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克钦兵都是胸口中弹,但只是丧失了战斗力,并未当场死亡,刘子光从他们身上摘下自动步枪,把一支56式冲锋枪抛给李建国,自己拿了一支M16,一边摸索着士兵身上的弹药装具,一边很真诚地说了声抱歉。

    巡逻的士兵身上并未携带多余的弹药,刘子光一无所获,回头看看李建国,目光中含有探询的意思,李建国斩钉截铁的说:“不能撤,不然玄子死定!”

    刘子光点点头,两人动作熟练地端着自动步枪往回奔,枪声在扎迈央特区并不罕见,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枪械、毒品、暴力充斥其间,各路枭雄汇聚于此,军阀、黑帮、贩毒分子层出不穷,偶尔火并见血属于家常便饭。

    但是这并不代表在扎迈央就可以无法无天,即便是最混乱的地区也有着黑暗的秩序,维持扎迈央秩序的就是扎迈央开发区驻军,被当地人称之为“山兵”的克钦民族军第十六步兵营。

    听到枪声,一队巡逻兵迅速赶来,发现一名中国籍男子和两名士兵中枪倒地,而且士兵的配枪不见了,他们立刻吹哨子报警,大批士兵从兵营里冲出来,到处搜捕罪犯。

    此时刘子光和李建国已经回到了万达赌厅,踹开门进去之后,从角落水桶里舀了一盆水浇在被李建国打晕的那个人头上,那人蠕动了两下醒了过来,睁开眼就看到两个凶神又回来了,而且手里还多了步枪。

    “带我们去水牢。”刘子光用手枪顶住那人的脑门,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哥呢?”那人颤声问道。

    “他不愿意带路,被打死了。”刘子光答道,言下之意很明白,你要是不愿意,也会被打死。

    杨霸天的弟弟名叫杨二虎,和他哥哥有所不同,他虽然长得比较高大,但却是个胆小鬼,今夜见了太多的血,他的胆子早就吓破了,哪敢有半句不从,爬起来说道:“我去~~。”

    李建国从地上捡了件上衣丢给他,让杨二虎穿上再出门,三人走出赌厅,杨二虎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房子说:“就在那儿。”

    此时刘子光和李建国才知道,原来他们刚才被杨霸天给骗了,这小子当真是个人物,居然把他们往巡逻兵那里引,不过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自己小命。

    还是杨二虎老实,乖乖领着两人来到一处平房前,门上挂着硕大的国产三环挂锁,杨二虎嗫嚅道:“我没有钥匙。”

    话音刚落,李建国举起56式冲锋枪砸下去,直接用枪托把挂锁砸掉,先把杨二虎推进去,然后两把枪也一前一后掩护着进了屋。

    屋里漆黑一片,不过两人刚从外面进来,并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借着外面照进来的光亮,可以看到内室里似乎有个大池子。

    杨二虎哆哆嗦嗦拉亮了电灯,室内的情况一目了然,说是水牢,其实是用浴池改的,室内还残留着原来的装潢,墙角摆着一张桌子,地上散乱扔着一些扑克牌,绿色绣金的窗帘已经褪色了。

    一个瓷砖砌成的长方形池子里,躺着两个人,脸上都蒙着黑布,双手绑在背后,刘子光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是玄子。

    听到有人进来,池子里的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似乎很惧怕这些绑匪,李建国持枪警戒,刘子光上前一把扯掉玄子脸上蒙着的黑布,玄子的眼睛突然暴露在刺眼的白炽灯泡下,瞳孔急剧收缩,五官都紧皱起来,满脸的惧色往后缩着身子。

    “玄子,我!”刘子光拍拍玄子的面颊,听到熟悉的声音,玄子才眯起眼睛看看面前的人,这一看不要紧,原本眯起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失声喊道:“刘哥!”

