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家很上档次的饭店吃晚饭,周文拿着菜单很熟练地点了六个菜一个汤,还有一瓶颇为昂贵的洋酒,很抱歉的说:“这事儿大功告成,全靠你帮忙,本来该好好喝一杯的,可是还要开夜车赶回去,这样吧,我先倒满,就这一杯了,你随意喝,回去我开车。”

    刘子光也不推辞,自己干了一瓶子洋酒,周文面前那杯酒只是抿了两口,到最后也没怎么动,这顿饭两人吃了一千多块,周文付的帐,还要了发票,两人出门上车,踏上归程。

    回去这四百公里路是周文开的,倒不是他想怕刘子光喝醉了出事,而是最近想换车,国产奇瑞A3已经不太符合市长秘书的身份了,想换一辆合资品牌的汽车,这阵子正到处试车呢,开一开克莱斯勒300C,也好感觉一下美国车的厚重扎实。

    半夜两点钟抵达江北市,汽车开到周文家楼下,刘子光一觉也睡醒了,把周文送上楼,自己也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中午,先去和平饭店还了车,然后打车去汽修厂,令人惊讶的是车间里竟然空荡荡的没有工人,喊了两嗓子才有人从办公室里出来,看见是刘子光来了,赶紧招呼:“刘哥,正想找你商量事呢。”

    刘子光赶紧走进办公室,玄子平时坐的那张桌子后面坐着个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哭得梨花带雨一般,刘子光认识这是玄子的老婆,名字叫嵇黎黎,在江岸区实验一小当老师,是个挺本分的人,也不知道老公在暗地里干的这些勾当。

    刘子光一进来,众人突然有了主心骨,纷纷道:“刘哥来了,赶紧把事情告诉他。”

    “弟妹,咋的了?玄子出啥事了么?”刘子光一脸的关切。

    “上午有个电话打过来,说玄子在他们手上,让我打一百万块钱过去才放人。”嵇黎黎哭哭啼啼的说。

    众人也都愁眉苦脸,看着刘子光,玄子厂里都是些老实巴交的修理工,小事能应付,大事就处理不来了。刘子光沉吟一下道:“电话里具体怎么说的,什么号码,什么口音,你要把每一个细节告诉我。”

    嵇黎黎娓娓道来,早上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一个外地口音的男子说你老公在我们这里赌博欠了钱,尽快打一百万块钱过来,要不然就等着收尸吧,然后换了玄子的声音说老婆按他们说的办,然后不等回应,电话就掐了,过了十秒钟发过来一条信息,是个银行账号,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号码给我看一下。”刘子光说。

    嵇黎黎把手机拿给他看,解释道:“已经上网查过了,这是云南移动的号码,银行账号也是云南那边农行的卡号。”

    “报警了没有?”

    “还没有,怕他们对玄子下手,刘哥,现在该怎么办啊?”嵇黎黎又哭了起来,云南距离江北市千里遥远,又是边陲重地,玄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边根本无能为力,也难怪他们六神无主的。

    “走,我带你报警去。”刘子光站了起来,带着嵇黎黎出门上车,直奔刑警二大队而去,路上还给胡蓉发了个信息,说带人去报案,让她在办公室等着。

    接到信息之后,胡蓉就有些生气,这个刘子光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居然用命令的口吻说话,正好政委端着茶杯走过来,看到胡蓉气哼哼的样子便打趣道:“小胡,嘴撅的可以挂油瓶了,谁惹你生气了,告诉叔叔。”

    胡蓉嗔道:“哪有啊,一个广告信息,对了,你们先去吃饭吧,我还有个报告没写。”

    刑警队员们的作息时间和常人不同,现在都快两点钟了才去吃饭,他们离开不到十分钟,刘子光就带着嵇黎黎来了,正好胡蓉在办公室值班,便接待了他们。

    听了案情叙述之后,胡蓉问道:“玄子平时喜欢赌钱么?”

    “也打牌打麻将的,但是玩的很小,几百块这样就顶天了。”嵇黎黎说。

    “他这次去云南,和谁接触?带了多少钱过去?最后一次打电话来是什么时候,说了些什么?”

    “玄子在云南有个老朋友,都喊他老史,具体名字不知道,他是提货去的,带了起码十万块现金的样子,玄子出差一般不打电话回家的,就这样。”

    “好吧,我给你一张名片,你再想起什么马上告诉我,这件案子我会关注的。”

    正好嵇黎黎也要去上班,便先离开了刑警队,刘子光继续留在这里和胡蓉讨论案情。

    “这案子你怎么看,小胡?”

