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手举双枪,左右开弓,乒乒乓乓连发十余枪,子弹打在墙壁上、石头上,火星四溅,碎屑横飞,很快M1911A1就打空了,套筒停在后方,点四五口径的子弹无处补充,刘子光只好把枪抛掉,同时按下TT33的弹匣释放钮,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了备用弹匣,嘴里喊道:“装弹!”

    坐在驾驶席上的李建国左手举起AK47,打着单发,玄子和郑晨也躲在汽车后面举起了枪扣动了扳机,三支枪同时开火,山兵们更加不敢抬头。

    “上车!”李建国看见刘子光已经装好了子弹,便大吼一声,玄子和郑晨赶忙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李建国左手举着步枪,右手换挡,脚下离合油门配合得当,汽车发出一阵低沉的咆哮,飞速向后倒去。

    “砰砰砰”刘子光继续举着TT33冲山兵们打光了子弹,此时汽车正好倒车至他身旁,刘子光一头钻进车里,汽车丝毫没有减速的迅速倒车,一个甩尾摆正方向,冲着西面狂奔而去。

    山兵们这才用掩蔽处奔出来,叫嚷着在后面紧追不舍,不过他们脚上的解放鞋和塑料拖鞋显然追不过汽车,军官气喘吁吁的往回跑,准备用电话通知后方的哨所进行拦截。

    但是李建国没给他这个机会,他早就看到立在道路边上的木质电线杆了,白色小瓷壶上松松垮垮拴着两根电线,李建国一打方向盘,直接将最近的电线杆撞倒,电线杆轰然倒地,电线也扯断了。

    军官打不通电话,气急败坏的指挥士兵上车追击,两辆美式吉普车从兵营里开出来,沿着马路直追过去,同时他又下令把先前派往边境地带埋伏的精锐部队撤回来。

    刘子光他们无意中捡了个大便宜,第一声枪响之后,克钦民族军的士兵们就出动了,当官的判断持枪歹徒很可能逃往边境地区,便先发制人把手下精锐力量派往边境甘蔗林里埋伏着,如果刘子光他们直接撤向边境,在茂密的丛林里肯定要吃大亏。

    相反,在城里执行搜捕任务的只是一些老弱病残而已,战斗力相当之弱,吓唬吓唬一般人还行,对付刘子光和李建国这两个亡命之徒就不够看了。

    李建国驾驶的是一辆国产长城皮卡,柴油动力,高底盘,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但是在这种崎岖坎坷的山路上却远胜豪华轿车,夜已深,月朗星稀,窗外是莽莽山林,两道雪亮的大灯光柱照射着路面,李建国把AK47递给刘子光,望了望后视镜说:“他们追来了。”

    后视镜里,隐约有车灯在闪烁,远处马达声声响,看来山兵们不打算放过这伙胆大包天的悍匪。

    “我来开。”刘子光说。

    李建国没说话,往后撤了撤,刘子光伸手接过方向盘,然后两个人换了位置,刘子光接手之后,直接关了车灯,一踩油门,皮卡咆哮着加速向前冲去,坐在后排的玄子和郑晨都感到一股明显的推背感,郑晨吓坏了,忙不迭的说:“大哥,这是盘山公路啊!”

    “不碍事。”刘子光把装好子弹的TT33丢在仪表台上,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扶在档杆上,不时切换一下档位,动作顺畅自如,车辆没有任何的顿挫感,在盘山公路上如履平地,后面的追兵看不到前车的尾灯,只能听到马达声距离他们越来越远,而且那两辆老爷车的速度也上不去,但依然紧追不舍。

    缅北多山,道路难行,盘山公路一圈绕一圈,不乏险恶的急转弯,一个不小心就会跌下万丈深渊,长城皮卡浑身零件乱响,几位乘客颠的晕头转向,腹内空空的玄子和郑晨趴在车窗上不停吐着酸水,李建国却若无其事的从副驾驶手套箱里翻出一盒烟来点上抽着,身子有节奏的摇晃着,似乎不是坐在颠簸的汽车里,而是在风平浪静的湖中泛舟。