    刘子光来不及多说什么,拔出刀割断了他身上的绳索,又将另一人手上的绑绳挑断,那人忽然获救,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话也说不出来。

    见到人质无恙,刘子光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同时杨二虎也趁着他们分神,悄悄往门外溜去,李建国一步赶上用枪托砸在他后脑勺上,杨二虎当场瘫倒在地,被李建国拖到了浴池后面用一堆废报纸盖了起来。

    此时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扎迈央就这么大点地方,杨霸天的尸体被辨认出来,山兵们迅速扑到万达赌厅,在里面发现了两具尸体,旋即朝四周呈放射状进行搜索。

    山兵们端着枪挨家挨户的搜查,眼瞅着搜到这边了,外边道上遍布全副武装的士兵,虽然这些地方武装训练极差,武器老旧,但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军人,贸然冲出去的话,光凭两支步枪很难杀出一条血路来。

    李建国是特种部队出身,特种部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尽量避免和敌人进行正面交锋,完成任务全身而退才是重要的,杀伤多少敌军并无实际意义。

    他们占了一个优势,刚才打倒两个山兵的时候并无目击者,扎迈央又是个玉龙混杂的地方,出现几张陌生面孔并不为奇,李建国当机立断,对刘子光耳语了几句,刘子光马上同意,将两支步枪藏到窗帘下面,把墙角的桌子拿过来摆在中央,摆上几把椅子,再把地上散乱的纸牌胡乱拢到一起扔到桌子上。

    “快坐下。”刘子光招呼道,玄子和另一个人质赶紧坐在椅子上,惶恐不安的盯着刘子光,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刚坐下,门就被推开了,一个挎手枪的军官带着两个士兵走了进来,刘子光不慌不忙洗着牌,抬头热情的招呼了一句:“大人。”

    军官傲慢的点点头,目光在四人身上扫视着,李建国点头哈腰的笑着,拿出烟盒来请他们抽,玄子和那个人质故作镇静,目光尽量不去和军官对视,双手放在桌子下面,以免被他们看到颤抖的模样。

    军官把李建国手里整盒烟都拿了过来,塞在自己军装口袋里,在桌子边转悠着,打量着,距离之近,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肩膀上刺绣的KLA字样和腰间的TT33手枪,两个山兵端着AK47,保险已经打开,手指搭在护圈上,黑洞洞的枪口游移着,撩拨着两个刚逃出生天的人质脆弱的神经。

    刘子光似乎在专心洗牌,但是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注意着军官的动向,四个人的表现基本正常,没有什么纰漏,他终于洗好了牌,放在桌子上说:“玄子,切牌。”

    玄子伸出手,将这叠扑克牌分成两摞,就在这一瞬间,刘子光发现军官的瞳孔紧缩了一下,同时他也发现了扑克牌有些不对劲,这副牌竟然不是同一种花色!背面的图案不一样!

    扎迈央这种地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赌具,四个大男人打牌,竟然凑不齐一副完整的纸牌,而且桌上没有筹码,这是极大地破绽。

    不等军官发动,刘子光就先下手为强了,猛然站起一掌劈下,正砍在军官颈部大动脉上,另一边李建国也发动了,一记肘击放倒自己右侧的士兵,同时飞起一脚踢在左边士兵的胯下,疼的那名山兵手里的枪脱手而出,被李建国顺手接过。

    不巧的是,右边那名士兵虽被击倒,但并未昏死,躺在地上举起了枪,玄子一声惊呼,李建国眼疾手快,举枪一个点射,三发子弹打得山兵脑浆迸裂。

    枪声就是警报,外面正在搜查的山兵们迅速聚拢过来,李建国闪身来到门口,举起AK47朝着四下里冲过来的士兵一番扫射,山兵们当即匍匐在地,寻找掩护举枪还击。

    刘子光从角落里取出另外两支步枪,自己拿了M16,那两支AK递给玄子和另一个人质,随口问了一句:“会用么?”

    玄子以前在部队当过汽车兵,使过八一杠,他娴熟的拉了一下枪机点了点头,另一个人质接了枪紧张的说:“B41我会用。”

    刘子光一怔,随即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赶紧又把枪拿回来调到单发位置,这种只在CS里玩过AK的菜鸟使用连发纯粹是浪费子弹。

    昏迷的军官腰间挂着的TT33也被刘子光连同武装带一起摘了下来,两个士兵子弹袋里装着的弹匣和手榴弹也被他摘了下来,玄子低头看去,眼睛一亮,从军官脖子上拽下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挂件来塞在口袋里,嘴里咕哝着:“这回赔大发了,得找回来点。”