    “刘子光,你老实说,你朋友去的是哪里?去干什么的?”胡蓉盯着刘子光的眼睛问道。

    “去云南一带,收点古董车啥的。”刘子光坦然的面对着胡蓉目光的直射。

    “是从境外走私汽车吧。”胡蓉冷冷一笑,摆摆手说:“那是另案,我们先不管,这起绑架案我怀疑是境外犯罪分子见财起意,把你朋友给抢了,然后觉得油水不够足,就搞了一起绑票勒索案,这案子相当棘手,因为犯罪分子在境外活动,我们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

    刘子光说:“我国公民被犯罪分子绑架,身为警官你怎么能这么消极对待呢,你们刑警队如果不行的话,就上报给市局,省厅,让他们和国际刑警联系,抓捕犯罪分子,救出我国公民,这才是正道。”

    胡蓉摇摇头:“刘子光,你电影看多了吧,以为咱们像美国佬那么牛,这案子我们真的无能为力,牵扯反方面面实在太多了,你觉得国际刑警会为了这样一个小案子动用力量?再说了,缅甸北部这些小特区都不属于他们政府管辖,缅甸即使有国际刑警,也没有执法权啊。”

    “这么说,就只能交钱买命?纵容犯罪分子?”刘子光冷冷的说。

    胡蓉叹口气:“我会帮你的,运用一些技术手段确定你朋友的下落,但是你别抱太大希望,你朋友不是皇亲国戚,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市刑警大队的探长而已,所以……希望你理解。”

    刘子光点点头:“我明白,国家力量是不会为了这么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动用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再见吧。”

    看着刘子光离开,胡蓉又叹了口气,打开电脑,开始查阅玄子的档案。

    ……

    刘子光回到公司,把李建国、贝小帅、卓力给喊了过来,三人一进办公室都惊呆了,因为桌上居然摆着厚厚一摞人民币,十万一捆,用银行捆钞票的白纸条扎的严严实实,上面还盖着小名章,足足一百万整。

    “光哥,分红啊?”贝小帅新笑颜开的说,但是话一出口就觉得气氛不对,刘子光脸上依稀挂着些杀气。

    “都坐下,听我说,玄子在缅甸让人给绑了,要一百万,不然撕票,他的家底子大家也清楚,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所以这个钱我先出了,不过我想听听你们几个的意见。”刘子光语速缓慢而清晰的说道。

    “我操,把玄子给绑了,这事儿大了!咱不能当孬种,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对了,缅甸是在哪?”贝小帅说。

    “你中学咋上的,笨蛋,缅甸在云南那边,以前叫金三角,特产海洛因啥的,九十年代香港电影里常见,知道了不?”卓力很不耐烦的用自己的语言深入浅出的做出了解释。

    “我操,毒贩子啊,牛逼大了,这帮人绝对是亡命之徒,手上还有枪。”贝小帅的气焰顿时降了下去,想必是童年时期的香港电影给他留下过极其深刻和恐怖的回忆。

    “那边人是比较凶猛,我记得曾经在地摊上看过一本平远缉毒辑枪案的内幕大曝光,毒贩子人人有家伙,火箭炮高射机枪AK47要啥有啥,家里都修了炮楼,出动了几千武警才拿下来,死了不少人呢。”卓力又进行了一下科普。

    “平远战斗,我的一个战友参加过,确实比较激烈。”一直不声不响的李建国也插了一句。

    “建国哥,你们不是陆军么?怎么还打毒贩子?”贝小帅不解道

    “当时是陆军换武警衣服上的,类似情况很多,大多涉密我就不说了。”李建国转头对刘子光说:“你的意思呢?”

    “钱是小事,人绝对不能有事,一百万,我给!”刘子光斩钉截铁的说。

    众人心头一热,道上成名的大哥都很仗义,但是大多是打打嘴炮而已,真出了事才能看出兄弟之情,刘子光为兄弟两肋插刀,一百万块钱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拿了出来,这份情,还是很值得感动的。

    “但是!”果不其然,刘哥的但是紧跟着就来了。

    “我刘子光的竹杠不是那么好敲的,我不管他是毒贩子还是枪贩子,惹毛了老子,哼哼……”

    众人也都跟着冷冷的狞笑起来。
最近阅读