    忽然,对面山上出现了两道光柱,有辆汽车开了过来,众人顿时神情紧张,怀疑是山兵的堵截部队,这下完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而且是在狭窄的盘山公路上,想跑都没地方跑,如果对面来的是装备机关枪的军车,一阵弹雨泼过来,皮卡上四个人绝无活下来的可能。

    刘子光扫了一眼说:“来的不是军车。”

    “大哥,那么远你也能看见?”郑晨惊讶道。

    “听见的,是辆轿车,对吧玄子?”刘子光说。

    “对,听声音是辆轿车,日系的。”玄子仔细听了听,确认道。

    皮卡继续前行,终于在一个路口和前车狭路相逢了,对面那车没有看到皮卡的灯光,所以不好判断距离,当听到对面车响的时候距离已经很近了,两车同时急刹车,车头还差十几厘米就撞到一起了。

    在停车的一瞬间,刘子光也把车灯打开了,两辆车灯光互相照射着,彼此都能看清楚面孔,这是一辆老款的丰田佳美,挂着缅甸牌照,车里坐着四个男子,都是典型的南方人面孔,而且面目凶狠,丝毫也不掩饰身上的戾气。

    刘子光二话不说,抓起仪表台上的TT33就射过去,子弹在风挡玻璃上穿出一个空洞,径直打在对面司机的额头上,顿时一股血箭飚出来,司机往后一仰,死了,与此同时,对面副驾驶已经把微型冲锋枪掏了出来,但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正在拉枪栓的时候,刘子光枪口一动,玻璃上又出现了一个孔洞,副驾驶也是眉心中弹,当场毙命。

    与此同时,李建国跃出车门,早已处在待机状态的AK47倾泻出一轮弹雨,把丰田佳美打得都是窟窿,后座两人没做出任何动作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玄子和郑晨吓得把头埋在膝盖中瑟瑟发抖,这也太凶险了吧,问都不问,见面就打,枪枪要命!

    刘子光下车去检查对面汽车,在尸体身上发现了大批武器弹药,还有一个包装很严实的包裹,拆开一看,是一包包白色粉状物。

    “是四号!”下车察看的郑晨惊呼道,他经常在这一带走动,自然认识这种高纯度海洛因,毒贩子们装备精良无比,是一伙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亡命之徒,没想到这回遇到更狠的角色了,甚至根本没驳火就被全灭了。

    “把尸体搬过去。”刘子光命令道。

    四人一起把丰田佳美里的四具尸体抬到了长城皮卡里,打光了子弹的破旧枪械也丢进车里,刘子光信手把海洛因小口袋打开,在车里抛洒了一些,把剩下的丢在后座上。

    “大哥,这都是钱啊!你不要?”郑晨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四号纯度极高,价钱堪比黄金啊。

    “你想要?”刘子光反问了一句,郑晨赶紧摆手,“不敢不敢,我只做翡翠生意,不敢捞过界。”

    “上车!”刘子光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驾驶着这辆满身弹孔的丰田佳美倒车向后退去,找了个平坦的地段把车摆正,继续风驰电掣而去。

    十分钟后,山兵们的吉普车终于追了过来,在半山腰上发现了这辆抛锚的皮卡车,双闪灯还亮着,但是车里没有任何声音,山兵们端着枪围上去,发现车里躺着四具尸体,浓浓的血腥味四溢,车厢里还有一大包散开的海洛因。

    山兵们捡起海洛因,兴奋地大叫起来,飞跑回去向军官报喜,另一个士兵在前座检查尸体,用枪管拨开趴在仪表台上的尸体,赫然发现下面压着一枚手榴弹。

    “手榴弹!”士兵大叫一声,疯狂的往后奔去,其余人也赶紧卧倒在地,轰隆一声,皮卡爆炸了,一团巨大的火焰在山腰燃烧着,距离老远就能看到,山兵们心有余悸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熊熊燃烧的汽车,心说这回也追不成了。

    军官也有了台阶下,四个匪徒都死了,还缴获了一批毒品,价值足有上百万,先前损兵折将的罪过基本上可以抵消了,军官心满意足的掂了掂手中的白粉,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

    佳美轿车在山路上继续颠簸着,没有罗盘,没有路标,没有地图,只能凭着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树木辨别方向。

    “去哪里?密支那还是果敢?”刘子光在一个岔路口停车问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