    忽听李建国在门口大吼一声:“换弹匣!”刘子光赶紧冲到门口掩护他装填子弹,和李建国不同的是,刘子光打得都是单发,M16抵在肩头,随着一声声枪响,5.56MM的黄铜子弹壳一枚枚跳出来,带着弧线落到地上弹着,动作极其优美流畅。

    随着M16的射击,四周的AK枪声明显被压制下去,刘子光枪法很准,专打山兵们的军帽,一枪打飞一顶帽子,精确地枪法吓得山兵们不敢露头,一个军官藏在大树后面嘶声喊叫着,远处有几个士兵掉头跑了。

    “大哥,不好了,他们去拿火箭筒了!”那个人质颤抖的说。

    “你懂他们的语言?”刘子光回头问道。

    “克钦人就是咱们国家的景颇族,我会说。”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郑晨。”

    “好,建国哥,你带玄子和郑晨先走,我掩护你们。”刘子光扭头回去,继续用精确地枪法压制山兵们,虽然只耗用了不到十颗子弹,但是山兵们却再也不敢冒头开枪了。

    瞅着这个空当,李建国带着两人从后门破门而出,刘子光听到李建国和外面山兵交火声响起之后,才背起枪跟了过去。

    外面漆黑一片,扎迈央虽然混乱,但是有胆子和山兵正面交锋的好汉毕竟还是少数,这一会交火起码打了二三百发子弹,各个赌场风声鹤唳,都关门歇业了,街上的霓虹灯也熄灭了,不过漆黑的环境正合适刘子光他们逃跑。

    四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李建国端着枪在前面开路,刘子光殿后,玄子和郑晨在中间,过来的时候李建国就记住了道路,此时正是往国境方向奔去。

    忽然郑晨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哥,不能往那边走了!”

    “咋回事?”

    “枪声响的这么密,那边边防中队肯定出动了,我经常跑这条线,知道他们的路数,国境一封锁,咱们指定过不去,山兵们熟悉地形,在甘蔗林里咱们可斗不过他们。”郑晨急促的说道。

    李建国沉吟一下,觉得郑晨说的很有道理,他说:“那咱们就反着走,往西走!”

    李建国并没有去问刘子光的意见,因为这是军事行动,所有的决断都必须在一瞬间完成,内部商量只会贻误军机,这次行动李建国才是指挥官。

    刘子光毫无异义,一指前面说:“开车走!”

    前面正是扎迈央最大的赌场,门口停着几辆汽车,李建国立刻端着枪冲过去,玄子和郑晨紧随其后,刘子光返身一看,山兵们已经追近了,他掏出一枚手榴弹拔掉销子放在地上,转身就跑,几秒钟后,山兵们正好追到刘子光刚才站立的地方,轰隆一声巨响,四个士兵给炸飞,其余的人立刻蹲下不敢再追。

    李建国来到赌场前,随便找了一辆汽车,砸碎玻璃拉开门坐进去,一拳打破仪表台,从里面扒出一丛电线来,找出两根一打,马达转动起来,忽然赌场的门开了,几个穿蓝色制服的保安握着手枪走了出来,玄子和郑晨立刻举起AK47瞄准他们,保安们慌忙高举双手,慢慢的退了回去。

    刘子光手里端着M16,肆无忌惮的在街道中央倒退着射击,跳跃的弹壳,嚣张无比的身影,还有山兵们的鬼哭狼嚎声,都让玄子和郑晨瞪大了眼睛,也让扎迈央的淘金客、冒险家们大开眼界,这他妈的才是真正的悍匪啊!

    M16的30发子弹终于打光了,刘子光信手把枪一丢,山兵们大喜,立刻从掩蔽处跳出来,但刘子光立刻又从腰后抽出两把手枪,一把M1911A1,一把TT33,两支经典手枪交替射击。

    山兵们大叫一声不好,继续把头低低埋下,扎迈央地区比较落后,还在流行早期的香港电影,刘子光这副做派,让淳朴的山兵们想起了上个星期团部宣传队放映的《英雄本色》来,眼前这个悍匪,基本上就差一件黑风衣和叼在嘴角的牙签了。

    ……

    四千字单更,今天太忙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