,一条毒蛇正吐着信子恶狠狠地盯着他呢。

    “刷”的一刀,李建国砍掉了毒蛇的脑袋,从容道:“不要说话,保留体力!”

    “等等。”断后的刘子光发现了地上的蹊跷,他盯着玄子的裤子说:“你中枪了?”

    “没事,擦破点皮。”玄子摆摆手,想充硬汉,可是苍白的面容和额头上的虚汗已经把他出卖了。

    刘子光上前,掏出水果刀将玄子的裤子割开一条口子,从自己衬衣上撕下两条布来,其中一条沾了些鲜血,另一条帮玄子把伤口包扎紧,避免再度出血。

    “你们先走,找到河流沿着走,我等会和你们会和。”刘子光一边说着,一边将沾血的布条绑在了自己鞋底。

    李建国没说话,从腰间抽出两个弹匣抛过去,刘子光接了,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玄子却很有些动容,昨夜驳火扎迈央的刺激劲头早已过去,现在心中唯有深深的后怕,九死一生的逃亡,危机四伏的深山老林,武装到牙齿的毒贩,都让玄子的神经绷到了极限。

    这里是毒贩子们和军阀的地盘,这些武装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互有来往,自己不过是中国内地来的小商人而已,被人打死在异国他乡的原始丛林里,恐怕家人和朋友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当自己被史戈旦骗到境外绑架之后,玄子就没奢望过能活着出来,出乎他意料的是,刘哥和建国哥居然千里奔袭杀过来救了自己,本以为能逃出生天,但是却再次面临死亡的威胁,在人家的地头上杀了人家的马仔,从克钦民族军到贩毒武装,全得罪了一个遍!

    前面根本没有道路,后面上百追兵,还有猎犬寻踪,玄子几乎绝望了,此时唯一支撑着他信念的就是刘子光和李建国了。

    追兵越来越近,刘哥竟然决定留下来断后,这和送死又有什么区别!毒贩子们可不是老弱病残的克钦山兵,他们长年在山林里出没,熟悉地形,精通丛林作战,刘哥虽然是过江猛龙,但毕竟不是铁打的金刚啊。

    “刘哥……”玄子的声音有些呜咽,望着刘子光说不出话来。

    犬吠声越来越近了,追兵迫在眉睫,刘子光无所谓的笑了笑,伸手拍着玄子的肩膀说:“兄弟,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回家。”

    玄子用力的点点头,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刘子光又拍了拍郑晨的肩膀,说:“我叫刘子光,记得你欠我一顿酒哦。”

    郑晨的眼圈也红了,咬了咬牙说:“大哥,你一定要回来喝我的酒!”

    刘子光洒脱的摆摆手,哗啦一声拉动枪机,回身飞奔而去,消失在一片苍翠之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